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群战,混战
    旷日持久的考核,终于进入到了后期阶段。

    今天将要进行的,就是由成百上千人同时进行的大乱斗,也就是俗称的“混战”。

    参赛者有很多,但最后能够脱颖而出的,只有十位之数。而他们,也将会站到最终的擂台上,进行一对一的决战,角逐出最终的考核排名。

    能够占据前十榜单的,必将会一举而扬名天下,成为当代最耀眼的年轻天才。但在他们成功的背后,却是由无数失败者的黯然退场所铺就。

    能够真正进入公众视野,享受追捧膜拜的,永远只是极少数的人。

    这,注定将是一场充满血腥的淘汰战。

    前往考核场地之前,叶朔突然记起,这些日子自己都忙于准备考核,却是忘了向那些时光钟楼死难者的家属道歉。

    或许对这个世上的其他人来说,时光钟楼的那场惨剧,只是一段轰动的新闻,为他们提供了闲谈的话题,但对那一个个破碎的家庭来说,所留下的却是一生的伤痛。

    而这份伤痛,却是由自己造成的。

    无心也好,失误也罢,大错已经铸成,无论如何,自己都是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的。但如今考核在即,也没有那个时间了。等到自己进入天宫门,凭着那时新身份的影响力,再好生前去慰问一番,应该可以尽量给予他们更多的补偿吧……

    途中,叶朔也曾拿出玉简,发了一条短讯给玎莎。毕竟即将进行的群战,是整场考核中最重要的赛程之一,他也会紧张,也会感到压力,希望可以得到心上人的鼓励和支持。

    只可惜,玉简的屏幕始终都是静悄悄的,齐玎莎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复他。

    随着一众考生逐渐到齐,一声锣响过后,考官开始宣布起了考核的规则。

    擂台共分为五张,所有考生,将会被平均分配到这五张擂台上进行战斗。而无论一张擂台上最初有多少人,最终能够晋级的,就只有两个人。

    五张擂台,每组各出两人,在这里晋级的人,几乎可以确定,将会成为最后的前十强。所差别的,就仅仅是排名的顺序而已。

    群战没有太多的限制,可以携带兵器,可以临时结盟,也可以使用禁咒——在天宫门现世后,对禁咒的定位就发生了改变,现在它已经不再是“被禁绝的灵技”,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了——一切的战斗都可以随心所欲,就只有一条,不能杀伤其他参赛者性命,违者立即淘汰。

    取胜和计分的因素都只有一条,留到最后。选手在擂台上留得越久,所获得的分数也就越高。即使最后没能打进前十,但在这里所得到的分数,和此前一系列考核的分数相加,仍然会影响整体的排名。

    好比如果能够进入前一百,和排在百名开外的其他考生相比,将来所能得到的资源待遇自然也是不同的。

    只要能一直留下来,即使你没有主动的去打倒对手,你的分数仍然不会差。不过在这张强者环伺的擂台上,若是当真毫无实力,想要浑水摸鱼的留到最后,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混战失败的判定,一种情况是失去战斗能力,倒地不起,另一种则是中途被打出擂台。符合这两种类型的考生,将会在记分册上,直接被打上失败的标签,停止计分,结算现有成绩。

    此外,有关擂台分配,虽然表面说来是随机分配,但在名单公示的时候,一众考生却是看得出来,它所采取的,实际上是将种子选手拆分开的形式。

    这就是说,那些最有希望打进前十的考生,为了不让他们在同一张擂台上过早的相遇,导致其中几人只能饮恨落败,因此将他们各自拆开,每张擂台各分配两人。如此一来,他们就有大概率同时晋级了。

    这样的分配,完全可以看做是官方对这十名考生的认可。

    通过分组名单,一众考生都在快速的分析着种子选手。叶朔也同样在暗暗观察。

    第一组,墨孤城和弑九天。

    第二组,颜霂霖和凤薄凉。

    第三组,皇甫离应该要算是一个。第二位则暂不明确,慕含沙和唐暮,都可能是人选之一。

    第四组,顾铭栩和徐子继,凤栖梧大概也可以算在其中,但要论实力,他却绝对是要稍逊于这两人的。

    第五组,这大概是最复杂的一组。

    颜月缺,修罗兄弟,凤君夜,都同样被分在了这一组。说起来,他们每个人都是有希望晋级的,但既然是要四出二,也令战况变得扑朔迷离。现在就连他们自己也无法判断,究竟谁才是真正由官方认可的种子选手。

