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六章 仗义相助
    奇书网.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这一刻,赛场上的气流发生了微弱的变化。

    这阵波动缓慢扩大,空气的流速异常劲急。风声仿佛在每一道缝隙内穿梭,又在反复的推动中,积聚起了更加磅礴的能量。自然界在咆哮,无形的浪涛在奔涌,共同酿造出了一场暴风之怒。

    那壮汉此时也是一脸震惊,仅是外溢的气流,便是寸寸凌厉如刀,切割在他的脸上,身上,泛起了丝丝鲜血的腥味。

    长期的战斗本能,让他敏感的意识到了状况不妙。而他更没有想到,能施展出这令他也难以抵御之技的,竟然是一个方才还在被他百般蹂躏的小丫头!

    虽然很想抽身退避,但那成片蔓延的风刃,已经在半空中切开了一条条实质的鸿沟,仿佛坚固的锁链,牢牢的锁定住了他的四肢。

    最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排山倒海般倾压而来的风力浪潮,无孔不入的突破了他所有的防御,将他的视野,碾化成了一个白色的漩涡。

    那壮汉的双目,不知不觉已经化为了一片空洞。

    他张大了嘴巴,几颗破碎的牙齿,伴随着飘散开的鲜血,一齐被卷入了这场风暴中。

    在他的身上,就像是被数百条钢丝勒过一般,整齐的爆开了大量血口,鲜血顺着风势急旋,犹如一道狰狞的血色龙卷。

    “砰”的一声,那壮汉就维持着一个木然的姿势,僵硬的重重砸倒在地。

    在他的身旁,则是同样仰天瘫倒,手脚无力的孟昭。望着眼前这一幕,他被鲜血沾满的嘴角,也缓缓扯起了一个温暖的弧度。

    “思,我就知道你做得到……”

    那温柔的微笑还残留在他的脸上,而他的双眼,却已经静静的闭上了。

    方才那一场战斗,他同样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全因放心不下金思,才苦苦坚持到了现在。如今看到女伴平安脱险,松过一口气之余,也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激战的两人都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按照规则,他们同时出局了。

    金思俯身在孟昭身旁蹲下,拉起他一只手,轻轻贴在颊边,欢喜得又哭又笑。

    “是啊,我做到了……原来我的命运,也是可以由我自己做主的……”

    今天这一战,不仅是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潜力。对于她和孟昭的关系,就更是一次突飞猛进的跨越。

    既然有一个人,他是如此的珍视着自己,爱护着自己,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和他……去尝试一下呢?

    金思此时的流泪,一半是有感于孟昭对自己的付出,另一部分,也是她第一次在心底做出了妥协。这就好像,是正在同那个过去的自己告别。因此,她一直哭了很久,在眼泪中坚定着自己的决心,寻找着未来的方向。

    “小妹妹,哭够了吗?”正当金思独自流泪时,在她身旁,忽然响起了一道戏谑的女声。

    “我这个师弟真是够逊,”那女子说着,一脚踢上了那倒地的壮汉腰眼,“如果之前是我在这里的话,只要一招就可以解决掉他了。”

    金思缓缓抬起头,擦干了眼泪,眼前女子的面容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她生得高鼻琼目,眼若秋波,体态丰饶,充满了一种成熟女性的魅惑。

    暗红色的长发编成一条麻花辫,从右侧绕过肩头,垂落在胸前,发梢处扎着两片青叶状的发带。额前的发丝随意的飞扬而起,蓬乱中又有着独特的个性。感受到金思的注视,微微扬起下巴,冲她露出了个友好的笑容。

    “你是……?”金思微怔,一时难以判断她是敌是友。

    那女子朝着躺倒在地的孟昭扫了一眼,淡笑道:“我叫孟婵,我是他的师姐。”

    金思小口微张,怔怔的点了点头。孟昭说过,他是独生子,那么眼前的女子,看来只是一位刚好和他同姓的师姐了。不过他们一起参加考核这么久,自己竟然从来都不知道,他在这里还有一位同门师姐。看样子他们师姐弟的关系,似乎并不是那么好……

    孟婵看着她这副愣愣的样子,似乎觉得很是有趣,抚了抚微卷的长发,嫣然一笑,道:“希望你不要以为,我们阵道府的人都是像他这么没用。否则,我师父可就要伤脑筋了。”

