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义气(下)
    ,!

    他真的……和那些人都不一样。

    就冲着他肯来扶自己这一点……

    要是黑龙会的人,对于已经打倒的敌人,不要说搀扶,恐怕还会再上来狠狠的踩上几脚。

    他……也许真的是可以信任的。

    邬几圆喘了几口大气,终于抬起头直视着容霄。

    “你确实很强,输给你,我服气了……我这帮兄弟跟着你,或许会是个好出路,但是,你能保证善待他们么?”

    容霄淡淡答道:“当然。是我的兄弟,我就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他的回答很简单,但邬几圆听得出来,他是真诚的。

    那种珍惜兄弟的心情,只有他们才懂。

    迎着洒落的阳光,他慢慢伸出了手,仿佛握住了自己的救赎。

    ……

    “你说什么?你跟着别人混了!”

    在父亲和爷爷听到他的决定时,他们气得甚至哆嗦起来。

    “丢人啊!丢人啊!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没出过跟着别人混的窝囊废啊!”

    “你去……去给我跪在咱们家祖辈的灵牌前认错去!”

    那还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挥着鸡毛掸子,默契十足的追着他打。

    虽然被揍得屁股开花,邬几圆却仍是咧着一张大嘴,嘿嘿的傻笑着。

    “他值得。”

    ……

    虽然已经脱离了黑龙会,但他们处在这片地界上,就仍要受到黑龙会的管辖,每个月都必须上缴一定的“贡金”。而黑龙会对他们这些学生仔,那完全是肆意剥削,贡金几乎就是看心情涨。

    虽然大伙儿对黑龙会怨声载道,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边的都是成年人,境界和战斗经验都比他们强得多。在这一带的势力又是根深蒂固,据说跟远近的几个帮派也都有点利益关系。反是反不起的,众人也只能一边抱怨着,一边加紧提升实力了。

    这天,一个小弟气冲冲的奔了进来。

    “黑龙会那边让交的贡金又提高了!”

    在看到最新的价位后,几个在卡座上抽着烟的小弟顿时都是火冒三丈。

    “这黑龙会真是太欺负人了!这钱也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才弄来的啊,凭什么就得双手捧给他们啊?”

    “天天说交了钱会保护我们,也没看保护过什么。倒是不交钱,会来收拾我们才是真的!”

    最近他们的经济本来就不景气,要照现在这个价位,可以说他们看场子赚来的那点钱,不仅得全部送出去,不足的部分还得自掏腰包。这样的话,他们出来混还有什么意义?那不就是在白给人家当狗吗?

    但要是当真跟黑龙会翻脸,一定会遭到报复。被堵还是轻的,如果他们给邻近的场子一交待,恐怕大家就连一笔生意都接不到了。但话又说回来,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这贡金一定还会再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简直是左右为难。

    “那就灭了他们吧。”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容霄,双指夹着香烟,悠然转过了身。

    “为什么我们头上一定要有黑龙会。灭了他们,咱们兄弟自己当家作主,不好么?”

    或许是这几句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全场陷入了一片短暂的寂静。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许老大说的,仅仅是要带他们去兜兜风?

    好一会儿,当众人充分消化了他的提议时,一对对眼珠顿时都瞪了出来。

    “诶……?!”

    组织里的二把手吕飒干咳一声:“这……好是好,不过真的能做到吗?”

    容霄掸了掸指尖的烟灰,漠然的将烟蒂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只要讲究策略就可以。”

    虽然剩下的时间,容霄并没有详细说明整个计划,但众人却都是干劲十足,跃跃欲试。

    如果真能灭了黑龙会,接受他们的堂口……那他们,不就成了这一带最年轻的掌权者?况且黑龙会手下掌控着众多的大小组织,如果真能把这笔资源也一起接收过来的话,到时候每天光是收保护费……都能收到手软啊!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还能看到其中暗藏着危机的,毕竟只是极少数。

    散会后,邬几圆思前想后,终于还是决定找容霄谈谈。

    “霄哥,黑龙会那事儿,你真有把握么?”

