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去留
    伊斯特早就对奈法兰产生了怀疑,毕竟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平平,根本不可能引起这位将军的注意。

    可是奈法兰却极力邀请自己,而且还拿出米凯拉作为威胁。奈法兰名义上是为米凯拉寻求一个真正的公民身份。可是潜台词却是**裸的威胁,伊斯特并不傻,自然听出了奈法兰语句之中的意思。

    直到后来奈法兰邀请他去喝酒,结果一见面就是杯杯烈酒,伊斯特也就假意喝醉,看看奈法兰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结果就在刚刚,伊斯特全身的原力都停止了流淌,甚至连钢铁原核都沉寂下来。

    这是奈法兰的能力——原力禁闭所带来的结果。这种能力极其霸道,要知道原力流动一旦被强行停止,就有极大的可能对觉醒者的血脉造成永久性的损伤。除非奈法拉刻意压制原力禁闭的能力,就像刚刚他封锁拉歇尔那样。可是明显的,对施加在伊斯特身上的原力禁闭没有任何压制的意思,而且伊斯特发现自己全身的十个原力节点竟然不受控制的一一点亮。

    伊斯特明白自己身体的特殊性,十个原力节点闻所未闻。这种奇特的进阶形式带来了奈法兰的窥探。那双紫色的眼眸中所爆发出来的诡异能力,令伊斯特异常的忌惮。

    从奈法兰刚刚的表现来看,这种能力应该可以直接吞噬觉醒者的血脉力量,从而窥探血脉之中的秘密。这种能力一般被列为禁忌,因为会伴有极强的副作用。已经在暗黑大陆上被明令禁止使用。可以想象,像奈法兰这样的平民将军。能够一跃成为永恒联军的实力上将,他不单单付出了足够多的血汗,也吞噬了足够多的觉醒者!

    一想到自己刚刚就如同被摆上餐桌的鲜肉,伊斯特就感到脊背阵阵发凉。他坐在床上,整个眉头就皱成了冰川。

    现在如果离开。等于是直接和奈法兰撕破了脸,到那时一旦奈法兰不管不顾的吞噬自己,伊斯特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如果留下来,伊斯特就要每时每刻的面对被整个吞掉的危险。

    深吸一口,伊斯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再次躺在了床上。开始回忆奈法兰刚刚的表现。伊斯特发现,奈法兰的人格有分裂的趋势。主人格依旧是那个正直、铁血的军人,可是一旦接触到能够让自己变的足够强大的能力,奈法兰的副人格就会出现,这个人格残忍、嗜血。对能力有着近乎痴迷的执着。貌似主人格已经很难压制他了,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奈法兰用力的打了自己一下,伊斯特早被吞掉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伊斯特暗自想到,自己还有钢铁原核,只要等级不断提升,能够获得的力量和知识也会越来越强大,而奈法兰显然已经进入了晋级的瓶颈,英雄十二级以后。每提升一个等级都难如登天。所以伊斯特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只要拉近与奈法兰之间的等级差距,伊斯特就有足够的信心自保。

    打定主意以后,伊斯特的心这才安静了下来。现如今伊斯特更加渴望变强、更加渴望获得力量。如果不是自己太过弱小。又怎么可能被奈法兰给盯上。伊斯特的双拳紧握,随即舒缓的松开,他闭起双眼,开始调动原力修炼起来。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伊斯特和杰克见了一面,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去向。并嘱咐杰克安心留在橡木旅店中研究,不到英雄级不要外出做任务。而佩恩和阿诺依旧在外出任务之中。两人现在已经成了任务狂,为了提升等级都开始拼命了。更主要的是,他们知道了生命果实可以提高他们进阶英雄级的几率,所以两人都有了目标。

    伊斯特又发送了一封邮件给艾丽斯,将自己的近况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将这些事情都交代清楚以后,伊斯特再次返回了王者之剑的军部,等待着奈法兰将军一同前往神圣复仇者的训练基地。

    推开会议室的门,伊斯特就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一个个精纯的原力漩涡转动着,散发着淡淡的威压。

    伊斯特眉头微皱,他察觉到了一丝略带敌意的原力不停的扫过自己的身体。顺着原力痕迹望过去,伊斯特就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色武士袍的年青男子。一双近乎于苍白色的双眼毫不避讳的看了过来。

