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应试
    这一天,容霄再次闯进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老太婆,开证明的事你到底考虑得怎么样了?”

    教导主任一言不发,只顾埋头批阅作业,容霄等得不耐,再次开口时,话里也带上了几分火气。

    “这些天我都按时到学院了,我也没有迟到早退,上课也没睡觉,作业也都写了,还要我怎么样?”

    的确,他上课是没睡觉——虽然还是没听。

    作业都写了——虽然都是抄别人的。

    但是,能让他安安分分的坐在教室里,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教导主任终于从作业堆中抬起了头,慢悠悠的推了推眼镜。

    “按时到校,上课听讲,作为一个学生,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吗?”

    那副理所当然的语调,听得容霄更是怒火上涌,他渐渐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可能就被她耍了!

    “我没时间在这里耗着!”一脚踢翻身前的椅子,“哐啷”一声巨响中,容霄也再不压抑自己的脾气,“再拖下去考核都该结束了,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教导主任的目光透过镜片,扫了那歪倒在墙角的椅子一眼,又重新落回到他身上,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语气:“这就是你对导师说话的态度?”

    容霄一口气噎了回来。他简直恨透了这种被人拿住软肋,不断威胁的感觉!就连有火都不能痛痛快快的发!但谁让他需要进天宫门呢,谁让他……需要去找凉子呢。他已经忍了很久,为了凉子,就再忍一次吧。

    在教导主任面前,容霄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重新将椅子扶起,一面低垂下头,好声好气的恳求道:

    “主任,请您给我开一张证明吧,我绝对不会给天圣丢脸的。”

    这是第一次……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在导师面前服软。

    教导主任欣赏着他的卑微,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不就对了吗?看来你也是能学会讲礼貌的。”

    “你的事情,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跟院长也商量过好几遍。”这会儿,教导主任终于松了口,将谈话转入正题,“我们的意思是,既然你要我们给你开证明,你就要拿出表现……”

    容霄不等听她说完,立刻接口应承道:“没问题。”

    教导主任笑了笑:“先别急着答应。这样吧,再过七天,就是结业统考的时间了。你跟上一届的学员一起参加。你的成绩,我也不要求有多好,只要所有学科全部合格,我就给你开证明。怎么样,这不算困难吧?以往我们开推荐的学员,可是需要门门都达到优秀的,院长对你,已经是特别优待了。”

    天圣的结业统考共有两次,一次是在六月的结业季,全体三年级学员都会统一参加。而第二次,则是在九月的新学期刚刚开始的时候,之前一批如果有未能顺利结业的学员,将汇集在此,进行统一的补考。如果仍然无法通过,就需要面临重修一年的命运。

    结业考通过的最低标准,就是门门合格,对于大多数的学员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但对于容霄——

    “老太婆,你玩我呢吧?”容霄一听考试,脸直接就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脑子……”

    “对啊,你这脑子,去了天宫门也是丢脸。”教导主任似笑非笑的替他接了下去。

    听她的语气,根本就是信誓旦旦自己无法通过。被人鄙视到这份上,容霄也激起了一股好胜之心,一脚踏在了身前的椅子上:“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结业统考我肯定会通过给你看的!”

    教导主任似乎是颇有兴趣的张大了眼睛,认真的点一点头:“我等着。”

    ……

    应承了参加结业统考,还要门门通过,接下来的时间容霄也没闲着,一头扎进了图书室恶补,又专门找来了不少人帮他补课。以他的号召力,来的几乎都是顶尖学霸。能帮霄哥补习,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份荣耀。

    此时,容霄和吕飒等一群小弟,以及应邀而来的一众学霸,就窝在了图书馆的一处小角落里。桌上摊开着一本本教材和习题集,果然是学习气氛浓厚。

    “霄哥你看一下,这道题目应该怎么做?”此时,一名理科学霸正指着课本上的一道例题,耐心的辅导着,“先大概说一下思路就好。”

