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如你所愿
    ,精彩小说免费!

    叶朔一心沉浸在感悟中,时而还能听到一旁任剑飞的大呼小叫。

    “瞧,没打着!”

    “诶,刚才这一招不错!不过我也还藏着杀手锏呢!”

    “呜哇,这是什么能力!”

    这最后一句呼喊,不似前时的顽皮,反而有几分明显的惊诧。

    一连串的灵力碰撞,轰击得空间剧烈震动,叶朔正疑惑间,只听得任剑飞又是一声惊呼。

    “哇啊!!”

    从声音听来,似乎他那边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任剑飞,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叶朔不得不从修炼中抽出一线神识,朝着能量轰炸的方位询问道。

    任剑飞没有回应,灵力涟漪依然席卷不绝。又过数息,只听得一阵长声惨叫,声音越来越远,属于他的灵力波动,也正在快速远离擂台范围。

    “任剑飞!”叶朔正处在突破的关口,不便分心,连眼睛也无法睁开。明知朋友遭遇了强敌,自己却是一无所知,只能盘坐在原地干着急。

    “砰”的一声,那是重物砸落在场外的声音。叶朔的心直直的沉了下去。如果自己没有料错,恐怕任剑飞……现在已经出局了!

    从他的声音变调算起,他和敌人根本就没有交手几个回合。而他的实力,比自己更是只强不弱。到底是什么敌人这么棘手,让他几乎没有反抗的机会?难道是那两个种子选手,终于耐不住亲自出手了?

    比那更糟糕的,是代自己护法的任剑飞这一出局,刚才与他战斗的敌人,绝对没有放过自己的道理。眼下突破还差最后一口气,如果对方趁隙偷袭,那可是不易对付啊……

    叶朔的脑筋才刚转到这里,他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百般无奈的他,只能强行将神智从修炼状态中抽出,忍受着胸口的气血翻涌,艰难的挪过视线。

    只见一双打满了钻石和方钉的银色高筒皮靴,在自己身侧停了下来。叶朔的目光,顺着对方的双腿一路上移,在看清对方的相貌后,他忽然一怔。

    第一组。

    这里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乔曦莹虽然躲过了冷栖的阴谋,但在同期选手大量出局后,她终究还是没有躲过与弑九天的正面碰撞。

    望着眼前杀气腾腾的青年,虽然明知道赛场上有着“不得杀伤人命”的规则,乔曦莹却仍是一阵瑟缩。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

    早已与乔曦莹会合,且并肩作战至今的易清黎,此时小心的护着她,努力拉开双方间的距离。

    “我们自己会退场的,你不要对我们出手。”

    能坚持到现在,对她们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本次群战项目的积分,一定也成功赚到了不少。但像弑九天那样的对手,就真的不是她们能招惹得起的……

    虽然两个女孩子小心翼翼的恳求着,但弑九天却像全未听见一般,依旧是一步一步的朝前迈进。周身那金色的杀伐锐气,如燃烧的火苗般沸腾涌动着,仿佛一层实质般的灵力纱衣。

    他眸中的绝对残酷和冰冷,如同两把被打磨到了极致的利剑。在他眼里,没有怜香惜玉,只有一根根他需要清除的杂草!

    他追求的是完胜,在这张擂台上,最后留下的不需要有第二个人。所有的人,他都会亲手扔下去!

    “清黎,他好像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啊……”乔曦莹恐惧的轻拉着易清黎的衣袖。

    易清黎的神情也有些凝重,眼见弑九天步步逼近,明知成效稀微,仍是调动体内灵力,双眼中放射出一道透明波动,那正是她先前制服冷栖之时,所使用的瞳术。

    即使是弑九天,在这仿佛锁定了法则的秘术中,动作也是一僵。

    “快跑!”易清黎不敢恋战,拉着乔曦莹就跑,混在人群中东躲西藏。

    这一招,曾经将冷栖一击出场,但弑九天的实力究竟要强盛太多,只是被束缚过片刻,四肢就重新恢复了自由。

    但,就是这片刻的束缚,也令他震惊不小。将手掌在眼前摊开,五指曲握,目光微凝。

    “这是什么秘法?竟然连我都会感到短暂的眩晕……”

    虽然过去在帝剑阁,他大多是闭关苦修,极少与人真正交手,但以他通天境的实力和灵魂力量,这次在考核中不是没有遇到过擅长精神力的对手,从来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对他造成这样的冲击!

