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圈里圈外
    在易昕无助哭泣的时候,放在桌角的玉简震动了几下,屏幕上显示出容凰传来的讯息。

    “有事找你,速回复。”

    “你在学院么?”

    “速度回。”

    看到这一系列命令式的口气,永远是高高在上,只以自己为中心,再想到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易昕就感到一阵怨气上涌,抓起玉简,发泄般的回复了过去:

    “我没时间。”

    发送过后,看着屏幕上那条冷冰冰的文字,易昕忽然又有些后悔。不管怎么说,现在只是自己心情不好,实在没有必要迁怒于他。何况他是高贵的少爷,从小到大都被人奉承惯了,自己这样的“平民”,又有什么资格去对他耍性子呢?

    这样想着,易昕抹了抹眼泪,再次编辑出一条讯息,这次的语气就缓和了许多。

    “不好意思少爷,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说太多,下次在学院的时候我们再谈吧。”

    几乎只是一瞬间,屏幕上就像水面冒气泡一般,接连弹出了三条讯息。

    “我就要现在谈。”

    “只给你一刻钟。”

    “出来。”

    还是那样,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任性和优越感。

    易昕皱着眉,不耐烦的退出信箱,将玉简扔到一边。以她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没有耐性再去应付那个霸道任性的少爷了。甚至,她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反正我都已经遭到导师和家长的连番围攻了,就算你再要去告我的状,还能怎样?

    至于容凰之后是继续传讯威胁,还是就此作罢,易昕也不知道。她一直哭了很久,哭得全身发软,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由于剧烈的抽泣,原本梳得整齐的长发也变得乱蓬蓬的。有生以来,她或许还是第一次这样反抗父母,也是第一次哭得这样伤心。

    直到哭得有气无力,易昕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了一些。按了按红肿的双眼,解下发带,整理过头发后,重新扎起个马尾辫。又做了几次深呼吸,这才开始捡起脚边的习题集,准备出去洗一把脸,继续完成今天的作业。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昕昕啊,娘刚才做了红枣桂圆粥,来给你补补身子。”

    易母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走到她身边,关切的抚了抚她的背。

    “哭了那么久,肯定是很伤身的,喝点吧。”

    易昕感到鼻中又是一阵发酸,这次的争吵,竟然是以母亲的妥协而告终,这令她意外之余,也是由衷感动不已。顺从的拿起汤勺,在粥碗中轻轻搅动。长久的哭泣,让她的视线现在还有些模糊。好半晌才舀起一勺,缓慢的送入口中。

    “其实,娘跟你爹也不是反对你交友,”易母坐在她身边,语重心长的开口了,“只是你太单纯了,在外面很容易被人骗,我们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些真正适合你,能给你带来帮助的朋友。像那个男生,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易昕越听越不是滋味,合着母亲软硬兼施,还是要让她和容霄断绝来往啊!咬着嘴唇,她赌气的扔下勺子:“娘,你要是再说他的坏话,我就不喝了!”

    易母叹了口气:“好好,娘不说了,再喝点,啊。”

    那一天,易昕还是把整碗粥都喝光了。

    娘的厨艺还是那么好,一碗普通的粥也可以做得有滋有味。

    只是,这每一勺送入口中,那味道,她却觉得都是苦的。

    在自己的帮助下,容霄终于顺利结业,进入了他所向往的天宫门,和他喜欢的凉姐朝夕相处。他不会再回到学院了,自己也没有机会再在学院里遇到他,没有机会跑到三年级的楼道里去制造偶遇了。

    今后自己的学院生活,就仍然会是标准好学生的模板,学习,考试,参加竞赛……就像一潭死水,掀不起半点波澜。

    高等部一年级,自己那段青涩的初恋,已经随着初秋的微雨,悄悄的流逝了。

    但,这段经历,以及记忆中的那个人,却永远都会留在她最深切的思念里。

    和她的花季,和这场雨季一起。

    ……

    天圣学院,女生宿舍楼外的花坛边。

    容凰独自徘徊在花坛前,每隔一会儿就要低头看看玉简,再望望宿舍楼的大门。每次有几个女生三五成群的结伴出门,他的心跳都会更快一分,等待着那个他所期盼的身影。

    然而,这些人都不是她。

    也有女生认出了他,接着就引发出了一片高分贝的尖叫,一窝蜂的凑上来请求签名。容凰保持着好脾气的微笑,但在他眼里,那一丝冰寒的冷意,却是沉淀得越来越深。

    他今天来这里,是要好好找那个女生算账。自己在父亲面前丢失了一贯的良好形象,以及被扣掉零用钱的这笔债,一定要从她身上压榨回来——

    没错,他是来找她算账,不是为了给这群花痴当猴子看的!

    等待的时间越久,容凰的神色也就愈加冰冷。缓慢的握紧了手中的玉简,指骨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弯曲了起来。

    她不会来了。

    在对自己做出过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再一次无视了自己。

    “从来没有哪个女生敢放本少爷的鸽子,你还是第一个……”

    更令容凰心有不甘的是,明明并没有得到她一条明确的回复,但自己竟然也真的傻乎乎在这里等了她这么久……

    只是因为要找她算账而已。是啊,她欠本少爷的这笔账,真的要好好的算上一算。没错,一定就是这样的……

    ***

    在顺利拿到推荐证明后,容霄就进入了天宫门考场,并在其他考生都已经结束当天的考核,各自回去休息的时候,继续在训练场上补测着之前的项目。

    在他没有参考的那段时间,从预选到其后的一系列考核,他已经比其他人落后了太多。

    虽然这大量的补考令人烦躁,但总算它们不用特别费脑子。对于容霄来说,或许这就要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这个时候,他正在认真的试演着灵技,考官捧着记录册站在他身边,脸上没有显露出一点不耐,始终是专心的记录着。

    不知何时,凤薄凉已经来到了训练场。远远望着他的考核,眼中有着淡淡的笑意。

    每一次,认真起来做一件事的他,真的是很耀眼。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他的潜力,也知道只有进入天宫门,才可以让他的潜力得到最充分的发挥。所以,她一直都在努力的劝说他。好在,他似乎终于是开窍了……

    “薄凉小姐,他是你朋友?”另一位考官一见到她,就快步走了过来,和她一起继续观看考核,“那要不要我们对他放水?”

