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唯一的能力
    伊斯特一把拉住即将摔倒在地上的塔图,随即将他搀扶起来。

    “不用这么拼吧?”伊斯特看着塔图那苍白的脸色问道。

    塔图笑了笑,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他慢慢的坐在了地面上,看着自己一手创造的血腥圣甲虫围攻撕裂者,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我虽然是个孤儿,自小就不招人喜欢。但是我从没有恨过任何一个人,没人喜欢只是因为我做的还不够好。所以既然我答应了你们,接下来的路程就由我来保护你们。我就一定要做到。”

    伊斯特摇了摇头,依旧神色戒备的看向撕裂者。加拉哈德也退了回来,他收起闪电长枪坐在了塔图的身旁,竟然从空间背包里面掏出了一个酒壶灌了一口:“我们是不是就这样等着看戏就成了?”

    “恐怕这样还不够。”伊斯特并不乐观,虽然越来越多的血腥的圣甲虫可以对撕裂者造成伤害,甚至有一只拼着被斩成两段的代价直接将撕裂者的腿甲咬烂,露出了里面的肉身。但是伊斯特没有从撕裂者的身上发现任何的异常。它的生命气息依旧旺盛,甚至感受不到一丝的混乱,而且速度虽然受到了影响,但是攻击的频率却一成不变,伊斯特自问,如果换做自己处在撕裂者这个位置上,自己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长风文学

    .

    撕裂者就像是一台精密的杀戮机器,每一个动作都简单到了极致,尤其是那挥砍的动作。出刀的角度和轨迹分毫不差,就像是利用精密的仪器测量一般。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令伊斯特担心的是。撕裂者战斗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展示出任何一种特殊的能力,这太奇怪了。

    伊斯特在战圈外不停的走动着,全景地图不停的在撕裂者的身体上扫过。他不肯放过任何的细节,因为伊斯特相信,撕裂者绝对留有后招。

    突然,全景地图猛的一震。这是危险的预警,伊斯特瞬间停下脚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撕裂者的身上。

    加拉哈德和塔图也同时站起身来。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撕裂者身体之中那异常的能量波动。

    在全景地图之中,撕裂者的身体中出现两个能量漩涡,这两个漩涡竟然相互排斥着越来越远,而就在撕裂者的身体四周。猛的弹出了猩红的能量盾。如同蛋壳一样的能量盾将四周的血腥圣甲虫阻挡在外。

    而一直没有发声的撕裂者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嚎,它头颅上的独目渗出了血水,进而一道恐怖的裂痕由独目之中蔓延而出,轻而易举沿着撕裂者的身体将它一分为二。裂开的身体由无数蠕动着的血线连接着,两半身体越来越远,进而在伤口处的血线开始疯狂的蠕动起来。

    伊斯特吃惊的发现,伤口处竟然又探出了一条臂膀,而后便生长出了另外一半身体。

    “撕裂者!原来如此!”伊斯特目光凝重。全身的原力开始沸腾起来,“不要看戏了。如果不能将它们两个给彻底抹杀掉,恐怕我们很快就要面对的是撕裂者军团了。”

    伊斯特心中异常的郁闷,奈法兰肯定知道撕裂者的特性,他之所以只字不提为的就是加大这次试炼的难度。想想一个撕裂者的本体就几乎逼出了塔图的所有底牌,那么一旦撕裂者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伊斯特三人绝对是死路一条。

    “问题是怎么才能把他们彻底杀死!”

    加拉哈德眼看着红色的能量盾破裂,将四周的血腥圣甲虫炸的粉碎。两个撕裂者扑了出来,分裂过后的它们,在新生的一侧并没有包裹着盔甲,反而是生出了一种类似角质层的光滑表皮,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跳动着的血管还有隆起的肌肉。新生部分的手腕处裂开,钻出了骨质的尖刺,它们的速度并没有下降多少,而且依旧不着急冲出血腥圣甲虫的攻击范围,反而开始和数量远远要高过自己的血腥圣甲虫对攻。

    “不太对劲啊!”

    伊斯特扑向了其中一只撕裂者,他发现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撕裂者即便是成对出现也难以挽回颓势。就拿血腥圣甲虫来说,如同拥有不死身躯,可以轻易破开撕裂者的盔甲,让它们绝对称得上是头号杀手。更何况还要加上伊斯特和加拉哈德两人的猛攻。怎么看撕裂者也不会有任何的胜算,但是它们却死战不退。身体之上积累的伤势越来越多,而伊斯特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突然,两个撕裂者的身体之中再次出现了分离的能量漩涡。伊斯特大吼一声,几乎拼尽全力将自己手中的火焰斩击给劈了下去,虽然将突然探出的血色能量盾劈的摇摇欲坠,但是终究没能够破防。

    加拉哈德也是一脸的懊恼,只能看着对方再次分裂!

