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潜力值
    当雷玖握上外杆的时候,那仪器震动半晌,在第一根水银柱内,红色光束直接就突破了底端的刻度线,进阶到了第二档,且将柱体填满了近一半。

    “天雷宗雷玖,初级良好。”

    “太好了!”即使是向来稳重的雷玖,在成为全场第一个过关者时,也不禁激动得一蹦三尺高,拳头在胸前狠狠一握。数月的苦修,毕竟没有白费!

    继雷玖之后,场中也陆续出现了几个过线考生,当然,被刷下去的仍然是大多数。

    这会儿,轮到黎悦进行考核了。

    “悦悦加油!”沈安彤在身旁为她打气。

    正当黎悦为这份美好的闺蜜情,感动得一塌糊涂时,沈安彤又语重心长的搭上了她的肩。

    “亲爱的我可是在你身上押了钱的,要是过不了,这钱归你还啊!”

    那份满满的感动,顿时就哗啦哗啦的碎了一地。

    “彤彤,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哎……”

    背负着“通不过就给钱”的压力,黎悦战战兢兢的抬手握了上去。

    仪器很快的震动起来,一道亮红色的光柱蹿升而起,首先将第一档位填充了一半,而后,前进趋势就直线递减,在众人的注目下,以龟爬般的速度缓慢的攀高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垂死的人,正在拖着最后的力气,向生命源艰难爬行。

    黎悦咽了咽口水,明知这仪器的判定与外力无关,仍是下意识的攥紧了握杆。

    终于,在这令人焦灼的等待中,残存的红色光粒,终于冲破了底端的刻度线,艰难的在阳光下冒出头来。但至此,却也是完全静止。

    黎悦紧张的望望考官,又望望眼前的水银柱,也不知判定成绩,究竟是要将一个档位全部填满才算通过,还是只要稍微踩线就行呢……?

    “洪光国黎悦,初级良好。”考官瞟了刻度线一眼,面无表情的宣布道。

    “哇,过了过了!”黎悦兴奋的叫了起来,和沈安彤紧紧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只要能撑过刻度线,就算作是该档位内的成绩,这也算是给众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这样看来,要通过预选好像也不是那么困难了!

    “安彤姐,那你押我吗?”轮到吉振辉考核的时候,他弱弱的问道。

    被沈安彤押注的人,基本上都会实现她的预言。所以此时的吉振辉,是既希望她押自己,又怕她会来押一个“不过”。

    沈安彤摆了摆手:“你就算了,你不好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好受伤……”

    吉振辉的测试成绩,和黎悦一样都是险过。挤进刻度线内的红色光粒,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少记录。就像是一只用光了墨的笔,挣扎到最后时,所拖出的浅浅痕迹。

    “无涯学院吉振辉,初级良好。”在考官报出成绩的时候,吉振辉好似被人撤下了病危通知,手抚着胸口,长长的呼出一口大气。

    考核继续进行,路人考生的测试,已经进行了一大半。目前的最高成绩,就是澹台璟的初级优秀,艰难的将第一档位填满过半。至于能点亮到第二根水银柱的,仍然是一个都没有。

    恐怕路人考生是出不了中级的,很多人这么想着。按照优劣分布,路人阵营在初级挣扎,榜单考生分布在中级和高级之间,而内定考生或许会出现几个特级。这大概是最为合理的。

    而后,岑零拿到了初级良好,乔曦莹拿到了初级优秀。果然如众人所料,中级和高级,与路人考场绝缘。

    仪器,终于也被端到了叶朔面前。

    叶朔也学着大家的样子,抬手朝外杆一握。

    几乎是一瞬间,第一根水银柱内的红光,就直接冲上了优秀档,并继续向上方攀升。

    在这个过程中,叶朔隐约感到,那外杆开始微微发热,刺激得他掌心发烫,不过温度还不至于难以忍受。同时仿佛有股力量,正在牵扯着他的灵魂,并将能量注入到那光柱之中,助它持续攀升。

    红色光粒,终于是将第一档位完全填满,这也是开考以来的最佳成绩。

    叶朔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徒劳的在外杆上施力,但他却依旧是双目如炬,紧盯着眼前的水银柱。

    初级优秀,这还不到他的极限,他还可以取得更高的……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第二根水银柱的底部,终于也涌起了片片光粒。

    这是第二段位,即使增进就此停止,他仍然可以拿到中级合格的成绩!

