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跨越
    自此,关椴每天都和简之恒一起,利用课余时间,一遍遍练习着他们的参赛歌曲。

    他们还会在放学后,来到无人的大礼堂,对着下方空荡荡的座位,尽情歌唱。

    勇气在这里滋长,友情在这里茁壮。

    也正是在这里,关椴真正实现了一次自我的跨越。

    起初,他一上台就吓得双腿发软,明知下面并没有观众,但这种万众瞩目集于一身的感觉,仍是令他非常不适。

    是简之恒陪着他,不厌其烦的鼓励着他,关椴才终于唱出了第一句。虽然有些磕磕巴巴,虽然在听到被话筒放大的声音后,他再次尴尬得想要落荒而逃,但这种种,最后都成为了他前进道路上的脚印,是他成功前的序曲。

    他在一点点的进步,歌声越来越稳,在他练习的时候,简之恒就会坐在一旁,合着节拍,轻轻的为他拍手,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欣赏。即使全场空无一人,他也永远都是他最忠实的听众。

    在这段日子里,关椴开始觉得,有些他一直逃避的东西,或许去尝试一下……也不是那么坏。

    因为,在舞台上唱着歌的时候,他真的很开心。

    从小到大,他都不曾拥有过这样的自信和满足。

    ……

    比赛一天比一天临近,各个年级的参赛名单也贴了出来。

    关椴在一年级的名单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正是这个名字,让他刚刚建立起的自信,几乎再次全线崩溃。

    “你早就知道她会参加。”

    面对关椴的质问,简之恒耸了耸肩:“哦,你是说你的前女友吗?是啊。”

    关椴几乎想拍桌大吼,既然这样,你还要让我去丢脸,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就是因为她也要参加,你才更应该好好表现,让她后悔啊!”简之恒认真的解释道,“让她看到,你就算没有她也可以过得很好,让她知道离开你是她的损失,不是你的!”

    关椴一怔,重新拿出玉简,查看着他给自己选的参赛曲目。

    之前专心练歌还没觉得,现在仔细看一遍歌词,不难发现,这首歌的前半段是忧伤的,表达了男人失去心爱的女子的痛苦和无奈。而后半段,则是曲意转折,表达了男人走出阴霾,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有一种积极阳光的气息。这首歌,岂不正是象征了自己和柳茉吗?

    关椴忽然明白了简之恒的深意。他让自己参加歌唱比赛,一方面是想让自己能够拥有自信,而另一方面,他也想借着这首歌,让自己彻底告别过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他曾经的伤痛,有一半都是柳茉给的,那么在她面前,迈出这新的一步,自然就是尤为重要了。

    ……

    这一天,终于到了比赛的日子。

    关椴和简之恒都在后台候场,同时这里还有很多的参赛选手,吵吵嚷嚷的,无形中渲染着紧张的气氛。

    关椴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些竞争对手,或许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每个人看他的眼光都是不善的,甚至他已经在心里,为他们脑补出了一系列的挑衅台词。

    这顿时令他慌乱起来,果然,自己练习是一回事,真的要在整个学院面前进行表演,又是另一回事。果然,他还是做不到……

    候场室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容霄了。以他校霸的身份,每次来学院,都能引起一阵轰动。现在他一个人候场,身边还跟着一群小弟,这个给他捶背,那个给他递水,更多人则是拦在他身前,阻挡着蜂拥而至的女生。

    在这里,各个年级的女生都有,她们捧着鲜花,尖叫着不断往前挤。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都希望能成为那个最接近他的幸运儿。沸腾的热情,几乎要掀翻了屋顶。

    这个时候,那些正式报名参赛的女生,明显是要悠闲许多。她们可以大大方方的在这里候场,不用担心场面闹得太大,会被负责人员轰走。不过她们当中,有不少是对唱歌根本没兴趣的。完全是因为知道容霄要参加,才临时报名,作为接近他的入场券。

