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替考
    结业统考一天天临近。

    这段时间,易昕时常避着徐雯雯,一个人跑到三年级的走廊上闲逛。虽然她也不知道,如果真的遇到容霄,又能跟他说什么,不过,似乎只要能多看到他一眼,就好。

    这一天,是一个平常的下午,课间休息时,徐雯雯拉着易昕去了卫生间。女生之间的友谊,似乎经常便是体现在此。而后,由于徐雯雯还要补妆,易昕不想打搅她对着镜子挤眉弄眼的乐趣,于是提早离开,在走廊里信步闲逛。

    在教室门口不远处,光线洒落的走廊上,一道身影斜靠在护栏上,手持着玉简,正在进行通话。易昕的心脏,也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开始了疯狂的跳动。

    今天的容霄,穿着一件黑色外套,在他略微垂下头的时候,立式领口几乎一直罩上了侧脸。前襟随意的敞开着,自有一派潇洒。几缕发丝随风轻拂,为他那精致的面庞添上了一抹阴影。

    “战斗我不担心!关键就是文化课,这是要我命了……”容霄并未注意到身后的易昕,他正在专注的向玉简另一头的小弟交待任务,“这样,你们去帮我找几个学霸来。”

    “对,我放弃了,我这辈子考不出来,打死考不出来!”

    这几天他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说白了,在七天里学六年的课程,这本来就不现实,好比让那老太婆短时间内学会跳舞,同样是不现实。

    一想到教导主任那张严肃的脸,搭配上性感的舞裙,以及踮着脚尖旋转的样子,容霄就忍不住露出了恶趣味的笑。

    易昕从他零星的叙述中,逐渐分辨出了几个关键词。听上去,是教导主任要求他必须在结业统考中通过所有的学科,才能给他开推荐证明。但他很确定自己考不出来,所以需要找几个学霸,可以在考试的时候“帮助”他。

    如果是要考试的话……自己可以帮他啊!易昕的心跳还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快过。别的事或许还不好说,但学习的事,绝对没有问题,自己学霸的身份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虽然她刚刚升上一年级,高等部的课程对她还是一片空白,但是这没关系,只要去学就好……!能为他雪中送炭,他一定会记住自己的!

    在这样计划着的时候,易昕也惊异于,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以前作弊这种事完全就和自己绝缘。她对知识点的掌握足够扎实,不需要作弊,而因为胆小,她也从来不敢在考场上照应其他人。

    作为“乖乖女”的她,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连“上楼梯不能连迈两阶”的规定,都是严格遵守的。因为她觉得,如果做了错事,导师就总会有办法知道。而在初等部三年的品德评语上,她也是次次被班主任评价为“遵守纪律,乖巧文静”,完全就是一位“道德标兵”。

    但是,如果是为了他的话,她真的愿意去冒一次险……易昕反复做着深呼吸。机会不可能一直存在,如果再错过了这一次,或许自己和他,就真的只能擦肩而过了——

    正在她专心思索,该如何以学霸的身份去向他“自荐”时,无巧不巧,徐雯雯刚好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昕昕,我洗好手了,咱们回去吧。”徐雯雯随意的说着,一边甩一甩手,抖落几滴水珠。

    易昕胆怯的向容霄的方向望去一眼,鼓足勇气道:“雯雯,你先回教室好不好?我想去跟他……说几句话。”

    徐雯雯也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这一看,脸顿时就拉长了。

    “跟他说什么话?你有病啊你!赶紧走赶紧走!”

    对于闺蜜对校霸产生兴趣一事,徐雯雯所采取的态度一直是“扼杀在摇篮里”。就这样,她一路强拉着易昕,几乎是将她拖回了教室。

    “可是……”易昕挣扎着回头张望。遗憾的是,容霄仍然是在专心通讯,他没有注意到这边两个女生的小插曲,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自己。

    回到教室后,易昕思索再三,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雯雯,你知道……替考,是怎么回事吗?”

    徐雯雯听到这个词,表情就像吃了只苍蝇,一脸的恶心:“哦,就是有些人自己考试考不出来,就找人用他们的身份,帮他们去考。说白了就是严重的作弊。”

    虽然成绩一般,但徐雯雯从来都不会在考试中作弊,同时她也相当鄙视那些作弊和帮人作弊的学生。

    易昕明知道这一点,但身边没有其他人可以打听,仍是只能硬着头皮问道:“那……这些要找替考的人,和愿意帮忙替考的人,他们要怎么联系呢?”

    徐雯雯不耐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好像学院里专门有负责牵线的人吧,然后就在里面拿中介费。胆子也是够大,为了点钱什么都不要了。”

    “哎,不对啊昕昕,”随口应付过几句后,徐雯雯好似忽然反应过来,“你又不用找替考,关注这个干嘛啊?”

    易昕的脸又悄悄的烧了起来,朝窗外望去一眼,那里的护栏前现在已经空无一人。

    “刚才,我是听到……他……说起这个词,所以很好奇……”

    她暗暗祈祷,但愿这个蹩脚的理由可以瞒得过去。

    “又是他啊?”一提及此,徐雯雯的注意力,立刻就从对作弊的鄙夷,转移到了对容霄的反感上,“这家伙不是翘考就是替考,真是不想好了,专门搞这些歪门邪道。我看干脆就让他作弊被抓,然后直接开除算了!那学院就清静了!”

    易昕听得不悦,软弱的抗议道:“雯雯,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骂他……?”

    徐雯雯两眼一瞪:“我骂他怎么了?哎,昕昕,你该不会是真喜欢上他了吧?我告诉你啊,如果你也像那些花痴一样,我会鄙视你的!”

