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街头少年
    在远离天宫门的一条繁华街道上,横栏前聚集着一群嘻哈少年,着装与发色各异,吞云吐雾,笑骂言欢,尽显叛逆气息。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凤薄凉!

    但此时的她,却完全没有任何九幽殿大小姐高高在上的贵气,和这些街头少年混在一起,笑语言谈,并肩看车水马龙,气氛竟是异常融洽,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容霄哥,你不是说如果我预选过了,就请大家搓一顿的嘛?什么时候兑现啊?弟兄们都等急了!”

    凤薄凉询问之人,明显是这群少年中的核心人物。一头银色短发,挑染出几根紫色碎发,在阳光下折射出冷冽的光泽。微风中,他的发丝放肆的张扬着,尽显狂傲不羁。

    双目微眯,眼尾拖出两道浓重的暗影,勾勒出狭长的眼形轮廓,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与邪气。戴着一对精致的钻石耳钉,璨然生辉。

    穿一身炫酷的黑色皮衣,着装风格与凤薄凉相仿,同样是随意的挂着金属链子,打着各式方钉。双指间随意的夹着一根烟,沉默的望着眼前飘散的烟圈。

    或许是被众人追捧已久,在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令人望而生畏。????天圣学院容霄,多年来绝对的校霸,在天圣国的地下街市,也一直拥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此时,听着身旁少女的笑语,在他的眼中,有着意味不明的暗光一掠而过,继续盯着手中香烟的火光,淡淡道:“你们选地方吧。”

    顿时,簇拥在他身旁的小弟们,都爆发出了一片热烈的欢呼。

    九幽殿小姐和街头小混混,本来应该是毫无交集的人群,但或许是命运的巧合,让他们成为了这样亲密无间的好兄弟。

    如果说颜雪梦是被“圈养”的,那凤薄凉就是被“放养”的。从小到大,她的成长环境,一直都是非常自由。想去什么地方玩,想交什么朋友,全部都由她自己做主。

    包括慕含沙在内,凤薄凉和九幽圣使中的不少年轻人都交上了朋友。但尽管她一向平易近人,毫无阶级观念,但这些人毕竟是她的下属,他们做不到完全抛开身份差异,这也是令凤薄凉有时会感到遗憾的。

    直到有一天,她在街上和一些小混混不打不相识,接着就称兄道弟起来。而凤薄凉发现,他们这种自由的生活方式,恰恰就是自己最喜欢的。穿奇装异服、打群架、到酒馆大吃大喝、溜进废弃建筑探险等等,跟他们在一起,她终于实现了自己梦想中的生活!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凤薄凉早就把他们当成好朋友了。或许也只有脱离了身份的界限,才可以交到这样真心的朋友。

    “不过容霄哥,你真的不想参加考核吗?”这个时候,凤薄凉又忍不住劝说道,“其实那些世家子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觉得你比他们强多了!”

    她这么一说,其他小弟也纷纷附和:“是啊老大,一起去吧?”

    有关参加考核的问题,已经有不止一个人向他提过了。也许大家都觉得,以他的实力,应该有一个真正能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就不用了。”然而,面对众人的期待,容霄仍是反应冷淡,“那地儿……”他掸了掸手中的烟灰,“不适合我。”

    凤薄凉叹了口气,转过身背靠着横栏,同样拿出一支烟,递到了他面前:“借个火。”

    容霄身形未动,侧过打火机,熟练的为她点上。这个动作,显然在两人间已经重复了很多次。

    气氛就这样沉默半晌,一个染着橘色头发,发丝如刺猬般根根竖起的男生,即天圣学院的二把手吕飒,拿出玉简答应几句后,望向了容霄。

    “老大,我刚才接到传讯,新堂口那边有人闹事,咱们怎么办?”

    “还等什么?”没等容霄答话,凤薄凉就豪气的一挥手,“抄家伙,走啊!”

    “凉姐霸气!”众小弟都乐了起来。

    几乎是在一瞬间,众人翻身越上了停在一旁的摩轮机车,轰轰的烟尘在车后炸开,仿佛激斗的叫嚣。

    这是在天宫门现世后,由天宫主人所推行的一款新型交通工具。是一种由汽油机驱动,靠手把操纵前轮转向的双轮车,造型拉风,轻便灵活,行驶迅速,深受街头少年们的喜爱。

    群架结束得很快,一转眼,地上就东倒西歪的躺了一片。而大获全胜的,自然是容霄和凤薄凉等人。

    “凉姐,你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啊?”一名小弟满脸欣羡的凑上前,“我就只知道,你打架从来没输过?”

    “其实我一直在想,凉姐和老大到底谁比较厉害?”另一名小弟也插话道。

    这个时候,独自沉默的容霄目光一动,似乎也有些期待她的答案。

    凤薄凉神色丝毫未变,嬉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臭小子,敢怀疑老大的实力,你不想混了啊?”

    众人对容霄的崇拜,究竟是由来已久。因此这个话题,也就在轻松的笑闹中被揭了过去。

    而后,在一家道旁的小酒馆内。

    “干杯!”

    酒杯同时碰撞在一起,舞池中五光十色的霓虹,在众人身周折射出一片艳彩。

    “各位各位!凉姐要走了,我们一人敬凉姐一杯,算是送行的酒怎么样啊?”一名小弟端着酒杯,大声提议道。

    凤薄凉笑骂:“什么送行的酒?你会不会说话?”

    “哦哦,饯行的酒!”那小弟经众人提醒,才连忙改口,却仍是引来了一片哄笑。

    参加天宫门考核,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回来了。临别之前,众人端着酒杯,逐一前来敬酒,而凤薄凉也很给面子,次次酒到杯干。这上等的酒量,虽然大家混久了早已习惯,此时仍是引起一片叫好声。

    这一会儿,敬酒轮到了吕飒。

    “凉姐,我不太会说话,以后在天宫门发达了,别忘了咱们兄弟!”吕飒冲凤薄凉举了举酒杯,当先饮尽。

    凤薄凉一口答道:“那肯定啊,最起码我肯定是一看见蛋糕就想到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当初,有一年吕飒过生日,邀请大家喝酒。众人闹到兴头上,容霄和凤薄凉直接把他的头按到了蛋糕里,并当场拍照留念。这也成为了吕飒一件相当具有“纪念意义”的糗事。

    “再让你感动一下,”凤薄凉说着横过玉简,“我的锁屏到现在都还是你的蛋糕照片!”

    面对这再次引起哄笑声的照片,吕飒一阵哭笑不得。

    终于,敬酒到了最后。众小弟一致公认,这“压轴”的酒,要由老大来敬。

    容霄今天是反常的沉默,并未多言,直接拿起桌上的酒杯。这时,吕飒却拦住了他。

    “老大,凉姐,你们就别这么小气了,直接对瓶吹啊!”

    面对同时递上的两瓶酒,容霄和凤薄凉对视一眼,眸中相继闪过笑意。随即,他们都是极有默契的接过酒瓶,一仰头就咕嘟咕嘟的灌了起来。

    这个场面,也是成功的将现场气氛引爆。尖叫声,口哨声,鼓掌喧哗声,不绝于耳。

    在这一刻,灯光恰合时宜的打在了他们身上,流转出耀眼的光影。炫酷的男生,美丽的女生,正是一派大好的青春风景。此时的他们,是全场的焦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