    “果然,我还是不要参加。”关椴看着这样的场面,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观众们所有的热情,所有的期待,给的都只是容霄一个人。他们想看的不是什么歌唱比赛,只是他的个人演唱会而已。其他的参赛者,都只是他星芒之下的陪衬。

    根本就没有人希望自己赢。当一个不被人看好的冠军又有什么意思呢?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真的侥幸赢了他,也许又会惹怒他那些狂热的崇拜者,到时候自己在学院,也就彻底没有立足之地了。

    “都走到这一步了,就再坚持一下!”简之恒及时拉住了想要落跑的关椴,“这不是还有我吗?”

    不知怎的,被他热诚的双眼注视着,关椴心中确是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勇气。他重新坐了下来,努力排除干扰,在最后时刻继续练习他的参赛歌曲。

    没多久,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另一侧响了起来。

    “霄哥,我的唱功不太好,有几个小问题,可以向你请教一下吗?”

    关椴的心跳陡然漏了一拍。他猛地转过头,看到的就是穿着一件翠绿色长裙,满身环佩叮当,长发做着精致的烫染,显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明艳高贵得就像一位公主般的柳茉。

    之前,她那位学生会主席的前男友毕业了,正值空窗期,于是开始频频对容霄示好。对她这样爱慕虚荣的女生来说,能和校霸在一起,还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不过,容霄的追求者众多,其他女生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有人阴阳怪气的顶了回去:“唱功不好你还来参加什么歌唱比赛啊?真是搞笑。”

    对于仗着自己条件好,就到处勾引男人的柳茉,一向都是在女生圈子里最受反感的类型。一见有人怼她,旁边立刻有不少人都窃笑起来。

    “就是!”另一个女生轻抚着大波浪的卷发,冷笑一声。目光一转,忽然注意到了另一侧的关椴,顿时夸张的提高了声音,“哎,柳茉,那不是你初等部的前男友么?他也来参加比赛了啊?唱功不好,你怎么不去问问他呢?”

    柳茉也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来,四目相对,关椴更觉得一阵紧张。他不知道柳茉会怎样回答,还是说,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狠狠否定自己这个前男友呢?

    柳茉的眼中毫无波澜,好像只是看到了路边的一只小猫小狗,连一个正眼都没给他,随口冷哼道:“你喜欢的话,你可以去问他啊。我是无所谓。”

    那卷发女生抿了抿嘴,果然扭着腰肢走了过来,从玉简中调出歌词,递到了关椴面前,嗲声嗲气的道:“哎,帅哥,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这里应该怎么转音?”

    “不知道。”关椴冷冷的回答,同时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柳茉一眼。

    这样的冷淡,原本就是他与人相处的常态。如果让他为了气柳茉,故意跟别的女生亲热,这种事他实在是做不出来。

    柳茉眼中闪过了一丝胜利者的光彩,得意的抱起双臂,娇媚的笑了起来:“你看到没有,就连一个被我甩掉的男人,都不稀罕理你啊。还要来缠着霄哥,怎么不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张脸啊?”

    “你!……”卷发女生气得身子颤抖。狠瞪着关椴,气呼呼的甩下一句:“你真是没用!难怪给人家甩了!”

    两个女生的争斗,却将自己夹在当中,关椴也不知该如何应付这种场面。他只觉得如坐针毡,光是面对她,就让他耗尽了力气,更别说,是待会还要在她面前唱歌了……果然,他就不该来这里……

    正在他最窘迫的时候,容霄身边的二把手,吕飒忽然站了出来。

    “行了霄哥发话了,都别吵了,再要吵出去吵,别打扰老大休息。”

    校霸发话,效果堪称立竿见影。本来还乱哄哄的候场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柳茉虽然还有些不甘,但她也不敢违逆容霄,乖乖的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下,专心的补起妆来。

    他这是……在帮自己解围么?关椴一时有些发怔。不过再看容霄,他随意靠着椅背,拿起一只耳机塞进耳朵里,神情慵懒,完全就是一副懒得理他们的样子,关椴又自嘲的笑笑。是自己多想了吧,非亲非故的,他又怎么会帮自己?

