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撕裂者
    沙虫王发出一声嘶吼,脊背上突然探出数根金属将塔图的身体固定住。随即它猛的张开巨大的口器,一道锐利的金属长矛由它的嘴中飞出。

    撕裂者身形一动,竟然拉出了一道残影,金属长矛贴着它的头顶飞过,并没有造成任何的损伤。沙虫王显然不满意这种结果,所以猛的扬起身体,四周的地面开始一块块的塌陷,紧接着就是锐利的沙矛破土而出。

    沙虫王所发动的沙矛融合进了金属,所以更加的坚硬和锐利。就连沙矛外形都发生了变化,在顶端伸出了众多的锐利尖刺,沙矛的尾部更是由于速度过快,摩擦出了刺眼的火星。

    伊斯特密切注意着撕裂者的动作,他突然发现,撕裂者的动作快到了极致。沙虫王本来以速度见长,而且由它嘴中喷出的长矛更是快若闪电。可是撕裂者在如此密集的攻击之下,竟然闪避的从容不迫,沙矛全部无功而返,甚至连它的身体都没有碰到。

    “你全力施展,能跟上撕裂者的速度吗?”伊斯特转头看向加拉哈德问道。

    “有点悬。”

    加拉哈德默默比较了一下自己和撕裂者的速度,最终摇着头说道:“我的速度是爆发式的,也许在爆发的瞬间我可以跟上甚至超过撕裂者的速度,但是我文学.cfwx. 做不到像它这样一直维持如此高速的运动。”

    伊斯特不禁眉头微皱:“这么看来,这次又是一场苦战。做好准备吧,塔图肯定拦不住它。”

    果然,撕裂者在避开了沙虫王的沙矛攻击之后。已经冲到了沙虫王的近前,随即手腕上的锐利刀锋突然斩落。塔图大吼一声,沙虫王的身体猛然转向,巨大的如同钢铁般的尾巴狠狠的甩了过来。突然的变招就像是撕裂者自己向着沙虫王的尾巴上撞过来一样,可是塔图还没顾的高兴,就看到撕裂者的身体猛然停顿在了原地,就这样沙虫王的尾巴几乎是贴着撕裂者的胸口划过。

    这违反物理规律的动作令沙虫王的攻击拍在了空气上。整个身体都失去了平衡,撕裂者再次动了起来,竟然一个鱼跃就扑向了沙虫王后背上的塔图。

    塔图冷笑一声。整个身体突然下坠,沙虫王的后背裂开了巨大的缝隙,如同巨口一样将塔图给吞进了肚子里面。而撕裂者的必杀一击也彻底落空。

    沙虫王摆动着身体突然钻入地底,撕裂者一时间失去了攻击目标。但是它却并不慌乱。只是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包裹在金属铠甲中的双脚轻轻的踩在地面之上,仿佛撕裂者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重量,因为在他的脚下,地面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甚至连柔软的沙地上面都没有出现哪怕一个脚印。

    突然,地面爆裂,一根锐利的沙矛钻出。撕裂者跨前一步。左手扬起将沙矛斩断,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破土而出。短短的时间内,方圆十米之中,几乎被沙矛填满。

    一直利用全景地图观战的伊斯特,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撕裂者没有任何的能力,它的战斗方式完全是出于本能,不单单速度奇快,出手的准度也丝毫不差。它竟然在如此密集的沙矛攻击之下,依旧毫发未伤,攻向它的沙矛不是被双手上的利刃斩断,就是被它直接闪避开。

    沙虫王的连番攻击下收效甚微,这让塔图也万分焦急,他可是在伊斯特二人面前夸下了海口,自己可以保证带他们通过这片战区。可是现在,伊斯特二人帮助自己得到了沙虫王的晶核,可是自己竟然连一个撕裂者都搞不定,这让塔图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此刻他也顾不得上消耗,猛的发出一串命令。沙虫王怒吼着由地底钻出,与此同时围绕在撕裂者四周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的土包。这些土包的顶端猛然裂开,一只只圣甲虫钻了出来,瞬间就将整个地面铺满。而这一次,撕裂者并没有贸然进攻,反而是缓缓后退,任由圣甲虫将自己包围起来。

    “吃了它!”

    塔图怒吼一声,就连身下的沙虫王也突然破裂成了无数的圣甲虫。就这样,如同黑色洪流一样的虫群向着撕裂者卷了过去。

    “糟了!”

