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其人之道
    ,!

    第四组。

    陆鸿羽和明季同正联手与徐子继放出来的傀儡激战。

    那些傀儡没有痛觉,没有意识,只会按照主人的操纵不断进攻,实在是一种相当棘手的敌人。无论是陆鸿羽的剑技,还是明季同的精神攻击,都很难对它们造成真正的杀伤力。

    眼前的傀儡杀之不尽,渐渐的,周遭有更多傀儡围拢了上来,两人的处境,也是被逼得愈发艰难。

    好不容易,陆鸿羽逮住一处空隙,连出数发灵力光球,震退了几只傀儡,而后一剑刺出,斩在了一只信傀儡的肩关节处。

    虽然这些傀儡的材质都是极为坚硬,普通的攻击很难在它们身上留下伤痕,但从某个方面来说,它们就和人类的身体原理一样,如果卸脱了关节,就算有再强大的战斗力,都发挥不出了。因此连番苦战之下,陆鸿羽也是找到了窍门,剑锋上缭绕起一股强横灵力,务求一击收效。

    “叮”的一声,金铁交鸣,火花四溅,双方交撞的强大冲击力,令陆鸿羽感到虎口都是一阵剧痛。但眼前那傀儡的手臂,却仍是好端端的与肩关节连接着。看来这傀儡果然是制造精良,就连那些最脆弱的肢节处,同样使用了不凡的材料。

    一击失败,陆鸿羽反应也快,立刻便要拔剑后撤。但此时,令他万分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那傀儡的肩关节处,忽然便是一阵蠕动,两侧的钢材自动延伸,就像是扩增的肉团一般,将当中的剑尖紧紧包裹了起来。在陆鸿羽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那傀儡的嘴巴猛地张开,一团威力不亚于小型炮弹的火球,直直喷吐而出。

    “嘶啦”一声,伴随着一阵皮肉烧焦的糊味,陆鸿羽的半截衣袖已经被彻底烧成了飞灰,手臂上也留下了大片焦黑。这样的伤势,直接就削弱了他一半的战斗力。

    “陆师兄!”明季同看得心惊,匆忙祭起一块灵符,手中灵力催动,重重拍出,一道白色气浪从灵符内疾贯而出,将几只趁势朝陆鸿羽扑来的傀儡,击得连翻出几个跟头。

    纵然两人合力,对付这些傀儡仍是左支右绌,现在陆鸿羽又受了伤,眼前情势,还是暂时撤离为妙。二人对视一眼,心同此念,有意速战速决,从傀儡包围中杀开一条出路。

    然而,或许是先前耽搁太久,外侧又有几只傀儡朝他们扑了过来。

    这些傀儡,就像是人类修灵者一样,每一只都拥有着不同的能力。眼前杀来的这几只,一张口就如蜘蛛吐丝般,吐出了大量的细线,其他的傀儡也是配合有素,不出多久,两人顾得了那头顾不了这一头,都被丝线捆了个严严实实。

    紧接着,所有的傀儡竟都像是有所感应一般,齐刷刷的升上了半空,面朝着他们,五指收缩,掌心处推出了一架架炮管。闪动的火光,以及场中骤然升高的温度,已经宣示了即将到来的结局。

    “轰!”

    “轰d!”

    一连串的爆炸响过,但处在烟尘中心点的陆鸿羽和明季同,却并没有受到多大伤损。

    当他们惊讶的抬起头时,就看到那些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傀儡,现在竟然都已经散落于地,化为了一片残骸。受引线牵扯,肢节仍在僵硬的活动着,但中枢既已被催毁,这些残留的枝干,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在两人身前,顾铭栩缓缓摘下戴在手上的微型炮筒,气喘吁吁。看样子,这应该是一件威力不弱的灵宝,也只有同样高级的灵宝,才能轻易击溃那些用上等材料制成的傀儡。而先前,他就正是用这件灵宝救了两人。

    “皇子?”陆鸿羽一怔。虽然身为修灵者,世俗的等级观念已经弱化了很多,即使面对天圣国皇子,也不会像那些平民一般顶礼膜拜。但问题是,顾铭栩和他们两个根本就不熟,在之前的考核中,他身上确实带有一种皇室继承人的高傲,除了亲妹妹顾洺汐,几乎没见他和哪个考生走得较近过。那么。为什么这位皇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救他们?

