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爱不起
    “这首歌,只为你而唱。”

    关椴动情的唱着,仿佛跨越了一切的时间与空间,只为唱出那一份心中的声音。

    “不要再逗留,人心太拥挤,

    被混乱的游戏或是真理的命运,

    我自己问自己,完成到这里,

    到底还剩多少不用挣扎的阴霾。”

    童年时代,是一轮接一轮的黑暗。突然降临的悲剧,以及那如海啸般汹涌的舆论攻击,将他的人生推向了绝望的深渊。

    “只是无奈这些问题,无人交流,

    只好任凭生命去阻碍。

    中途的放纵,才选错了出口,

    泛滥的**无邪,却沦为成烂醉。”

    正是因为那份深刻的无助,在柳茉出现的时候,他才会盲目的将她当做了救命稻草。他爱错了人,表错了情,在她离开的时候,他颓废得只能整夜买醉。

    这个时候,是简之恒出现了。他就像是自己人生的一道光,为自己照亮了迷途的黑暗。

    在密闭的钢琴室里,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在喧闹而又寂静的校园里,踟蹰的单行道上,总有他相伴的那一刻;在他为自己报名歌唱比赛,不辞辛劳的陪着他练歌的那一刻;在他第一次在大礼堂里尽情歌唱,两人相视而笑的那一刻……一幕幕的画面都在他脑中闪过。

    “不要再逗留,人心太闪躲,

    被混乱的双眼或是听觉卑微不前。

    我自己问自己,退路已在原地,

    不可能撑不下去沦落逃避的宣判。”

    随着他的歌声起伏,台下的观众们也听得如痴如醉。时不时的,还有一连串的小声音,嗡嗡的议论着。

    “他唱得很好听啊!”

    “对啊,长得也很帅!”

    看到那一张张鼓励的笑脸,一根根挥舞的荧光棒,有生以来,关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多的善意。这也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那个被世界遗弃的人,原来,自己也有资格幸福。

    此时的候场室里。

    选手们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观看着屏幕上的转播画面。关椴的歌声,让他们暂时忘记了即将上台的紧张,忘记了浮躁的**,只是沉醉在这一场柔情的静谧中。

    简之恒双手紧攥着椅背,目光火热。关椴能走到这一步,既是在他意料之中,也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不过,看到屏幕上,那张阳光自信的笑脸,第一次有了属于同龄少年的蓬勃朝气,简之恒就知道,自己把他推上这个舞台,没有错!

    其他女生也是看得目不转睛,显然都没有想到,那个刚刚才被她们奚落过的闷葫芦,唱起歌来也会这么动听。

    或许因为,歌词诉说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他能够完全的融入其中,也可以带旁人走进他的世界,领略诸般风采。

    就连最初对周遭只是爱答不理的容霄,渐渐也坐直了身子,见证着屏幕上,一颗校园新星的冉冉升起。

    “他这次火了!这一届的最佳新人王就是他了!”在中场伴奏响起时,女生们兴奋的议论着,眼中已经有着悄然闪烁的星光。

    “对啊,还是情歌小王子!肯定会有很多女生追他的!”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始终板着脸一言不发。但这并不代表其他女生就会遗忘她。

    “柳茉啊,你后悔了吗?”第一个女生开口后,更多道幸灾乐祸的目光纷纷转了过来,“当初可是你不要人家的。”

    柳茉目光阴沉。即使隔着精致的妆容,仍能隐约看到她泛青的面庞。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隐忍良久,终是冷着脸站起身,迈着白天鹅一般优雅的步伐,走到了站在门前的负责导师身边。

    “导师,我要换歌。”

    台上的歌曲,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早已该放手,这无休的阴谋,

    玩笑已过半,不能不由不该,

    一路还有汗流,梦还没有腐朽,

    命运到最后,记得勿忘心安。”

    这首歌的名字,就叫做“勿忘心安”。

    在关椴轻轻唱着的时候,他脑中闪现的,一直是他和简之恒相处的画面。

    他们在课堂上一起做实验,简之恒毛手毛脚,自己忍着无奈,去为他纠正仪器使用的时候;

    篮球场上,他一次次飞身上篮,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自己站在一旁,受他的活力所感染的时候。