    那就好像,对方的精神力已经与天地法则融为了一体,正在操控整个大道力量来限制他……现在是她实力低微,尚不足为惧,但如果,还有其他懂得这种秘法的同境界强者,恐怕就连他,也会感到相当为难——

    “这不是简单的瞳术。她到底是什么人?”

    ……

    “曦莹,快!”易清黎拉着乔曦莹一路飞奔。但两人才逃出不远,一道金光就从身侧急速掠过,弑九天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她们身前。

    既然知道对方不肯罢手,易清黎也不再多说,双手在身前合拢成环状,圈形的中心正对准弑九天,一层接一层的音波攻击,震动空间,朝着对面扩散而去。

    又是这种……音波融入法则的感觉……弑九天的目光难得的有了几分动容。灵力缭绕上双耳,制造起一层隔音屏障,隔绝了气流的渗透。

    这,是他难得的对这些蝼蚁的攻击进行防御。

    乔曦莹也连忙出手,秋水般的长剑,在身前舞起几个盘旋:“寒霜碎玉!”

    一道水状漩涡骤然席卷,罩上了弑九天周身,同时有大量冰霜当空飘洒,其中隐隐有着削金断玉之利。

    这是她所懂得的灵技中,最强大的一招。但弑九天却是全未在意,身周灵力一震,就轻易将那能量漩涡完全震散。而后迅速前冲,掌锋蹿起蓝色雷霆,如怒龙出渊,在半空中悄一闪掠,就从易清黎前胸透体而过。

    乔曦莹正惊恐间,弑九天另一只手展开,一团火光如海浪蔓延,在这等强大威压之下,她的身体已是全然动弹不得。

    “砰砰”两声,第一张擂台的出局者,再次增加了两人。

    在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弑九天的目光在易清黎身上停留半晌,终于还是化为了一片冷漠。

    算了,迟早总会弄清的。

    至于摔倒在擂台外的乔曦莹,顾不得周身腰酸背痛,扶起身侧的易清黎,就拉着她重新跑到了一处最好的观赛位。

    “孤城师兄!孤城师兄!”她心急的呼唤着。

    这两人都是种子选手,原本他们都可以出线。但弑九天,却执意要追求完胜,而以墨孤城的傲气,恐怕他同样不会甘愿有人与自己并列。

    两人间注定的一战,如果真的会在这张擂台上被提前,那么最终的结果,又将是谁胜谁负?

    ……

    黑烟弥漫,火海腾腾。

    墨孤城盘坐在这混乱的战场中,身形始终是不动如山。

    一道道灵技在他身旁炸开,但仅仅是撞上他的护体气罩,便会瞬间湮灭。

    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对他造成威胁。除了那另一位种子选手。

    现在,那人正一步步的朝这里走近。

    “墨孤城,快点起来跟我打!”

    随手将身侧数人掀飞,弑九天走得大步流星。他已经无敌了太久,或许只有眼前的这一战,能够让他稍稍兴奋一些。

    “你的师妹已经出局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即使他一向狂傲,此时却也不敢过于自大。周身的灵力汹涌燃烧,全身的能量运转,都维持在了一个最完美的状态。

    “这张擂台上,只能有一个胜者!”

    他要让另一位夺冠热门,就在这里终结!

    直到弑九天已经迈进了这片区域,那始终端坐不动的墨孤城,终是缓缓的站了起来。

    长发在他身侧飞扬,那般的冰冷高傲,如同君临九天之上的神祇。

    “既然这是你的愿望,那我就成全你。”

    第三组。

    “血魔圣天踏”一招,破坏力巨大,将擂台都炸出了一个深坑。有不少苦苦撑持至今的修灵者,也只能无奈的被牵连出局。

    “这一招,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虽然挡住了爆炸的正面冲击,但皇甫离显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他那维持在圆融的气息,也是逐渐的起伏不定起来。

    司空圣冷笑一声,说及此事,似是令他得意非凡。

    “哼,你想知道么?这是当初咱们灭红叶山庄的时候,我私下和庄主做了笔交易。许诺如果他能拿出一套让我心动的秘法,我就放过他。所以那老家伙为了保命,就把作为镇庄秘法的‘血魔圣天踏’传给我了。我一直勤加修行,你看威力如何?”

