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快剑与重刀
    转瞬之间,伊斯特就被染成了一个血人。不过他手中的光剑依旧舞动着,仿佛在劈砍着空气,但是却在空中爆出了一串串火花。

    格拉的身形终于显露出来,他依旧静立在原地。只不过右手上的长剑已然殷红一片。格拉赞赏的点点头:“不得不说,我的确低估了你的能力。”

    伊斯特吐出一口血水,身体之上骤然一亮,那密集的伤口开始自愈,虽然这么多伤口没有办法瞬间恢复如初,却也全部止住了血。伊斯特抬起头,手中的光剑轻轻的舞动了两下:“看来是我错了。”格拉微微一愣,他静静的看向伊斯特,却没有再次进攻,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本想找到一条重剑破快剑的路,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能够适应所有情况的剑法,我们能做的只是利用最合适的剑法来对付合适的敌人。”伊斯特说道这里,身体不禁站的笔直,手中的光剑平端,剑尖指向格拉,“所以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一些变通,比如以快打快。”

    格拉不禁笑出声来:“我没有听错吧,和我比快?我将剑放慢三成,只要你能跟上。”格拉说着猛的跨前一步,当他的右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格拉已经出现在了伊斯特的身前,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中的长剑扬起,却骤然消失不见!

    伊斯特的双眸猛然一亮,透明的光刃之上爆出了一串火花,而后他的右手舞动,光刃在瞬间就刺出了无数剑。

    格拉脸色一变,他的整条右臂化作了残影,下一刻就如同凭空消失一般。但是四周的原力却如同海啸一般迅猛,两人的原力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一道无形的能量波纹由两人站立的地方向外扩散。地面突然塌陷,两人的双腿都深陷入地下。斯卡雷利眉头一皱,他的身形骤然后退,在他的身前猛的扬起了漫天的飞雪,却在瞬间被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切割,斯卡雷利足足退出去数十米才稳住身形,而伊斯特和格拉,却依旧在对持着。

    格拉的右臂依旧用肉眼无法捕捉,最为奇特的是伊斯特,他的右臂和光剑在疯狂的舞动着,起初还能够看到光剑的运行轨迹,可是伴随着格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伊斯特的右臂竟然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最终竟然也如同格拉一样,两人此刻的姿势略显滑稽,双足深陷于地下,身体前倾,伊斯特的左手自然下垂,而格拉握刀的左手则背在身后,而两个人之间仅有不足两米的距离,右臂又同时消失不见。此刻就像是大眼瞪小眼一眼,看似静立不动去暗潮汹涌。

    斯卡雷利明白,两人周遭的数十米都是死亡的区域,由于两人的剑太快了,已经过了肉眼可以捕捉的极限,所以才会出现右臂消失的假象,但是那数之不尽的锐利剑气却是实实在在的,那被剑刃切割成细小尘埃的雪花就是最好的证明。

    突然,格拉低喝一声,他的身形开始变的模糊,伊斯特如临大敌,他的身体开始左右摇摆起来,每一次摇摆都伴随着强烈的原力波动,格拉的身形越来越淡,最终猛然消失不见。而伊斯特的身体也在瞬间做出了一个大幅度的摆动,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下一刻便骤然弹起。而他刚刚倒下的一侧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坑洞,岩石的地面被切割成了尘埃!

    伊斯特的身体依旧摆动着,这是一种诡异的身法,他的双腿如同扎根在了地面中,而他的身体则像是一个不倒翁一样,以双脚为轴开始了诡异的摆动轨迹。身体的摆动毫无规律可言,这也让进行高攻击中的格拉颇为郁闷。快剑追究极致的度,虽然达到一定的度之后的攻击力异常的恐怖。但是快剑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无法变向!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这也是快剑的一个最基本的原理,既然是直线就无法有任何的拐点,也就意味着无法变向,只能直来直往。所以伊斯特这种毫无规律的摆动,恰好可以摆脱快剑的攻击。

    几乎是眨眼之间,除去伊斯特站立的地方,四周的地面都被足足削下去了近半米,而被切割成尘埃的岩石碎末则被剑气激荡的漫天飞舞。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两人交战的正中心猛然爆炸。恐怖的原力波动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能量风暴,一圈圈能量波纹荡漾开去,几乎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两道身影由能量风暴的中心飞出,伊斯特的样子颇为狼狈,身上的黑色武士长袍被切割的如同破布一样,就像是一个大号的拖把挂在身上,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随即将长袍甩在一旁,里面黑色的武士服也出现了多处破损,尤其是之前受伤的胸口,此刻更是血肉模糊,新伤旧伤叠在一起,看起来异常的吓人。

    格拉就要好的多,只不过他的右臂垂在身侧,握剑的右手不停的颤抖着,一道醒目的血痕由衣袖中划出,最终划过他的手背、划过他的指尖,滴落在剑刃之上。

    “咣当”一声,格拉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上,而他则将右手背在了身后。

    “想不到,我在快剑上下了近十年的苦功,却还不及你。”格拉不禁长叹一声,“你的确很强。”

    伊斯特苦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我投机取巧,真要和你比快的话,就算是给我十年的时间我也不可能追上你。”

    “好好好,难得今天打的这么痛快。”他说着,背在身后的左手探了出来,那狭长的武士刀则轻轻的点在地面之上,“现在只能说我输了一半,我还有一战之力,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伊斯特看向格拉手中的武士刀,回想起那两道黑影的动作,他神色凝重的点点头:“请赐教!”

    “祝你好运!”

    格拉说完,便快步走向伊斯特,这一次左手中的武士刀却被他拖在了身后:“剑是快剑,这刀嘛,则是重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