    值得一提的是,叶朔也同样被分到了第二组。

    第二组的人选毫无争议,绝对就是被誉为夺冠热门的颜霂霖和凤薄凉。所以,自己是被视为了一个舍弃品,是他们通往胜利的炮灰……!

    要想晋级,也就是说除了要在其他强者的混战中坚持到最后——这并不容易,因为同样在这一组,就连颜雪梦和凤君瞳也同样被作为了舍弃品——而且,最终的那两个人,他必须要打倒一个!

    非常棘手……要想在这里打倒他们,岂不是说,自己必须同样具有夺冠的实力?但虽然希望渺茫,叶朔却也要尽力一试。毕竟,他的大敌墨孤城,可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种子选手,自己绝对不能输给他!

    另外还有一个人……叶朔移动视线,望向被分配到了第五组的其中一人。

    他就是容霄,传说中的天圣老大,庞左在最后一刻依旧心心念念的“光”。看着他,叶朔不屑的撇了撇嘴,临时走后门进来也就算了,成天跟九幽殿妖女混在一起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既然他已经要将自己和九幽殿绑在同一条线上,就同样是自己的敌人。最低限度,自己找个机会代庞左转达一下他的遗愿,此事过后,再不相干。

    “哐——”

    按照名单分配,所有考生都站到了各自的擂台上。一声清脆的锣响过后,每张擂台都沸腾了起来,如火如荼的战斗,瞬间爆发!

    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叶朔穿梭在人群之中,应付着随处袭来的拳脚。

    到目前为止,他

    还不想使出全部的实力。现在战斗才刚刚开始,许多修为低下之人也还留在场上,如果在他们身上过多的消耗了自己的力气,那就太划不来了。

    从场上的形势看来,有很多真正的高手,抱着的同样是他这样的打算。他们安静的站在人群之外,调息着自己的灵力,静候着真正的决战来临。

    不过,也有一些异类的存在。

    第五组的擂台上,修罗兄弟在战斗一开始,就满擂台的奔行攻击,挥舞着肩上的大砍刀,劈出一道道血浪,环场绕行,被能量波及之人,已是大片大片的跌出了场外。

    哥舒冲一路怪叫连连,这充满血腥味的场地,更加刺激了他的杀戮**。虽然考核规则是不能杀伤人命,让他这个杀手有些无用武之地,但把别人打伤打残,他还是相当乐意为之的。

    虽然没能跟血骷髅分在同一组,是有些遗憾,但想想先让他得意一下,到了一对一的擂台上,再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打趴下,才是真正的赏心乐事。

    带着无尽的暴虐快感,哥舒冲再次挥舞手中的锁链,大刀在半空中舞起个回旋,锋利的刀刃,以及强大的冲撞之力,再次将不少参赛者击得吐血出场。

    哥舒庆虽然不如弟弟这般张扬,但他每出手也是频频直击要害,在他冲过的地方,总能听到一片惨呼声,以及呈外旋状被风暴扫开的人群。

    可以说,被分到第五组的人也实在是倒霉,一上来就遇到了这么两个疯狂的家伙。有很多人甚至是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直接被踢出了局,提早结束了他们的考核。

    “土咒?土岩壁!”

    澹台璟双手结印,身前快速结成一面土盾岩壁,试图阻挡住袭来的攻击。

    然而,他这面土壁,在修罗兄弟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一道血光快速穿梭而来,将土壁冲击得四分五裂,总算澹台璟反应及时,匆忙着地一滚,避过了残留的血光冲刷。但这番肆虐的能量扫荡,仍是再次将不少参赛者推出了局。

    “飞花摘叶!”沈安彤也努力进攻,扬手射出片片飞絮般的细针。

    哥舒冲冷笑声中,袍袖一扬,大片的飞针倒卷而回,沈安彤狼狈躲闪,在她身后,倒有不少人直接被射成了刺猬。

    第五组的情况,只能用一片混乱来形容。

    而在第一组。

    “孤城师兄,这边就先交给我!”乔曦莹兴致勃勃,“我会努力为你多解决一些对手的!”