    耐力长跑,在自己体力不支,逐渐掉队,总会有一个人在身旁拉住自己,带着他一起奔向终点的时候。

    是啊,只要在他身边,自己就会很心安。

    他们冲过了终点线,但他们的奔跑却依然没有停止。

    他们还会一直奔跑向明天,奔跑在阳光下。

    ……

    雷鸣般的掌声,将他重新拉回了现实。

    关椴惊讶的发现,自己所得到的喝彩,比起容霄,竟然也是不遑多让。

    原本,他已经注定是一个沦为陪衬的角色。但他竟然凭着自己的实力和努力,走出了这个困局。

    比赛仍然在一个个的进行着,后续的选手虽然实力也都不错,但再也找不出一个能像容霄和关椴这么出彩,能够引发全场沸腾的了。

    即使是重新回到候场室里,关椴的情绪依然有些兴奋难耐。很多人的歌,他并没有听进心里。直到柳茉上场,在屏幕里看到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时,关椴的心中不由微微一震。全场为之欢呼的喜悦,似乎也在此时被冲淡了几分。

    “首先要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柳茉手持着话筒,朝着台下微微躬身,“我在开赛的前一刻钟,临时决定了改换参赛曲目。因为我觉得这首歌更能表达我的心情。”

    “这首‘回收爱情’,送给曾经被我伤害过的那个人,我想对他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了。”

    台下一片哗然。开赛前改换歌曲,原本就是前所未有之事。何况“回收爱情”这首歌的难度很大,既然是换歌,为什么要临时换一首高难度的?这不是存心跟自己过不去吗?

    当所有人都在关注“换歌”时,关椴却是两眼发直的望着屏幕中的少女。

    她说,送给曾经被她伤害过的人。

    那个人,指的会是自己吗……?

    柳茉手捧着话筒,迷离的目光,飘荡着淡淡的忧伤,欲语还休。合着轻缓的伴奏音乐,她轻轻的唱了起来。

    “你曾经说过会陪我走到最后,

    可最后为什么我只能选择退后,

    如果没有遇见是不是不会相恋,

    心碎的承诺谱写两个人的落寞。

    忘记了你我也忘记了自己,

    一颗麻木的心,锁在了回不到的过去。”

    她的声音很清新,很甜美,好像又回到了最初见面时的那个天使。

    关椴心中的震撼越来越深。就好像“勿忘心安”正是他的写照一样,为什么他现在总觉得,这首“回收爱情”的歌词,说的就是他和柳茉?

    第一次见面,她给自己递上了一封情书。在自己红着脸接过后,她从自己这里要过玉简,留下了她的联络方式。

    那个瞬间,她微微垂下了头,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洒入,为她扑闪着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辉。

    关椴怔怔的凝视着她精致的面容,好像看多久都看不够。就是在那一天,他觉得自己遇到了天使。

    在柳茉走后,他那天完全没有听课,盯着玉简里的名字,一看就是一下午。

    后来,他们交往了,并肩走过很多的地方,有过青涩的甜蜜。

    他还记得,那天柳茉在小摊上买了一串棉花糖,冲着他摇了摇,当他凑过头的时候,她又嬉笑着挪远,自己先咬了一大口。关椴不甘示弱,也从另一个方向咬了上去。

    当他们从大大的棉花糖中吃出一道缝隙的时候,两片嘴唇就这样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当时,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但渐渐的,也不知是谁先主动,他们正式拥抱在了一起,加深着这个带有糖果味道的吻。

    那个时候,他们的吻技都很笨拙,但他们的心,却是真诚的。

    ……

    他们会在图书室里一起自习,明明坐着相邻的座位,却偏要一张一张的给对方写着纸条。

    在关椴写出有些肉麻的话时,柳茉看得害羞,就会撒娇的在桌下踢他一脚,而后又很快抱住他的胳膊,脑袋轻轻倚在他的肩上,像一只小猫咪般蹭个不停。

    ……

    他曾经骑车带着她,冲过山间的下坡路。

    她的长发在清风中飞扬而起,在他的脸侧回旋。发丝上有着好闻的洗发水的香气。

    那个时候,他曾经认真的想过,这个女孩,他想带她一起走一辈子。

    ……

    “从前我不懂的我总是羡慕公主,

    羡慕她们总会有一个王子守护,

    可谁有看到那个城堡里的孤独。

    夜幕下的影子多少华丽谢幕,

    当我无助又是谁在我的身边。”

    她长得漂亮,家境又好,在学院里很受欢迎,过的当真就是公主般的生活。但她也会有烦恼,在她不开心的时候,自己总是第一个守护在她身边的人。

    那次她因为粗心,做错了一道本来会做的题目,与第一名失之交臂。她看上去很沮丧,自己想尽办法安慰她,带她去逛美食一条街,陪她大吃特吃,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开心了。

    在一家搞促销活动的小店里,他们还领到了一顶小麋鹿的帽子。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戴上,晃动着头上两只角的可爱模样,那是关椴一直都忘不了的美好。

    ……

    有一次,她和班里的女生吵架了。自己陪她发短讯,耐心的安慰她,开导她,一直陪她聊到了后半夜。后来她累了,连句晚安都没有说,就迷糊着睡过去了。但那晚自己却一直都没能再睡着,睁着眼睛一直躺到了天亮。

    ……

    但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她要的是一个王子,自己守护再久,也不过是一个被抛弃的骑士而已。

    ……

    “曾经无怨无悔说爱你永不后悔,

    幸福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摧毁。

    爱,就是抓的太紧所以伤痕累累,

    恨,就是爱的太深才会如此之深。”

    这段歌词……她是在提醒自己吗?提醒自己,恨着她,只是因为还爱着她?