    “安静一点。”顾铭栩向他们做了个“噤声”手势,朝周遭环视一番,招一招手,示意他们跟上自己。

    穿过这片傀儡肆虐的区域,三人暂时来到了一块宁静的空地。明季同打量着顾铭栩,眼中逐渐有了几分了然。

    他是一位灵符师,精神力量远超常人,自然也能感应出,眼前顾铭栩的精神波动相当微弱。会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了伤,并且,伤势还不轻。

    和陆鸿羽交换了个眼色,两人都从对方眼神中读出了相同的讯息。

    顾铭栩也注意到了他们的暗中交流,表面上却仍是神色如常,暗中将气血调息一番,尽量让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

    “现在这张擂台上,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胜者就一定是徐子继和那个凤栖梧了。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跟我合作,代我多笼络一些同盟。或许,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在遭遇到刺杀后,顾铭栩立刻运功自疗,总算是将伤势暂时稳定了下来。但那些凶猛的毒素并没有被完全驱除,仅仅是被他暂时压制在了丹田之内。

    有那些潜在毒素的威胁,也就代表他在今后的战斗中,都不可以再过度消耗体力。否则灵力的压制效果便会减弱,毒素也将会再次侵入血液。

    这样的情况,对他已经是非常不利了。顾铭栩也的确考虑过,现在最合适的做法,应该是尽早退出比赛,去寻医师做全面治疗,以免毒素在体内淤积过久,将会留下后遗症。

    如果他不是一国皇子的话,或许他的确已经这么做了。

    但,就是因为他现在代表的是天圣国皇室,眼下留在擂台上的还有很多人,如果他在这个时候退场的话,分数一定会大幅度落后。而这,也将直接影响到最终的排名!

    树大招风,天圣国长期雄踞在世界之巅,已经有许多国家心怀妒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这个天圣国皇子,不能展现出国家应有的强大的话,这世界第一强国的名头,一定就会受到质疑。到时候,早已虎视眈眈的光华国和元夏国,也必然会趁机下手!

    作为皇室成员,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行事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更多的,需要去周全皇室,乃至于整个国家的利益。

    因此,他选择了招收同盟,借助着他们的力量,至少要保证自己可以在擂台上留得更久!

    “当然,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身上带伤,如果你们选择来对付我,那我也是无能为力的。”顾铭栩打量着两人,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软肋,但还不等对方解释,他就从容一笑,继续说了下去:

    “只是请你们想一想,就算你们现在打败了我,但是那两个人,他们又会让你们在擂台上留多久呢?”

    “话我就说到这里,我想两位也是聪明人,应该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同样是皇室子孙,即使他待人接物,一向都是彬彬有礼,但一些必要的勾心斗角,他同样也懂!在他看来,心机不一定是要用来害人,在宫廷斗争中,也一样可以保护自己。

    陆鸿羽和明季同对视一眼,沉吟片刻,同样是将眼前的利弊快速斟酌了一番。最终,在顾铭栩隐含笑意的注视下,他们认真的向他点了点头。

    第三组。

    “凤舞?回天!”

    慕含沙双手结印,背后升起了一只凤凰虚影,扇动出滚滚的火焰。这是灵力化形之技,即使是人类修灵者,同样可以发挥出一部分妖兽的战斗力!

    盖承和连华灿极有默契的各抬起一只手,交错之处,凝聚起了一团金色光球。合二人之力,球体光芒大盛,将袭来的火焰全面逼回,在对面掀开了一团剧烈的爆炸。

    “解决了吗?”见爆炸处好一会儿没有动静,盖承耐不住兴奋,主动飞身上前,手中同时聚起一道能量球,准备着如果对方没倒,就再给他补上一击——

    连华灿半眯着双眼,悠然站在原地。他很清楚,在这种时候冲出去多半没好事,但盖承那个冲动无脑的蠢材,他也懒得去提醒。

    果然,就在下一刻,对面就爆发出一股强大斥力,盖承的身形倒飞而出,半空中交织着一片片金色符文,符文内部,法则之力涌动不绝。显然盖承刚才就是吃了它的苦头。

    慕含沙数招连进,抬手一扬,大量的灵符飞上半空。而他也是相当迅速的凌空画符,一道道金色符箓被填充入符体内,又在灵符的催动下化形而出,铺天盖地的灵技,尽数轰击在了盖承身上,就像一阵连绵的炮火之雨。

    在这阵强大攻势下,盖承被打得相当狼狈,倒飞出数丈,才跌跌撞撞的栽落下来。头一句话便是向连华灿抱怨道:

    “五皇子,你不是说这玄光宝镜可以克制住他吗?”