    金思回过神来,连忙解释道:“啊,不会的,其实我也并不认为,孟昭是没用的人,他真的已经很努力了。”

    孟婵似笑非笑:“是么?那就好。”

    金思正不知该如何延续话题,忽然,她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

    在她脚底,不知何时旋开了一片金色阵盘,阵纹已经成形,闪耀着灼目的光芒,同时阵盘嗡嗡的旋转了起来,辐散开的光芒,包裹住了她的周身,令她感到一阵眩晕,空间在眼前飞速挪移。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等她的意识再度恢复时,身周已经乾坤幻变。她脚下所踩的,不再是擂台上特有的白色瓷砖,而是一块坚实的红木地板。先前她为之奋战过的那片赛场,现在正在她眼前展示着清晰的原貌。

    在她身旁,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具具失去意识的身体。高大的擂台,隔绝了胜负的分界。金思此时就算再迟钝也意识到,就在刚才,她也被彻底宣告了出局!

    脚下还盘旋着未散尽的阵纹,和刚才在擂台上出现的痕迹一模一样。很显然,是孟婵在和她说话的时候,使用了特殊的阵法手段,将她直接传送到了赛场之外。

    孟昭也被一起传送了出来,这时正仰躺在她身边,仍是一副和先前相同的姿势。在金思注意到他的时候,在她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嬉笑的传音。

    “这才是我们阵道府真正的能力,让他多学着点儿。”

    金思抬起头,刚好来得及看到孟婵转身前的最后一瞥。

    赛场还是第三组。

    慕含沙独斗盖承与连华灿,面对刚好克制住他能力的玄光宝镜,他的天符师优势在此几乎荡然无存。

    一次次的,他被从各个方向射来的金光,冲击得东倒西歪。而盖承则是趁隙连击,一道道暗黑色的能量风暴被他接连扫出,每一次,都是准确的从慕含沙胸前直贯而过,冲刷着他的心肺。

    “盖承,你想要在这里直接杀了我吗?”感受着五脏六腑的剧烈震动,一口口鲜血从唇边溢出,慕含沙艰难的抬起视线,目光凌厉,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位同僚对自己的杀机。

    盖承温和的一笑:“这场比赛规定了不可杀人,我又怎么会那么做呢?含沙兄,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他摊了摊手,当真是一副无辜者的模样。只是他眼中闪动的凶光,却已经彻底的出卖了他。

    “只不过么,被这玄光宝镜照得多了,可能会对大脑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等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可能你就会发现,自己的反应开始变得越来越迟钝——慢慢的,你就会变得痴痴呆呆,成为废人一个。这种感受,含沙兄应该很了解,因为就像你自己的天符师能力一样——”

    “嗡”的一声,慕含沙脑中又是一震,鲜血狂喷而出。但这个时候,他却是失声冷笑起来。

    “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替八尊者报仇,你只是出于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说白了,你一直都在嫉妒我吧?”

    盖承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嫉妒你什么?嫉妒你就是个野种,嫉妒你有娘生没娘爱?”

    扬手一扫,一片黑色光纹在半空形成,携带着无比的阴邪之力,划破空间,再次朝着慕含沙冲击而去。

    “——还是嫉妒,你就在这里完了?”

    对于自己嫉恨的对象,大部分人都不愿承认这个嫉妒点。他们往往坚持着,自己是仇恨着他,他这个人,他做过的事令自己痛恨。一旦有人指出,其实你只是在嫉妒他,就会令他们暴怒如狂。

    或许,仇恨尚可以坦坦荡荡,但嫉妒,却是反映出了他们内心中最卑微的阴暗面。那是他们绝不会承认,也绝不允许任何人来挖掘的。

    盖承就是这样。因此在慕含沙随口说出这句话时,就像是一根尖锐的钢针,刺入了他的软肋,令他像一头暴躁的狮子般,双手大展,各式灵技如不要钱一般疯狂砸出。

    他绝对不会承认的……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竟然是在嫉妒这个野种!

    连华灿手持玄光宝镜,好整以暇的观看着这场一边倒的凌虐,一面不忘微笑着插话道:

    “含沙兄,我说过我的承诺一直都有效。怎么样,你现在要不要考虑一下?难道我这玄光宝镜,还不值得你出这个价么?”

