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朋友
    宿舍内的温度再次下降,伊斯特也不得不扯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他侧着身子好奇的看向斯卡雷利,当他看到对方的梢之上竟然凝结出冰霜之后便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斯卡雷利缓缓的睁开双眼,他此刻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血红色的长渐渐被冰霜所覆盖,几乎是转眼之间便仿佛生出了一头白。

    “我在觉醒的时候出了些问题,虽然血脉力量很强大,但是我这副身体却无法驾驭。”斯卡雷利缓缓的说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慢,双眼也紧紧的闭了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再也无法醒来。

    伊斯特不禁坐了起来,因为整个房间的温度已经变的极不正常,墙壁上也已经出现了霜冻。他深吸一口气,原力感知弥漫开去。在原力的世界之中,斯卡雷利就仿佛是一个恐怖的原力漩涡一般,四周的原力都疯狂的向着他的身体涌去。而斯卡雷利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你怎么样?”伊斯特不禁站起身来问道,可是一到凌烈的寒气骤然由斯卡雷利的身体之中爆出来,伊斯特仓促之间只能扬起双臂。

    “咚!”

    一声沉闷的声响,伊斯特被寒气吹的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他只感到一缕寒气顺着自己的双臂钻了进去。就在伊斯特不知所措的时候,身体之中那围绕在心脏四周的紫金色原力突然动了,就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一口就将那入侵进来的寒气给直接吞掉。伊斯特这才感到好受了一些。

    他抬起头,脸色骤然一变,对面的斯卡雷利已经完全被冰封了起来,甚至连他下榻的床铺都被包裹起来,颜然一座小型的冰山。

    “斯卡雷利!”

    伊斯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这一次他没有贸然去触碰对方。反而是调动起身体之中的紫金色原力,就看到伊斯特的右手逐渐亮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探出右手。紫金色的光芒缓缓的刺入进了冰山之中,那冰山仿佛遇到了天敌一样,在伊斯特的紫金原力压制下,竟然开始一点一点的溶解。

    伊斯特感到自己的体力正在缓缓的消耗着,他大致估算了一下,在自己的体力耗尽之前这大冰块应该可以消融个七七八八。虽然与斯卡雷利称不上朋友,但是伊斯特却认为能救下别人总归是件好事情。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足足过了三小时后,伊斯特终于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即他大口喘着粗气,只感到头重脚轻,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随即铺天盖地的虚弱感令他感到越的难受,身体之中那空荡荡的感觉让伊斯特的汗水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猛然间,一缕清凉的原力顺着肩头涌入了进来,伊斯特只感到精神一阵,他抬起头,就看到斯卡雷利探出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谢谢!”斯卡雷利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在原力的注入下,伊斯特终于站了起来,随即做到床上,他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朋友?”斯卡雷利不禁想了想,显然他对这个词很陌生,“当然,我们肯定是朋友。”

    说罢,两人不禁笑了起来。

    斯卡雷利的身上依旧覆盖着厚厚的冰霜,不过好在此刻他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虽然依旧无法下床,但是却并不影响他与伊斯特交谈。

    “你为什么来这里?”斯卡雷利问道,“进入这里,就相当于将性命卖给了暗影。”

    “你又为什么来这里呢?”伊斯特反问道。

    “来这里不外乎两种理由:一,从小便是孤儿,被暗影收养长大,幼徒选拔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二,某些与暗影有密切往来的家族,希望将自己的那些出身不好却用有些天赋的子嗣送入暗影。以求将来可以与暗影更加的紧密!”斯卡雷利淡淡的说道。

    “你属于哪一种?”伊斯特问道。

    “我?就算是第二种吧。”说到这里,斯卡雷利便没有在继续了,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良久不语,最终他轻叹一声便看向伊斯特,“你呢?”

    “我是为了报仇?”伊斯特说到这里,淡金色瞳孔之中再没有了往日的平静。

    “你的仇人是?”斯卡雷利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艾吉奥!”