    伊斯特突然站了起来,他猛的一跺地面,一块碎石浮空而起,伊斯特身形转动一个鞭腿就抽在了石块之上。

    一声呼啸,石块就如同一颗炮弹一样猛的冲向了塔图。就在这时候,撕裂者身形一动,它的双腿骤然发力,高大的身躯如同弹簧一样一跃而起,随即掠过圣甲虫直奔暴露在空气中的塔图而去。

    塔图双手一扬,圣甲虫猛的形成了一面黑色的墙壁,可是撕裂者的身体却在半空中如同陀螺一样转动起来,直接凿穿了黑色的墙壁,顷刻间就出现在了塔图的身前。就在这时候,如同炮弹一样的石块也呼啸而来,在接近撕裂者的刹那猛然炸开。一圈原力波纹突然四散而出,产生的推力让措不及防下的塔图摔倒在地。也正是这一摔,让他避过了撕裂者手臂上的锐利刀锋。

    “让开,我来。”

    加拉哈德的声音突然在塔图的身后响起,随即后者就感到脖领一紧,被一股巨力提着给甩了出去。一柄锐利的闪电长枪狠狠刺出,直奔身体依旧在半空中的撕裂者。

    伊斯特也出现在了近前,火焰斩击当空斩落,封死了撕裂者所有的退路。

    “轰!”

    巨大的声响过后,火焰斩击和闪电长枪竟然全部被撕裂者手腕上的利刃招架住。就看到撕裂者头颅上的独目突然一亮,炙热的红色光线射了出来,这一下太过突然,伊斯特和加拉哈德全部中招,好在两人的反应都不慢,但是也被光线射中了肩头。加拉哈德肩头上的伤口再次迸裂,这不过这一次,还不容鲜血淌下就被烧成了一片焦黑。

    伊斯特和加拉哈德同时后退,刚刚的攻击让两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在光线没有击中要害,否则绝对会是重伤。

    塔图也一骨碌身从地上站起来,圣甲虫群开始向他的脚下聚集。随即将他的身体整个托了起来。圣甲虫群构成了一座漆黑色的高台,塔图站在上面一脸的阴沉!塔图自小在孤单中长大,自尊心极强。伊斯特和加拉哈德的出手让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都闪开!”

    塔图怒吼着,猛的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淌下,而后融入进了圣甲虫群中。

    “你疯了,快住手,我们联手攻击。”伊斯特感受到了塔图身体之中那不受控制的原力,异常紊乱。已经超出了塔图可以控制的极限。再加上塔图的鲜血不停的淌下,伊斯特发现他的生命气息正在一步一步减弱,再这样下去,不等撕裂者动手,塔图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加拉哈德手中的闪电长枪舞动如飞,几乎在半空中构成了一张恐怖的电网。撕裂者游刃有余的穿梭其中,不停的舞动着手腕上的刀刃,步步紧逼。那速度快到了极致!

    “我说过,你们闪开,把它交给我了!”

    塔图声嘶力竭的吼道,他脚下的圣甲虫群已经完全被染成了猩红色。随即一个个的身体竟然急速生长起来。不消片刻就长大到了如同车**小一样。

    一声声刺耳的虫鸣响起,猩红色的巨大圣甲虫张开翅膀,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它们如同着了魔一般一只接着一只的凌空飞起,直奔撕裂者而去。

    加拉哈德一枪挥出,将撕裂者逼开后,他猛的后退,快速拉开了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他可以感受到,这些猩红的圣甲虫充满了杀戮的**,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脱离开它们的攻击区域,那么自己也绝对会遭到圣甲虫的袭击。

    血腥圣甲虫在扑出了近一半以后剩下的却突然开始融合在一起,进而形成了沙虫王的样子。只不过这一次出现的沙虫王也呈现出了血色。坚硬的外壳上面钻出了一根根血腥的尖刺,它扬起身体,六只土黄色的复眼散发着骇人的光芒,进而向着撕裂者扑了过去。

    血腥圣甲虫就像是悍不畏死的死士,前赴后继的扑向了撕裂者。它们的身体即便是被斩成两段也会在下一刻恢复如初。疯狂的攻击几乎不给撕裂者任何喘息的机会。在加上沙虫王不停的偷袭,一根根血色的长矛不停的刺出,撕裂者瞬间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虽然它的速度依旧很快,但是血腥圣甲虫在被劈开的刹那身体里面突然喷出一道精血。撕裂者尽管速度再快也被越来越多的血腥圣甲虫给包围起来,同时金属盔甲上面也被染上了不少的精血。

    伊斯特目光一亮,因为他发现在浸染上精血之后,撕裂者的速度竟然慢了下来。甚至已经有数只血腥圣甲虫扑到了撕裂者的身上,开始撕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