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团聚
    伊斯特百聊赖的走在圣保罗大教堂中,看着身旁一个个行色匆匆的修士。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大多是疑惑,但是却没有一人前来询问,因为当圣子马丁将伊斯特带进圣保罗大教堂的时候,可是由红衣主教亲自接见的。

    伊斯特来到这里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天的时间,教皇圣安东尼奥一直在闭关,而伊斯特也可以感受到那浓郁的光明原力一直盘旋在圣保罗大教堂深处,那直通天地的气息的确让人望而生畏,即便是以伊斯特眼下的实力也不敢xiao觑,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马丁自从将伊斯特安排好以后就不见了踪影,由照顾伊斯特起居的修士的话来説,这位圣子总是神出鬼没的,没人能够完掌握他的行踪,当然教皇除外。

    伊斯特站立在大教堂的正门外,斜靠在巨大的汉白玉立柱之上,目光向下望去。

    突然,他猛的回头,就看到一脸颓废的马丁有些魂不守舍的走了过来。他满脸邋遢的短须,头发乱糟糟的,一身修士长袍皱巴巴就像是许久没有换洗一样。让伊斯特感到不解的是,马丁的双眼空洞神,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即便是伊斯特连叫他数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伊斯特脸色微变,他挡住了马丁的去路,然后低声问道:“出了什么问题,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马丁茫然的抬起头,那空洞的眼神之中突然焕发出了一丝光彩,伊斯特定睛观瞧。可以看到一抹淡淡的金色在马丁的眼底一闪而过,当他刚想仔细观察的时候。一名消瘦的红衣主教突然出现在了伊斯特的面前,阻挡住了他看向马丁的视线。

    “尊敬的客人。教皇有请!”

    伊斯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红衣主教,随即又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马丁,他压下心头的困惑,跟着红衣主教向着圣保罗大教堂的深处走去。

    “不知道圣子出了什么问题,我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伊斯特笑着询问道。

    “可能是刚刚圣子与教皇讨论光明秘法,一时间还法自拔吧。”红衣主教回答道,“光明秘法重在参悟,所以请不要担心,多三天。圣子就会恢复如初。”

    伊斯特diandian头,不再言语,他分明感受到了红衣主教身体之中那暴躁不安的原力波动,显然这不是伊斯特想要的答案。

    轻轻的敲开了房门,红衣主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恭敬的站在了门外,伊斯特道了一声谢就走了进去。

    房屋很简陋,正中央的木桌木椅很显眼,尤其是一名神态安详的老者惬意的品着茶,让伊斯特一进门就将所有目光集中在了老者的身上。

    “怎么。难道老头子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圣安东尼奥看着有些愣神的伊斯特笑着问道。

    “您好,我是伊斯特瑞文,很荣幸能够见到您!”伊斯特回过神来,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随即坐在了老者的对面。

    “我是圣安东尼奥,光明教廷的教皇!”

    圣安东尼奥介绍自己道,他亲自倒了一杯茶水推到伊斯特的面前:“尝尝。寻常地方可是喝不到这么香的茶水了。”

    “谢谢!”

    伊斯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好茶。我刚刚碰到圣子。他的神色怪异,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您是否知道这件事?”

    “马丁啊!”

    教皇站起身来,伊斯特的目光突然一凝,从教皇的动作上来看,他完不像是一个行将迟暮的老人。即便是实力超凡,但是一些伴随着年龄出现的动作和习惯也法彻底改。而教皇仅仅是这一个站立起来的动作,却让伊斯特在他佝偻的身躯之中感受到了那不易察觉的活力。

    圣安东尼奥探出右手,金色的波纹由他的掌心中弥漫开去,伊斯特仔细的观察,可以看到金色的波纹之中出现了一幅幅似曾相识的画面,那是高等文明入侵的画面。伊斯特心中暗想,果然,教皇早已经知道了这副未来的画面。

    “这就是数年之后,暗黑大陆的景象。”教皇圣安东尼奥奈的説道,“高等文明入侵,暗黑大陆生灵涂炭,所有反抗的实力部被消灭。”

    “对,所以我们要反……”

    不等伊斯特説完,圣安东尼奥就打断他説道:“所以,我们要识时务,知进退。与其被覆灭,不如早一dian投靠,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换来暗黑大陆所有生灵的一线生机。”

    “什么?”

    伊斯特脸色一变,猛的站起身来:“教皇大人,您是否知道自己在説什么?您想要投降?做异族的奴隶?身为光明教廷的教皇,难道您要眼睁睁的看着暗黑大陆上的人类被奴役?被杀戮?这就是您想出来的办法?”

    圣安东尼奥面对伊斯特怒气冲冲的质问并不生气,他缓缓坐下,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目光看向伊斯特问道:“那么,你有什么高见?”

