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乱象
    第三组。

    洛沉星一直在场上保持着中庸的表现。

    不露锋芒,是为了不过早的引起旁人警觉;不显弱势,是为了避免被人直接当成软柿子。

    他混迹在人群之中,沉潜待发,等待着最佳的制胜时机。

    开赛至今,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那些实力平庸之人,大部分都被打下了台。战斗形势渐趋白热化,许多隐忍的高手,也即将亲自下场对决,接下来的,才是整场群战的重头戏。

    而洛沉星,也终于在隐蔽的前进中,来到了慕含沙身边。

    “圣使大人!终于跟您会合了!”

    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既要隐藏实力,又想在这张擂台上待得更久,就需要尽早找个靠山。先借助着对方的庇佑,等到后期他与各方强敌拼杀,灵力耗尽,大不了自己再反戈一击。反正这就是比赛,能做到这一步,同样是他的手段。

    至于合适的人选,司空圣靠不住,皇甫离对他又没有好感,洛沉星在谨慎的观察后,索性将主意打到了更高阶参赛者的身上。

    既是自己的上司,也是血云堂那两人共同的上司,九幽圣使!

    通过这段时间的考核,在洛沉星看来,慕含沙既有实力,为人又足够靠谱,况且他还是九幽殿红人九尊者的心腹,在考官眼里很有几分地位。如果能跟他谈妥“合作”的话,对自己将是相当有利的。

    为表诚意,就算由自己先给他当枪使,替他多清除几个对手,那也没有什么。反正洛家做的就是生意,要讲交易,商谈价码等等,没人比他更擅长了!

    一边在心中反复盘算,洛沉星也好声好气的赔笑道:“小人是九幽殿的一位下属,这场比赛,甘愿听从大人调遣。也请大人多多关照!”

    这“多多关照”四个字,包含了很多的东西。商场上往往就是这样,很多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既给自己留了颜面,也是给对方留了余地。

    “听从调遣?”慕含沙似笑非笑的瞟了他一眼,“那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别碍我的事。做得到么?”

    洛沉星一怔。这怎么……和他想好的展开不一样啊?

    没等他再发挥无上口才,慕含沙就已经忽略了他,穿梭过人群,径自走向了下一处战场。

    岂有此理……被甩下的洛沉星暗暗恼怒。我是给你面子,自称一句属下,你也就真的拿我当属下看了?现在大家同样是天宫门的待考生,身份是平等的,谁能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

    不过说起来,对方既是九尊者的下属,又是皇甫离的朋友,那两个人,偏偏都和自己有些不睦,也难怪他现在就是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看来跟他合作是走不通了,要另想其他的办法才行……

    “看样子,你对那家伙好像很不满啊?”正在洛沉星暗自苦思间,在他身旁忽然响起了一道戏谑的低笑。

    洛沉星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套相同的黑色长袍,对方分明也是一位九幽圣使!吓得他连忙压住了自己的脾气,点头哈腰的道:“不不,小人不敢……”

    对方听了他的回答,声音却是莫名的一沉:“如果你真的不敢,那你也就没有用了。”

    感受到对方涌动加剧的灵力,洛沉星脑子转得也快,稍一揣摩他话中之意,就明白了个大概。

    九幽圣使内部,也并非就是铁板一块,围绕着不同的尊者派系,同样是有不少人互相看不顺眼。这一次他们代表各家的上司来参加考核,最终的成绩,关系到背后的尊者在殿内的地位。也就是说他们名为同僚,但实际上,却是比外人更具有利益冲突的对头!

