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维护
    那场考试剩下的时间,易昕都深陷在焦虑中。

    好不容易等到交卷,她才急急的询问道:

    “刚才的考试,你把玉简上交了,那答案……?”

    容霄倒是满不在乎:“没事,我有好几块,不得已的时候就上交一块,导师不会想到你还留着一块的。”

    玉简本身,不过是一种传输讯号的载体。只要在其中注入灵魂烙印,买多少块玉简都可以同步接收讯息。有些上层人物往往就会准备多部,一部用来谈公事,另一部用作私人联络等等。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易昕踌躇再三,仍是轻声问了出来。他本来可以不必管这件事,只要专心抄他自己的答案就好了啊!

    “明摆着,万一他被抓会连累你。”容霄随口答道,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却不知这句话已经在易昕心底掀起了万丈波澜!

    那是可能会被取消考试资格的啊……万一导师刚才不肯通融又该怎么办?他,竟然会这么为自己着想……

    这时,先前那不慎将玉简弄出声音的学员,也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啊霄哥,之前在等一个通讯,就开了铃声,一直忘记关了,真的不好意思啊。”

    容霄淡淡瞥了他一眼,应道:“没事,下次注意。”

    对待其他人,哪怕是犯了错的人,他通常也都是以宽容和安抚为主。也许,这样的人格魅力,就是他能够在天圣登上巅峰,将众多小弟凝聚在身边的核心。

    “明天就是最后一场了,要不你别传了。”在那人离开后,容霄又主动提议道,“我跟他们几个就靠现有的分数,估计也能过了。”

    今天这一场的意外,已经让自己吓破了胆,凭良心说,易昕的确是不想传下去了。但如果她真的这么说的话,他一定会很失望吧……

    “不,做事要有始有终,就让我再传一场吧!”易昕努力控制着声音中的颤抖。帮人帮到底,一定要帮他彻底通过这次结业统考!

    这也是,以自己的能力,唯一可以为他做到的事了……

    容霄也并未多想,见她斗志十足,颔首应道:“那行,为了以防万一,明天你就发给我一个人吧。我来传。”

    传送答案的人,总比接收答案的人所面临的风险更高,这也是他对她的一种保护。

    “不对啊霄哥,”有几个男生听到了这边的对话,连忙凑了过来,“明天那场是地理吧?会有好多作图题的?那不就是需要把考卷拍下来?”

    “所以说了我来拍。”容霄回答得很简单,话里同时透出一股令人信服的坚定。

    易昕忽然觉得,他能成为学院老大,除了实力够强之外,更多的,应该是他对身边的人足够讲义气。

    他真的,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伴的人啊……

    ……

    很快,到了第二天。

    易昕仍是早早来到教室,桌面摊开着地理书和几本图册,认真的复习着。

    忽然,一只手在她身侧的桌角落下。今天他戴了一块白色的手表,看上去依然非常有型。温和而清冷的声音,在她耳畔淡淡响起。

    “选择题直接圈出来,除了作图,卷面尽量不要留下太多痕迹。还有,交换之前不要在考卷上写名字。”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距离,就好像自己正被他搂在怀里一样……易昕感到全身都在发烫,紧张得甚至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小声的问道。

    容霄简短的解释道:“交换考卷有一定风险,万一到最后来不及换回来,名字和笔迹就会暴露。”

    这是他们昨天商定的计划。由于考试时会使用原卷和答题纸,考生须在答题纸上进行作答。而原卷虽然也要一并上交,但卷面是完全留白还是打满草稿,都随考生的自由。

    这一场,易昕只需要在原卷上圈出正确的答案,并进行作图后,两人直接交换原卷。至于用玉简传送答案,以及拍摄考卷等高难度任务,全部由容霄独立进行。

    但交换考卷,确实是一个相当大的动作,即使能找到第一次机会,也不见得还能找到第二次。如果考卷始终都没能换回来,被导师发现姓名一栏与准考证不符,或是卷面上的字迹与答题纸不符,都会成为直接的破绽。

    而若是卷面尽量保持空白,到时尽可以伪装成“这就是我自己的考卷,只是之前没有写名字”。这样一来,则是稳妥了许多。

    “对哦……”易昕经他提醒,也快速想通了这种种曲折,由衷佩服,“你想得真周到!”

    容霄笑了笑,不再多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再次埋头大睡起来。

    ……

    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顺利进行着。

    地理试卷,并不像历史那样,需要大段大段的文字解析。除了选择题和部分填空之外,占据主流的就是作图题。通常是卷面上会提供你部分的地图,需要你进行补全,或是填写地名,以及写出该地有哪些出产的农作物,诸如此类。

    或许是不再需要传送答案,易昕一身轻松,考卷也做得很快。只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她就放下了笔,轻轻咳嗽一声,向容霄示意。

    接着,一个坐在第一组前排的学员举起了手。

    “导师,这道题目……”

    导师点了点头,走到他身旁,俯身查看考卷。

    这同样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交换考卷之前,先由一名学员举手提问,随便在试卷上扯出个问题,分散导师的注意力就好。并且那个座位刚好是在角落里,导师站在那边,完全背对着坐在第二、三组最后一排的他们,这个时候交换考卷,可以说是最安全的。

    仅仅片刻,导师回到了讲台前,容霄也已经开始对照原卷上的答案,奋笔疾书的照搬到答题纸上。

    然而,就在他顺利的抄完最后一题,刚准备传送答案时,在教室的门口,忽然出现了一道意外的身影。

    教导主任!同样也是易昕班级的班主任!