    “雯雯你胡说什么啊……”易昕急急的反驳,但更多的,她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我只是觉得,诅咒别人……不好。”

    看她这一副小绵羊模样,徐雯雯也被她逗笑了:“好了好了,知道你是乖乖女。”

    “对了昕昕,”还不等易昕松一口气,徐雯雯的表情再次严肃起来,“你是学霸,我得提醒你一件事。以后要是有人找你去帮忙替考,你千万别答应!”

    “咱们学院对替考抓得很严,一旦发现直接退学,这不是能开玩笑的事,你听到没有?”

    或许是心里有鬼,易昕在她面前,竟然无端有了一种被导师训斥的惶恐。不敢过多争辩,只是支支吾吾的应道:“哦……哦……”

    ……

    那一天放学后,在教学楼已经人去楼空的时候,一道瘦小的身影,悄悄溜进了三年级的教室。

    每到大考前夕,在即将作为考点的教室内,便会贴出考试期间的座位表。座位隐蔽的会松一口气,被分到第一排的会提前陷入惶恐。还有些人如果发现坐在邻近座位的,刚好是自己的熟人,还会专门跟他通通气,约定在考试时“互相照应”等等。

    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仔细打量着黑板旁的座位表,在捕捉到某一个名字的时候,她悄悄抬起玉简,对着那份名单无声的拍摄了几张。

    ……

    这日午后,容凰在吃过午餐后,独自来到了图书室。

    “容凰少爷,请问有什么需要吗?”管理员亲切的迎上前询问道。

    “老规矩,开时速空间。”容凰淡淡吩咐道。

    时速空间,是天圣图书室一处特有的场所,里面有着高度的时间加速环境,在里面学一天,相当于在外界学一年。

    这是学院专门为学霸准备的空间,让他们可以有更多的复习时间。但容凰只是看中了那里的清静,不会有一群女生围在他身边疯狂的尖叫。在里面,他通常是睡上一觉,或者是玩玩最新推出的小游戏。来到天圣之后,那里大概是他唯一还算喜欢的地方了。

    然而这一次,那管理员却是歉意的向他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少爷,时速空间现在已经有人在使用了。而且一连预定了三天。”

    容凰略一皱眉:“谁在里面?”他听说每次临考前,时速空间的争抢确实会比较火爆,但现在只是刚刚开学啊!谁那么闲得慌,这么早就钻进去学习?还是对方也像他一样,同样是个溜进去偷闲的?

    管理员看了一下桌上的登记册:“是一年级二班的易昕同学。”

    “又是她?”容凰微感诧异。

    “她还借了全套的高等部教材,每天一下课就过来,真是努力得让人吃惊。”管理员又自顾自的感慨道。

    全套教材?她想自学整个高等部的课程?容凰嘴角僵硬的牵扯了一下。这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学霸啊……

    对于这种生活里只有学习的书呆子,他一向都是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我也有权和你保持距离。因为你太优秀,我无话可说。

    “少爷,请问需要帮您和易昕同学协商一下,让她把时速空间让出来吗?”管理员好心的提议道。

    容凰调整了一下心情,再次露出完美而善解人意的笑容:“不必了。让她用吧。”

    虽然在学院里有着尊崇的地位,但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喜欢仗势欺人的人。自然也不会让别人把学习的空间腾出来,让给自己玩游戏。

    而与此同时,图书室深处的时速空间内,易昕对着满桌的教材,正在努力的奋笔疾书。

    和其他学霸相比,她实在是没有多聪明。成绩能考得好,完全是靠着比别人付出了更多努力。从前她的课余生活,几乎都是由一本又一本的习题集组成。各种类型的题目做得多了,考试时已经熟能生巧,自然是应对自如。

    自学三年的高等部教材,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仅仅啃完课本不算,要应付考试,还必须借助大量习题集的辅助。现在她最欠缺的就是时间,因此这时速空间,也是她能想到最好的自学地点。

    途中,她也会隐隐的有些罪恶感。这里分明是给予学霸的优待,但自己却要利用着它,去帮助别人作弊,如果被导师知道了……这样的心理障碍,几乎是一直都存在,在她自学的途中,时不时就会从心底冒出来,令她心烦意乱。

    但,无论如何,拜托,一定要赶得上啊……

    ……

    三天后。

    天圣学院一处僻静的小巷内,易昕倚靠着墙角,正瑟瑟发抖的等待着。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戴上了帽子,为了伪装到位,还特意戴上了一副平光眼镜。但即使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她却仍是紧张得心胆皆颤,听到身边任何一点风吹草丛的沙沙声,都会让她想立刻转身逃跑。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正要去做那种事,一旦发现,可是要退学的啊!

    在经过了几天的苦学后,她总算是将高等部的课程掌握了个七七八八,至少要考到优良水平,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这也多亏她在初等部时,打下的基础足够扎实,自学时才不至于漫无方向。

    那以后,她就背着徐雯雯,专门去和班里的一些差生套近乎,询问他们,该怎样寻找那些做替考业务的“中间人”。

    毕竟,要寻找组织,就要找拥有同样需求的人。比起那些“未必愿意帮人替考”的学霸,还是这些“迫切需要找人替考”的学渣,要更加靠谱多了。

    一开始,她这么个标准学霸,来问这种问题,那些差生还以为她是班主任派来的卧底,自是满口一问三不知。

    后来,经过易昕百般恳求担保,才终于有人相信了她,并给了她一个联络方式。而代价则是,那人趁火打劫,要求她今后的每次考试都必须给自己传答案,否则就会把这件事报告导师。

    易昕拿到联络方式之后,就像是做贼一般,只敢在通讯录里存下几个数字做备注。即便如此,她仍是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注意自己的书包,注意着她的玉简中,那个代表严重违纪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