    “这……真是个有趣的事情……”

    第二天,卢瑟按照约定早早的赶往虚拟竞技场,但是在那偏僻的角落里面,却早已站定两人。

    “这倒是个不小的惊喜。”看着冰甲二力的伊斯特和斯卡雷利,卢瑟不禁笑着说道。

    “幻影加入三人组。”卢瑟嘿嘿的笑着。

    “三人组?”斯卡雷利看了看卢瑟又看了看伊斯特,“这个名字还真的很土。”

    “容易记就好啦,现在我们该开始对伊斯特的训练了。”卢瑟不怀好意的看向伊斯特说道,“既然斯卡雷利加入了进来,那么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我们两个会轮流和你对战。而你要做的就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重剑三连。”

    伊斯特点点头,随即三人依次走进了虚拟格斗场!

    终于伊斯特明白了卢瑟那一脸坏笑的意思。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怪胎,他们的体力仿佛永远都不会见底一样。

    卢瑟用的中规中矩的单手重剑打法,剑招势大力沉,每一次格挡招架都让伊斯特有种错觉,自己的臂骨会不会在下一刻直接被震断。而斯卡雷利的则选择了更加难缠的剑杖。

    这种剑柄在中央,两头各自延伸出剑刃的武器被斯卡雷利用的出神入化。他的这种打法有个别致的名字——死亡缠绕。斯卡雷利就如同一阵旋风一般,不停的围绕在伊斯特的四周,每一次攻击都在伊斯特出剑的空隙,逼的伊斯特上窜小跳。

    就这样,在这两名少年天才的围攻之下,伊斯特被收拾的惨不忍睹。虽然训练用的武器并没有开刃,但是抽在身上照样非常的疼,如果不是伊斯特的原力具有恢复的能力,他早就被打趴下了。

    在这高强度的对攻之下,伊斯特对于重剑三连的理解也越的深入。

    重剑之意在与一个重字!讲究一剑杀敌,朴实无华。没有多余的动作!能够做到这一点,重剑方可大成。

    伊斯特没有斯卡雷利的灵动、没有卢瑟的成稳如山。但是他却有着自己的领悟,他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在与二人的对攻之中,伊斯特的招式由起初的艰涩和生硬逐渐便的圆润起来。那招式依旧大开大合,却在细节之处产生了千百变化。伊斯特所追求的是以出剑的准度来弥补伤害,以出剑的角度来弥补身法的不足。往往可以看到他原地不动却防守的密不透风。而一旦动起来,则会动一次迅猛的攻击,即便是卢瑟和斯卡雷利,到了后来也不得不暂避其锋!

    伊斯特越大越是兴奋,对于重剑的打法也越是喜爱。他没有觉,自己的钢铁心脏开始有节奏的跳动起来。一段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在表面一一浮现。当这些符文出现的时候,伊斯特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招式开始变的越的凌厉。

    此刻与伊斯特对战的是卢瑟,他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此刻的感想。这个刚刚接触重剑三连两天不到的家伙,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种战斗素养是如何形成的。仿佛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武士一样,招式之中蕴含着千变万化!

    “停!”

    卢瑟一剑将伊斯特架开,随即说道:“我们休息下。”

    伊斯特点点头,便将合金长剑放回了武器架中。此刻三人席地而坐,卢瑟掏出了清水丢给两人,而后他看向伊斯特问道:“伊斯特,老师告诉我,你之前有没有接触过剑术?”

    伊斯特摇摇头!

    “那你是不是经常近身搏杀?”卢瑟问到这里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伊斯特依旧摇头!

    斯卡雷利也看出了问题,他接着问道:“那你现在表现出来的战斗方式是如何做到的,这根本不是一个新手应该有的水准。”

    伊斯特不禁抓了抓自己的头,他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起初还有些生涩,但是越打越顺畅,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什么?”卢瑟两人一同问道。

    “就好像这些动作早已印在我的脑子中一样,我很自然的就用了出来。”伊斯特回答道。

    此刻卢瑟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卢瑟不禁咧着嘴大笑着说道:“伊斯特,你曾经说过自己从未觉醒过对吗?”

    “对,直到遇见艾吉奥,我才第一次接触原力的世界。”

    “既然如此的话,我要恭喜你了,也许这就是你血脉之中蕴藏着的力量。”卢瑟用力的拍了拍伊斯特的肩膀,“也就是说,你应该就要开始觉醒了。而你觉醒的能力,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最具潜力也是最不容易得到的血脉力量——回溯潮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