    说完,她就挥舞着手中的双刀,灵活的杀进了人群。这三年来,她的功力确实长进不少,乾元宗沉稳厚重的招式特点,被她恰到好处的运用了出来,一时间,确是击退了许多的外围考生。

    虽然局势激烈,但乔曦莹心中,却是并没有多少紧张感。

    或许是因为,没有得失之心,就可以看淡成败,享受过程。这场战斗,她本来就不希求得到多高的名次,她只想在自己出局之前,能够尽量为孤城师兄多解决一些敌人,让他的晋级之路,能够走得更加平平坦坦。

    这,也是她这个小拉拉队成员,唯一能够做到的!

    墨孤城望着她奋力战斗的背影,目光依然冷漠。背转过身,他径直穿过了人群。身周涌动的强横气浪,如同一道冲天的利刃,将他和混乱的战场完全切割了开来。两侧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向外栽倒,但在看清那挑衅者的身影后,这些考生却都是选择了隐忍。

    毕竟,谁愿意没事去招惹种子选手?比起去挑战他,还不如避其锋芒,努力在这擂台上多留一段时间呢!

    不过,第一组的另一位种子选手,所采取的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作风。

    弑九天,这锋芒如出鞘利刃般的青年,与修罗兄弟一样,一开场就横冲直撞的在擂台上冲杀。一手释放雷霆,一手放出火焰,在他所走过的地方,尽是一片水深火热的残骸。

    同时,在这场考核中,几个备受关注的人物,也是各有不俗的表现。

    唐暮,天圣的著名学霸,传闻中,他能够准确计算出别人攻击方位,堪称“神一般的男人”!

    “东偏北,四十八度!”

    话音一落,唐暮轻巧的转身,一掌劈出,掌势到处,果然有一名企图偷袭的考生被打得当场倒飞。

    身形再转,大量的阵纹在他身周自动聚集,形成了浮动的屏障,再度将后方几人震飞。

    通过算学,现在的整张擂台,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数轴。只要掌握每人分别对应的坐标,他就可以做出相应的攻击。这里,是由他掌握的殿堂,他就是唯一的王者!

    颜月缺同样穿梭在人群之中,他的攻击方式,却是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分明是东面的几人来向他攻击,迎战之时,西面的几人也趁机围攻。但也不知怎的,在颜月缺数招推拿一过,东面的敌人,竟是莫名的对上了西面的敌人,战得难解难分。而原本处在围攻中心的颜月缺,则是自如的全身而退。

    有这一招借力打力,他完全可以更加轻松的度过混战前期,以最大限度的保存体力,同时,又令人摸不透他的真正实力。

    第二组。颜霂霖独立一隅,好整以暇的掏出一根碧玉笛,凑到唇边轻轻吹奏。

    随着笛音飘荡,一层淡绿色的漩涡缓缓形成,由乐音轨迹,进一步演化为攻击的能量,凡是在波及范围内的考生,齐刷刷的被震出了场外。

    一曲过后,颜霂霖身周已经空了一大片。而他也是重新收起笛子,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霂霖哥,你也觉得先不跟我动手比较好?”这时在他耳边,响起了一道极细的传音。颜霂霖抬起头,跨越了半个考场,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对面,同样是姿态悠闲的凤薄凉。

    “和你的战斗,我想还是留到后面的一对一决战。在此之前,就先多保存一点体力吧。”颜霂霖淡淡点头。

    凤薄凉友好的一笑:“那就达成共识了?”

    虽然身周战势激烈,但这两人遥遥传音,却好像只是简单的在谈论着天气。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自信,整张擂台上,他们需要警惕的人,就只有对方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