    听眼前之人的口气,他是打算在这里对慕含沙下手,而自己这份不满的情绪,刚好可以成为他的一颗棋子。所以他才要问,自己“敢不敢”。

    这样也好……洛沉星只是琢磨片刻就坚定了心思。既然关系到尊者派系之争,慕含沙是九尊者的人,帮别人收拾掉他,就等于间接打击了九尊者。这样的好事,他何乐而不为——

    “小人愿听从大人吩咐!”洛沉星当即垂首。

    那名九幽圣使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丝暗光。

    第一组。

    要说企图在群战内蒙混过关的人,不是没有,李冰河就是其中一个。

    本来,他也想好好的大展一番身手,把眼前的敌人统统打得落花流水。但战斗才一开始,现实就给了他重重的一棒。

    先是几个在他身旁炸开的大号灵力光球,就把他吓得一哆嗦,尤其是弑九天这个种子选手也片刻不消停,在场上横冲直撞,失控的雷霆与火焰随处蹿动,更是让他暗自戒备。

    要是认真去打,他打不过这帮怪物的……毕竟他从小就娇生惯养,怕苦怕疼,要是真挨上一下子,那可真够他受的。

    打是打不过,弃权又不甘心,短暂的犹豫后,李冰河自然而然的做出了一个决定,躲!

    或许是运气较好,一直给他躲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缠上他,非要一决胜负的对手。不过随着出局的选手越来越多,场上的空间越来越开阔,他开始无可避免的,需要去面对一些正面战斗了。

    这会儿,李冰河全力施展灵技,不料一招放出,对方只是随手架起一面护盾,就将他这道雷光架了出去。无巧不巧,反射的灵技,恰好击中了不远处的一名壮汉。

    看到对方愤然转头,要寻滋事者算账的架势,李冰河双腿发软,赶紧指着自己对面的敌人,撇清道:“是他打你的!”

    那大汉看上去脾气暴躁,头脑也较为简单,闻言也未多问,就气势汹汹走向了对面的那人。

    两人几招交手后,愤怒的大汉实力更胜一筹,猛然前冲,一拳就将对方轰出了场外。

    李冰河早就趁着他记起自己之前,钻进人群,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不过等他重新回想,倒是觉得……这无意中发现的一招,好像还挺好用!

    栽赃嫁祸,借刀杀人,自己躲在背后,让其他人在前面拼得你死我活……没错!没错!李冰河想得两眼发亮,这真是最适合自己的战术!

    其后,李冰河就穿梭在人群间,时不时就悄悄施放一招灵技,他是有意计算角度,既能让中招者找到加害对象,又不至于暴露了自己。

    在他的频繁设计下,擂台上已经多出了好几场额外的战斗,并且,自然也有很多他本来打不过的对手,在这场无妄之灾中被推出了局。

    每一次的成功,都让李冰河更加得意一分,只觉得自己想到了个绝妙的好点子,说不定真能凭着这一招,“幸存”到最后,直到顺利晋级。那个时候,他可就真是整场考核中最幸运的选手了!

    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李冰河这百试百灵的策略,终于还是出了偏差。这一次还没等他全身而退,一个一脸凶相的汉子就牢牢的看定了他,并且,迈开脚步向他走了过来。

    “是……是他……”李冰河全身打着哆嗦,努力挤出笑容,指向身后一位一早被他选定的“替死鬼”。

    但,那凶脸汉子却是理也不理,仍然一步步的向他走近。

    奇迹啊,出现吧!李冰河绝望的默念着。请赐给我一场转机吧!

    不知上天是否听到了他的祈祷,就在李冰河反复的默念中,那凶脸汉子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接着,两道极细的血流从他的额头流下,分从两侧漫过鼻梁,映衬着他渐转空茫的双目。

    “砰”的一声,那凶脸汉子直直朝前方栽倒。

    啊,奇迹真的出现了!李冰河惊喜交加,果然,在这场比赛里,我才是上天唯一的宠儿啊!宠……儿啊……

    传递惊喜的回音,悄无声息的卡了壳。

    在那栽倒的汉子身后,现出的是一张冷峻的青年面庞。

    初看之下,或许是会令人心生好感的。但在此时的李冰河看来,他就是真正的魔鬼!

    帝剑阁弑九天!全场最大的煞星!刚才的凶脸汉子就是被他打倒的!

