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暴王
    伊斯特一口气跑回了卢瑟的住处,竟然没人。这时候黑钢从后面跟了上来。

    “铁山肯定失去酒吧了,因为只有哪里铁娘子们才不会追过去。”黑钢解释道。

    伊斯特郁闷的来到军刺酒吧,就看到卢瑟和加拉哈德相谈甚欢,正在不停的相互劝酒。伊斯特一屁股坐在了卢瑟的对面,恶狠狠的瞪着他问道:“我说偷窥狂,你不准备解释两句?”

    “谁……谁是偷窥狂!”卢瑟一听这话本来因为喝酒有些泛红的脸就跟猴屁股一样,他抓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长叹一声说道,“真的是误会,我那天本想偷偷进去向蜜莉表白的,谁知道她在屋子里面洗澡。结果被普利希雅抓个正着,这下我哪怕是千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伊斯特不禁一阵好笑,一旁的加拉哈德心中的八卦之火已经被点燃,他赶忙问道:“管那暴力女干什么,关键是蜜莉小姐对你有没有意思?要是她也喜欢你,那暴力女难道还能接着跟你作对不成?”

    卢瑟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然后无奈的说道:“这就是问题的根源啊。我能感受到蜜莉对我的好感,但是她是诺兰公国一位公爵的独女,说白了她也无法决定自己的未来。”卢瑟拍了拍加拉哈德的肩膀说道,“你应该比我更明白一!长!风!文学 .cfwx. 位公爵女儿的婚姻意味着什么吧?”

    “嘿,不过是政治的筹码。”加拉哈德说到这里,眼睛里面满是厌恶。“难道你打算放弃?”

    “放弃!”卢瑟说到这里,气势猛然一变,他本来以力量和防御见长。故此一身原力凝练醇厚。在座的士兵就感到仿佛一座巍峨高山拔地而起,澎湃的原力几乎将整个酒吧填满,“我还从不知道什么叫放弃。”

    “那你跑个毛!”伊斯特一脸的鄙视!

    一句话说的卢瑟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本来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气势荡然无存,酒吧中再次恢复了热闹的情景,只是几个定力稍差的偷偷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我这不是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吗?”卢瑟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说道,“你说。我一个平头老百姓,靠什么迎娶公爵之女?即便是我有胆量在全世界的面前承认,难道我还要蜜莉陪着我遭受嘲笑?”

    伊斯特看着卢瑟颇为动情的话。不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不就是个贵族头衔吗,咱们面前的可是尼克扬家族的未来接班人。难道你还怕没机会崭露头角吗?”

    加拉哈德端起酒杯,和卢瑟碰了碰:“伊斯特这句话没错,不过我还是要纠正一个小细节。我不能代表尼克扬。但是我的确可以让你扬名大陆!”

    伊斯特一愣。略有深意的看向对方,这句话显而易见,加拉哈德是准备自立门户。

    卢瑟看向加拉哈德问道:“看不出啊,你小子野心不小。难道一个尼克扬已经无法满足你的胃口。你还想要当国王不成?”

    “有何不可!”

    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听在另外三人的耳中就如同炸雷。黑钢更是吓的双腿直抖。作为一个神权国家,伊凡赛尔的王室与教廷有着紧密的联系。历代国王都是经由教皇亲自加冕,并赐予光明真神的祝福。这便是伊凡赛尔王室屹立千年不倒的主要原因。

    可是加拉哈德竟然直言要蹬上王位,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叛国。推翻王室的统治,这显然不可能做到。有了教廷的支持伊凡赛尔的王室稳如泰山。那么另外一条路也是唯一可以走通的路就是自立名号,开疆扩土,探索暗黑大陆未知区域成就自己的王位。

    先不说开辟未知区域的难度,就是让光明七公国知道加拉哈德的用意,也会直接将他的意图扼杀在摇篮之中。光明七公国的联盟已经存在了上千年,彼此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盘根错节的关系已将让这个同盟牢不可破,如果突然涌出一个第八公国,那么利益该如何划分,这都是足以发动大陆战争的问题。所以光明七公国的联盟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第八公国的。

    “你脑子进水了!”伊斯特迅速的扫过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这里才压低声音对着加拉哈德说道,“就算你真的想建国立业,也不用满世界宣传吧。万一传进别有用心的人哪里,你还想不想混了。你就不怕牵连自己的家人?”

