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狐假虎威
    混战才一开始,容霄就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人群。

    虽然他同样是被分配到了第五组,也就是由修罗兄弟所主导的血腥修罗场,但由于擂台十分宽敞,不同的区域,也被划分出了不同的战场。容霄所在的区域,暂时还是较为平静的。

    进入这个舞台后,他就有了一种如鱼得水般的畅快感。

    要论打群架的经验,这里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及得上他。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他的生活,原本就是在街头巷尾的群架中度过。

    群战的要点之一,就是绝对不能被人围住,否则双拳难敌四手,要不了多久就会陷入被动。此时容霄的出招也是讲究快、准、狠,直击要害,令对方瞬间失去战斗能力。而不论第一击的效果如何,他都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着,虽然不及那些顶尖高手的锋芒,却是如同一把小巧的裁纸刀,或许不够起眼,但却相当实用。

    正当他一路打倒对手,闯入一片开阔地时,几个满脸狞笑,手中挥舞着各式奇兵的敌人,忽然大模大样的拦在了他面前。看这副架势,直接就是冲着他来的,且神情间更是敌意十足。

    “你就是那个临时走后门进来的吧?”

    其中一人背上扛着一柄大砍刀,刀柄上还挂着数米长的铁链。既可远攻,又可近战。打量着容霄,喉间吞吐,朝一旁的地面上吐出口唾沫。

    “我们会让你知道,你这种人,和我们始终是不同的!”

    在他身旁,那几名同伴也跟着怪笑数声,各自将身前的兵器解下。

    群战擂台,虽然大部分选手都是各打各的,但也会有些一早相识,又是实力平平之人,在最初会采取抱团的形式。眼前这几人,原是来自同一号宗门,虽然关系说不上好,但或许正是这份相互利用的默契,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对于容霄,现在来参选的考生都知道,当初他没有和大家一起参加考核,是托了九幽殿凤薄凉小姐的关系,才走后门进来的。吃软饭的男人,一向都是最受人看不起的。既然有这个机会,他们自然要好好教训他一下!

    其实眼前这几人的愤怒来源,或许有极大一部分是出于嫉妒。为何薄凉小姐看上的就不是他们,能娶到这位顶级势力的大小姐,那不止是今后少奋斗多少年的问题,是直接一步登天,躺着当世界霸主了啊!

    容霄目光淡漠,面对质疑,他没有选择和对方理论,而是采取了最简单的方式,战!

    或许,像这样看待他的人还有很多,但他一定会用实力证明,自己和凉子的感情,绝对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

    不出几个回合,容霄就成功攻破了他们的防御,身形灵活的一转,手中扬起一道灵力气浪,旋转成了一片透明漩涡,将这几人齐刷刷的掀起,又重重甩落。

    在他出手之时,有意控制了力道,并未将他们直接震出场外,这会儿那几人仅是落在了他身边,但关节不住传来的剧痛,仍是令他们难以活动。

    “你们是怎么想?”容霄淡淡开口。

    “……你说什么怎么想?”其中一人边揉着腰,不耐烦的顶了回去。

    容霄神色从容:“是要跟我暂时结盟,还是我直接把你们全都丢出去?”

    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几人面面相觑,不知他在转什么脑筋,都不敢贸然回答。

    “我就说得更清楚一点吧,”容霄平静的说了下去,“你们回想一下这场比赛的规则,留到越后面的,得分也就越高。也就是说,打倒更多对手还不是最重要的,这场比赛胜利的要点,或者至少是拿到更高分的要点,就是隐藏自己,努力在擂台上留更长的时间。”

    “这样想的话,自然是组建临时同盟更为有利吧。我们只要有组织的行动,自然可以将那些各自为阵的对手逐一击破。”

    不去清除手下败将,竟然还要跟他们结盟?众人又是沉默良久,其中一人皱着眉道:“但是……你也只是想利用我们吧?”

