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命运锁链
    第三组,司空圣从最初就在场上横冲直撞,身周血龙腾舞,拳打足踢,打倒了成片的对手。

    “皇甫离,我一定会在这张擂台上,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让所有人都看到,我才是血云堂的第一高手……!”

    望着不远处那道笼罩在血光中的傲然身影,司空圣咬一咬牙,拳锋缭绕起一层血光,狠狠挥出,再次将身前一人轰飞出数丈。

    “等我把这里清场之后,我就去收拾你!”

    与他相似的,另一片区域内,江彩妮同样是在进行着大肆收割。

    行事向来狠辣的她,掌指翻飞间,层层黑气涌动,幻化出弥漫的暗色浓雾。这雾中似有种腐蚀之力,受到沾染的考生,衣衫上相继溃裂开大大小小的洞眼。此际,江彩妮更是乘胜进击,双臂一展,回荡开一片风暴漩涡,将身周数人齐齐掀飞。

    正在她战得起劲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嗤笑。

    “还挺厉害的嘛,小猫咪。”

    眼前的女子,留着一头黑色大波浪卷发,鬓角盘作一朵鲜花状。打着舌钉,皮肤微黑,浓眉大眼,满有种异域风情。那放肆火辣的打扮,以及她周身所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令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头高傲的母狮。

    此人,同样来自断魂岭,是修罗兄弟的同门师妹,名叫双邈英。打量着对面的江彩妮,臂弯一转,低俯下头,夸张的舔着手中一条带刺的鞭子,就如同在垂涎着某种美味一般,眼中同时流露出一股嗜血的狰狞。

    “我最喜欢的就是带刺的玫瑰了。特别是,把你们的刺一根根拔掉的过程——”

    江彩妮面色微沉。这个女人,是她最不想遇到的敌人之一。因为……她的种种言行,以及战斗的方式,根本就是像修罗兄弟一样的变态!

    第二组。

    叶朔和任剑飞,仍然在欧曜的进攻下且战且退。

    “在时空法则拼不过他,但是我记得千机诀中,有种阵法可以凝固时空,压制对方的法则,但是,还缺少了一件关键的材料……”

    “星炼钢,传说中非常珍贵,是炼器师追寻的至宝,我一直都没能找到……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这星炼钢呢——?”

    叶朔苦苦回想,脑中闪过一连串的材料名单。当初这星炼钢,他的印象就是既难寻,对非炼器师又不实用,实在没必要在它上面花太多心思。但现在缺少了这件材料,却让他面对一个难缠的敌人,有些束手无策起来——

    “大五行剑阵!”叶朔正暗自苦思间,任剑飞灵力催动,一柄长剑在他身前浮现,剑光流转,化为一圈闪耀的金色阵盘,法则秘纹在大阵内流转,银芒扩散,更有数点繁星,在阵纹间隐约迸发。

    “这……”叶朔看得目瞪口呆,一段文字,也突兀的在他脑中闪现,“银白色光泽,催动时隐约有星辰之力,这就是……星炼钢!”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有想到,任剑飞的随身佩剑,竟然就是用传说中的星炼钢打造而成!

    “任剑飞,我有办法了!”在欧曜短暂的被剑阵困住之时,叶朔抓住机会,立刻向任剑飞传音道,“只要借助星炼钢,就有机会打倒他,你这把剑,就是用星炼钢打造的吧!”

    任剑飞略微一怔,凝视着手中的长剑,迟疑应道:“是……但要重新提取星炼钢,就得将这把剑熔铸重塑吧?这把剑,是我爹送给我的六岁生日礼物,当初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星炼钢,我……轻易不想走这一步。”

    叶朔急道:“要回报你爹,重在心而不在形式,你爹知道你能通过考核,一定也会很欣慰的啊!”

    任剑飞仍是踌躇难决,而这个时候,欧曜已经冲破了剑阵,手中印诀流转,灵压四溢,一道扩大的蓝色盛芒,正在他指间成形。

    “该到此为止了!”

    蓝芒之上,威压暴涨,鲜明的棱角逐渐结成,轮廓已是清晰可见,正是一柄巨大的蓝色光剑!

