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万壑流风
    “你这是干什么?”容霄这一下吃惊非小。自己认得邬几圆,比场上那些临时小弟都还要早得多。他是自己的兄弟,也是自己从未想过要提防的人。但方才他这一刀,实在是又快又恨,若不是自己躲得快,恐怕已经是身上挂彩了。

    这时,那些新收服的小弟也纷纷围拢了过来,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二人。

    邬几圆双肩微震,全身骨骼发出一阵诡异的咯喇作响,怪声怪气的微笑道:

    “霄哥,你是我的老大啊,除了当初跟着你混的时候,我已经好久没有跟你切磋过了。借着这个机会,不能给兄弟个面子?”

    容霄略一皱眉:“你要切磋,自然是可以……”他本想说先合作打倒其他对手,再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谁知前半句话才刚出口,邬几圆就像是得到了批准般,大笑一声:“那就行了!”末一字的余音尚未消散,身形已是如箭离弦,手中大刀高举,直上直下的劈来。

    邬几圆的攻势就如狂风暴雨,没有片刻间歇,雪亮的刀光划开阵阵音爆,擂台也在他的连攻之下,陷出了成片的裂纹。可以说,他还从没有哪次打架,有过今日这般拼命。

    容霄从一开始就觉得他很奇怪,扪心自问,大家做了这么久的兄弟,自己从没有哪一点对不住他,以他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像是会嫉妒自己这老大的位子。那么他这份无名火气,究竟从何而来?

    困惑之下,容霄也不愿当真伤了兄弟,只能仓促应对,只守不攻,一次次被动的招架着。在外人看来,就好似他正在被邬几圆逼得步步后退。

    “霄哥,你的实力果然就只有这一点吗?”轻易占据了优势,邬几圆脸上的笑容更加古怪,冰冷中更有种深刻入骨的讽刺,“那你,到底是怎么当上众兄弟的老大的呢?呵呵呵……”

    “邬几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又一次双拳激撞后,两人各自朝后方退开,容霄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我没怎么。”邬几圆冷笑如故。他笑得略微垂下了脑袋,只剩下双肩仍在不住耸动。

    半晌,他重新抬起了头,双目被拂动的碎发遮掩,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霄哥,凉姐的身份,你是早就知道了吧?”

    容霄虽不解其意,仍是耐着性子答道:“就在预选结束之后。比你们早不了多久。”

    “是吗?”邬几圆怪笑一声,“我看未必吧?”

    “你自然早就知道她是九幽殿小姐了吧?”手中大刀一挥,邬几圆的语气愈发咄咄逼人,“你不愿意参加考核,本来大家都觉得很遗憾,现在想想,你可真有本事,迟到了这么久还能插进来考核,果然有后台的人就是不一样!”

    容霄初时一怔,但渐渐的,一丝丝冰寒,开始悄然攀爬上了他的双眼。

    虽然他明知道,既然自己要选择凉子,那么在他能够取得真正足以匹配她的身份之前,这个“吃软饭”的帽子就是摘不掉的。

    本来,他也可以不用选择这条最难走的路。以他目前的地位,喜欢他的女生一抓一大把,他完全可以交一个简单的女友,所有人都会祝福他们,羡慕他们。他仍然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不用在这条荣华路上摸爬滚打……但是,他就是喜欢凉子,为了她,他心甘情愿去承受这一切!

    原本,他就没有想过让所有人理解自己。那些世家少爷要怎么看他,随便他们去。但他没有想到,就连自己的兄弟,竟然也把自己当成那种人……

    “我也想通了,”邬几圆仍然在说着,“难怪你愿意对凉姐一心一意。要不是她有这样的背景,像咱们这种人,会甘愿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吗?”

    “你在胡说什么!”听着他那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容霄终于忍无可忍,拳锋笼罩起一层劲风,直轰而出,击得邬几圆连退数步。

    别人要说他什么,他还可以忍,但他绝对不允许有人质疑凉子……!

    挨了这一拳的邬几圆,把头一昂,反而更是变本加厉:“你打啊!再打我也要说!你要是从头到尾没吃过软饭,天宫门能给你开这个后门吗?刚才那个九幽殿的少爷,他能帮你吗?”