    不过,能当一个像他那样一呼百应的人真好。关椴有些羡慕的望着他,可以活得那么威风,那么潇洒……这可能是自己一辈子都做不到的吧。

    开场前一刻钟,负责的导师进了候场室。原来这次的比赛,出场顺序并不是按照年级和班级排序,而是要由抽签决定。各名参赛选手一个接一个的抽过了签,关椴看到自己抽出的纸片上,有着一个显眼的数字“2”。

    这代表着,自己将要第二个出场!

    这还不是最坏的,更令关椴绝望的,是抽到第一位的,刚好就是容霄!

    这真是最糟糕的位置……跟在他后面出场,谁还会再用心听自己的歌?

    到时候,所有人肯定都会沉浸在先前的激动里,这种余热,估计不经过个五六人,都是消耗不干净的。也就是说,那五六个人全部都是炮灰,是标准的陪衬,而自己,偏偏就是那个最大的炮灰!

    果然,自己真的不应该听简之恒的……关椴垂头丧气,只觉得后悔也晚了。他来这一趟,除了在柳茉,在所有人面前丢脸之外,根本就一无所得……!是自己的错,这是自己立场不坚的报应!

    在忐忑中,关椴终于等到了幕布拉开。

    各色光束洒落了下来,轻盈的在舞台上回旋,衬托得那一道身影更是潇洒绝伦。

    容霄手持着话筒,不紧不慢的凑到口边,在伴奏的音乐下,自如的唱了起来。

    “爱,是否充满诱惑,

    是否让人沉默,

    是否藏在心底某个角落。

    我,不敢乱说出口,

    不敢轻易触摸,

    不敢怪你冷落。”

    他唱得确实很好,声音很有磁性,也很有感情。那种发自内心的柔情和深情,应该是唱给自己心里的人。

    台下,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挥舞起了荧光棒,更有女生掩面尖叫。或许她们是在幻想着,这首歌是为自己而唱。

    “害怕花飘落,

    害怕雨坠落,

    害怕竹亭落,

    有人在等我。”

    他可以轻易的掌控全场,有时会随意挥手与观众互动,总能一次次的将气氛引爆。仿佛这张舞台,本就应是他一个人的王国。

    “爱上一个人,

    我们都没有错,

    只是走了不同的,

    一个分岔路口。

    如果从此双手,

    不能再和你紧紧相握,

    就让我再拥抱一秒钟。”

    或许是看着他自然的表现,关椴开始觉得,或许观众也没有那么可怕。

    “爱上一个人,

    我们都没有错,

    只是不能一直陪着你,

    走到最后。

    如果我的心痛,

    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懂,

    我也不后悔曾经爱过——”

    ……

    在容霄以一首“爱你没错”倾倒全场后,紧接着,就轮到关椴上场了。

    他紧张的握住话筒。一切正如所料,那些观众们尖叫的尖叫,很多人喊着“再来一首”,他们还是想听容霄唱下去,自己对他们来说,就仅仅是一个过路人。

    在这样的情绪下,他再次慌乱起来,声音也唱得很轻,语不成调。

    一开始,场上的气氛确实是有些冷。容霄的表现越优秀,只能越是反衬出他的失败。

    但唱着唱着,关椴的内心逐渐坚定了起来。

    不管那么多了。至少他知道,简之恒一直都在后台望着他。就算全场都没有人欣赏自己,那么,就只唱给他一个人听吧。

    或许是心态放松了下来,关椴仿佛重新站在了当初的舞台上,台下所有的观众都不存在,这里又回到了他和简之恒两个人的空间。他唱得越来越自然,歌声越来越动听,终于,他在所有人面前,发挥出了自己最完美的唱功。

    渐渐的,也有人开始摇起了荧光棒,那是他们对他的鼓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