    黑龙会,他也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在他们背弃自己兄弟的时候,他就恨恨的想过,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把他们一锅端了!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他自己知道,他没有那个本事。以卵击石,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我们家,在道上有点人脉,”见容霄似乎并未在意,邬几圆只道他所知有限,主动向他解释道,“那黑龙会,可是这里的老牌地头蛇势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是担心兄弟们……”

    容霄依旧语气淡然:“他们也是我的兄弟。我不会拿他们的命去冒险的。”

    “就算硬来是打不过,不是还有凉子在么?”说着话,他眼含欣赏的望了一眼身旁的凤薄凉,“她可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军师。”

    凤薄凉毫不谦虚的接下了他的赞赏,又拍了拍邬几圆的肩:“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霄哥带我们打过那么多场架,从来都没让兄弟们有个好歹过。所以我们才这么服他啊。”

    容霄略一点头,又接下了话:“要论整体实力,黑龙会确实比我们强。但他们的人各自为阵,等于一盘散沙,我们不同,我们所有兄弟都是一条心。他们可以被分裂,但我们不能。”

    “你也要记住,不管是在任何时候,团结都是最强大的力量。”

    邬几圆怔怔的望着他,渐渐的,他的双眼开始发起了光。

    他觉得,对方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他的作风,就是自己一直所追求的信念。

    跟你出来混的,他们不是你利用的棋子,而是你的兄弟。

    尊重他们,团结他们。能够把大家联系在一起的,应该是真正的情谊,而不是冷冰冰的利益。

    曾经他坚信着,义气是比实力更重要的东西,但残酷的现实却一次次粉碎着他的坚持。直到认识了容霄,他终于可以坦然的说,以德服人,胜于以威服人!

    如果是他想做的事,就一定可以做到的。哪怕在现在看来,是多渺茫,多不切实际,但只要是他的话……

    我相信他。

    ……

    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众人正式进入了攻陷黑龙会的斗争中。

    邬几圆没什么战略头脑,他仅仅是把自己当成队伍里的一杆枪,老大让他打哪,他就打哪,绝无异议。

    在这个过程里,容霄和凤薄凉一起制订了很多计策。利用黑龙会众将不合,逐步对他们进行分裂;团结周边那些同样对黑龙会不满的组织,充分发挥出每个人的战斗力;声东击西、远交近攻、围魏救赵……邬几圆看着他们谋划,就像参与了一场大型战争,过足了瘾头。

    容霄没看过什么兵法书,但他所提出的建议,却恰恰是包含着各种最精微的战略思想。邬几圆觉得,或许他就是一个天生的军事人才。

    这一天,他们终于攻陷了黑龙会总部。

    剩下的残兵败将,降的降,跑的跑。他们真正取得了一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完美胜利。

    “从此以后,这片地界就再也没有黑龙会。”

    容霄站在总部内的高大座椅前,满意的回转过身。

    “只有‘天行’!”

    天行,这就是他们新生组织的名字。

    取代了黑龙会,他们终于也发展成一个成熟的帮派了。

    群情激昂,众人异口同声的高呼着:“只有天行!”

    邬几圆跟着大家一起欢呼,看着容霄,他真的觉得他很耀眼。他珍惜兄弟,他可以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在这条道上,或许他是一个异类,但正因为他有这样的人格魅力,才能让更多人愿意聚集在他身边。

    然后,一起跟随着他走下去。

    ……

    “干杯!”

    当天,他们一起来到了酒馆,举杯欢庆。

    “拿下了黑龙会,只是我们扩展的第一步。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地盘。”第一杯酒喝过,容霄环视全场,一向沉稳的他,双眼中也有着难得的火热,“我们也要去做生意,今后黑道白道,都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天行’两个字,我取的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意思,大家也要时刻以这句话作为行动的格言。”

    “今天,我们走进世界,明天,我们会是世界的主人。”

    几句话说过,容霄端起酒杯,当先一饮而尽。坐在他身边的凤薄凉笑得眉眼弯弯,有意起哄道:

    “这必须得再干一杯了啊!来来来,为老大也能说出这么有学问的话干杯!”

