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二老
    恐怖的原力浪头竟然在海青的身后凝聚成虚影,随即浪花越来越真实,最终在艾莎吃惊的目光之中,那浪头一往无前的向着火猿拍了过去。

    “来得好,就让我试试你的本事。”

    火云面对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海浪竟然不避不闪,他深吸一口气,就看到他的肚皮突然鼓了起来,仿佛一口吞进了无数的东西一般,下一刻火云猛然张开嘴巴,一道明亮的火线由他的嘴中飞出。

    说来也奇怪,这火线细如绳索,也不见有何特别之处,但是却极其的霸道。火线刚一接触海浪就发出了阵阵青烟,随即可以看到但凡海浪接触火线的地方都会被大片大片的蒸发掉。这火线去势不减,洞穿了海浪之后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奔海青的头部射去。

    海青终于收起了笑容,脸上浮现出了凝重的神色,他的右手在虚空中一抓,艾莎就看到对方的手心中已然出现了一颗蔚蓝色的能量球。这能量球竟然是由液体构造而成,在海青的手中不停的转动着、翻滚着。

    海青低喝一声,猛的将手中的能量球甩出。这一次,火云突然暗骂一声,也全力调用周身的原力,可以看到火云的身体开始散发出炙热的高温。甚至在举手投足之间都有肉眼可见的火星掉落。

    火云大吼一声,嘴中又是一道火线喷出,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火线更加的纤细,几乎难以用肉眼分辨。

    一前一后两道火线却在接触那蓝色能量球的刹那融合在了一起。随即整个街道上面的觉醒者全都退避三舍。艾莎护在了伊斯特的身前,寒冰原力盾旋转着。显然她是多虑了,海青在与火云对攻之余竟然还有余力分出一丝原力将艾莎和伊斯特保护起来。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带着恐怖的能量扶摇而上,笔直的冲进了厚重的云层之中。这几乎是每一个在崔斯特瑞姆的觉醒者,都必须遵守的规则。那就是不论是什么样的战斗,都不得以伤害崔斯特瑞姆的建筑为代价,否则军部就将直接插手,到那时,即便是你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在联合军队面前施展了。

    火云咳嗽两声。显然他对自己的发挥非常满意。两道火线的速度控制、以及撞到蓝色能量球上面所计算的时间。都让火云骄傲万分。可是当他看到依旧笑吟吟的盯着自己的海青,那张并不怎么白的老脸也变的漆黑一片。

    “果然好本事,想不到你这卖艺的本事到练出了几分气势。我是不是该赏你几个金币花花?”海青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只是这话说出来的口气颇为刺耳。

    火云冷笑一声。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还颇有兴趣的将仅剩的几根红头发捋了捋:“要说我是卖艺的也不错。我这个大老粗也没啥高尚的追求。倒是你,整天用你那破水这洗洗、那洗洗。你真当自己是开澡堂子的吗?”

    海青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双拳不禁紧握。眼看就要爆发。突然,海青猛的转头,目光落在了被血气包裹着的伊斯特的身上,他的双眼越来越亮,甚至在瞳孔之中浮现出了数条蓝色的细线,彼此交织在一起,那样子就如同一座原力列阵。

    火云也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道血色的风暴上面,不过他细细看过几眼之后就不再关注,反而散开原力感知,将方圆数百米都包裹起来。

    果不其然,火云发现了不下二十道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已经如同流星一般向着伊斯特所在的地方冲了过来。

    海青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转头看向艾莎说道:“照看好他,一会打起来有我们两个老家伙。你要做的就是提防那些宵小之徒。以你的实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艾莎疑惑不解的问道:“老先生,您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反正不会害你的小情郎就是了。”火云接口说道,“海青,咱们两个难得联手,如果这场架要是打输了,咱们也就不用在这里混了,干脆回家种地去吧。”

    海青望着逐渐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几道身影,脸上露出了冷笑:“这么多年没在这里杀过人了,那些家伙还真以为我打不动了是吧。”