    皇甫离眸光微冷:“堂主的吩咐,是不留一个活口,否则后患无穷,你怎能私自与人做交易?”

    司空圣听着他这训诫的口气,顿时又像被踩中痛点一般,愤怒的叫了起来:“你以为我就那么蠢吗?在他给了我秘法之后,我当然是顺手把他解决了,难道还会留着他回来报仇?”

    “怎么,你该不会是想指责我言而无信吧?”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司空圣笑得诡异,“皇甫离,记住你曾经是个杀手,现在又是我血云堂的分舵主,你这一辈子,都摘不掉这个刽子手的帽子!你要守你可笑的信誉,守给谁看?”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正人君子,绝对不能用邪道功法的话,那就乖乖站在那里让我揍啊!”

    手指在身前接连划动,一道漆黑中缭绕着紫焰的光球,已经在他掌中凝聚成形。

    “去!”

    光球一路划破空间,朝着对面的皇甫离袭去。所掀开的,是又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

    司空圣满意的坐视战果,但不过片刻,他的脸色,却是再度冷了下来。

    这一道足以将普通修灵者炸得灰飞烟灭的攻击,竟然并未取得多少成效,就在一片血光屏障中悄然破灭了。

    那道独立在屏障之后的身影,所带给他的感觉,不知怎的,在这一刻也有了几分异样。

    好一会儿,司空圣似乎终于看出,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了。

    此时,皇甫离周身的血气都在燃烧,强大的邪恶之气席卷全场。在这股阴暗能量的侵蚀下,他的眼角,也悄然化开了几道血色暗纹。

    即使是在血云堂内,也固守着“君子之道”的他,这时看上去,竟然比自己更像真正的恶魔!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邪道功法就是忌讳。灵技又有什么正邪之分,重要的是,不要让自己的心也走上了邪路。”

    皇甫离冷冷的说着,同时,他缓慢抬手,一道道扭曲空间的印诀,也在他的掌指间悄然充盈。

    “这一招,是你一直想学的。堂主总觉得,还不到传你的时候。今天我就教给你……”

    无量血光骤然大盛,整张擂台,仿佛都被拉进了血色的地狱。

    “血狱?修罗杀!”

    第二组。

    停在叶朔身前的少女,一头修剪整齐的紫色长发,一条条暗红色丝带,将她的头发编织成了大量的长辫。穿着黑色碎花百褶裙,领口和衣襟镶着精致的白色花边,两只袖管也分别系着白色丝带。

    身材高挑,成熟的妆容下,却依旧有着少女的天真和稚嫩。用异位面的话来说,这就是一副“哥特式萝莉”的造型。

    这还不是最让叶朔惊奇的。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的眼睛,那双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眼瞳中遍布着旋转的黑色纹路,只是一瞬,仿佛就会彻底的陷入其中……

    叶朔脑中一阵眩晕,只觉得那根本不像人类该有的瞳孔。但当他再次抬眼望去,那少女的眼睛却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倒似先前的一幕,不过是他的错觉。

    在叶朔充满戒备的打量她时,那少女勾唇一笑,轻轻抬起左手,拇指与其余四指轻拢成圈状,凑到了眼睛前方。

    “看见了……看见了啊。在突破的临界点被打断,虽然没受什么伤,不过,你现在应该是灵力虚浮吧?以你现在的状态,又能支撑多久呢?”

    “你……”叶朔心中忐忑不定,“我记得你是……”

    他隐约记得,这少女应该是九幽殿的人。只是那两大势力的少爷小姐实在太多,他也无法一个个记清。

    “九幽殿凤君瞳。”那少女爽快的自报家门,“这张擂台上,就由我代替薄凉姐,清理掉那些想蒙混过关的小杂鱼。”

    “顺便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吧。”她的声音有些空灵起来,眼中也瞬间划过了一道诡异的红光。

    “你的一切,都是瞒不过我这双‘真实之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