    的确,哪怕爱已经演变成了恨,但这么多年,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念念不忘,只是因为,自己始终还是爱着她的。

    时间仿佛分化成了两个端点,破碎的画面激烈相撞。一首歌唱尽了他的现在和未来。

    “断掉的弦奏不出完美的旋,我们唱着一首孤独的歌,

    是不是应该选择了狠心,尘封了记忆,

    让时间从此抹去。

    ……

    若是重见,这份爱情,

    是不是可以完美的走下去,

    爱情的酒,谁喝都着迷,

    偿不断苦涩和伤心。”

    关椴现在已经完全确认了,她唱这首歌,就是在向自己隔空喊话。她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和她复合。

    那么,到底应该选择哪一边呢?是选择一直牵挂着的她,抛弃自己的现在,还是毅然割舍掉曾经的青春?

    关椴真的有些迷茫起来。

    渐渐的,那水火不容的两端,似乎被一条细线连接了起来。

    和柳茉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一直都在付出。而和简之恒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一直都在拥有。

    他曾经恨过,柳茉就是仗着自己爱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自己对她的好。但反观自己,这么长的时间,又何尝不是也在心安理得的享受简之恒对自己的好呢?

    单方面的付出太久,确实是会很累的。

    谁才是值得自己珍惜的人,谁值得自己去回报,他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这一刻,关椴几乎想立刻站起身,去向简之恒说出自己的决定。但看着屏幕上那娇艳的少女,他又暂时坐了下来。

    或许他应该感谢柳茉,是她,让自己终于可以为这段感情,亲手画下一个句号。

    ……

    而后,在颁奖典礼上。

    容霄仍然是不负众望的第一名,而关椴,作为一匹异军突起的黑马,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拿到了第二名。

    导师逐一向他们分发奖状,容霄随手接过后,瞟了关椴一眼,对他淡淡说了一句话。

    “唱得很好,你很有舞台潜力。”

    台下,尖叫声顿时响成了一片。毕竟,容霄可是从来不会轻易认可哪个人的。

    关椴的心,也在这一刻彻底坚定了。

    简之恒曾经说过,毕业之后,他想去当运动员。这的确很适合他。

    而自己,就选择当一个歌手吧。当一个,能够把快乐带给别人的歌手。

    “还有,你那个朋友很讲义气。”这第二句话,容霄说得很轻,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

    关椴一怔,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

    传说中的校霸,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鼓励自己,想来,是简之恒为了帮自己树立自信,专程拜托他这样做的吧。

    ……

    比赛散场,容霄是第一个离开的,身边仍是跟随着一群小弟,大多数的女生也追了上去,尖叫着表达她们的倾慕。

    场上留下的另一部分女生,则是拥向了关椴,热情的向他示好。

    关椴被围在她们当中,有些手足无措。这时,柳茉高傲的推开人群,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阿椴,我们和好吧,你今天真帅!”

    她亲昵的抱住了他的胳膊,温柔得好像他们只是闹了一次小别扭。

    “你是不是又跟别人打赌了,说会把我追回来?”关椴冷漠的打量着她,安静的抽出了手臂。

    “很可惜,我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柳茉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一定都会答应复合,哪怕她给的只是欺骗。

    但现在,他是真的想清楚了,他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为什么他就一定要对一个女人卑躬屈膝?没有她,他也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

    柳茉再次拉住了他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哀求着:“阿椴,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会改的,我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再伤害你了!”

    关椴的笑容有些嘲讽:“如果你喜欢我,只是因为一首歌的话,那还是让我一直留在你的记忆里吧。”

    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柳茉在他背后叫了起来:“阿椴!难道你不再爱我了吗?”

    关椴的脚步一顿,眼中确是显出了几分挣扎。见状,柳茉的脸上也再次露出了胜利的笑。

    他还爱她,这就是她最大的资本。

    “以前,是我爱不起。”面对柳茉,他轻轻的说。

    紧接着,在她得意的笑容中,他与她擦肩而过,冷冷的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现在,是你爱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