    这倒不假,以容霄那个一拿起书就想睡觉的性子,能懂得引经据典,确实值得庆贺。

    众人哄笑声中,又是一片酒杯碰撞声。

    “哎,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容霄有些无奈的侧过头,向凤薄凉低声笑语道。

    凤薄凉笑着和他碰了个杯:“怕什么,反正都丢光了,习惯就好!”

    邬几圆在旁看着,也不禁会心一笑。

    他们的相处模式真的很欢乐。一个不用耍威风,一个不用故意卖好,他们之间是完全平等的。虽然后来听说,他们两个并没有正式确定关系,但能够这样同进同退,打情骂俏,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最般配的情侣,那么,一个名分还重要吗?

    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找到这样一个女孩的话,或许对待感情,他也会稍稍认真一些吧。

    ……

    “什么,你们平了黑龙会?”

    父亲和爷爷又一次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但这一次,他们的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

    “对啊,全靠霄哥和凉姐的神机妙算!”邬几圆兴奋的说着,一面挥拳踢腿,试演着众人击败黑龙会主力的招式。

    两人一阵面面相觑,作为这片地界上土生土长的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黑龙会的难缠。现在就是那个老牌势力,竟然给一群年轻人打垮了?而且,他们还完全继承了黑龙会的地位?

    “年纪这么轻就能铲平黑龙会,这要是再过几年……?”好一会儿,爷爷才讷讷的开口,一边转过了视线。

    “这绝对是一个大佬的潜力股啊!”父亲立刻接过话头,满脸激动。

    “阿圆哪,你能不能让那孩子,来家里吃一顿饭?”爷爷颤巍巍的扶住了他的双肩,父亲在旁也连连点头。

    这父子俩打的是相同的心思,趁对方年轻,先巴结着,等他将来混出了更高的地位,也一定不会忘记他们。这个用生意场上的话来说,就叫……“投资”啊!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邬几圆耸了耸肩,扫视四周,“但是咱们家这样,你确定要让人家来?”

    放眼望去,不大的屋子里,满地都是乱扔的酒瓶和瓜子皮,要不是在这里住习惯的人,几乎就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衣服也是扔得东一件西一件,轻轻吸一口气,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汗臭味。这样招待客人,确实是太拿不出手了。

    父亲和爷爷对视一眼,齐齐干笑一声:“我们马上收拾,马上收拾。”

    然后,这两个老光棍,几十年来破天荒的打扫起了屋子。

    ……

    那次见过容霄之后,父亲和爷爷对他的印象更好了。

    虽然打那天起,他们的口头禅就从“祖祖辈辈怎么样”,变成了“你看看人家容霄,跟你也差不多大……”,但邬几圆还是每天没心没肺的乐呵着。

    没有什么,比自己全心认可的兄弟,也能被家人认可的感觉更好了。

    ……

    擂台上,邬几圆出招更急了。每一拳都带着他全部的怒火,更有对这许多年的信念,全部都变成了一场笑话的愤慨。

    你是第一个认可我的人……第一个理解我的追求的人……你也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只要跟随着你,我的理想就可以实现的人……

    他曾经以为,他身上寄托着自己想要的全部人生,他就是自己的光,是自己的救赎,结果……得,就是个吃软饭的。

    他曾经真心的想要和他一起走下去,去实现他们共同的理想……他现在才知道,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自己。

    有九幽殿的顶级大小姐帮他,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一个为了利益,连自己都能出卖的人,自然也可以更轻易的卖了他们这些兄弟。

    既然你就是这样的人,就不要冠冕堂皇的说那些漂亮话。

    如果知道你是这种人,我一早就用对待这种人的方式对你就好了。

    那样的话,也不用在你背叛的时候这么难过……

    如果是黑龙会的人,我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们变成怎么样,但偏偏就是你……

    偏偏就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