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等
    沈安彤任由众人起哄,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笑容。直等气氛转和,才淡淡向叶朔问道:“有没有看到级长啊?”

    “他?”叶朔一听就撇起了嘴,朝着高大的地殿一瞪眼,“那家伙在里面吧。”

    沈安彤也朝大门张望着:“唔……我刚才给他发了短讯,他没有回我……”说话间,她再次摆弄着玉简,浏览最新讯息。

    叶朔注意到,她的玉简上贴着许多猫咪贴纸,捧着玉简的五指涂着黑色指甲油,仍然是炫酷与可爱结合的风格。但越是被她吸引,他就越不希望她的注意力停留在皇甫离身上,有些不悦的拉过她,急急的道:“别管他了!这么久没见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啊!”

    等候期间,澹台璟,岑零,雷玖等人也都到了。不同于培训班内的压抑,他们再看上去,都显得帅气了许多。久别重逢,自是少不了一番寒暄。

    谈话中叶朔也了解到,他们几个,包括沈安彤和黎悦,之前都在天圣国报名了一家培训机构,又做过一段时间的同学。并且那段培训生活似乎还相当精彩,时常听他们谈起班内的趣事,笑得前仰后合。叶朔就像个外人一样站在一边,已经接不上他们的“梗”了。

    明明自己也是好好加练过几个月的,但现在叶朔却忽然有些后悔。总感觉,是错过了一段有趣的人生,尤其,是和沈安彤相处的机会……

    时间继续流逝——

    “好心的大哥们,给点吃的吧!”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喧闹,叶朔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弱的小乞丐,正在候场的人群中被赶来赶去。

    这大热的天,那小乞丐脑袋上却缠着厚厚几层头巾。一张脸脏兮兮的,只有眼珠格外清亮。尽管被反复推搡着,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依然是伸长了满是泥污的手,向众人不住乞求。

    “滚滚滚!我们还要准备考核,没空理你!”一个壮硕青年抡起拳头,对着他威胁的挥舞着。

    “就是啊,为什么考核场所还会放进来这种叫花子啊!真脏!”另一名娇滴滴的女弟子皱着眉,朝男友身侧偎了偎,一脸的嫌弃。

    那小乞丐胆怯的望着众人,低眉顺眼的哀求道:“大哥,我已经几天没吃过东西了,我就快要饿死了大哥……”

    “再不滚,信不信我们揍你啊!”更多的人吼了起来。

    如果这不是天宫门的考核现场,或许这些生性火爆的修灵者,早就已经动手赶人了。

    澹台璟和沈安彤等人,深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此时只是漠然旁观。但乔曦莹却看不下去了。

    她虽然性格刁蛮,但心地仍是较为善良,正想上前劝阻,叶朔就拦住了她。

    “别人都不管的事,我们也不要管。”

    对这种四肢健全,却选择乞讨为生的人,叶朔并没有多少同情。何况考核在即,他并不想节外生枝。对方要不到钱,自然会走,不需要他去干涉什么。

    果然,那小乞丐被推出人群,在一旁徘徊了一会儿后,就黯然离开了。只是,在他背对着众人的时候,那厚重头巾下略微显露出的眼珠,却是迅速闪过一道精光。

    ——天殿之内。

    监控屏幕前,一道金光当空洒落,在椅中重新聚成人形。

    “唉,现在的年轻修灵者果然是越来越冷漠了。”江烬空叹了口气,打量着屏幕内拥挤的人群,眼中隐约闪动着的,是和那小乞丐同样的光芒。

    作为成名强者,甚至只是一位普通的国主,身上都会带有一种长年积聚的威压。在他走过的地方,那种自然散发出的气场,便会令人望而生畏。

    但对江烬空来说,他却是真正的“扮什么像什么”,最神奇的,是连自身的气质也可以完全改变,气场完全收敛,即使是假扮小乞丐,也令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这样吧,让他们等着吧,多等个几天再开始。”盯着屏幕半晌,江烬空淡淡开口了。

    一旁的凤暮山不解道:“既然他们惹得大人动怒,为何不直接全淘汰掉算了?”虽然今天这事要是让他遇上,也同样不会去管,但他就是无法忍耐旁人忽视大人!