    容霄转过视线,认真的盯着那道题目看了很久。

    一众小弟和学霸们也跟着盯了过来。

    盯——

    “公式。”终于,容霄硬邦邦的吐出了两个字。

    刹那间,一众学霸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终于有套公式的概念了!刚才大家就给他讲过,看到题目不要慌,先把需要的公式写在边上,然后寻找题干中给出的已知数据,代入公式,求出未知数据就可以了。有的题目可能还需要转几个弯,公式需要一用再用。

    为了给他讲通,学霸们亲身上阵,一步一步的为他写出解题步骤,以及代入公式的过程,包括每一步的思路都是详细解说。但每当他们拿出新的例题,容霄却仍然停留在盯着题目干瞪眼的阶段。

    好几个时辰了!好几个时辰了啊!现在他终于有了一点进步,他终于知道要套公式了!

    “那,是哪一条公式呢?”那名学霸强忍着激动,颤声问道。

    “我哪知道。”容霄答得很干脆。

    那学霸嘴角一阵抽搐,强迫自己保持耐心:“啊,好好,先不要急,咱们慢慢来,我把几条可用的公式都列出来,你看一下选择哪一条。”

    容霄略微抬了一下视线,一看那满纸密密麻麻的公式就头晕,勉强抬手,随便指了一个:“那这个吧。”

    “啊,这个是求速度的公式,v=s/t,我们现在要求的是密度,公式应该是p=m/v。”学霸耐心的解释道。

    “不是都有个v吗。”容霄满心不耐,“还都有个减号?”

    “哦,虽然都是v,但是它们代表的含义是不同的。”学霸保持笑容,“还有,那不是减号,是除号。”

    容霄皱眉:“为什么?”

    学霸笑容颤抖:“同样的字母,在不同的题目环境中,也会代表不同的变量。不过这个并没有什么关系,只要记牢公式,再根据题目,去求对应的变量就可以了,绝对不会搞混的。”

    “比如说,这个s,在距离公式里,代表的是走过的路程,但是在体积公式里,v=sh,这个s代表的就是物体的表面积……”

    容霄听得一片混乱,指了一下上方的公式:“你这里不是写着v=s/t吗?怎么又变v=sh了?”

    “啊,所以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两个v和s的含义都是不同的。”学霸说着拿出草稿纸,“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我帮你算一下……”

    容霄听得心惊肉跳,一口打断道:“得了吧,这是有多少啊还得算一下?过了过了,放弃,下一门。”

    ……

    “我们先来记一下这个公式,这是三角函数里的常用公式。”

    “cosα+cos(α+2π/n)+cos(α+2π*2/n)+……”

    “……放弃。”

    ……

    “溶于水的有机物:低级醇、醛、酸、葡萄糖、果糖、蔗糖、淀粉、氨基酸。苯酚微溶。”

    “不过考试的时候是不会直接让你默写的,通常会出在选择题里。让你选择哪种溶于水,哪种不溶,所以有一个大概的概念就好。我先帮你找几道模拟题……”

    “……放弃。”

    ……

    就这样,一门门学科逐一被“放弃”了过去。

    容霄学得心烦意乱,点起一根烟狠抽了几口,他觉得心里就像憋着一团火。为什么他非得去学那些xyz,学什么一个水池一边抽水,一边放水,这和他今后的人生有关系吗?

    “霄哥没事的,你只是刚刚开始,一开始谁都难,慢慢就记住了。”学霸们努力的鼓励着他。

    “我这辈子不可能记得住。”容霄冷哼一声,随手掸了掸指间的烟灰。

    “老大加油,你要想想凉姐啊!”这是来自小弟们的鼓励。

    他们都还不知道凤薄凉的真实身份,对于老大忽然一反常态,一心要进入天宫门,只以为他是当初没和凉姐一起参加,现在后悔了。但不管怎么说,进天宫门还在其次,能让老大为了凉姐,去做他最讨厌的习题,这绝对是真爱啊!