    “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容霄。”教导主任微笑着,放缓脚步踱到讲台边,向那监考导师轻声打着招呼。

    在她抬起头,目光在教室内扫射时,易昕已经吓得趴倒在了桌面上。脑袋微侧向左,右边手臂紧紧护在额前,伪装成睡觉的姿势。但在臂弯内,她的双眼却是恐惧的大睁着,心脏几乎要跳出了胸膛。

    这么多场考试,都没有遇到过认识自己的导师,易昕对于替考本身的风险,已经渐渐看得宽了。也许负责一年级和三年级的,真的不是同一批导师。她绝对没有想到,竟然在这最后一场,胜利在望的最后一场,会遇到自己的班主任!

    虽然她并不是为了自己来的,但是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如果被她发现自己的话……!退学的阴影再次笼罩上了心间,导师和父母失望的脸,也开始如同动态的画片,反复在她的眼前冲撞。

    快走吧……易昕的侧脸紧贴在桌面上,蜷缩在那由双臂环绕出的一方狭小空间内,恐惧得浑身冰冷。求求你快走吧……只要能让我顺利渡过这一劫,从今以后,我一定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我会一直做个好学生的……

    快走吧,求求你……!

    “容霄这孩子啊,聪明其实是很聪明的……”教导主任和监考导师随口笑谈,似乎并没有急于离开的意思。

    容霄把玩着手中的笔,感到前方两道视线同时落在自己身上,干笑一声。他已经猜到她下一句准备说什么了。

    “……就是都没用在正地儿上!”

    为了不影响其他学员考试,两位导师的谈话声一直都放得很轻。又聊过几句后,教导主任忽然注意到了那紧紧趴在桌上的易昕。

    “那边那个女同学是怎么回事,不舒服吗?”

    这一声,她略微提高了音量。前排也有不少学员,顺着她的视线转头望向了易昕。

    易昕明知道,班主任指的女同学就是自己,此时越是不动,就越是招人怀疑,但她却更不敢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紧紧趴在桌上,仿佛听到了临刑前的号角。

    果然,教导主任的询问没有得到答复,这令她更是狐疑,迈动着脚步,开始朝后排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她还并没有想到是有人替考,仅仅是出于对学员的关心,以为是有女生在考试途中突发疾病。

    一声,又一声,高跟鞋刺耳的声音越来越近了。那仿佛是屠刀在一寸寸的举起——

    易昕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变成透明人,或者是突然从这里消失都好。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满头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衣袖。

    容霄虽然也是暗自焦急,但他还算懂得掩饰。如果这个时候,自己也表现慌张的话,就一定会被教导主任看出端倪。保持冷静,说不定事情还能出现转机……

    就在教导主任已经走到倒数第三排的时候,她口袋中的玉简忽然响了起来!

    教导主任似是怔了一下,拿出玉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后,皱了皱眉,一面按下接通键,同时朝着易昕的方向指了指,示意那名原监考导师代为查看,在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后,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同学,你没事吧?”随后在易昕身旁响起的,是一道温和的男声。

    易昕胆怯的抬起了头,正不知所措,一旁的容霄主动开口了。

    “导师,这位同学今天一早就不舒服了,让她提前交卷吧。”

    易昕困惑的望向他,容霄略一点头,示意她“按我说的做”。

    按照规定,考试过了半个时辰,学员如果检查无误,就可以提前交卷了。只不过这次是结业统考,而考场内大部分人又都在等待接收答案,所以真正会提前交卷的人很少。

    既然符合规定,这位同学又的确是不舒服,那监考导师也没多想,就点了点头。

    易昕匆匆在原卷上写下名字,这个时候,她对于容霄先前的叮嘱,简直是怀着无限感激。

    他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如果他没有交待过自己,不要在原卷留下太多痕迹的话,那现在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这样,监考导师收走了原卷和答题纸,又叮嘱她如果实在不舒服,就去卫生室看看。易昕道谢后,就走到讲台边手忙脚乱的拎起书包,逃命般的溜出了教室。

    她这边才从后门溜走不远,教导主任就重新从前门进来了。

    “刚才那个女同学呢?”见后排座位空无一人,教导主任奇怪的询问道。

    监考导师指了指讲台上的考卷:“身体不舒服,提前交卷了。”

    教导主任倒也没多想,接着两人就一起感叹起了“现在的年轻人这身子骨啊……”

    ……

    易昕逃出教室后,并没有立刻离开教学楼,而是躲进了厕所隔间。

    虽然自己是暂时安全了,但是其他人会怎么样呢?他们能顺利过关吗?

    易昕的心脏仍然在高频率跳动着。作为一个传统乖乖女,生活一直都平平静静。这几场替考,几乎让她把这辈子的惊吓都挨光了。

    但是,虽然险些吓到崩溃,现在回想起来,她却并没有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这真的是……只有和他接触,才能体会到的刺激啊……有机会去感受一下这样的生活,或许……也是一种收获。

    ……

    而在教室里。

    除了监考严格之外,教导主任本身的身份,对考生也是一个十足的震慑。

    学院里,学员最怕的导师往往有两种,一种是班主任,另一种则是院领导级别的导师。

    因为,如果你得罪了一位普通的任课教师,多半是事情过了也就算了。但如果让班主任知道你的违纪行为,却可能会直接通知家长。

    同理,普通的作弊被抓,或许只是被收掉考卷,但被教导主任亲自抓到,那一个处分就是绝对免不了的。

    如今,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紧盯着面前的考卷,并费力在脑中挖掘起了零星的知识点。

    可能,这场考试,他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容霄面色如常,沉默的盯着桌上的考卷。现在自己已经安全了,但那些指望着他的人,他也不会放着不管。考试还没结束,他还在等待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