    容霄颔首:“我不否认,我确实是想借助你们的力量,不过,你们也同样可以利用我。至少我的实力,是你们有目共睹的吧。”

    暂时抱团的想法,那几人有,他同样也有。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在这里只能算是一般,群战之初,或许是可以暂时清除一些对手,但越到后面,就不得不去面对那些真正的强敌。那个时候,他的优势将会荡然无存。

    既然如此,不如尽可能多的吸收更多同盟,大家齐心协力,争取在这张擂台上留得更久。这对于那些实力低下,担心自己随时会被淘汰的考生,应该是一个“双赢”的战略。

    团队协作,一直都是容霄所坚持的。这一路走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能拥有今天的地位,和其他兄弟的扶持是分不开的。

    每一次打倒了对手,容霄所想的,并不是把对方打得彻底爬不起来,永绝后患,而是在这个时候去扶他一把,邀请他做自己的兄弟,自己的伙伴。

    并且,只要是决定跟着他混的人,他就绝对不会放弃对方。他所应承的,并不是为了拉拢对方,所开出的空头支票,而是一份真正属于男人间的承诺。有自己一口肉吃,就绝对不会少兄弟一碗粥喝,这就是他的作风!

    这时,那瘫倒在地的几人暗自思量,也确是感到结盟对大家更为有利。况且若不答应,就会立刻出局,也就是说选择权是在他,而不在自己。

    “那行,我们就跟着你混了!”终于,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站了起来,“你下指令吧!”

    第四组。

    徐子继漫步在人群中,双手在身侧各自一展,长长的引线直垂到地面。

    一只只形貌各异的傀儡,从他的袖袍中快速钻出,在他的操控下,向人群袭击了过去。

    除了身边的对手,还要额外应付这一批傀儡大军,不少人都有些手忙脚乱。挥舞着随身携带的兵器,奋力的扑击着那成片的木偶人。

    “也许你们不知道,我们傀儡城除了拥有强大的傀儡,还拥有整个位面数一数二的科学技术。”

    徐子继嘴角的笑意透着冰冷,话音刚落,那些木制的傀儡周身响动,嘴巴张开,从其中推出一架炮管,双手也是飞速旋转,五指收缩,密布的炮眼内寒光闪动。

    “轰!轰!轰!”

    这些傀儡,就如同一架架移动的炮台,在它们四周,不断有着耀眼的白光贯射而出,接着所掀起的,就是一片剧烈的爆炸。

    大量的参赛者在火光中吐血倒飞,或是跌出场外,或是当场失去知觉。擂台上硝烟弥漫,隆隆声震响不绝,仿佛一处大型战场,鲜血飞溅,战况惨烈。

    唯有徐子继依旧稳稳伫立,欣赏着傀儡的战绩,在他脸上,隐隐升起了一种王者的崇高。

    “这场战斗,胜利是属于我们傀儡城的!”

    第五组。

    修罗兄弟的肆虐仍在继续,在大片的波及无辜后,始终混在人群中躲避的澹台璟和沈安彤,也被逼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哎哎,停!”从一场血光爆炸的废墟中抬起头,沈安彤艰难的冲他们做出个停战手势。接着不顾澹台璟的诧异,就主动走出了藏身处。

    “修罗兄弟,你们简直比我想象得还要厉害,真是我的偶像,一级棒!”

    哥舒冲扫视着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样站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个女人,倒也让他感到几分新鲜。

    “这小丫头说话倒挺动听,不过我们可不会因为这样就放过你的——”

    将肩头的大刀在颈后耍过一圈,舔了舔嘴唇,眼中的凶恶更显邪诡。

    “既然你这么崇拜我们,能被我们亲手打下台,应该也是你的荣幸吧——?”

    沈安彤竟是全未退让,大幅度的点了点头:“是,你说得太对了。但是在我被打下台之前,我一定要尽到崇拜者的责任,给你们一点忠告,否则我会良心不安的!”

