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刺杀
    第四组。

    顾铭栩一直在场中奋战。

    作为天圣国备受瞩目的皇子,从小他就受过各种专业的格斗训练,所能享受到的资源供应也是远超常人。在这样的擂台上,他战得如鱼得水,神采照人。

    一切,本来都在有序的进展着。这会儿,顾铭栩以一敌三,应付着身周几名敌人的缠斗,始终是将灵力恰到好处的催发于外。就在他逐渐把持胜场,即将以一招分出成败时,他的右臂,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刺痛感。

    那种痛楚,最初相当微弱,仅仅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但很快,一种火辣辣的剧痛猛然从伤处袭上,就如用锋利的刀刃一寸寸割开皮肉。顾铭栩眼前都是一阵发花,紧接着,他就感到伤口麻痒难当,仿佛连血液都被完全冻结。这种感觉……是自己中毒了!

    本来擂台上既无规则限定,使用毒药也算不上违规,在参赛的考生中,有一大批本就是毒师职业者。但这次的毒药……从迅速涣散的意识,以及伤口不断泛起的剧痛来看,分明就是一种见血封喉的毒药,一出手便是奔着性命去的!

    透过模糊的视线,顾铭栩隐约看到,一道身影快速挤入人群,混进了杂乱的选手中。他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朦胧的背影,而对方的任何特征,就连高矮胖瘦等等,他都是一无所知。

    身边的几名敌人,并不知这短短瞬间所发生的剧变,他们只是看到顾铭栩的动作忽然变得迟缓,只当他是经过连番苦斗,灵力耗尽,各自眼前一亮,挺起兵刃进击。

    不能再跟他们耗下去了……顾铭栩努力运转着僵硬的意识。现在他需要尽快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运功驱毒……如果再运转灵力,毒性只会发作得更快。等到毒素真的扩散入全身血液……他就会死!

    到底是谁……?竟然用这种手段来刺杀自己?还是在天宫门的擂台之上?

    作为皇子,身边的确有很多双窥伺的眼睛。但一时之下,顾铭栩也难以锁定怀疑对象。他只能冒着剧毒攻心的危险,强提一次灵力,身形急转,双掌拍出,化开一片能量漩涡,将这几人齐刷刷的掀倒在地。确定他们再无战斗能力后,他才一瘸一拐的走出战圈,寻找一块安全地带。

    途中,他也查看过自己的伤口。右臂上被划开了一条寸许来长的口子,渗出的鲜血已是全黑,在大量血迹的渲染下,也令一条本来不算很深的伤口,显得极是狰狞可怖。

    看样子,这伤口应该是用一把极薄的利刃造成的,而在刀刃上,就淬有致命的剧毒!

    艰难的走出人群后,顾铭栩一个踉跄坐倒在地。抬手一抛,一件灵宝飞上半空,辐散开一层层塔状的金色光晕,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暂时隔绝了外界的侵扰。

    这并不是顾铭栩要名次不要命,只是他先前所在的区域,刚好是在擂台的中心地带。四面都是敌人,若要离场,就得一路打出擂台。人家可不管你是不是要出去疗伤,试想,万一你这伤是装的,我让了你,你就趁机偷袭呢?若是这样,顾铭栩也实在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迫于无奈,他只能撑开自己的随身灵宝“金钟罩”,就近疗伤。但这样的方法并不保险,万一有人注意到他受了重伤,很可能就会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毕竟他在这一组,也是和徐子继、凤栖梧并列为“种子选手”的。能亲手解决掉一个种子选手,哪怕不能让自己成功晋级,单是那一份荣耀感,也足够让他们前仆后继了。

    就算一个人打不破护盾,那十个人呢?更多人呢?受到贪婪的驱使,是足够让他们拿出更多压箱底的手段的。此时顾铭栩也唯有暗暗祈祷,但愿在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前,能够让他先压制住毒素,哪怕是可以恢复一成的战斗力也好。

    一滴,两滴,深黑色的毒血从顾铭栩指尖渗出,落到被他放在身前的一个小瓶内。

    还不知这是什么毒药……只有先设法收集毒血,等比赛结束之后,才有可能顺藤摸瓜的找出真凶。现在对方是想要自己的性命……绝对不能姑息!