    盖承的眉头皱得很紧,不满的抗议道:“五皇子……”

    连华灿并没有看他,即使他们现在是同盟,即使慕含沙已经狼狈成了那副样子,在他眼里,那家伙也仍然比自己强……

    是啊,盖承并不笨,他当然看得出来,连华灿至始至终,最看好的都是慕含沙。如果不是那家伙始终嘴硬不松口的话,恐怕他早就抛弃自己,去和自己的敌人合作了——

    八尊者更看好慕含沙,九尊者更看好慕含沙,天宫门更看好慕含沙,现在就连自己“买”来的临时盟友,都更看好慕含沙!那个野种……那个野种到底哪一点比自己强!

    心中的妒火烧灼得如欲疯狂,盖承的攻势也更加猛烈了一倍。他并不想在这里彻底弄死慕含沙,只是想把他变成一个痴呆,让曾经所有看好他的人都看看,他那副废物的样子……这才是……他最想要的报复!

    第一组。

    没问题的……自己的精神力入侵,是可以简单操控其他选手的!

    在拿身边几人做过实验后,冷栖暗暗一笑,借着沿途的游斗,一步步向乔曦莹接近。

    在那个少女的身影,已经完全陷入了他的掌控范围时,冷栖的双眼猛然大张,一道精神力波动透形而出,如水雾般漫过了乔曦莹的大脑。

    像她这样单纯的少女,又没经过专门的精神力训练,脑中的防线几乎是一触即破。冷栖甚至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抵御,就顺利将自己的精神力渗透了进去。

    而他也是惊喜的看到,乔曦莹目光一阵晃动,很快就彻底的呆滞了下来,就像先前那些被他控制过的选手一样。

    “呼”的一声,在冷栖的意念指令下,乔曦莹提起双刀,向身边的一名考生劈了过去。

    “……能行!”冷栖激动得浑身颤抖。同时他开始继续下达指挥,让乔曦莹避开那些无谓的战斗,直接向弑九天的方向前进。

    只要让她招惹上了弑九天,自己就立刻撤回精神控制。否则以对方的实力,恐怕会发现他的存在,那就麻烦大了……

    就在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乔曦莹也正在一步步的接近弑九天时,忽然,她的身子定住了!

    冷栖接连下达指令,但乔曦莹却仍然举止迟缓,就好像忽然脱离了他的控制一般。不……或者该说,是她突然接受到了另一种控制,而这两种力道,正在她的精神空间内进行拉锯战!

    这是……冷栖立刻就意识到,有什么人正在干扰自己!

    “如果想赢,就堂堂正正的赢,何必借刀杀人呢?”在他身边,响起了一道轻蔑的女声。

    当初预选候场时,易清黎曾和乔曦莹一起,都参与过沈安彤的“赚钱大计”,彼此也算是有些交情。再加上她一向看不惯这些耍诈弄鬼的手段,因此在发现冷栖的意图后,立刻就出手阻止。

    “你不要多管闲事!”胜利在望,冷栖内心中的焦躁不断蹿升,转过头半是威胁,半是拉拢的急声道,“你也想赢吧?如果让墨孤城和弑九天两败俱伤,说不定这一组出线的就是我们了!”

    易清黎点了点头:“哦,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她眼中的不屑之色,也是再度上升了几分。

    “让你这种人留在擂台上,对谁都不好,你还是早点下去吧。”

    话音刚落,一股异样的波动,就降落在了冷栖头上。

    冷栖自然全力抵御,要比精神力,那可是自己的老本行!还能输给这个丫头片子?

    然而,他辐散开的精神力,竟是犹如泥牛入海,半途便被消解一空。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竟然完全压不住她!

    更加可怕的是,他感到大脑失去了对四肢的操控。那不仅是精神层面的入侵,就仿佛……是法则之力降临在了自己身上,对方的意识,都转化为了他无可抵御的本能,双腿一步步的后退着,远离了那个目光空洞的少女,远离了人群,直到——一脚踏出了擂台!

    冷栖就这样出局了。而直到他的双脚踏在场外的地板上,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中招的!

    擂台上,易清黎收回了视线。轻叹一声,接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奔赴向了另一处战斗区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