    而现在,他正要像清理掉一只小蚂蚁一样,随手的清理掉自己——

    “哇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久久的回荡在赛场内。

    擂台之外,一道全身焦黑,衣衫上还冒着黑烟的身影,就这样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重重坠落。

    弑九天神色漠然,继续向前方迈进。

    在他的身上,沾了许多的鲜血,就连他那张俊秀的面容上,此时也是血迹斑斑。

    这些都不是他自己的血,而是曾经倒在他掌下的敌人的血。

    尽管全身鲜血淋漓,狰狞可怖,但弑九天却没有任何的擦拭之意。

    因为这些血迹,都是他打倒一个个敌人的证明,那就仿佛是他的功勋,是他的奖章。

    直到弑九天离开这片区域,人群中的另一个韬光养晦者,冷栖才悄悄的呼出了一口气。

    真是太可怕了。让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场上,对谁都是个威胁。

    但是,有没有什么办法,来策划一场“鹬蚌相争”呢……?

    他得承认,这一招还是从李冰河身上得到的灵感。不过既然他已经“功成身退”,那就由自己来发扬光大吧——

    能制住种子选手的,就只有另一位种子选手。如果有办法,让墨孤城提早和弑九天对上,把其中的一个清出局的话,剩下的名额,就有机会由自己顶上了!

    那么,让这两人冲突的焦点……冷栖的视线迅速转动,最终定格在了较远处,一位正挥舞着双刀,奋力拼杀的少女身上。两条双马尾,正富有活力的在她背后跳动着。

    乾元宗,乔曦莹,墨孤城的同门师妹。要想办法,从她身上下手——

    第一组的另一块区域内。

    岑零正与一位身穿红衣,一口大刀泼风疾舞的少女奋战。不过即使是在战斗当中,他仍要发挥自己“花花公子”的秉性,随口的调侃着。

    “不是吧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出手要这么狠辣呢?这样会没人爱的啊?”

    “你懂什么?”那少女毫不容情,唰唰唰又是几刀砍上,“我男友说了,这次的考核,我一定要打进前十,他才会向我求婚。为了我的爱情和幸福,我一定会扫除一切竞争对手的!”

    刀尖深深砍入地面,再回身挑起之时,掀起一阵爆发的火浪,而那少女也迅速朝后方纵跃。

    红鸾,一位风风火火的女子,有着骑马驰骋的英姿飒爽,在前期的考核里总是拼尽全力,热血十足。但她的头脑也非常简单,做事全凭心血来潮,直等事后听人分析利弊,才对之前那个冲动的自己悔得捶胸顿足。要不是有一张漂亮的脸蛋,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傻大姐”。

    不过,她的脸倒也确实是够漂亮的,让人可以容忍她时不时的傻气。

    “哎,你傻不傻啊,”岑零调笑着她,“你要能打进前十,名气都传遍全世界了,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追你,你还稀罕他?”

    “这……”红鸾的目光忽然闪动起来,“好像真的是这样啊……”

    对啊,为什么非得是自己打进前十,而不是男友打进前十呢?况且,她和男友之间,好像也并没有多么深的感情,仅仅是他向自己告白,而自己也就同意了而已。

    现在想想,参加考核之后,遇到过那么多优秀的男生,几乎每一个都比自己的男友条件好。不说别人,就连面前的岑零……好像也要帅得多了。

    看到那睫毛微垂,充满了女性柔弱气息的红鸾,岑零心中一动,停下攻击,主动走近了她。掏出一块手帕,极其轻柔的为她擦去额角的汗珠。

    “战斗到现在,很辛苦了吧。你看,你都出了这么多汗。”

    红鸾身子一颤,心跳明显的加速起来。即使是她的男友,也从来没有用这么温柔的态度对她说过话……

    岑零趁势进击,手掌下滑时,揽住了她的后颈。

    “更何况,你真的要去跟那两个怪物争名额吗?如果在你美丽的脸上留下了伤痕,我可是会心疼的——”

    “不如,咱们不要再打下去了,找个地方坐下来喝一杯,好好的休息休息,聊聊天,这不是更好吗?”

    ……

    稍后,一对新生的小情侣就这样手拉着手,一起走下了擂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