    她的身份是九幽殿大小姐,是天宫主人宠着的小辈,在这次的考核中更是表现优异,将来进入天宫门,也一定会是数一数二的人才。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只是给她一个面子,让她朋友的成绩稍稍好看一些,这点权力他们还是有的。

    凤薄凉淡淡微笑:“不用,我相信就算不放水,他一定也可以通过的。”

    “但是根据前几项的测试数据,他这实力也就一般吧?”那考官翻看着登记册,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作为一个后期插进来的补考生,他的表现的确还过得去。不仅是超越了那些路人考生,就连一些地方上推荐的天才,都不及他的风头。但比起那些正宗的世家子弟,实在还是差了太多。也不知这样的人,究竟是哪一点值得薄凉小姐另眼相待。

    “其实他的天赋很好,只是之前没有经过系统的培养。”凤薄凉微笑,“我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可以焕发出独属于他的光彩。”

    他曾经是她的“老大”,她相信他;他是她的朋友,她更相信他。

    他很优秀,这份优秀并不是自己所给予他,而是将要由他亲手去创造的。

    时间悄然流逝,两人在宽敞的训练场内,一个考,一个看,彼此并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但所需要表达的,却已经直接传递到了双方的心里。或许,这就是两人间那一份独有的默契。

    一直考到傍晚时分,考官终于宣布,今天就到此为止。容霄在简单的调整过呼吸后,就走到了一直在场边等候他的凤薄凉身旁。

    “凉子,嗯……你的考核怎么样?”

    凤薄凉笑笑:“马马虎虎吧。”一面引着他走出考场,并肩在庭院间漫步。

    “你说马马虎虎,那一定就是很好了。”虽然还没有真正见过她的实力,但容霄也知道,那一定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的。

    “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对手,”凤薄凉作势想了想,“不过长得挺帅。”

    两人一路闲谈,凤薄凉还是像他所熟悉的那样,会说笑话,会故意逗他,渐渐的,容霄在来到天宫门后,就一直紧绷的情绪,终于开始放松了几分。

    自己还是第一次在天宫门和她见面。她是九幽殿的小姐,在这里是站在顶层的人物,自己本来以为,再面对她时会很有拘束,最初见面的时候,也的确是这样的,他甚至没办法好好的和她说话。

    但是现在,他们却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她不是高不可攀的大小姐,仍然只是自己的凉子。

    “容霄哥,既然来了,我带你到处去逛逛吧?”随后,凤薄凉又主动提议道。

    “这样合适么?”容霄有些顾虑,“如果被别人看到,会不会对你影响不好?”

    凤薄凉一手搭住他的肩,调皮的凑近了他:“你是想说,我会被其他女人嫉妒的眼光杀死么?”

    容霄一怔。他原本担心的,是被别人看到她和自己这样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在一起,会给她惹出闲话。毕竟不管两人私下怎样,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的身份仍然是天差地别。正是这份差距,让他心中始终有着难以排遣的自卑。

    凤薄凉分明也看穿了这一点,所以她那样说,是在有意抬高他的地位,代他挽回颜面。倒好像她仅仅是自己的一个小崇拜者,是她在“高攀”自己一样。

    感动于她的用心,容霄也多了几分勇气。是啊,有些事始终是要去面对的,既然连她都能不在乎,如果自己始终畏缩不前,将来又要如何成为真正配得起她的人,如何为她遮挡风浪?

    那一晚,凤薄凉带着他,把天宫门地殿逛了一个遍。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热情的为他讲解,还会说起许多考核途中,在这里发生的趣事。

    途中,他们也曾遇到过一些出来游荡的学员。由于九幽殿大小姐的影响力,这些人也是频频朝他们侧目。

    凤薄凉倒是没有任何顾忌,要是普通的路人,她就直接无视,要是遇上跟她交情好的,她会直接向他们介绍自己。出于礼貌,容霄也向他们点头,打过招呼。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中,有的对自己确是表达出了善意,但也有更多人,虽然碍着凤薄凉的面子没有明说,但看着他的眼光,却分明就是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鄙夷。

    在天圣,他受过更多的指点,但他从来都没有在意。但面对这些凉子身边的人,他却难免会有几分窘迫。毕竟现在的形象不止涉及到自己一个人,还会关系到凉子。

    为了不扫凉子的兴,他并没有把这些尴尬表现出来。不过在看到那些善意的微笑时,他确实会感到温暖。那就好像,自己和凉子真的是一对简简单单的小情侣,而她正在把自己介绍给她身边的人……

    那天回到宿舍的时候,容霄再次承受了一番侧目。

    天宫门的工作人员知道他是薄凉小姐的朋友,特地给他安排了一间还不错的宿舍。而能住在这里的,自然都是那些心高气傲的世家子弟。

    洗漱过后,面对那些指点议论声,容霄并未去与他们发生冲突。他躺在床上,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自己跟这些人有多么格格不入,但是只要能离凉子再近一点,他就无惧一切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