    她说得一脸真诚,哥舒冲虽然不屑一顾,但也不相信凭她这一个小丫头,就真能玩出什么花样。冷笑一声,应道:“那你说。”

    沈安彤显然早有准备,很快的道:“你们看,这场比赛,是采取把所有种子选手拆开的形式对吧。每个擂台只能晋级两个人,也就是说每张擂台只有两个人,是被官方认定的种子选手。”

    哥舒冲一拧眉:“所以呢?”

    沈安彤认真的道:“我们这张擂台上,不出意外的话当然就是你们晋级了,但是现在这里还有一个人。”

    说话间,她目光转动,示意他们去看区域之外的另一个人。

    顺着她的视线,一旁的哥舒庆,双眼也是危险的眯了起来。

    “天霄阁颜月缺,你们应该也注意到了吧,”沈安彤尽责的解释道,“他是天霄阁的少爷,名气就比夺冠热门的颜霂霖低那么一点点,再加上天霄阁和天宫门的关系,我很难认为,他会被剔除种子选手的行列。”

    “所以这样一来,你们三个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了。我当然不怀疑你们的实力,但是如果你们在前期消耗太多,人家以逸待劳,那胜负就很难说了!”

    “所以我建议你们,要解决我们随时都可以,但是在此之前,最好是先去把颜月缺给解决了。”沈安彤一口气说完,扬起头,再次附赠上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实际上,很多人都看穿了这一点,也都在猜测种子选手的分配,但她却是第一个去加以利用的。

    澹台璟听出了她的用意,佩服之余,却也暗暗的捏一把汗。现在,就看修罗兄弟会不会上钩了——

    好一会儿,哥舒冲歪过了头,双眼上翻:“她说的也有点道理,哥,你说呢?”

    他们兄弟每次执行任务,哥舒冲都是一个人冲在前面,只管自己杀得痛快。遇到要动脑子拿主意的事,还是得交给他这个大哥。

    哥舒庆冷漠的打量着沈安彤,半晌,他缓慢开口。

    “虽然她只是想借刀杀人,但看在她这份机灵劲上,就让她再多留一段时间吧。”

    话毕,他径直转身,冲散人群,朝着颜月缺的方向行进。

    哥舒冲怪笑一声,也跟在了哥哥身后。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能打到爽,先打哪一边都无所谓。

    一转眼,两人已是再次杀开了一条血路。但在这修罗双刀的背后,却是追随着一道瘦小的身影,一边沿途砍翻对手,时不时的还代为呐喊助威几声。

    “修罗兄弟加油!修罗兄弟最帅!冲啊,杀啊!”

    “这小丫头又在搞什么鬼?”哥舒冲朝身后瞟了一眼。先前那个丫头,他们已经饶过了她,她不抓紧逃命,竟然还敢跟在他们身后?她的脑袋到底是怎么生的?

    哥舒庆快速奔行着,冷冷撂下几个字:“狐假虎威。”

    哥舒冲寻思片刻,恍然大悟。那小丫头实力平平,继续在这张擂台上混,说不定何时就被其他人打下去了。但跟着他们二人,却可以暂时和他们绑在一条船上。旁人对修罗兄弟闻风丧胆,就算是还手也未必敢全力以赴,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混在后头捞好处了……

    这臭丫头,竟敢利用起咱哥俩来了?哥舒冲暗暗咒骂,正想转身立刻解决了她,哥舒庆却是再度开口:“随她去吧。”话落,他的脚步也是陡然加快了一倍。

    安彤这样……真的没问题么?澹台璟暗自抹一把汗。虽然已经习惯了她的作风,但对方是修罗兄弟啊!这么玩,确定不会引火烧身吗?还是说……她有着其他的考量?

    不过,一旁沈安彤的表现,实在是没有要让他放心的样子。这会儿,她再次用灵技将两名考生击倒在地,扬手高呼一声:“为修罗兄弟开路!杀啊!”活脱脱就是一副“恶魔代言人”的表现。

    澹台璟叹了口气。果然,他还是自求多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