    江烬空一怔:“诶你误会了?……我不是在记仇,只是作为修灵者,怎么说呢,应该要有这一点忍耐力。”

    打量着屏幕,他几乎是想到哪说到哪,也不知是在说给凤暮山听,还是对那些考生的隔空寄语。

    “因为一个人做事,如果总是三分钟热度,碰了钉子就立刻放弃,你就永远不可能真正有所成就。”

    “修行,本来就需要耐得住寂寞,在孤独当中,去探索大道真义。”

    “就像大浪淘沙一样,在杂质被洗净之后,留下的就都是精品。”

    “既然是考核,那就把这个作为考核的第一项吧。”

    “你看,同样是等,那些内殿子弟的表现就好多了。”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划,将画面切换到了地殿之内。

    在这里等候的,都是被两大势力正儿八经推上来的世家子弟,一眼望去,众人大多是安静修炼,比起外界的路人考生,果然是多了几分强者风范。

    内殿深处,还有着另一间豪华包间。在那里集中的,都是天霄阁和九幽殿最顶级的少爷小姐,能进入那间房里的人,可以说就算在天宫门的考核名单上,也已经是得到了“内定”的。

    虽然那边象征着高贵和神秘,但外头的这些考生都有自知之明,没人会试图溜过去偷看。反正等到正式考核的时候,总能见到那些金枝玉叶的尊容,在这个时候冒着违反纪律的危险去探秘,万一被取消资格,那就太划不来了。

    大殿内,众人或闭目养神,或潜心修炼,不骄不躁,安然若素。

    当然,个别爱说闲话的人,在哪里都还是有的。

    “兄弟,这次的初选推荐,你排多少名?”

    一个身材瘦高的青年,正在到处向殿中的陌生面孔询问名次。

    这会儿,被他问到的青年抬起头,苦着脸挤出一句:“六十九名。”

    瘦高青年像是松了口气,接着立刻夸张的叹息道:“唉,我也才拿到四十八名,真是太差了!”

    苦着脸的青年看上去更忧郁了,而瘦高青年早已忽略了他,继续向下一个人搭话去了。

    事实上,除了那些表现优异,人尽皆知的天才强者,能在初选中排到四十八名,已经能算是相当不错了。正因如此,那青年才敢大模大样的向众人询问。

    如果问出的结果,是对方排在自己前面,他立刻就会麻利的把自己的名次咽下去,并换上一副完全相反的态度,去向对方谄媚巴结。毕竟虽然失去了炫耀的机会,但能和一位潜力强者套上交情,也不吃亏。

    “这位朋友,你是天圣学院的吧?”

    “我一直很羡慕你们学院生,可以进行系统的学习。像我,这次初选才拿了四十八名,真是太差了。”

    在学院里,也经常会有这种人,拿着自己接近满分的考卷,满教室的喊:“啊,我又考砸了!”当然,他们往往是最招别人记恨的。

    那名学院生熟知这种套路,当下也并未多言,只是配合着做出一副膜拜表情,脸上满是:“哇!你排四十八名!好厉害啊!”果然哄得那瘦高青年心满意足,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了。

    ……

    “你的确很差。”

    正当那青年又在呼天抢地,嚷着自己的排名是如何差时,坐在不远处,一名容貌普通的青年忽然冷冷打断道。

    “我在初选排三十名。”

    那青年表情一僵,接着连忙干笑道:“哎,你是在天霄阁那边参考的人,天霄阁和九幽殿的计算方式不同嘛!”

    不过,这撞上铁板的经历,仍是令他心有芥蒂,特意避开先前那人,绕到了人群另一端。

    “哥们,你初选排多少名啊?”

    墨孤城正在闭目修炼,听到身旁喋喋不休的询问声,他满心不耐,转过半边视线,一眼扫去,目光冷厉如刀,充满了警告意味。

    那瘦高青年干笑着咧了咧嘴角。连番碰壁,却令他生起一股火气来,他倒不相信,连问两个,还都能遇上有数的强者?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转过身,那青年一路鄙夷的嘀咕着,“反正肯定也是排名不怎么样,预选直接就要被淘汰了吧?”

