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历史的尘埃
    直到伊斯特收起天眼神威,金元五人这才回过神来。五人相识一眼,极其有默契的上前一步,随即单膝跪地,脸上满是尊敬的神色。

    伊斯特赶忙伸出手想要将离自己最近的金元搀扶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赶快起来,哪里有老师跪拜弟子的道理?”

    “您已经继承了大君的意志,我们五人再也没有资格教导您。”金元神色激动的仰起头,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他一把抓住伊斯特的手说道,“您必将带领我们推翻光明教廷,为大君昭雪!”

    伊斯特一愣,这为什么又和光明教廷扯上了关系,大君又是谁?血红暴君?

    看着满脸疑惑的伊斯特,金元一众五人站起身来,然后恭敬的说道:“请跟我来,大君的遗物就留在这里。”

    说完五人便头前带路,伊斯特一脸迷茫的跟在身后。艾莎不禁有些兴奋的贴近伊斯特,然后暗语说道:“想不到啊,我真的是捡到宝了,看样子这五行教会肯定会以你为主了。这可是一股强劲的后援。”

    伊斯特无奈的说道:“那也要等我弄清楚来龙去脉再说,你认为五行教会的实力足以和光明教廷抗衡?”

    艾莎听到这里,动人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那……那的确差了不少。”

    “所以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五行教会的支持,就必须要肩负起他们心中的责任。”伊斯特看着五人的身影说道,“这份责任,太沉重了。”

    水晶宫殿的内层颇为宽广,内部结构也较为复杂,五人带领着伊斯特二人弯弯曲曲的绕过几条小路。伊斯特此刻不禁感叹水晶宫殿的广阔。七人就这样走了近半小时才来到了既定的地点。

    伊斯特举目望去,这是一座水晶塔楼,此刻建立在水晶宫殿之中倒显得有几分不伦不类。塔楼成八角,四周垂下不知名的挂饰。时而有微风吹过,响起一串清脆的声响。塔楼的正门处凝立着两名铁甲武士。

    两名武士身高近三米,厚重而狰狞的铁甲上面满是伤痕,护肩出探出锋利的尖刺,不过已经多处弯曲甚至断裂,全面头盔将他们的容貌遮挡住,唯有一双透着红光的眼睛裸露在外。

    两名武士的双手各自拄着一柄漆黑色的玄铁重剑,剑刃上面流动着淡淡的红光。

    金元在塔楼外百米处站定。他看向伊斯特凝重的说道:“我们只能送您到这里,前面的路就需要您自己去走了。”

    伊斯特看了一眼那高耸的塔楼,那股熟悉的感觉再次由心头升起,他明白,这里面就是血红暴君的遗物。不过伊斯特依旧确认道:“这里面有什么?”

    “大君的遗物。”金元回答道,“第一位原力之子——血红暴君的遗物。”

    伊斯特点点头,看了一眼艾莎:“在这里等着我。”

    艾莎轻轻的在伊斯特的胸前靠了靠,然后用暗语说道:“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按照你想要的去做。知道吗?”

    “我明白!”

    伊斯特说完,便抬腿向着塔楼走去。

    “小姑娘。伊斯特这一去要花费不少时间,你看……”

    “我在这里等他。”

    艾莎说完便席地而坐,闭起双眼开始潜心修炼起来。这里的原力浓度已经达到了七倍左右,艾莎决定利用等待伊斯特的时间用心修炼,她突然发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天份在伊斯特面前是如此的弱小。艾莎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来自伊斯特身上的压力。

    金元五人见艾莎席地而坐就开始修炼起来,便不在多说,五人也各自找了一块地方站定,目光看向一步步走向塔楼的伊斯特。

    两名铁甲武士同时注意到了伊斯特,他们的目光凝如实质。如同长剑一般凌空斩落。伊斯特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接近这塔楼心中越是平静。铁甲武士的目光所化的长剑还未近身就如同风化一般破碎在虚空之中。而伊斯特下一步就已经出现在了两名武士的身前。

    “铮!”

    巨大的玄铁重剑被两名武士握在手中。随即两人一同前冲,重剑高举。已然当空斩落。

    一阵刺耳的风雷之声响起,那是重剑快到极致的表现。伊斯特依旧平静的向前走去,仿佛并没有看到当空斩落的重剑。

    突然,两名铁甲武士的重剑差之毫厘的斩在伊斯特的身上,两人的双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而手中的重剑就这样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不得寸进。

    伊斯特缓缓的从两名铁甲武士的中间穿过,随即身后响起两声盔甲砸进地面的声响。两名铁甲武士单膝跪地,将高傲的头颅缓缓低下。

    伊斯特头也不回的来到塔楼的正门前,随即探出右手轻轻的将其推开!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即便是刚从原力幻境中走出的伊斯特也不禁眉头微皱。但是到了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伊斯特坦然的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进而整个身体都消失在了塔楼之中。

    “咣当!”