    是啊,一想到凉子……容霄叹了口气,这大概是他现阶段唯一的动力了。

    “那继续吧。”将手中的烟头按进烟灰缸,容霄默默做了一次深呼吸,重新去面对那堆成山的课本。

    这一次走上来的,是一个身材壮得像座小山,留着短平圆寸头的学霸。

    “霄哥好。”那学霸讨好的躬一躬身,就在他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霄哥你别担心,按照我的‘快乐学习法’,包管你爱上学习……”

    “别说那么多了。”一旁的吕飒打断道,“这样,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霄哥把成绩提上去,往后这天圣一定有你一席之地!”

    那学霸高兴得连连点头。虽然自己成绩好,但因为他的身材,还是经常会被人嘲笑,也没有几个女生肯让他靠近。他也很想当一个像霄哥那样,有人巴结,有女生追的男生啊!

    “好,好,霄哥先问一下,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或者是什么爱好?”

    容霄淡淡答道:“没有。”

    那学霸咧嘴一笑:“是这样的,其实以前我也是个学渣,于是我就给自己规定,每做出一道题目就吃一包饼干。然后,现在我就特别喜欢做题了!嘿嘿,霄哥你觉得我这个方法好不好?”

    容霄目光漠然的打量着他那圆滚滚的身材,僵硬的点了个头:“嗯。”

    ……

    “其实要是凉姐在就好了,”补课途中,一群小弟在一旁窃窃私语,“霄哥做出一道题目她就亲他一口,这样绝对事半功倍!”

    众人齐齐意会的点头,脸上都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别拿凉子开玩笑。”容霄注意到他们的议论,有些不悦的道。

    “你继续。”而后,他示意身边的胖子学霸。

    学霸点了点头,继续用笔圈划着试卷上的题目:“好,像这种关于鉴别溶液的题目,其实考察的就是对方程式的掌握。我们可以从冒出气泡,和产生沉淀几种情况来考虑……”

    容霄压抑着心口泛起的阵阵窒息感,如填鸭一般,努力接收着那些对他来说堪比天书的知识点。

    一整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但对于各门学科,他仍是连初等部一年级的第一课都还学不出来。

    其间,他也曾反复陷入到对智商的怀疑中。

    为什么别人都能学会,唯独就是自己学不会?难道他真的就有那么蠢吗?

    那些给他讲课的学霸,他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他们的不耐烦。要不是顾及着自己的身份,估计他们早就破口大骂了。

    第一天的补习,几乎是完全以失败告终。

    离开图书室之后,容霄没有让小弟跟随,一个人独行在冷寂的街道上。

    踏入快餐店,他点了几份外带。在柜台前等候的时候,他看到身边几个戴着眼镜的低年级男生,正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待会要去哪里玩。

    这些都是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普通学生,但容霄现在却觉得,他们都比自己幸福。至少他们能学得懂那些天书,不用为了结业统考心烦……

    如果当初,他能够尝试着去学习一下,至少每门课能混到一个合格的分数;或者是像邬几圆那样,去走路人通道参加考核,都不会变成现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

    自己一直所追求的自由,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一意孤行。无视旁人的意见,只坚持着自己,这也曾令他走了很多的弯路。

    当初也有导师语重心长的劝过他,告诉他这么混下去只是在浪费生命,但他都没在意。

    自以为很酷,其实……大概真的很蠢吧。容霄悲观的想着。这初秋的夜晚,竟是令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寒冷。

    这个时候,易昕背着书包,站在街道的对面,忽然,她的视线在快餐店前定格!

    是他!没有想到……能在这里偶遇……

    之前在奖杯陈列室,打扫到最后,她终于还是没能要到联络方式。

    而容霄在接过一个传讯后,答应几句,就大步流星的走了。易昕每一次看到他,都是那样行色匆匆,他的脚步,好像从来不会为任何人所停留。

    不,其实还是有的吧……只是那个人,不会是自己……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好像那么苦恼呢?易昕怔怔的望着他,他的背影,在人群中,好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