    “塔图,收回你的血腥圣甲虫。”

    伊斯特突然大声喊道,与此同时他急速后退,拉开了与撕裂者之间的距离。加拉哈德瞬间就明白了伊斯特的想法,他也赶忙跳出战圈:“你是不是看出来了,他们分裂的条件就是身体上面的伤势?”

    伊斯特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它们具体的运作机制,但是分裂的条件应该就是这个没错。”

    “这简直就是为战争而生的兵种啊。”加拉哈德看向撕裂者的目光变的热切起来,“有了这样的兵种,在战场上几乎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那么简单,肯定会有分裂限制,还有就是。”伊斯特的目光盯向了其中两个撕裂者,“你有没有发现,他们之中有两个的生命气息已经开始衰弱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过不了多久,即便是我们不主动攻击,它们也会耗尽自身的生命能量而死亡。”

    果然,当伊斯特三人停止了攻击之后,撕裂者变的焦躁起来,它们四个开始冲锋,最后分裂出的两个全身的都包裹在角质层中,失去了盔甲的保护让它们的速度更快,几乎难以被肉眼捕捉,唯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串残影。

    “防御阵型!”

    伊斯特当机立断,收起了火焰斩击之后就退到了塔图的身旁,加拉哈德也跑了过来,进而四周的血腥圣甲虫突然涌起,堆砌成了一道环形的防御墙,将三人牢牢的包裹在内,沙虫王也再次分裂成血腥圣甲虫,将环形防御墙的顶部彻底封死。

    “你有什么计划?”加拉哈德说道。

    血腥圣甲虫构建的防御墙内侧黑漆漆的一片,伊斯特打开亮光后说道:“很简单,我们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撕裂者。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这么等着就行,没有战斗和伤口的刺激,撕裂者就无法触发分裂的条件,那么它们要么彻底断绝生机死亡,要么就会主动退走。不论是那种结果,都对咱们有利。”

    伊斯特说着就打开虚拟屏幕,他早已将机械蜘蛛放了出去,所以清晰的传回了外面的景象。

    果然如同伊斯特所说的那样,有两个撕裂者已经开始出现了身体的崩解,首先是一侧的身体开始溃烂,并且出现了能量爆炸,渐渐的整个身体都受到了影响,越来越多的溃烂出现,不到数分钟的时间,两个撕裂者就化作了一滩烂肉。

    剩下的两个也不好受,它们的身体虽然没有出现崩解,但是动作明显放缓,被角质层包裹住的身体一侧开始出现蠕动着的血线,起初还不明显,当两个撕裂者靠近的时候,这些血丝突然疯狂的蠕动起来,进而狠狠的刺进了另外一方的身体之中,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两个撕裂者向着中间靠拢。眼看就要再次合并成一体。

    “动手!”

    伊斯特打算冒险一试,如果两个撕裂者合二为一的话,伊斯特害怕它又将呈现最开始的威力。不论是速度还是攻击方式都要胜过自己三人。所以伊斯特宁可冒险打断他们的合并。

    血腥圣甲虫第一时间破开了缺口,化作了两道血流狠狠的撞在了两个撕裂者的身上。巨大的力量让它们的身体一震抖动,血线也出现了不规则的蠕动。

    下一刻,血色的能量盾再次弹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能量盾还未成型,一柄锐利的闪电长枪就呼啸而来,一枪就刺进了能量盾中,进而闪电爆发,肆意的能量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血色的能量盾。

    伊斯特大吼一声,已经一跃而起,手中的火焰斩击高高扬起,随即凶狠的落下!

    “正义之剑!”

    领悟了技能使用的真谛之后,伊斯特发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剑。火焰斩击之上突然响起了风雷之声,那是速度突破极限摩擦空气而造成的。火焰剑刃由于速度太快,供氧不足,甚至在瞬间熄灭,仅有光秃秃的剑刃落下,落在了两个撕裂者中间,切进了那蠕动着的血线之中。

    “轰!”

    下落遭受阻碍的火焰斩击猛的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仿佛把刚刚积攒的所有力量都爆发了出来。猛烈的火焰推动着剑刃狠狠斩落,一举切断了两名撕裂者之间的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