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猎杀者
    风雪再起,凌烈的寒风呼号着再次席卷整片平原。而那凄凉而恐怖的呢喃声却伴随着风雪越飘越远。即便是躲在帐篷中的雪狼骑士团的士兵们,也都不得不捂着耳朵,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色。

    “啪!”

    血斧纲德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旁的士兵吓的全都低下了头。

    纲德不停的踱着步子,耳朵里面却充斥着衣莫特那骇人的声音:“五天了、五天了。为什么这一次的猎杀小队还没有出动?”

    就在这时候,通讯官行色匆匆的走进了军营,行了军礼之后却欲言又止。纲德看向静立在一旁的通讯官,不禁厉声问道,“怎么哑巴了?军部到底怎么回复的?”

    通讯官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军营并不暖和,但是他的衣服却早已湿透,如今贴在身体上面异常的难受:“团长,军部的回复只有两个字:静等!”

    “去他妈的静等。”纲德不禁破口大骂,“一帮就知道作威作福的东西。老子在这里喝西北风,这帮家伙还让老子静等。再有一天,如果军部还不来人的话,老子就撤!”纲德说着一把酒壶拎起来就灌了一大口。

    一旁的副官却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如果我们不处理掉这个衣莫特。恐怕这一片区域都要受到影响,甚至是暴风镇。”

    纲德冷笑一声:“那不是更好!我们过不去,黑暗王朝的那帮杂种也过不来。”

    副官听到这里不禁嘴角抽搐,不过眼下却不是争论的时候。这血斧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伊斯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此刻他裹着厚厚的皮衣站在风雪之中,凌厉的目光看向那巨大衣莫特的方向。一声声骇人的呢喃传进他的耳中,刺激着他那暴怒的神经!

    伊斯特紧紧的握着双拳:“等着我!”他对着巨大衣莫特的方向恶狠狠的说道。

    “小家伙,进帐篷里面躲一躲吧!”一名好心的老兵大声喊道,只可惜在风雪之中,这声音太过渺小。

    眼看得伊斯特突然加,一头扎进了茫茫的风雪之中。老兵脸色一变,他刚想叫出声,却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随即他一头钻进帐篷之中和衣而卧:“团长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还是少惹为妙!”

    伊斯特缓缓的走在风雪之中,鼓鼓囊囊的皮衣让他的身体显的颇为臃肿,估算了一下距离之后,他便就地挖了一个雪坑,将自己埋了进去。

    趴伏在雪地之中,伊斯特开始从皮衣里面掏出了各种零件。这件臃肿的大衣里面原来另有玄机。不多时就看到伊斯特将自己常用的那支大号雪白色狙击枪组装完毕。自从伊斯特清醒的那一天起,他便筹划着今天这一步的行动。

    每天他都装出一副人蓄无害的样子,却私下里顺手将一颗颗聚能弹药偷出来。与此同时他还顺手拿了三支兴奋剂。这些天每个大兵都被衣莫特的声音吵的心烦意乱,有些甚至都快变成神经质了,所以伊斯特的小动作并没有被现。

    就这样,伊斯特在这几天时间里面足足攒齐了近五十的聚能弹。在与衣莫特的战斗之中,伊斯特现只有聚能弹才能对衣莫特构成威胁,而雪狼骑士团可是公国的正牌骑士团,那配置绝对堪称一流。如果不是碰到了衣莫特,这样的虎狼之师又怎么可能窝在这里一动也没法动呢。

    “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伊斯特心中暗想,他已经等不急了。大杆与队长的接连惨死,令伊斯特幼小的心灵满布创伤。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一秒钟,他都被这伤口折磨的难以入眠。复仇的火焰无情的燃烧着,烧的伊斯特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要报仇!”

    这几乎成为了伊斯特唯一的信念!

    还记得他那时还只是一个街头乞讨的小鬼,肚子饿的时候还不得不做些偷鸡摸狗的事。直到他碰到了凯恩,这个看似粗犷的男人却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他并没有打骂偷走自己东西的伊斯特,而是给了伊斯特一个银币。

    正是这一个银币,改变了伊斯特的命运。当他再次出现在凯恩面前的时候,伊斯特拿出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作品,一个只有拇指盖大小的信号射器。

    那正是这一个射器,让凯恩看到了伊斯特的潜力,于是他不顾当时四名队友的反对,将伊斯特招募进自己的队伍。

    起初这支队伍处处碰壁,为了照顾伊斯特,不得不有一人分出来特别照顾他。但是渐渐的,凯恩的队友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们将凯恩和伊斯特踢出了团队。即便是那时候穷的叮当响,凯恩也会笑着对伊斯特说:“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记住,一切事情都要靠自己。”

    就这样,凯恩带着伊斯特,招揽了大杆朗文之后,这支小队才开始慢慢步上正轨。

    想到这里,伊斯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这个该死的天气!”