    角落里,洛沉星抬起头,望着前方的喧闹,嘴角扯出轻蔑的冷笑。

    “哼,蠢材,小看墨孤城可是会吃大亏的——”

    “那不是墨孤城么?”被那人这么一闹,司空圣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好整以暇的换个姿势,转而取笑起身边的皇甫离。

    “你的老相识了啊。惦记了他这么久,不过去打个招呼?”

    皇甫离从最初进入大殿集中之时,就准确的在人群中注意到了墨孤城。对方一直在专心修炼,于是就像比赛一般,他也投入了修炼状态,有意与其一争短长。

    “等预选结束之后,我会去的。”

    墨孤城在天霄阁得到特别推荐,他已经听说了。但自己也同样在九幽殿得到了特推名额,自己并不比他差,这一次,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司空圣冷笑一声:“嗯,等预选结束,拿着跟人家一个天一个地的成绩去打招呼,祝你好运。”

    这大殿宽敞,各方势力的弟子环围而坐,却也丝毫不显拥挤。在血云堂几人对面的另一个方向,坐着几名天圣学院的学员。没有参加过初选的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即将成为对手的各方强者,心中也难免有着紧张和激动。

    曾在时光钟楼,和叶朔、江彩妮等人打过交道的学员,简之恒和关椴也在其中。

    “霄哥这次不来么?”简之恒兴致勃勃的观察着人群,校运队骨干的活力,再次在他身上展现了出来。越是人多的地方,就越能刺激他的好胜之心!

    “他不会来的吧。他不是最怕麻烦了么?”一旁的关椴和他刚好相反,面容冷漠,眼皮始终是半耷拉着,即使是预选的紧张气氛,好像也未能引起他的任何情绪。

    “而且,天圣也不可能推荐他啊。”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这也是。”简之恒摇头失笑。

    虽然那位传奇校霸,除了功课,战斗技巧真的非常优秀,在道上也是早早混得风生水起,但那里是学院,走出社会之前,导师毕竟还是更看重成绩,怎么都不可能推一个连结业证书都拿不到的学员。

    “比起他,你不觉得应该注意一下唐暮么?”关椴淡淡道。抬起视线,望向不远处一道倚坐在墙角的身影。

    那人全身都裹在一件宽大的兜帽内,帽檐拉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这也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唐暮,堪称天圣建校以来,第一号的大学霸。他的头脑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上课从来不听,考前也是从不复习,但考试照样是门门拿第一,各项竞赛的一等奖也是轻松包揽。

    有这样的学生,学院内的导师固然欣赏,但他给那些差生带来的潜在影响,可实在是不怎么好。这也就导致了,导师们在说起唐暮的时候,脸上总会带着无奈的苦笑。

    作为顶尖学霸,他的名气,堪称是与霄哥平分半壁江山的人物。但在叛逆期的学生群中,究竟还是作为校霸的霄哥,影响力更大。

    唐暮这个人很好相处,没什么优等生的架子,每次考试,他三两笔填满空格之后,就会趴在桌上睡觉,然后他的卷子随便你抄。所以很多人都暗暗希望,能在联考时坐在唐暮旁边。

    但尽管如此,他却拒绝替考,理由是太麻烦。

    与当初备受欺压的学霸荆楚卓不同,唐暮除了功课好,战斗课同样是一流。虽然不会去欺负别人,但他也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不会被人欺负。就连霄哥在被问及对唐暮的看法时,也说过一句“互相尊重”,这也被其他人视为,是校霸对他地位的认可。

    此时,在大殿内,唐暮头颈后仰,宽大的帽檐滑下了一截,简之恒和关椴看得清楚,他竟然是正在呼呼大睡。

    “喂喂,被别人看到我们的天圣之光这副样子,我总觉得自己也很没脸啊!”简之恒无奈的摇头失笑。

    “我觉得,从我们天圣走出去的名校友,都不太正常。”关椴淡淡道。

    “有你这么黑自己母校的吗?”简之恒哭笑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