    他正是要以这一击,为这场战斗划下一个句点!

    “任剑飞!”叶朔大喊道。紧盯着他手中的宝剑,望眼欲穿。一边是逼近的敌人,一边是足以扭转局势的宝物,两者仿佛各自化作虚影,同时在他眼前忽近忽远的冲击着。

    蓝芒迅速扩大,席卷开的威压,在半空中化为上涌的气浪,一掠而过,将两人同时淹没。

    欧曜眼中的笑意加深,凝视着眼前的蓝色海洋,一面将体内的灵力尽数催动而出,灌注到光剑之内。周边的气流在他的能量奔涌间,此时也是不断化形扭曲。

    但,不知何时,欧曜的笑容渐渐僵硬了。

    他手中的蓝色光剑,竟是无法再朝前推进一寸!

    眼前,凭空出现了一道金色阵法,以一团缓缓融化的银白能量球为中心,所散发出的涟漪波纹,正正将他的剑尖封锁在外,就像是刻下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封印。

    千钧一发之际,叶朔几乎是瞬移到了任剑飞身侧,一掌将他手中的长剑推出,提炼其中的星炼钢粉末。虽然这个过程比他想象的更加困难,但总算是在最后的关头赶上。

    暗暗对任剑飞说过一声抱歉后,叶朔抬手连挥,一块块材料破空而起,与星炼钢材料处在同一平面上,呈顺时针缓缓旋转。一道接一道的各色光芒,从材料中贯射而出,彼此相连,交织出一片翻覆的阵纹。一种沉淀着时空法则的玄奥力量,也在阵纹间悄然散发。

    欧曜情知不妙,正欲抽身退却,叶朔却是片刻不缓,双掌潜运灵力,朝着阵盘重重一推。阵纹光芒大盛,将欧曜直线锁定在内。那流转的阵纹,仿佛真正的锁链,捆住了他的四肢,束缚住了他的行动。他那时空法则的神通,在此已经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

    叶朔一跃而起,身形如利箭般疾射而出,双掌闪电连拍,在阵法的加持下,一道道金色手印落上了欧曜胸膛,打得他连连低呼跌退。末了,叶朔双手高抬,两团双色能量球,被他狠狠扣到了一处,朝着欧曜身前推去。

    “噗——”

    欧曜一口鲜血喷出,又因后跌之力,在半空中拖出了一道狭长的血线。叶朔不必再看,仅听得半晌后,场外传来一声闷响,这才收回光泽渐转黯淡的材料,悄悄呼出了一口气。

    这欧曜确实相当难缠,若不是自己曾经习得了千机诀,眼下手中又刚好有克制他的材料,这场战斗谁胜谁负,还实是难说得很。

    看着手中已经化为一块普通能量石的星炼钢,再望望一旁愁眉苦脸的任剑飞,叶朔咧了咧嘴角,正想上前安慰他几句,许诺将来寻一把更好的宝剑送他,在两人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颇富节奏的巴掌声。

    “想不到,发现了一棵不错的苗子啊。”

    对面之人生得又高又瘦,就像是一根细长的竹竿。宽大的衣服挂在他的身上,好似随时都会滑落。而此时这青年的脸上,正挂着一脸油滑得令人生厌的笑容。

    叶朔站定了脚步,本已沉寂的灵力再度燃起。这个人,他在先前的考核中同样没多少印象,但敢这么大模大样上前挑衅的人,多半便是有所倚仗,绝不可轻敌——

    那青年双脚微分,并未上前,只是站在原地打量着他,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脸上的微笑也在不断加深,就像是盯着一只即将迈进陷阱的猎物。

    半晌,他忽然毫无预兆的抬手,苍白而细长的手指快速结起几个印诀。

    “命运锁链!”

    一星白芒在他指间蹿起,也就在光点闪现的刹那,化为一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贯穿虚空,直冲入了叶朔体内!

    这一击快得超乎常理,叶朔竟是猝不及防,一觉白光入体,下意识的以灵魂内视。但奇怪的是,他搜遍体内,竟然找不到任何的侵入能量,就连各般器官的运转也是一切如常。

    但越是这样,叶朔心中的戒备也就更重。正当他潜运神识,打算在灵脉间进行一番更彻底的搜寻时,在他胸口,忽的升起了一道淡淡的白色光柱,一路延伸,与对面的青年笔直相连!

