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一百二十一章 “恶人”
    这道诡异的身影,周身上下浮现着一层虚光,看上去就像是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一样。

    更为可怕的是,当这家伙扑到汤学安的身上时,直接就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也就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汤学安的身体就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的干瘪了下去。

    不一会儿,汤学安浑身上下的血肉就被吸食干净,只接下一副薄薄的皮囊!

    这个如此诡异的身影,当然就是那个神秘的北玄域道子了,此时他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状态降临到了九死塔内,而且看他的需求,应该是要通过吞噬血肉的方式来积攒能量。

    汤学安仅仅只有着气血境大圆满的修为,如果能够满足这位北玄域道子的胃口呢?

    只见北玄域道子目露凶光,顺手抛下汤学安被掏空的皮囊后,就开始四下里打量起来。

    他的身体虽然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但是他的目光却像是能够穿透空间一样,哪怕是隔着极远的距离,也能够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很快,这位北玄域道子就选定了一个方向,快速的飞驰而去,对于他来说,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恢复自身力量,那么用来做为祭品的蝼蚁自然是越多越好!

    可是让这位北玄域道子感到疑惑的是,他现在所降临的世界,与预想中的并不一样,为什么修真者的数量会如此之少呢?

    虽然这里的妖兽数量十分多,但是妖兽的力量太过庞杂了,只适合用来血祭而不适合吸收,无法助他快速的恢复力量。

    而且让这位北玄域道子感到焦虑的是,他并非真身降临在这个世界,眼下能够施展的神通手段并不多,逗留的时间也是有着限制的,如果无法吸收到更多的能量,岂不是说做了一笔亏本生意?

    但不管怎么说,都已经降临到这里了,哪怕不可预知的事情再多,也要咬着牙坚持下去……

    回头再看段飞和方圆,在方圆的带领之下,他们很是顺利的进入到了又一片更为广阔的山脉中。

    这片山脉绵延无尽,万丈之上的高峰比比皆是,如果不认识路径,再加上不具备飞行能力的话,估计你在这种山脉地带绕上个七、八上十年,也很难顺利走出去。

    这片山脉绝对属于九死塔第二层的未知区域了,也真难为了方圆,不知道他为何对这里却是如此的熟悉。

    随着段飞和方圆两人一路向前并行,两者之间倒是互相熟悉了起来。

    方圆表面上看起来很圆滑,可实际上他并不擅长交际,如非并要的话,他很少主动与段飞搭话,而且经常在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段飞主动问起的时候,方圆就笑着解释说自己是在考虑如何向前而行,毕竟他也是通过其他途径才知道这处地方,并没有亲自来过。

    至于这番话是真是假,那就要看段飞如何去理解了。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段飞在方圆的眼中,也觉得他实在是太过与众不同了。

    一路行来,但凡是遇到凶残的妖兽,段飞很少有手下留情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会对妖兽斩尽杀绝。

    联想到段飞以前就有着杀兽狂魔的传闻,方圆忍不揍在心中腹议,段飞此举到底是源于他的特殊爱好呢?还是另有深意?

    事实上段飞猎杀妖兽就是为了正气点,只要是真正穷凶极恶的妖兽,在手头上沾染了人类血债的,一旦将其击杀或多或少都是能够得到一些正气点的。

    虽然并不是每头妖兽都能够为段飞提供正气点,但是在积少成多之余,还是让段飞积攒的正气点上升到了一千三百五十二点。

    除了猎杀妖兽之外,段飞身上另一点让方圆看不透的,就是段飞对待土著人类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颠覆了方圆的认知。

    这一路上段飞和方圆只碰到了一个土著部落,由于九死塔第二层的世界更为凶险,生存在这里的土著人类比起第一层要少得多,生存环境也更为恶劣。

    段飞所遇到的土著部落,总共只有一百多人口,也就勉强维持着族群不灭,生活在群山之间可以说是无比困苦。

    但正是因为生存环境艰苦,才使得这些土著人类的身体条件异常优秀,如果身体条件不够好的话,他们也不可能活下来了。

    当段飞帮助这个土著部落,并且将基础的炼体功法传授给他们的时候,很是轻易就获得了整个部落上下的感激之情,几乎每一个土著人类都向段飞送上了正气点,使得段飞积攒的正气点数上升到了一千四百七十一。

    除了少数的老弱病残之外,能够一次为段飞送上两个正气点的资质优秀之人,就足足有着二十余人,这个比例实在是太惊人了。

    可以想象,真要给这些土著人类机会,他们应该能够创造出无比辉煌的文明吧?

    但是方圆完全不理解段飞的做法,忍不住向段飞问道:“段师弟,你这么做到底是何用意?难不成这些土著人类,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段飞微微一笑,自然不能够明说,只是淡淡的道:“小弟闲着无聊,总想试试看这些土著人类如果懂得了修炼之法,那么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呢?也许会给我们的后辈子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惊喜吧?哈哈哈……”

    段飞说着说着,就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听上去就像是有着一种恶趣味一样。

    如此一来方圆也就能够“理解”了,他觉得段飞的恶,是隐藏到了骨子深处的,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大好人,可是真要认清楚他的内心世界,恐怕会从心眼里升起一股寒意吧?

    不得不说,这才是天魔宗弟子应有的常态,在这样的一个魔道宗门,又怎么可能会有好人呢?

    方圆自认为看清楚了段飞的“真面目”,反而更愿意与段飞走的亲近一些了,毕竟真要是碰到一个完全与众不同的异类,多少都会有一些别扭的感觉,又怎么可能真的诚心合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