    旁人没有注意,但顾铭栩的异状,却是被正在第二组战斗的顾洺汐看得一清二楚。

    第四组除了另外那两个种子选手,其他那些人,以哥哥的实力,应该是足能应付的。现在徐子继以傀儡进击,凤栖梧尚未出手,那么,到底是谁伤了哥哥?

    顾洺汐很清楚,哥哥性格坚韧,平时在格斗场上就算是受了点小伤,也一定会坚持训练。能让他不得不放弃比赛,甚至连灵宝金钟罩都动用了,只怕……他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

    一时间,顾洺汐心慌意乱,她所在的位置,刚好离界线较近。而她也几乎是立刻就赶到了擂台边,向场外负责维持秩序的天宫门侍卫喊话。

    “能否申请比赛暂停?我哥哥那边好像出了意外!”

    那侍卫望了她一眼,公式化的应道:“对不起公主,考核已经开始,不能为任何理由中途停止。”

    顾洺汐心中担忧,恨不得立刻放弃比赛,冲到第四张擂台上去看个究竟。那侍卫看出她的心思,再度劝道:“王子不会有问题的。战斗中受伤,那都是很常见的。公主还是快回去考核吧,相信王子一定也不会希望您为他影响成绩的。”

    真的不会有事吗?哥哥……顾洺汐忧虑的抬起视线,望着那道被笼罩在金色光环下的身影。如果被人注意到他受伤的话,可能是会群起合围的啊!

    第五组。

    修罗兄弟和颜月缺,已经战过了几个回合。

    即使他们攻势凶悍,但颜月缺也是修炼过大量的强横灵技,见招拆招,短时间内仍是不落下风。

    又一次激烈的碰撞爆发,三人各自朝后方跃开。哥舒冲翻转着手中的兵器,扫视对面的敌人,一声冷笑。

    “颜月缺,一个擂台上只能晋级两个,你小子是我们夺冠的阻碍,你不会不清楚吧?”

    颜月缺淡然点头,风姿翩翩:“是,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还有一个更加简单易行的方法呢?”

    “一个擂台上,确实只能晋级两个人。不过,你们完全可以不用和我战斗。”

    见两人狐疑的望了过来,颜月缺神秘一笑,“因为你们是兄弟啊,兄弟之间,自然可以有商有量。只要哥哥谦让一下弟弟,或是弟弟礼敬一下哥哥,这件事情不就圆满解决了么?”

    “反正,谁能打进总决赛都是一样的,亲兄弟之间,还需要分什么彼此?”

    他这番看似彬彬有礼的话,所隐含的潜台词可实在不少。就连修罗兄弟之间,一时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似乎都在认真考虑这提议的可行性。

    半晌,哥舒冲脸色一变,怒喝道:“你少废话!少来挑拨离间!我们兄弟当然要一起晋级,要滚还是你这个外人先滚吧!”

    战斗,再次一触即发,三人幻化成了一团光影,阵阵金铁交鸣声,以及如海浪般的强横能量,不时在他们的兵刃交撞间散发而开。

    颜月缺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他最想要的效果,已经达成了。这场战斗,他胜券在握——

    一旁观战的沈安彤,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就和自己采取的狐假虎威、借刀杀人一样,颜月缺现在用的,也正是一招反间计。

    虽然修罗兄弟总是出双入对,但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表面那么和睦。哥舒庆冷血,哥舒冲暴戾,从本质来说,他们都是只会为自己着想的人。暂时还没有爆发矛盾,只是因为没有出现过根本的利益分歧而已。

    如今,颜月缺就是在他们当中埋下了一颗不和睦的种子。虽然眼下仍是对方两个,一起打他一个,但只要这场战斗继续下去,弟弟难免会觉得,哥哥对自己不够谦让,又或是哥哥觉得,弟弟对自己不够礼敬。这样一来,也就产生了嫌隙。