    原来,凤君夜用黑暗沼泽试探容霄,并在他成功通过后,替他直接清理了一大批敌人的那一幕,也都落在了邬几圆眼中。

    “你自己也是,你以为自己在追大小姐,其实人家就是拿你当小白脸玩玩!我们兄弟们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一连串的发泄过后,邬几圆的怒火反而越烧越旺,身形低伏,灵力从背后辐散而出,漫天涌动,就像是一条条凭空生出的尾巴。而在能量积聚成形后,他的双手朝地面猛然一按,灵力浪潮透体而出,化为一道道有如实质般的白色光柱,朝着容霄的方向暴涌而去。

    对凉姐,他依旧保持着旧有的敬重。但对一个吃软饭的老大,甚至连考核都要利用女人走后门,他看不起!

    第四组。

    凤栖梧忽然动了。

    一直保持着观望态势的他,终于打算真正参战。身形一动就晃入了人群,穿梭来去,形如鬼魅,只看到一道黑影往来飘忽,沿途已经栽倒了成片的考生。

    他的动作,就和真正的幽灵无异,你完全猜不到他下一步的进攻方位,出招更是快如闪电,刁钻狠辣。再加上时间秘法的加持,让他几乎成为了一个游离在异次元的变数。

    除了参赛者之外,就连在赛场上肆虐的傀儡,也被他轻易打烂。以一种势如破竹之威,加入了场中的晋级战!

    这个时候,各组的考生,以及场外的众多出局者,都不禁为凤栖梧的强势爆发而震惊。他现在所展露出的战斗力,绝对是要超过他之前的表现太多,也就是说,在先前的考核中,他隐藏了实力!

    对此,徐子继仅是稍一蹙眉,随即袖袍震动,一只只崭新的傀儡,再次被他释放了出来。

    不过是多了一个意外的敌人而已,就先让他得意一下好了。反正在这张擂台上,不管是谁,他都一定会彻底打倒。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前十名,而是……那唯一的冠军宝座!

    第三组。

    “风咒?乱刃风!”金思艰难结印,风刃凝聚成强力螺旋,扫荡着伤痕累累的战场。

    对面的壮汉哈哈大笑:“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一招啊?”手腕抬起,一拳轰下,地面自裂痕处为始,大片的雷霆激烈暴走,犹如一条条涌动的雷蛇,自下而上的蹿起,将那苦苦抵御的两人淹没。

    在连番的激战下,金思和孟昭已是全身带伤。而他们的敌人,起初的初级风咒还能对他造成一点妨碍,也不知是挨得多了,逐渐习以为常,还是金思的灵力正在不断衰弱,放出的风刃落到他身上,好像仅仅是在给他挠痒。

    “化两极,生阴阳……”孟昭强撑着站起身,两只袖管在苦斗中已经完全粉碎,垂在身侧的手臂也是血迹斑斑,奋力演化着阵法,“飓风之翼!”

    在他背后,展开了一对由劲风组成的翅膀,扇动之间,释放出两道风力龙卷,朝那壮汉盖去。

    那壮汉一声清喝,全身都缠绕起了一串串细小雷蛇,随着电光扩大,那风旋袭近他身前,就直接被雷威粉碎成了一片虚无。

    “雷霆炼狱!”轻易将攻势化解,那壮汉运力于臂,朝着半空一锤劈下,顿时,大量的雷霆从半空降下,震得两人东倒西歪。

    那壮汉收了雷锤,正要上前追击,脚步却是莫名的一僵。垂目望去,只见周身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一串串金色阵纹,从那些阵纹之中,正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束缚之力,让他一时都有些活动不灵起来。

    “小子,你还留了后手?”那壮汉恼得咬牙切齿。

    他现在也想通了,孟昭先前那一招飓风之翼,威力极弱,而他在大意轻敌之下,选择了硬接。但这却正落入了孟昭的算计中,因为他真正的目的,仅仅是将束缚的阵纹印入其中,只要两者稍一接触,第一层阵纹脱离,第二层阵纹就会发挥效用。自己……竟然是被这小崽子摆了一道!