    但,叶朔并没有就此满足。

    潜力值,真的可以凭着小小一架仪器就判断出来么?他不知道。同时他也不认为,每个人的潜力,是可以用一个固定的数值来表达。但既然这是考核,他所能做的,自然就是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而他也很想看看,这仪器又会将他的极限圈定在何处?

    光柱一路攀升。

    终于,它完全填满了合格档位,并突破了下一档的刻度线!

    全场惊叹。

    与其他人越到后面,就升高越慢不同,叶朔的潜力光柱在越过刻度线后,反而是如一条拔地而起的长龙,以极快的速度冲天而起,转眼已将良好档位填充大半。

    “天哪,难道他能就这样升进优秀档?”身边已经响起了一片惊异私语。

    “咱们路人考生里,该不会也要出一个高级了吧?啊啊——”

    光柱以一种势如破竹之势急速飙升,最后,稳稳的停在了——

    ——第二道刻度线的下方。

    红色光粒,几乎已经和刻度线完全重合在了一起。但在最顶层的档位,却是看不到任何光粒的踪影。

    毫厘之隔!

    正是这毫厘之隔,让他无法跨入中级优秀水准!

    刻度线,犹如一道划分成败的水平线。挣扎过线,可以让你挤进另一档位,但如被压在线下,哪怕差距是肉眼难见,依然只能计算该档位内的成绩,公正得近乎残酷。

    “邑西国叶朔,中级良好。”考官宣布出了最后的成绩。

    在众人为“第一个中级”而惊叹时,叶朔却是有些闷闷不乐。

    宁可目标离你很遥远,你明知是难以接近,也就不会为最后的败退而失落。最怕的,是当成功明明触手可及,却和你擦肩而过,手中抓到的只剩一片幻影,这才是最令人沮丧的。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这“临门一脚”的失败,好像正是自己的真实

    写照。

    当初在定天山脉的时候,他和焚天派墨凉城成为了好朋友,本来以为这段友谊可以跨越门派的界限,怎知早在天澜秘境,墨凉城竟然就为黑暗之羽所侵蚀。最终,他们只能反目成仇。

    七大门派比试会,他取得了第一名,正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紧接着,就发生了玄天派灭门惨案,他也在那一天被打回原形,一无所有。

    在玄天派的废墟前,他几乎就要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但大长老却在最后关头咽了气。

    在六御绝境,眼看就可以夺得魔器,却被楚天遥横插一脚;好不容易与顾问重逢,却仍是匆匆失散。

    在阴风地狱,他明明可以杀了罗帝星,却被敌人溜进了阴风涧,最终作为强大的罗刹鬼帝,再生归来。

    在万象妖域,他几经艰难,终于可以得到赤炎古碑内的珍稀传承,却在即将赶到时,被九幽殿大尊者打成重伤,昏迷三年,再等醒转,古碑已经被魔族收回。

    在药王谷,他的固执害死了黍子庙;在时光钟楼,他堕入陷阱,一意孤行,在最终轮回时葬送了大量的生命。

    在培训班,镜像空间内,严子涚倒在了终点之前,温成倒在了迎来光明的前夕……

    在清心武馆,自己不惜使用“自我沉睡”,换来了压倒性的力量,在即将解决那两个宿敌的时候,天宫门恰好也在此际现世,令他再度功败垂成。

    一直,一直,一次次的失之交臂,构成了他人生的常态。

    难道,这仪器测试的不仅仅是潜力,还是人生定数吗?哈……叶朔自嘲的一笑,不,这怎么可能。

    在他发呆的时候,任剑飞也取得了中级良好,沈安彤则是中级合格。

    “安彤姐这应该是歪门邪道的潜力值吧?”其间吉振辉悄悄向旁人耳语道。

    任剑飞龇牙咧嘴:“不,如果是歪门邪道,她绝对是特级优秀!”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直到考生只剩下不到十来人时,邬几圆才满面红光的踱了回来。

    “老大,你怎么才回来啊?”吉振辉赶忙迎上前,忍不住抱怨道,“都快赶不上考核了!”