    “现如今,我们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做好迎敌的准备。既然存在高等文明,那么在茫茫宇宙之中肯定也会存在类似教廷审判所一样的组织,弱xiao的种族应该受到保护,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到他们的到来。”伊斯特斩钉截铁的説道。

    “嘿,审判所?”

    圣安东尼奥冷笑一声:“我相信,在茫茫宇宙之中,弱肉强食的法则依旧存在,甚至加的残酷。而暗黑大陆,不过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位面星球罢了,我不会将自己的生死寄托在毫前途的臆想之中,我要抓住眼前实实在在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伊斯特怒气冲冲的转身。就想走出房间,结果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金色的波纹突然凭空出现,伊斯特冷哼一声。右拳已经轰出。

    “咚!”

    如同重炮一样的巨响猛的在房间之中响起,伊斯特诧异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右拳,还有那完好损的金色波纹。他转过身去,盯着圣安东尼奥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可是真神的子嗣,不单单拥有神血,重要的是,你的肉身已经改造的近乎于完美。拥有了完美基因的你,可是一个上好的材料。”圣安东尼奥笑的越来越灿烂,“可以帮助我转生的好材料。”

    他説完。干枯的大手就猛的抓了过去,狭窄的屋子里面就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随即狠狠的向了伊斯特。

    “滚!”

    伊斯特双臂同时轰出,拳锋之上已经带上了闪烁着原力光芒,随即双拳就狠狠的撞在了那金色的手掌之上。一时间原力四溢,爆发出出了恐怖的威能。房子不堪重负轰然倒塌。而伊斯特也被这金色的手掌给砸的xiao腿深陷地面之中。

    一直站立在门外的红衣主教早已经闪到一旁,他突然张开双手,一片乳白色的光幕洒下,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起来。

    “束手就擒吧。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父母会不会出现生命的危险。”圣安东尼奥笑着挥舞着大手,虚空中一个个金色的巨大手掌凶狠的砸了下来。

    伊斯特冷笑一声:“就凭你也想抓住他们?”

    “哈哈哈,睁大你的眼睛给我仔细的看一看。”圣安东尼奥説着一挥手,金色的波纹再次出现。

    伊斯特的瞳孔骤然收缩。他只感到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猩红的血气开始在他的体表流淌着。画面之中是被牢牢钉在巨大十字架中的瑞文和安琪威娜。那穿透他们胸口的血色铁链就像是一把钝刀,狠狠的切割着伊斯特的身躯。甚至是心脏,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令伊斯特的怒火再也法遏制。

    “去死吧!”

    一声凄厉的咆哮。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如同炮一样轰向圣安东尼奥。随即伊斯特召唤出了双极,双手握住巨剑的剑柄。一步就冲到了教皇的近前,巨剑高高举起随即凶狠的落下。

    “你真的想让他们死!”

    教皇不避不闪,只是这一句中已经运用起了神言,伊斯特就感到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击在了而自己的胸口,将他给砸的向后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伊斯特单膝跪地,双极在巨大的冲击下已经被强行取消了召唤。伊斯特恶狠狠的盯着圣安东尼奥,终他开口説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想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啊!”圣安东尼奥笑着闪身来到伊斯特的身后,随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四根金色的尖刺,下一刻就狠狠的将伊斯特的手腕和脚踝刺穿。

    伊斯特惨叫一声,四根尖刺浮空而起,扯得伊斯特的身体也漂浮起来。

    金色的传送门再次出现,圣安东尼奥兴奋的一步迈了进去!

    “这下,你们可以好好的聊一聊了。”圣安东尼奥看着并排在一起的三人説道,“等我抽干了神血,在配合上你这副年轻而拥有活力的肉身,我将重生,到那时,即便是整个暗黑大陆陷落,我也完有自保的能力。哈哈……”圣安东尼奥放肆的笑着,身形逐渐消失。

    安琪威娜泪眼婆娑的看向自己的孩子:“伊斯特,我的孩子,难道你没有收到我们在神血之中埋下的神文信息吗?这个老家伙吸收了我们这么多神血,不可能将所有的神文都掩盖掉。”

    伊斯特看着自己做梦都想要见到的父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稍一运动,伤口处那钻心的疼痛就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当然看到了,所以我来了!”伊斯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来救你们出去!”