    加拉哈德嘿嘿一笑,他靠在椅背上,一脸轻松的神色:“我的家人都巴不得我去死呢。我有干什么要在乎他们的感受。除了我的父亲,尼克扬家族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如果不是因为家父健在,我早已脱离家族自立门户了,何苦还要来这里苦修?”

    “我是很认真的在邀请你们!”加拉哈德看向伊斯特和卢瑟,黑钢自动被他忽略了,从伊斯特显露出了自身的实力之后,加拉哈德就已经动了招募之心。强者虽然无法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但是却可以左右局部战争的胜利。当多个局部胜利累积在一起的时候,这一场战争也就失去了悬念。

    七大公国为何屹立千年不倒,因为他们都有自己足够的底蕴。每个公国都有至少一位英雄十八级的超级强者坐镇。对于觉醒者来说,这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加拉哈德的眼光独到,他认为,伊斯特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即便是无法效忠于自己,也不能搞坏关系将他推向敌对的阵营。

    卢瑟刚想说什么,伊斯特却抢先端起酒杯:“现在讨论这些还为时尚早,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第五个人选来组队。我们自身的实力无法提高,一切的梦想都是空谈。”

    加拉哈德并不在意伊斯特这种委婉的拒绝,如果对方一口应承下来加拉哈德才会担心对方是不是糊弄自己呢。他笑着举起杯子,和伊斯特轻轻一碰:“说的没错,只有自身足够的强大才能有更多的底牌可用,干杯!”

    呼出一口酒气,卢瑟痛快的眯起眼睛,而后他开口说道:“我还是之前的建议,我选择蜜莉。这并不是出于我的私心,而是因为诺兰和哈斯加洛一直被称作骑士的故乡。蜜莉就继承了这种优良的传统,她是一名恪守教廷信仰的光明骑士,更重要的是,她的血脉力量恰好是光明系的最强控制能力神圣裁决!蜜莉加入,不仅仅可以成为强控,更重要的是她也可以充当治疗。”

    伊斯特二人同时点头,的确,一名光明骑士的作用非常大。光明骑士算是半近战半远程的混合型职业。近战他们可以配备重甲和盾牌,远程他们则可以使用不论是治疗还是惩戒的神术,如果有了这样的强援,对于冲击冠军的把握又会大上几分。

    黑钢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看了看在坐的伊斯特三人后说道:“三位,不是我打击你们。就目前看来,铁山被当成了色狼。伊斯特兄弟又把暴王普利希雅给惹毛了,我真不看好咱们的这次邀请,人家不主动打上来就不错了。”

    伊斯特和加拉哈德同时看向卢瑟,对方把脖子一缩:“这是什么意思?”

    “问题出在你这里,你又极力要求蜜莉小姐加入,所以这招募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伊斯特笑着拍了拍卢瑟的肩膀,然后不等对方拒绝,就和加拉哈德一同勾肩搭背的走向了另外的酒桌。两人出手大方,很快和酒吧里的士兵打成一片。直接将卢瑟晾在一旁!

    “黑钢,和我好好说一说,伊斯特这家伙是怎么把暴王给惹毛的?”卢瑟静静的听着黑钢将之前发生的事详细的描述了一遍。他略作沉思后猛的一拍脑门,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那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太亏了。”他偷眼看向伊斯特,随即领着黑钢就走出了酒吧。

    转眼第二天天明,伊斯特睁开双眼,揉了揉略显疼痛的脑袋,昨天喝酒一直到了深夜,让伊斯特有些吃不消。好在原力轮转一周后他的头脑逐渐清醒起来。

    “咚咚咚!”

    一阵巨大的敲门声让伊斯特直接坐起身,全景地图张开后他发现一股熟悉的霸道气息由门外升起。

    “哪个混蛋出卖的我。”

    伊斯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结果房门不堪重负,咔嚓一声轰然倒地,竟然被来人一脚给踹开。

    “呀!”

    一声尖叫,普利希雅猛的转身,满脸的红晕,她气呼呼的说道:“你个流氓,为什么不穿衣服。”

    “废话不是!”伊斯特郁闷的将武士长袍套在身上,“要找卢瑟我可以带路!”

    普利希雅背着身子说道:“谁要找那个色狼,我是来找你的。”

    伊斯特一愣:“找我?你找我干什么?”

    “铁山那个家伙已经和我谈好了条件。”普利希雅小心翼翼的转过头来,见对方已经穿好衣服后她大声说道,“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就同意让蜜莉参加你们的战队。”

    “靠,老子非宰了他不可!”伊斯特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