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子
    静寂的乌金河在皎洁的月光下显的分外迷人。弯曲绵长的河道如同沉睡的巨龙,阵阵微风拂过,仿佛是巨龙沉寂的鼾声。

    此刻已然是深夜,沿河的人类居住区早已一片漆黑,偶尔有零星的灯光闪烁,也仅仅是守夜人百无聊赖的消遣。就在这宁静的夜晚,一艘度极快的机械游艇由远处飞驶来,那度不说快如闪电,也迅疾如风!

    这艘机械游艇通体漆黑,艇身由合金打造而成,而且采用了整个暗黑大6最为先进的驱动装置,在保证了高的行驶条件下,几乎没有任何的声响。这类机械游艇往往作为各个国家军方所采用的技术,驱动装置所消耗的是价值昂贵的聚能电池,这项昂贵到令人指的技术,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用的起的。

    宽敞的甲板之上站定两人,为一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长袍之中,整张面容都被兜帽遮挡住,仅仅露出了留着黑色短须的下巴,薄刃一般的嘴唇微微上扬。即便是机械游艇度极快,但是这人身上的长袍却纹丝不动,甚至连衣角都没有吹起,仿佛完全不受风力的影响。而他仅仅是随意的站着,就像是完全融入了黑夜之中,稍不在意就会完全忽略到他的存在。

    而另外一人则恰恰相反,一身亮银色的重型盔甲让这人看起来异常的威武,背后的双手大剑彰显着此人的武力不凡。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峦一般。

    这人面色黝黑,浓眉大眼,身形足有两米上下,他左臂腋下夹着全面头盔,眼睛却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黑色人影。

    “想不到伯爵大人还是如此小心,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不止一次了吧。”黑袍人说道,他的声音略显嘶哑,却透着一股金属的味道,听到人的耳中就像是两柄长剑互相撞击一般。

    银甲大汉冷冷一笑:“对于黑暗王朝的贵宾,公爵大人特意交代属下要好好招待,绝对不能怠慢了远方的来客。”银甲大汉特意咬重了“黑暗王朝”四字,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敌意。

    黑袍人微微一笑:“既然您如此痛恨我们,为什么还会接下这个接待的任务?”

    “因为只有我,才有资格作为您的接待者。”银甲大汉神色孤傲的说道。

    “原来如此。”黑袍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机械游艇的度不减,在行驶了足足三个小时后,才逐渐放缓度,而前方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港口。

    游艇缓缓靠岸,银甲大汉领着黑袍人走下机械游艇,随即乘坐上早已等候多时的一辆动力机车。两人坐稳后,驾驶员开启了动力机车,在聚能反应炉的催动下,动力机车出轻微的声响,随即在车身下方浮现出了四个机械滚轮,当聚能反应炉启动之后,这四个滚轮急转动起来,竟然在四周形成了能量车轮,而后动力机车便急前行。

    一路上黑袍人的目光低垂,仿佛沉沉睡去,可是坐在他一旁的银甲大汉却全身紧绷,身后的大剑不在身旁,总让他感到莫名的心慌。而且他有种感觉,身旁的黑袍人仿佛消失了一样,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这家伙,银甲大汉非要叫出来不可。与机械游艇上的坦然自若不同,当在狭小的空间里面与黑袍人近距离接触的时候,银甲大汉才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的令人难以忘怀……

    好在痛苦的路程并不长,动力机车在一处别致的院落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处拥有两层楼房和偌大院落的住处。此刻的大门早已敞开,两名身穿银色盔甲的士兵静立在两旁。

    “请跟我来!”

    银甲大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先一步走出了动力机车。黑袍人微微一笑,慢慢的走了下来:“的确,您非常适合作为我的接待人。”

    银甲大汉听到这话,本来向前迈出的步子突然一滞,不过他没有再做停留,快步走进了院落之中。

    黑袍人没有说什么,轻轻的将兜帽摘下。随即露出了一张异常俊美的面容。他拥有黑色的半长,漆黑色的瞳孔宛若星辰,白皙的皮肤略显苍白,精致的面容上面左脸颊处的一道浅浅的伤疤破坏了美感,但是却为这个俊美的男子平添了一股煞气。

    黑男子跟在银甲大汉之后,走进了那两层的小楼。

    “公爵大人就在二楼,请!”银甲大汉让出了楼梯口说道。

    “有劳!”黑男子微微欠身,随即一步一步走了上去。

    二楼是一处偌大的书房,微弱的灯光略显昏暗,在一张古朴的书桌后面,一名头花白的老者正在认真的看着什么。

    他戴着一副无框的金丝眼镜,略显消瘦的脸上满是皱纹。此刻他那干枯的大手正在将桌面上的羊皮纸摊开,逐字逐句的读着。甚至连黑男子走上前来都没有察觉到。

    看着桌子上面那摇曳的蜡烛,黑男子开口说道:“伟大的斯比尔冯安拜公爵,作为光明国度之中,最为悠久的安拜家族掌权者,您的生活还真是清苦。”

    老者头也不抬的说道:“这样很好,我非常喜欢在这样的生活。只不过……我……咳咳……”老者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猛站起,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身前的书桌,干枯的大手由于用力过猛青筋暴露,剧烈的咳嗽令他脸色苍白,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黑男子缓缓坐下,眼看着斯比尔公爵剧烈颤抖的右手由怀中掏出一个金属盒,随即将一管猩红的药剂猛的刺进自己的脖颈处。足足过去了数分钟,老公爵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大口的喘着粗气。

    良久,老公爵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他苦笑着看向黑男子:“艾吉奥,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需要你们暗影的地方。”

    “我们暗影只懂的杀,可从来不懂的救!”艾吉奥笑着说道,“我希望您明白这一点。”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一次的任务我不希望任何外人知道,所以需要你们做的干净一些!”老公爵脸色凝重的说道,随即指了指桌面上的羊皮纸,“我需要你们帮助我找到这个东西。”

    不见艾吉奥有什么动作,就看到桌面上的羊皮纸自行漂浮起来,随即飞到了他的手中:“这是什么?”

    “钢铁原核!”老公爵的双眼之中猛的射出两道精光,“这是我安拜家族第一任族长留下的手札。找到它!”

    艾吉奥将羊皮纸收入怀中:“如因所愿,不过这价格……”

    “三倍!”老公爵说道,“但是我需要你们做的干净一些!”

    “您需要多干净?”

    “相关人员,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