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鸿沟
    门里门外,对峙都在继续。

    听过易昕的回答,教导主任冷漠的打量了她半晌,最终似是放弃了和她的沟通,双手交叉,身子靠入椅背。

    “那我觉得没有必要跟你说什么了。导师一直觉得,你的成绩是很好的,性格也很乖巧,是完全不需要我操心什么的。看来我忽略了你的人际交往。”

    “你先回去吧,晚点我会跟你的家长联系一下,让他们好好跟你谈谈。”

    听了教导主任的话,易昕真的慌了,在这一点上,她也和其他学员一样,害怕在学院犯下的错误,会被导师捅到家里。

    “不要啊……主任,”她无助的哀求着,“可不可以不要联系我父母?有什么话,您直接跟我说就好……”

    教导主任冷淡的抬起视线:“天圣有很多学员,我不可能一直浪费时间在你一个人身上。这件事,有必要让你的家长知道,让他们知道你正在跟什么人来往。如果他们觉得,这无所谓的话,那我也不会再多管了。我只能说,你易昕,真的让导师很失望。”

    办公室门外,那位实习教员沉默的倚在墙角,注意到门板忽然被推开,他抱着手中的文件夹,朝一旁略微侧了侧身。

    易昕深埋着头,匆匆出门,一路走得飞快。她并没有看到那位实习教员,但就在双方擦肩而过的瞬间,她的模样,却是被门边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个维护容霄的一年级女生么?那实习教员望着她的背影,轻轻推了推眼镜架,正午的光线映彻了镜片。

    ……

    易昕情绪低落的走出教学楼,才一抬眼,在不远处的橱窗展板前,竟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容霄背倚着橱窗,安静的抽着烟,目光漫无目的的在面前的石子路上游移,似乎是正在等她。

    “不好意思啊,这次是我考虑不周,连累你了。”看到易昕的时候,他习惯性的熄灭了烟,直起身走到她身边,和她一起朝校门走去。

    以他的作风,就是随便一件事都能闹得惊天动地,但他却忘了,自己的世界和易昕水火不容。这些过于疯狂的举动,只会摧毁她的世界。

    “反正他们要骂的话,你就把责任全往我身上推。反正我在他们心里也早就被看定型了,我就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易昕心下感激,但听着他的说法,那份油然涌起的心疼也是更加强烈,认真的摇了摇头:“我已经承认错误了,也有认真的道歉。不过……导师说要联系家长啊……”

    说到这里,她再次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其实,我的家教还是比较严格的……”

    容霄很快的应道:“我知道。我,”他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看得出来。”

    她从上到下,都是清汤挂面,不化妆,没有任何多余的饰品。也不像学院里大多数的女生一样,会染时尚的发色,做漂亮的发型,就只是那样简简单单的梳着马尾辫,一年四季都穿着学院的制服,完全就是个学生的样子。

    她非常胆小,说起话来都不敢直视别人。底子普普通通,又不会打扮,在自己见过的女生里绝对算不上美女。但或许就是因为她那份不加粉饰的清新气质,有种邻家女孩般的质朴亲切。见多了成熟性感的类型,像她这样的清纯学生妹,看上去倒也让人非常舒服。

    “虽然爹娘都对我很好,但是前提也要我乖乖的,不惹是生非。”易昕还是第一次向他说起自己的生活,“所以从小到大,我都在规规矩矩的念书,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特别向往你们那种生活吧。”

    不知怎的,听了她这番话,容霄的神情忽然有些复杂。

    “有人愿意管你,其实也是好事。”他单手托着前额,盖住了双眉下稍显失落的目光。

    ……

    在容霄和易昕由于作业竞拍一事惹祸时,作为另一个事件主角,容凰同样是在院董办公室里,接受着容天振的训斥。

    “凰儿啊,你要我说你什么才好?进了学院好的不学,就学会了欺负女同学?你现在这样的行为,就像个恶霸你知不知道?”

    “总之你好好反省吧。这个月连同下个月的零用钱,全部扣掉。还有……”

    在容天振一声声的斥责中,容凰带着一丝绝美而诡异的微笑,缓缓的握紧了拳头。脑中惦记着的,正是易昕的模样。

    “我记住你了……”

    ……

    易昕背着书包回到家的时候,就觉得家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母亲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父亲则在厨房里抽着闷烟,他们的脸色都阴沉着。不知他们已经这样待了多久,除了保持这个姿势,他们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了。

    平时易昕回家,父母即使未必是有说有笑,但也都是在各忙各的。像这样死寂的气氛,让她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心脏再次提到了喉咙口。

    紧了紧肩上的书包,易昕不想在这个当口轻捋虎须,正想悄悄溜回房间,先把今天的作业写完,坐在沙发上的母亲终于开口了。

    “你们班主任刚才传讯过来了。”

    “你跟那个男生,是什么关系?”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易昕不知道班主任究竟都知道了什么,她最担心的,是会不会连替考的事也曝光了?在对信息一无所知,又着实心虚的情况下,她有好一阵子都没敢回答。

    这个时候,在厨房里抽烟的父亲也望了过来。

    “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啊。”易昕垂下头,双手默默的攥紧了书包带,仿佛那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易母声音冰冷,句子一句句的朝外迸:“你们班主任已经说了,他平时在学院里名声非常差,其他人都不愿意跟他玩,导师和家长也都已经放弃他了,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偏偏就让你给招惹上了呢?”

    &nbs

    p;  易昕顾不得自己正在挨骂,震惊的抬起视线:“他……他并不是这样的啊。这根本就不是事实,为什么要冤枉他?”