    邬几圆还是笃悠悠:“这不是赶上了吗?”

    先前在厕所,他敲了不知道多少个渴望投机取巧的考生,真正是赚大发了。然后再将从他们那里坑来的丹药服下,炼化,再来参加考核,他有着绝对充足的信心!

    朝两只手掌分别呼了一口气,又将双手合拢,随意揉了揉,接着就抬起右手,气定神闲的握上了外杆。

    能达到什么成绩呢?中级?高级?哇!不会来个特级吧!那可就捅破天了!路人考生里唯一的特级,说不定能直接得到天宫主人的关注,然后前途那是一片光明哇——

    “无涯学院邬几圆,初级良好。”正当邬几圆咧嘴傻笑,一个劲儿做着白日梦时,考官已经宣布了他的成绩。

    “啥???”邬几圆的嘴巴张得老大,足能塞进一个鹅蛋。

    “这怎么可能呢?我说,这仪器坏了吧!”邬几圆连声嚷着,“我……我明明……”

    我明明吃药了啊!

    明明都是高级丹药啊!

    明明还吃了好多啊!

    怎么可能还是初级良好!

    怎么可能!

    但这一肚子的抗议,他却连一句都不敢喊出来,只能反复念叨着“这怎么可能!”

    在他身旁,沈安彤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甩给他一个“早已看穿一切”的眼神。

    原来不管吃不吃药,对这仪器完全没用啊?众人在相继看穿邬几圆偷吃了药,又想通其中关节后,有几个买不起好丹药的,倒是暗暗庆幸起来。

    这样也好,大家都一样,潜力不能通过外物改变,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倒也公平了!

    李冰河同样是以一个踩线的成绩,险险过关。随后又有数人被刷下了场,考核也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人。

    这是个面容恬静,眉宇间却有股英气的少女。叶朔还记得她,当初在排队候场的时候,她就独自戴着耳机,专心浏览手中的玉简,好似有着一种特殊的气场,将外界的纷扰完全隔绝,仿佛遗世而独立。

    后来,她被沈安彤拉来合作,穿行在考生间,笑语嫣然,从容推销商品的她,又让叶朔看到了另一个侧面。

    这是个能静能动的女生,并且无论在何时,总能让和她相处的人感到很舒服,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是恰到好处。“一股清流”,这一直是叶朔对她的印象。

    这个时候,那少女慢慢的拿下耳机,抬起一只有些发白的手,轻轻握上了外杆。

    第一根水银柱被完全点亮。

    接着是第二根。

    她的光柱轨迹也和旁人不同。并非是最初极快,其后缓缓转慢,而是始终都维持着一种匀速增进。在这样的速度下,你完全看不出那光柱即将在何处停止,甚至若说它会一直这样走下去,也是不无可能的。

    光柱突破了合格档,又以匀速通过了第二根刻度线。那里,正是叶朔先前失败的地方。

    光柱仍然在升高。

    终于,就连第一档位,也被完全填满。

    第三根水银柱下方,光柱匀速攀升,在填充了近一半的时候,它毫无预兆的静止了下来。

    前进,静止,都是一样的干脆利落。

    全场望着那醒目的光柱,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继中级之后,他们路人考生中,竟然又出现了一个高级!这可是连内殿考生都不一定能达到的成绩啊!

    太厉害了!他们一定是最优秀的一届路人!

    现在,叶朔愈发觉得,这仪器除了潜力之外,确实是在测试众人的心性了。许多人就如那光柱一般,在最初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满身干劲,冲得很快,但在开始遭遇挫折后,他们的动力就被一点点磨灭,所以越到后面,光柱也就攀升越慢,直至完全静止。

    再以自身为例,他算不上聪明人,所以前期为了熟悉规则,行事往往不急不缓。直到接近终点时,才会瞬间发力,却又总会因思虑不周,败在终点线前。

    若是这样看来,这少女的处事风格,岂不才是最合适,也是最容易取得成功的?

    在一片喧哗中,考官淡淡念出了成绩。

    “边夏国,易清黎,高级合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