    “九转生灵阵!”趁着那壮汉暂时被制住,孟昭再次运转阵法,一道阵盘当空闪现,辐散开一层金色光束,将他和金思周身笼罩,漫过层层如海浪般的稀薄光晕。

    “我束缚不了他多久,现在你不要管他,专心恢复体力,能恢复多少是多少!”

    “可是,这个阵法来不及让我们两个人的体力同时恢复到巅峰吧?”金思软弱的询问着。

    身在其中的她可以感应到,或许是由于孟昭功力不足,这阵法的修复效果相当缓慢,而对面那壮汉的挣扎却要剧烈得多,照这种趋势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重新冲过来攻击了!

    听过她这句话,孟昭沉默了一下,手中印诀变动,那金光稍一闪烁,从正中化开了一道波纹。接着就如同将一对气泡剥离开一般,金光缓缓从孟昭周身抽离,全数灌入到了金思头顶的阵纹内。这一来,修复的速度顿时加快了一倍。

    “我不是那个意思!”金思又急又愧,尖声叫道。感受着体内快速恢复的活力,这时她却没有任何的欣慰感。她想要的……根本就不是孟昭牺牲自己来成全她啊!

    然而,金思在阵法之道一窍不通,她根本就无法控制阵盘的运转。而在此期间,孟昭已经当先冲了出去。

    “思,你专心恢复功力,这里我顶着!”

    几乎就在他冲出的同时,那壮汉也挣脱了阵法的束缚,一掌拍出,张开的五指扣住了孟昭脑门。

    孟昭一阵龇牙咧嘴。流窜的雷霆,让他感到整张脸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面皮震动,嘴唇颤抖,眼前阵阵发黑。

    “砰”的一声,孟昭瘦弱的身子,直接被那壮汉按到了地底,两侧掀开了成片的破碎石砖,游走的雷蛇依旧未息。

    金思也冲了上去,施展开自己最熟悉的掌法,但还不等拍出几掌,就被那壮汉轻易的一掌震飞。

    眼看着那壮汉继续朝自己走来,金思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就要在这里出局了吗?自己和他纠缠了这么久,恐怕他再出招,也会下真正的重手了吧……

    就在她满心惶恐间,本已经栽倒在地的孟昭,却是带着满身的鲜血站了起来,奋不顾身的疾冲上前,代她挡住了那名壮汉。

    “思,你快跑吧!擂台这么大,他抓不到你的,快跑!”

    尽管他几乎是立刻就被按倒在地,却依然张开手臂,抱住了那壮汉双腿,脑袋上挨了一拳又一拳,头发已经根根焦黑直竖,却仍是坚持着不肯放开。

    “不要啊……”不知不觉中,金思已经看得泪流满面,“住手,住手……”

    “我们认输就是了,不要再打了……”

    但,或许是两人的连番挑衅,让那壮汉气恼已极。而他的所有怒火,现在就都发泄在了正被他按在掌底的孟昭身上。

    一拳,一拳。

    一片片血迹,化开成丝丝缕缕的雾气。

    惨呼声渐歇。

    “都是我不好……”这份无力感,也令金思更加痛苦,“是我太没用了。如果我可以施展出高阶风咒的话……”

    一拳,又是一拳,带血的牙齿滚落在了擂台上,又被溢散的灵力顷刻震碎。

    “他是……唯一一个保护我的人。”

    回想起当初那段黑暗的岁月,所有人都是折磨她的人,何尝有过,一个像这样守护自己的骑士呢?

    “他是……第一个把我,看得比他自己更重要的人……”

    眼前的画面,已经被鲜血和泪光模糊成了一片虚影。

    “或许我能做到的事很少,但是我也想要去努力一次……”

    “想要,保护他……!”

    在这一刻,金思的视线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在她身上,大片的灵力光辉自动上涌,就如同为她披上了一件圣洁的白色纱衣。

    而她的双手,也仿佛被某种未知的力量操纵,自动的接触了起来,结出一个个有些陌生的印诀。

    “风咒?万壑流风!”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