    毕竟,大多数人对待自己最亲近的人,往往都会特别苛刻。颜月缺是敌人,不让步是理所当然。但现在的局势,分明是自己的亲兄弟退让一步,就可以结束这场难缠的战斗,而对方却偏偏不肯……

    长期苦战不下,所引生出的怨气,只会被附加到自己的兄弟头上。那么,他们在这里迟早都会反目的……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

    第三组。

    慕含沙刚刚解决了几个敌人,迎面就划过一道灵力光弧、他的反应也算是极快,迅速一侧身,同时体内能量涌动,再次进入了备战状态。

    “含沙兄,真难为你能走到现在啊。”对面,缓缓走出了一道身影。披着一件与自己相同的黑袍,双手好整以暇的拢在胸前,做抚掌之状。从方位看来,先前出手偷袭自己的就是他!

    “盖承!”慕含沙瞳孔微缩。他知道对方看自己不爽,却没有想到,他这么早就要把敌意摊到明面上……

    此人和自己一样,都是这一次前来参考的九幽圣使。先前他跟的是八尊者,与当时明面归属七尊者的自己,时常会产生冲突。

    单论家世,这盖承的出身,确实比自己好了很多。要知道,能成为九幽圣使,在这世间是一等一的美差,想谋这样一个位子,是需要大笔钱财通路的。因此,殿内的九幽圣使大部分都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只有那些贫贱之人,才会前来卖身为奴。

    而身为奴仆,除了能混上一口饭吃,是享不到任何优待的。在九幽殿,他们就是奴才的奴才,见了谁都得点头哈腰赔笑脸。能从奴仆中出一个九幽圣使,实在是凤毛麟角。

    不巧,慕含沙恰恰就做到了这一点。他先被八尊者看中,又代为谋划,令他得到了七尊者的垂青,从此彻底咸鱼翻身,就连在九幽圣使中,都是一位佼佼者。他的风头,也自然而然压过了表现平庸的盖承。

    这样的差距,盖承如何甘心?他看不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一心只盯准了两人的身份之别。他又怎能容忍,一个卑贱的奴仆,竟然彻底爬到了自己头上去?

    起初,八尊者是禁止他招惹慕含沙的。盖承不解,但八尊者也从未向他解释。直到八尊者垮台,盖承才知道,慕含沙竟然一直是八尊者埋在七尊者身边的一颗暗棋!

    更令盖承记恨的是,八尊者被处死,他们这些曾经跟随八尊者的下属,都受到了一定的贬斥,在殿里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慕含沙这个背叛者,他竟然早早巴结上了风头最盛的九尊者!还得到了天宫门的参考名额!如今,就只有他是赢家!

    可恨……可恨……盖承恨得牙痒。有心借用慕含沙背叛一事,煽动八尊者的旧部,希望他们能为上司报仇,讨伐这个叛徒!

    但九幽殿内本就人情凉薄,八尊者平日里待人又刻薄,众人无非是畏惧他的威势,却没几个是真心敬重他。为了一个已死的上司,去得罪九尊者的心腹?太划不来。

    这帮人指望不上,但盖承仍然咽不下这口气。他花了大把的金钱,才为自己换来了一个普通的推荐名额。就是为了和慕含沙一起去参加考核,然后,彻底打倒他,自己进入天宫门!

    “含沙兄,何必摆出一脸敌意。”盖承虚伪的假笑着,“小弟也是心想,你撑到现在一定已经很累了,不如就先下去休息,剩下的路,让小弟代你走完如何?”

    慕含沙沉下了声音:“盖承,你是要在这里跟我动手吗?大家都是九幽殿的人,外敌未清,先起内讧,恐怕要给其他人看了笑话。”

    盖承的打算,他自然看得出来。真要动手,自己也绝不会惧他。只是他看重九尊者的恩情,一心为九幽殿的利益着想。虽然对方和自己不睦,但他们到底还是来自同一个阵营,如果名次都能好看些,殿主自然也会欣慰。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都希望尽量避免内耗。

    不过……如果这盖承执意同他为敌,他也绝不会留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