    他将皮衣再次裹紧了身躯,而后便将一支兴奋剂注入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风雪由最初的暴躁变的开始平和起来,不多时大片的雪花依旧飘落,但是那狂风却早已停歇。

    在通向腐朽森林前进基地的路上,走来了一队三人!

    为的一名男子身材高大,周身包裹在漆黑色的铠甲之中。铠甲之上布满了锐利的尖刺,而他的背后则背着一柄大号的战锤。这男子的样貌奇特,光秃秃的头部没有任何的毛,甚至连眉毛都消失不见。远远望去到真想是一颗剥了皮的鸡蛋。他拥有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深嵌在眼窝之中。

    而在这高大男子身后,则是两个几乎一摸一样的高挑身形。这是两名样貌艳丽的年轻女子。两人的容貌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只有色,一人殷红如火而另外一人却碧蓝如海。

    两名女子白皙的脸上被冻的红扑扑的,挺巧的鼻子不停的皱着。红女子不满的说道:“傻大个,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这里的天气真的很讨厌。”

    蓝女子温柔一笑:“莉芙娅,要保持耐心。”

    “我亲爱的莉芙路姐姐!”红女子抓着蓝女子的手臂不停的摇着,“可是这里真的很冷,你看看我的漂亮皮肤,都要被冻伤了。”

    莉芙路亲昵的摸了摸妹妹的秀:“在坚持一下,应该马上就到了。”

    就在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高大男子突然停住脚步,他扬起手,制止了身后姐妹俩前进的动作。

    “刺熊,现了什么?”莉芙路开口问道。

    被称作刺熊的男子用力的嗅了嗅,随即说道:“猎物的味道太浓了。看来最少达到了二次进化,有些棘手啊。”

    “怕什么,看我们姐妹去轰烂了它!”莉芙娅扬起白嫩的拳头说道。

    “两位美丽的小姐。难道你们的导师没有告诫过你们吗,不要轻视任何一位的对手,即便是建立在无可弥补的实力差距前。”刺熊认真的说道,随即他将背后的巨大战锤提在手中,“跟紧我!”

    莉芙娅刚想说什么,姐姐用眼神制止了她,随即两女便跟着刺熊缓缓前行。

    突然,刺熊停下脚步,随即他的目光扫向左前方一片雪地之上。姐妹俩也同时将目光看了过去。刺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他则猛然跨前一步,随即一脚就跺在地面之上。

    一道无形的震波骤然而出,将四周的积雪震的满天飞起,而那看似无异的地面突然爆裂,一个矫捷的身影激射而出,与此同时,枪声响起!

    莉芙路娇喝一声,一面水蓝色的护盾骤然出现在刺熊的身前。随即骤然炸开!

    “聚能弹!”

    刺熊并没有再次出手,因为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是一名身背大号狙击枪的少年。

    伊斯特警惕的看向来人,他平端着手中的配枪,随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

    “小家伙口气不小,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刚落在伊斯特诧异的目光之中,一道炙热的火线骤然从莉芙娅的手中冲出。这火线来的太快,伊斯特甚至来不及反应。

    “够了!”

    莉芙路探出手,一颗水蓝色的能量球后先至,刚一接触伊斯特的身体就将其包裹起来,而莉芙娅的火线自然无功而返。

    “小兄弟,我们没有恶意。”刺熊先将战锤背起来:“这里很危险,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吧。”

    伊斯特看着水蓝色的能量盾逐渐消失,他深吸一口气,随即问道:“你们是不是来猎杀衣莫特的?”

    “你怎么会知道?”刺熊说到这里,不自觉的将战锤握在了手中。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伊斯特心中稍安,他收起配枪:“我是这次衣莫特袭击中唯一的幸存者。我可以为你们带路,并告诉你们衣莫特的各种数据和能力。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刺熊听到这里不禁来了兴趣,他开口问道:“什么要求?”

    “我要亲眼看着衣莫特被猎杀!”伊斯特恶狠狠的说道。

    刺熊看向身后的莉芙路,对方轻轻的点点头。刺熊笑着说道:“你又如何证明自己所说的话呢?”

    “我会跟你们一起出,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伊斯特说完便掉头向着前进基地出,“跟我来吧,我们很快就可以触摸到那该死的警戒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