    正门瞬间闭合,而两名铁甲武士又再次站起身来矗立在正门的两侧,他们的站姿和之前一般无二,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不过两名武士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伊斯特仿佛身处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极力张开全景地图却一无所获。伊斯特突然感到手中一阵滑腻的感觉,下一刻浓郁的血腥味就直冲他的鼻孔。伊斯特的双眼突然一亮,五彩的光斑浮现出来,发动了天眼神威之后,伊斯特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

    他不禁错愕!

    此刻伊斯特面前的是一座利用森森白骨铺就的小道,道路两旁竟然是浓郁的血水,他甚至可以看到浮浮沉沉的尸体和断肢残骸。伊斯特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之上竟然淌着鲜血,他确定自己并没有受伤,但是这鲜血由何而来?

    伊斯特抬起头,浓浓的血海之中那条白骨之路越来越清晰,他甚至可以看到每一个头骨的样子。他收敛心神,坚定不移的踏出了第一步!

    “咚!”

    伊斯特的右脚落下,那骨桥之上突然发出一声重响,随即伊斯特仿佛看到一个个头骨转向了自己,白骨下颚不停的张开闭合,一声声刺耳的凄厉惨叫猛的在伊斯特的脑海中炸开。

    伊斯特闷哼一声,身体不禁晃了晃,但是他一步不退,紧接着迈出了第二步!

    在骨桥的最远端,伊斯特可以感受到那呼唤着自己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过去,脑海中那朦朦胧胧的感觉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甚至一道清晰的裂痕正在显露。

    伊斯特的嘴角已经淌下了鲜血,他全然不顾,大步向着骨桥深处走去。

    整个血海沸腾了,掀起了恐怖的浪花。漂浮着的断肢残骸被血海浪头掀上了骨桥!

    伊斯特步伐坚定,双手间的鲜血却越来越浓,他的眼中再也没有其他、他的耳中也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唯有脑海中那朦胧的一层隔膜终于在一点一点的龟裂。

    “轰!”

    在伊斯特迈出第九十九步的时候,脑海中的隔膜终于彻底溃散,一时间无穷的信息强行的灌输进了伊斯特的脑海里面。伊斯特不禁发出了一声惨叫,他双手抱头,血水顺着鼻孔、嘴角、甚至是眼角中淌下。

    “血红暴君!”

    伊斯特一字一句的吼道,每吐出一个字,他佝偻的身躯就挺拔一分,当四个字全部吐出的时候,伊斯特已经站的笔直。四周的血海在他一声怒吼之后竟然瞬间平息了下去,甚至看不到任何的波澜。伊斯特抹去脸上的血水,一双手也白皙如初,再也没有鲜血涌出。

    脑海中的大量信息让伊斯特应接不暇,但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走到骨桥的尽头,因为在哪里,有伊斯特最为熟悉的气息。

    骨桥终于也安静了下来,伊斯特的步伐越来越快,最终他一步甚至可以跨过近百米的距离,即便是如此,伊斯特也足足迈出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步,才走到了骨桥的尽头。

    这里是一处白骨堆砌的平台,平稳的悬浮在血海之上。平台的正中央站立一人,此刻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伊斯特。

    他容貌俊美,完美的面容完全不似人类。一头血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猩红的瞳孔闪烁着寒光。他身穿猩红色的战甲,上面布满了漆黑色的纹饰。这战甲说来也奇怪,竟然如同皮肤一般贴附在他的身体上面,看似轻薄如翼的战甲,却让伊斯特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他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了一段信息。

    “猩红之铠!”

    伊斯特在血发的男子身前站定,然后开口问道:“血红暴君?”

    红发男子露出了堪称完美的笑容,他点点头:“伊斯特瑞文。”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都在细细的打量着对方。

    “坐!”

    最终血红暴君率先开口,他一挥手,白骨平台上面就升起一张骨质座椅,伊斯特端坐在上面,目光看向血红暴君问道:“你这样迫不及待的召唤我过来,到底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原力之子的传承!”血红暴君笑着说道,一双猩红的瞳孔之中竟然发现出了点点五彩的光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