    “这……这是什么?”叶朔紧盯着那突兀出现,又缓慢消失的光柱,惊得目瞪口呆,“你做了什么?”

    在那青年胸前,有着一道与叶朔相同的白色光珠。此时他视线微垂,感受着那缓缓融入体内的温暖能量,抬起头朝着叶朔扯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这是命运的锁链啊。从这一刻开始,你我之间的命运,就已经被这根锁链联系起来了——”

    听着他怪异的语调,以及那暧昧不清的话意,叶朔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这家伙……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那青年见叶朔张口结舌,不由摇头淡淡一笑:“看来只是这样难以让你理解,那我就说明得更详细一些吧。”

    说着,他随意抬手结印,叶朔下意识的摆出迎战姿势,不料那青年所释放的灵技,却是朝着一旁的空地投射而去。除了炸得烟石乱飞外,这看上去威力不弱的一招,连一个参赛者都没有伤到。

    叶朔正不解他何必要做这无用功,担忧着他另有阴谋,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体内产生了一些异状。

    要说异状,倒也不是非常严重,只是……他体内沉积的灵力,无端有了几分流失。那种感觉……就好像刚才的那一招灵技,是被自己使出来的一样!

    “看来你已经感觉到了。”那青年微侧过头,笑脸迎人。

    “命运锁链,命运相连,灵力相牵。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可以自由调动你的灵力。如果你也要施展灵技的话,所付出的就会是双倍的消耗。而我却尽可以无所顾忌。这样一来,就算你有再多灵力,也一定是会被耗光的吧?”

    “……卑鄙!”这样的战斗方式简直闻所未闻,叶朔恼得脱口而出。

    那青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本来就是比赛,大家可以各展手段,谈何卑鄙?”

    “要怨,就怨自己的实力太弱吧。”说话间,他眼中那一线友好的光芒,渐渐的黯淡了下去,化为了一片森冷的战意。

    “化气三段,在这场比赛中只能成为炮灰。”

    活动着手指,在灵技爆发的光芒间,青年的脸也被映出了一片青白。透过闪耀的光束,他俯视着叶朔,同时也分出了一道余光,扫视一旁的任剑飞。

    “我来自苍穹殿,万昊穹。我想起码也该让你们知道,自己是败在何人之手。”

    “至于你们,就不必通名了。手下败将的名字,我一点都没有兴趣知道。”

    第三组。

    擂台上掀起了一连串的爆炸。

    双邈英手中的长鞭,竟同样是一件威能不弱的法宝。每一次抽落,都能引动起一串爆发的火球。炸得硝烟弥漫,尘埃四起。

    江彩妮不便正面迎击,只能连番朝后方纵跃。最终身在半空,抬手结印,一道黑色光球悬浮于上,球体内爆射出一道暗紫色雷霆,撕裂空间,朝着下方直贯。

    双邈英不慌不忙,扬臂一展,身前披挂上了一层金色光盾。那暗色雷霆冲刷到光盾之上,就像是撞入堤坝的河流,“轰”的一声改换了方向,朝着另一侧的擂台冲去。倒有不少人受到波及,惨叫声中,出局者的数量又是接连上升。

    舔了舔嘴唇,双邈英斜睨着她,目光略带玩味。

    “禁咒,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痛苦的人,也是无法施展出真正杀伤力强大的禁咒的,最多,也不过是空具其形而已。”

    “小猫咪,你是攻不破我的绝对防御的。还是早点躺下来,让姐姐好好疼爱你吧——”

    面对再次挥舞着长鞭,冲杀而来的双邈英,刚刚施展过禁咒的江彩妮,正值灵力空虚,只能狼狈跌退。

    如果说自己的战斗风格是狠,那对方就是疯狂。正因为疯狂,你完全无法预料到她的下一招,再加上她本身强大的实力,即使是江彩妮,一时也陷入了苦战。

    疯子……断魂岭的人,都是一群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