    “傻孩子!”瑞文痛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老家伙的能力很诡异,他所炼制出来的金色尖刺竟然拥有禁锢的法则力量。不要説你,就是我们都法挣脱。你……你真是太糊涂了。”

    “放心吧,如果没有完的准备我是不会轻易冒险的。”伊斯特深吸一口气説道。“科技工会的那帮家伙,终于办了一件看的过去的事情。”

    安琪威娜刚想説什么。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伊斯特的身体竟然开始鼓胀起来,那表面的皮肤仿佛脱离了身体,竟然开始向外膨胀着,而伊斯特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痛苦,紧接着,这膨胀的速度越来越,瑞文已经法淡定了,他完不知道伊斯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伊斯特很有可能爆体而亡。

    “孩子,你在干什么,停下!”安琪威娜失声尖叫到。

    突然,一声刺耳的断裂声响,伊斯特的头ding之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进而这个缝隙越来越大,由他的头ding一直向着额头、脸庞、脖颈、胸部蔓延。

    不多时,膨胀起来的皮肤就迅速的干扁了下去。而伊斯特的身体竟然如同毒蛇一般褪去了一层皮肤。加令瑞文和安琪威娜法理解的是,伊斯特四肢上的伤口竟然不治而愈,四根金色的尖刺虽然依旧钉在了十字架上面,但是钉住的却是一张失去了生命力的人皮。

    伊斯特跌落在地上。这是在永夜陵园之中,对自己身体改造的终阶段出现的能力。

    “蜕变!”

    这种能力是剥夺了一种永夜土著生物而得来的。蜕变一生仅可使用一次,他可以让使用者退去外皮。并将所有的伤势转嫁到表皮之上。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逃命手段,不过在蜕脱成功之后。伊斯特会有近半xiao时的虚弱期。他只能安静的坐在地板上。

    “孩子,不要发呆。赶打开生命舱,我们将所有的神血都灌输给你!”瑞文突然开口説道,“与其便宜了那个老杂毛,我们愿意将力量的传承交付给你。”

    伊斯特站起身来,他看向自己的父母问道:“这会不会对你们有损伤?”

    “损伤不可避,不过我们早就过腻了这种高高在上的生活。神血失去之后,我们就会失去一切力量,不过是一对平凡的夫妻罢了,所以不要担心。”

    伊斯特却摇头説道:“如果你们出了什么危险,我绝对不会自己一人留在世上。”伊斯特説的斩钉截铁,瑞文和安琪威娜不禁一呆,随即只能苦笑着回答道。

    “好吧,我们会留下一滴神血用来维持我们的生机。现在先将这可恶的锁链斩断。”

    伊斯特diandian头,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对于原力的操控能力却依旧存在。伊斯特浮空而起,先是来到了瑞文的近前,天眼神威发动,可以看到,这锁链之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座座微型的原力列阵。伊斯特微微皱眉,他试着伸出一丝原力钻进一个原力列阵之中,不料想锁链之上突然爆发出了浓郁的血色火焰,瑞文不禁闷哼一身个,显然并不好受。

    “那老杂毛到真是个人才。”

    伊斯特不禁恨恨的説道,他漂浮在父母的中间,随即探出双手虚空一握,就看到两只由原力构成的大手凭空出现,牢牢的握住了锁链之上。

    “可能会有dian疼,爸、妈,坚持住!”

    伊斯特一句“爸、妈”叫的瑞文和安琪威娜喜极而泣,两人用力的diandian头,伊斯特骤然发力,四周的原力迅速的凝聚在原力大手之上,那原力孔不入,顷刻间就钻进了所有的原力列阵之中。将其彻底破坏。

    血色的火焰疯狂的燃烧起来,瑞文和安琪威娜紧皱着眉头,竟然一声不吭。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咔吧!”

    两条锁链应声而断,残留在瑞文两人身体之中的锁链在失去了原力列阵的支持后也化作了黑色的血水淌下。伊斯特一把将锁链摔在地上,与此同时他转身,原力大手两分为八,将八根金色的尖刺拔了下来。

    接住摇摇欲坠的二人,安琪威娜已经激动的紧紧将伊斯特搂在了怀中,而瑞文也用力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头。

    “事不宜迟,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让咱们的儿子融合神血!”瑞文拉开安琪威娜説道。

    “爸,既然你们已经没事了,为什么不……”

    “那个老杂毛已经在我们的身体中种入了某种不知名的毒素,我们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对原力的排斥,所以神血对于我们来説毫作用。,进入生命舱中!”

    伊斯特依旧不放心的説道:“万一他重回来怎么办?”

    “傻儿子,你以为建造这样的位面宫殿很容易吗,每一次出入都要花巨额的能量,即便他是教皇也负担不起,何况这几天已经接连进入了两次,所以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来的。dian,时间宝贵!我甚至怀疑老杂毛已经和高等文明有所接触了,那不知名的毒素绝对不是暗黑大陆的科技可以研制的。”

    伊斯特听到这里不在迟疑,打开生命舱就钻了进去。

    “安琪,留下一滴神血维持生命能量即可,剩下的部交给我们的儿子!”

    “恩,我明白!”

    两人説完,突然将双手按在了生命舱上,随即掌心中竟然溢出了金色的鲜血!

    “也多亏这东西可以让使用者直接吸收神血,剩了我们许多的麻烦。”瑞文不禁笑着説道。

    “老杂毛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你説他会不会哭死。”安琪威娜咯咯的笑出声来,显然心情大好。

    “哭不哭死我不知道,不过爸妈,我会把他活活打死的!”伊斯特的声音在生命舱中传了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