    他在学院里,其实是很有影响力的,说起他,大部分学员都是崇拜的态度,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去跟他交朋友……为什么到了班主任口中,他好像就彻底变得一无是处了?难道导师就可以颠倒黑白吗?

    “你们班主任还能说谎吗?”易父也沉着脸接了下去,“她有必要跟我们说谎吗?易昕,你是个女孩子啊,跟那种小流氓混在一起,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说小流氓也是轻的,他就是个小瘪三!”易母愤愤的接口,分明是从没见过的人,听她此时的语气,却好像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听说他们那种人不是经常对普通学生敲诈勒索吗?你赶紧把你的储蓄卡拿出来,让我们看看钱少了没有。”

    在父母咄咄逼人的质问下,易昕想到的,却是之前在两人并肩走出校门时,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反正到时候不管怎么样,你都别去跟你父母吵架。他们也是关心你。那老太婆会怎么说我,我想都想得到。”

    “那……你怎么办呢?”易昕担忧的望着他。

    容霄语气冷淡:“我无所谓。随便别人怎么看我。但是你为了我,没必要的。”

    他看上去,好像的确是完全不在乎。但是……真的可以不在乎吗?

    其实,他真的很孤单。易昕咬了咬嘴唇。他一个人承受着那么多的非议,谁又能真正的去走近他呢?

    就算没有其他人,就算只有自己,她也愿意去懂他。

    他可以理解你们,你们却不能理解他。

    听着父母对他一句句的攻击,易昕感到了一种真切的悲哀。

    “我认识他,我了解他,他根本就不是像导师说的那样。”易昕终于忍不住反驳道。由于激动,她还是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提高了声音,“的确他的成绩是不好,但是人活着难道成绩就是一切吗?成绩不好就活该没有人格,没有尊严吗?”

    “你怎么跟父母说话?”易父顿时暴怒了,“几天时间都学会跟我们顶嘴了,还说他没有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

    “可不是,”易母迅速接口,“以前班主任传讯过来,哪次不是夸你,就是认识他之后,变成告你的状了。都挺大个姑娘了,你丢不丢人啊?”

    “总之以后你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易父掸了掸指间的烟灰,“我们对你的班主任也都保证过了,你们不会再来往。听到了没有?”

    易昕眼中早已蕴满了泪花,在父母严厉的指责下,她却仍是紧紧咬着嘴唇,痛苦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个头一旦点下去,好像就是真的背叛了他。

    好像,就连自己也抛弃了他。

    很早以前,在她还上初等部的时候,曾经跟班里一个女同学出去玩。那天她们去了离学院很远的一条商业街,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一向对她管教严格的父母,认准了她们没去什么好地方,又听说那个女生的成绩很差,立刻要求她们不要再来往。

    那个时候,她的胆子还很小,对父母也是言听计从。尽管那个女同学的性格其实真的很好,和她一起玩的时候,自己一直都很开心,但她却不敢,也不懂去反抗父母,只能默默的选择疏远。从那次之后,她们的关系就彻底淡了下去。

    每一次,她在学院里和哪个同学走得稍近一些,父母都会反复追问,恨不得连对方的祖宗八代都一起刨出来。在他们眼里,好像只有自己是个好孩子,是纯净的小羊羔,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环伺的狼群,随时等着把她一口吃掉。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易昕也本能的不敢去交太多朋友。她害怕对方会约自己出去玩,害怕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会刚好被父母撞见,然后他们就又会反复的追问……就连徐雯雯,她也从来没有向父母介绍过。因为她很清楚,她同样不会是父母喜欢的类型。

    在学院里,她不敢交朋友,这过于规矩的性格同样让她交不到朋友。她也没有太多的爱好,每天只是安静的做着一本本习题集,再拿回一张张满分的考卷和奖状,每到这个时候,父母都会很开心,他们会做很多好菜,会买礼物奖励自己。因为自己还是他们眼里那个完美的乖乖女。

    但是,谁又会懂,其实她的内心非常寂寞呢?

    她想要的,并不仅仅是那些奖状,她同样想要同龄人的快乐。

    以前的每一次,她都把自己的渴求忍了下去。不抱怨,不抗争,服从着父母为她安排的一切。可就只有这一次,她真的想要去抗争一下。想要去……守护他。

    “我都已经上高等部了,你们就不要再对我管头管脚了可以吗?”易昕喊出这一句话,已经是泪流满面,“我不会影响成绩的,但是要交什么朋友是我的自由!”

    客厅中,一时陷入了沉默。

    良久,易母提高了语调。

    “你要是再这么想,她爹啊,我看咱们直接去找那人谈谈吧,让他不要再打扰我们女儿了,否则我们就报官了!”

    这一句极具威胁的话,就像一座冰山砸在了易昕胸口。彻骨的冰凉,混合着血水四溅。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管!”易昕崩溃的大喊了出来。一头直扎进了房间,哭着锁上了门。隐约还能听到房外的砸门声,但易昕都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理会了,冲到书桌前,她发泄似的将满桌的习题集狠狠扫落,将书包朝地上一甩,就伏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她感到自己和父母之间,仿佛有着一条深深的鸿沟。他们对自己的爱,她还是能够感受到的,但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更懂自己一些呢?

    她的人生,就好像是被锁在了一个笼子里。除了学习,没有任何的自由,没有任何的希望。久而久之,就连外面的蓝天,她都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样子了。

    这是能令身边的人都满意的人生,却唯独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