    伊斯特眉毛一挑,已经认出了来人。正是当日自己跟随艾丽斯进入圣玛利亚女子学院的时候,街道一旁那个对自己表现出敌意的男人。伊斯特已经知道,这个男子就是尼克扬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与当今伊凡赛尔公国王女有婚约的——加拉哈德。

    伊斯特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角落里面,面对加拉哈德的目光熟视无睹,自顾自的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一颗金属球。

    会议室里面的气氛略显压抑,这些都是异常傲气的年轻才俊。一个个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也许是普通觉醒者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但是如此众多的天才聚集在一起,难免就会碰撞出些不和谐的火花。

    一名方脸的男子将双腿搭在桌子上,他轻轻的掸了掸自己身上的贵族长袍,轻蔑的环视四周,脸上不屑的神色异常的明显,他对着自己身旁的同伴说道:“奈法兰将军找上我,说是组建一支精英特种部队。我本以为自己的袍泽将会是真正的精英,可是现在看起来,满屋子都是走了狗屎运的平民,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他并没有压制自己的声音,反而刻意说的很大声。一旁的同伴一脸的认同神色,不住的附和。

    这一句算是将整个屋子里面的觉醒者都给得罪了。几个压不住火气的觉醒者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身体之中的原力漩涡开始转动,澎湃的原力潮汐掀起了层层的浪花。

    “怎么?还想动手?”

    方脸男子冷笑一声:“知道我是谁吗?”他本想炫耀几句自己的显赫家世,却不料两个硕大的拳头几乎同一时间充满了他的整个视野。屋内的觉醒者全部达到了英雄十级,他们只感到眼前一花,坐在角落里的伊斯特和一直沉默不语的加拉哈德就已经出拳,直接将那个方脸男子给轰的倒飞出去,巨大的力量让其凿穿了墙壁,直挺挺的拍在了军部的院子里面。一时间全身的骨骼咔咔作响,差点断裂。方脸男子红着脸想要说两句,结果一口血喷了出来就不省人事了。

    伊斯特略有深意的看向加拉哈德,随即用只有对方才能够听清的声音问道:“我揍他是因为不想接下来有人找我的麻烦,因为我比较怕麻烦。你又为了什么?”

    加拉哈德微微一笑,用他极具个性的嗓音说道:“我只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罢了。”

    伊斯特不禁笑了出来:“看来咱们两个如果不是之前有些过节,还真说不定能成为不错的战友。”

    加拉哈德静静的看向伊斯特,良久才回答道:“其实现在也不算晚,我们现在不就已经成为了战友了吗?”他说着竟然伸出了右手。

    这倒是出乎伊斯特的意料,他也伸出右手,和加拉哈德握在了一起:“为什么?”

    “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加拉哈德解释道,“你也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蠢货太多了,我也很怕麻烦,而你可以成为最好的盟友。其他人,没有资格。”

    “这算是恭维吗?”伊斯特笑着收回了右手,“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一定!”

    两人短暂的交流之后就返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面,伊斯特依旧低着头,加拉哈德也一言不发。但是两人刚才连话都不说就直接出手也让四周的觉醒者充满了警惕。因为刚刚两人的动作,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这让他们的心中产生了莫大的压力。

    清脆的皮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奈法兰从被凿穿的墙壁中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依旧英俊的布兰登还有一脸幸福摸样的拉歇尔。看来两人的关系进展不错!

    “院子里的那个蠢货是怎么回事?”奈法兰一脸严肃的问道,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原力威压。震的在座的众人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

    方脸男子的同伴认为告状的机会来了,他快步走到奈法兰将军的身前,将刚才的情况详细的讲了讲,其中添油加醋的自然说了不少伊斯特和加拉哈德的坏话。

    他本以为奈法兰会迁怒与伊斯特两人,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浮空而起,随即如同炮弹一样凿穿了墙壁,直接砸在了方脸男子的身上,直接将刚刚苏醒的对方给再次砸晕。

    奈法兰环顾四周,眼神冰冷的说道:“我不需要废物,在我的部队里面,你们只需要记住一件事情,用拳头说话。被人揍了就要找回场子,想要依靠我来帮你们出头,那简直是做梦。现在,全体出发,前往传送阵。”

    布兰登低声问道:“院子里的两个人怎么办?其中一个好像是某位伯爵的独子。”

    “让他们去吃屎!”(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