    话音刚落,海青的双手猛的在虚空一抓,出乎艾莎意料的是,这看似破有风度的老者的原力武器竟然是一柄双刃战斧。

    斧刃如同磨盘大小,一道殷红的血线由斧刃上穿过,最终凝聚在斧柄上的一颗宝石之中。巨大的双刃战斧高达三米,只是握在海青的手中颇显滑稽。

    而火云就更加夸张了,他竟然抽出了一柄狭长的单手剑。剑身如同波浪般透着血色,不时的有点点火星落下,显然不是凡品。

    这一个火爆、一个安静,却使用了和自己风格极其不协调的武器,让艾莎感到说不出的别扭。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身影已经扑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面若桃李,一双丹凤眼透着骇人的精芒。俊美的面容颇有几分女相,手中提着的是一柄湛蓝色的长枪,枪头之上水雾缭绕,伴随着越来越近那水雾竟然将中年男子的身体包裹起来,再也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这领头的什么来头,看来这场架不容易啊。”海青面色凝重的说道。

    “怕个鸟。”火云大吼一声,已经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他手中的长剑虚空一划,一道炙热的裂痕竟然出现在了虚空之中,随即那裂痕越来越大,最终竟然形成了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恐怖裂痕,一道道炙热的火焰风暴由裂痕之中凶横的涌出,铺天盖地的就将来犯的觉醒者全部笼罩在内。

    为首的中年男人身形一道,漫天的水雾就凝结成了一点湛蓝的液滴,男子手中的长枪一挑,枪尖点在了湛蓝的液滴之上,随即那液滴就不由自主的飞向了扑过来的火焰风暴。

    火云眉头一挑,就看到那液滴初入火焰风暴之中就带出了一连串的水汽,水汽腾空而起又在半空中形成了新的液滴,如此反复,不消片刻火云那看似威力无穷的攻击转瞬间就被破了一个干干净净。

    中年男子收住前冲的势头,飘然落在了二老面前十米开外。他将长枪背在身后,笑着说道:“在下奥古斯汀安拜,不知道两位如何称呼?”

    火云脾气火爆,一脸凶相的说道:“我管你是谁,说吧,你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奥古斯汀笑着看了一眼二老身后的血色风暴,他直言不讳的说道:“当然是为了您二老身后的杀祭列源阵。我安拜家族虽然称不上一等一的豪门,但是族内经过多年的积累还算有些家底。如果两位可以行个方便,那么我家族之中的珍宝任由两位各自挑选一件如何?”

    火云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一脸不屑的瞪着奥古斯汀:“如果我说不呢?”

    对于火云明显的挑衅动作,奥古斯汀仿佛没有看到,一双丹凤眼依旧满是笑意:“那么在下也只能会一会您二老的高招了。”

    海青突然伸手按在了火云的肩头,随即暗自传声说道:“不要急着开打,拖上一拖,这奥古斯汀是安拜家族年轻一代中的领军人物。一杆春雾花雨枪使的出神入化,一旦开打咱们难免对这小兄弟照顾不周。所以能拖就拖一下!”

    制止了火云之后,海青跨前一步所到:“老朽名为海青,在这座古城里面生活了也将近二十年了吧。年轻人,虽然安拜家族实力雄厚,可是也不能将手伸到永恒战场来吧。我们两个也看上了这小兄弟的杀祭列源阵,你说该怎么办吧?”

    奥古斯丁依旧保持着完美的笑容:“您就不要在用这拖延的计谋了。如果您想要杀祭列源阵,之前有的是机会。可是您二老却自顾自的打了一架,现在又来说分一杯羹,难道您认为我们都是傻子不成?”

    一语被奥古斯汀道破了心中想法,海青却浑不在意,他嘿嘿一笑:“年轻人,不是我说大话夸下海口,以你现在的本事想要过我这关就难上加难,就更不要说我们两个老家伙联手了。我就直说了吧,这小兄弟我保定了,谁如果敢打他的注意就是和我老头子过不去。”

    海青说完,身体之中的原力猛然爆发,五个原力漩涡一一亮起,澎湃的原力潮汐如海浪般一浪高过一浪。巨大的威压震的奥古斯汀身后的觉醒者连连后退。

    奥古斯汀依旧面不改色的看向海青:“这么说来,这一场是非打不可了。两位真的想好了?”

    火云把大嘴一撇,满脸的不屑:“安拜家的小子,你的确不错。年纪轻轻就达到了英雄十四级,不过在我们两个老家伙看来,你还太嫩了。”

    火云说着,手中的长剑再次虚空一划,和第一次几乎一模一样的招式,汹涌的火焰风暴再次凝聚喷薄而出。

    只不过这一次,奥古斯汀的脸色微微一变!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