    连华灿扫视着慕含沙,眼中充满了混杂着震惊的欣赏,似是回答,又似自语的道:

    “因为他在战斗中再次提升了自己,借助我玄光宝镜的磨砺,让精神力变得更加强大。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战斗好苗子。”

    这番称赞,刺激得盖承怒火直冒。也不再顾忌灵力的损耗了,双目发狠,指尖飘出一粒血珠,而他也是猛然抬手,借着这滴精血为核心,在半空中迅速刻画,勾勒出了一座大型血阵。

    “三光朗耀,七元流珠,恩覃泉曲,泽流血湖,灭!”

    慕含沙的回应,依旧是扔出数块空灵符,临抄符,尽数填注其中,与盖承的血阵相抵。

    符师的优势,原本是将成形的灵技储存到灵符内,与人交战时,便可省下结印的时间,以速度取胜。而慕含沙这临抄符的行为,完全就是舍近求远,既是如此,为何又不直接使用灵技呢?

    这一点连华灿也为之困惑,但一时想不到答案,他也只能暂将疑问抛开。手中宝镜一晃,镜面射出一道光线,叠加入盖承的血阵中。这一下仿佛贯通中枢,血阵陡然光芒大盛,威力迭增,将慕含沙的阵纹强势压退。

    “含沙兄,别再挣扎了,弄得这么狼狈,这又是何必呢?”盖承狰狞冷笑。片刻不停,手中灵技演化,半空中浮现出一道蓝色弯刀虚影,刀刃两侧都缭绕着森森幽火,阴森诡异。在他的操纵下,刀影猛然抬起,向慕含沙劈落。

    “蓝月妖劈!”

    弯刀径直压上了慕含沙头顶。虽然他也曾结起阵纹抵御,但仍是被强大的能量推得不左退。盖承得意的狞笑着,双掌连推,又是一连串的光球轰出,将慕含沙的身形淹没。

    ……

    这一次,当慕含沙重新从烟尘中冲出后,随手结出一道阵纹,竟连灵符也不曾借助,就印在了他紧接着打出的光球上。而光球的冲击轨迹,直奔玄光宝镜!

    连华灿淡然的微笑着,手中宝镜焕发光芒,就如海洋包容万物般,将那道攻击轻轻巧巧的吸收了进来。

    慕含沙一击不成,其后却仍是如法炮制。一道接一道的光球,都被他朝着玄光宝镜投了过去。而结果,自然也是全数被镜面吸收。

    “含沙兄,怎么你已经自暴自弃了么?”连华灿略一皱眉,“我这玄光宝镜可是上等的灵宝,你这样是没有用的。”

    慕含沙不答,攻击方式依然故我。

    “五皇子,咱们不要再跟他浪费时间了,”终于盖承也失了耐心,“给他最后一击,解决掉他吧。”

    此时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慕含沙再次后退间,他的嘴角,竟是悄然扯起了一丝笑容。

    敌人已经完全成了丧家之犬,的确是没有了再折磨下去的意义。连华灿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原本他还指望着,慕含沙能够松口与自己合作,然后自己就可以如愿笼络他……只可惜,既然他比自己想象得还要顽固,那就只有彻底毁掉他了。

    镜面阵纹流转,旋动开的光芒,从没有一次有过这样强烈。

    显然,他正在酝酿着一次彻底的攻击。一次让敌人再也无法翻身的攻击。

    “玄光皇斩!”

    一道耀眼的金芒,犹如一颗星辰陨落般,携带着强横威压直贯而出,将沿途的空间尽数撕裂,大片蔓延开的深黑色裂缝,犹如一场同期的悼亡调。

    在这样的攻击下,慕含沙竟是不慌不忙,也未闪避,双手在身前快速画符,最终由那道道金色阵纹构造而出的,竟然是一面相似的巨大宝镜!

    横冲而来的光束撞击在镜面上,当场反射而回,这一次的光芒远比先前更加强盛数倍。亲手操纵玄光宝镜的连华灿,从未想过给自己准备一份眼罩,而此时的他也是首当其冲,遭到了光束的正面冲击。

    脑中如奔雷般的剧烈一震,两眼一片空白,连华灿就这样直直的仰天栽倒。在他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被自己的攻击反射,彻底的震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