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九天之上,天宫门!
    万众瞩目的天宫门考核,终于在纷纷热议中到来了。

    天圣国中心地带,有着一片巨大的广场,此时,广场内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建筑物,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壮观奇绝。

    无数的考生汇聚在此,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如同一群活动的小蚂蚁。严峻的气氛,也在这显著的“参考大军”中,扑面而来。

    这里,就是即将举办考核的地点,天宫门“地殿”。

    更加令人震撼的,是远在九重天上,云端掩映,一座宫殿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一轮圆日悬挂在侧,熹微的曙光斜斜洒下,将宫殿笼罩在层层金辉之中,直似梦中仙境。

    这座层云之上的神殿,便是天宫门的正殿,“天殿”,通过考核的子弟,将会作为天宫门的正式成员,被接引入殿内修炼。而那“地殿”,虽然也是奢华富丽,却仅仅是为了便于考核,在下方留下的投影空间而已。

    望着那崇高的天殿,怎不令人热血沸腾,一步踏入,好似自己也已位列仙班。谁不愿进入其中修炼,谁不愿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谁不愿在整个位面力争上游,青史留名?

    而这一切,都取决于他们即将参加的考核。

    进一步,则成云化龙,鹰击长空,俯瞰山河万里!

    天霄阁和九幽殿,以及天圣学院,所有位列推荐名单的考生,此时都在地殿内等候。而外界的蜿蜒长龙,全部都是“路人身份”的参选者。

    殿内殿外,无异于两重天。殿内的考生,不但环境舒适,更是有着大概率的入选机会。而殿外人群,一边忍受着烈日的暴晒,对于能否通过考核,各自仍是忐忑不定。

    叶朔也正在等候的队伍之中。环抱双臂,漠然而立。

    这段时间对自己的特训,令他的实力再次迈进了一大步,他有自信,绝不会比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差到哪里。如果这是一场公平的考核,那么,他已经无惧任何挑战。

    在来这里之前,他还专门去过一趟天玑国,到佣兵工会结了任务。

    当初诸葛羽魄留给他的千机诀,需要找到各种特有材料,才能完美激发阵法的威力。一个人到处去找实在是太慢了,为节省时间,他专程发布了一项任务,征集所需材料。

    虽然风渝最后交给他的,依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叶朔也是个容易知足的人。那些材料千奇百怪,要彻底找齐本就不易,凭着这些增加的材料,也足够他再多布置出几个阵法,这就够了!

    只不过,虽然胸有成竹,但亲眼看到这考生阵容时,仍是令叶朔吃了一惊。

    根据他所了解到的数据,每次参考的总人数,几乎都是数以亿计。而最终能够成功入选的,就只有一千人。

    别小看这个数字,若是按照比例来说,那就是每10万个人当中,就只有一个人能进!简直就是一场无比血腥的厮杀!

    能够脱颖而出的,必然是真正的人中翘楚!

    时间,已经在等待中悄然流逝了好几个时辰。人群中,也能听到不少的喧哗热议。

    “我已经修炼了好几个月,这次一定要进入天宫门!”这是满身干劲,自表决心的。

    “哥们,你当初也是宏家培训机构的吧?怪不得看你眼熟!我是三班的你呢?”这是到处认亲戚的。

    这些倒也算好,还有些人为了在考前减少对手,直接就在空地上厮打起来。还真有人早早被打破了头,只能饮恨退场。

    对这些倒霉的考生,叶朔虽然感到惋惜,但也无意出手阻止。很显然,他们的实力是真的很差,根本不具备进入天宫门的资格。在这里提早退场,总好过在考核中遇上那些顶尖强者,被打得一败涂地,毁损道心。

    路人队伍中,自己这化气三段——考核前刚刚成功突破——的实力,已经算是一流梯队了。叶朔有意将灵压外放,果然无人敢来招惹,倒也算避免了不少麻烦。

    “哎,叶兄弟,真的是你啊?”正在叶朔快要等成化石的时候,身边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喜的呼唤。

    “你是?”叶朔转过头,望着眼前的潇洒青年,双眼不由微眯了一下。

    透过对方不羁的笑脸,他仍能隐约判断出,对方的实力……恐怕不在自己之下!

    路人考核中……果然也是藏龙卧虎啊……但他到底是谁?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那青年见他一脸呆滞,急得用手指点着鼻尖:“我啊!任剑飞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叶朔仍是茫然,任剑飞满心无奈,脱口道:“你忘了,当初你被血云堂追杀,还是我帮你抹除了体内的追踪烙印呢!”

    这突兀的大嗓门,也引起了不少考生的注意。

    他这一说,叶朔倒是记了起来。当初两人也算互相帮助,他“离家出走”,还有着自己的一份呢。

    这样想着,叶朔也快速堆起了“好巧好巧”的笑容,夸张的叫道:“啊,是你啊!”

    “你不是说不参加考核的吗?怎么还是来了?”两人打过招呼,叶朔又好奇的问道。

    任剑飞闻言,忽然忸怩起来,对他这洒脱公子哥来说,这副表情实在是有些罕见。

    “其实,我之前退出了初选,本来准备直接去游山玩水,但是一想到我爹……”

    玩弄着垂到肩头的碎发,任剑飞的视线不住瞟向天际,轻声咕哝着:

    “我爹他一向爱剑如命,但是为了替我打通门路,他不惜把一柄传世的名剑都送出去了!我总觉得,如果这么掉头就走的话,实在很对不起我爹,所以……”

    “这样也好!”谁知,叶朔却是大力称赞,“要去玩,什么时候都能去,我们做事,主要就是求一个安心!”

    在他的鼓励下,任剑飞脸上也重新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说得也是,叶兄弟,这一次咱们可要一起进入天宫门啊!”

    叶朔笑着和他碰了一拳:“一定!”

    “哼,你们两个口气倒是不小啊。”排在附近的一名考生哼了一声,“趁早把心收收吧,我们这边一百个里能进一个就不错了。”

    虽然他能感应到这两人实力不凡,但再强也还是路人身份,没有推荐名额,哪那么容易争过里头那些少爷小姐?

    叶朔和任剑飞对视一眼,笑而不语。他们无意反驳这些挑衅,那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入选名额,一定会有他们的一位!

    和任剑飞说说笑笑,枯燥的等待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如此又过许久,叶朔忽然听到不远处的人群中,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呼。

    “哎呀,这天气好热啊!我的皮肤都要晒伤了!”

    远远望去,一个妙龄少女仰脸朝天,穿着蓝色吊带连体裤,戴着白色运动帽,身后背着一个可爱的大兔子背包。分明是活力十足的打扮,但那少女此时一手遮在额顶,委屈的轻噘着嘴唇,两侧双马尾也像蔫了一般,无力的垂在肩头。这疲劳气息就像会传染,在她身旁,也有不少人跟着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如果只是一个娇气的少女,还不会引起叶朔的注意,但令他眼中闪过揶揄的,却是他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嘿!”在那少女开始新一轮的仰天长叹时,叶朔拉着任剑飞,快步挤过人群,在她肩上大力一拍。

    那少女皱着眉转过头,脸上是一副与叶朔先前一般无二的茫然。

    “不记得我了?”叶朔淡淡一笑,抬手在她额前弹了一指,“小爱哭鬼!”

    这失礼的动作,令少女捂着额头,当场就要发怒,但等听到那个熟悉的称呼,她眨了眨眼,目光缓缓化开了一片恍然——

    这少女就是乔曦莹,当初乾元宗和佣兵工会合作,进行采摘赤炎古果的任务,那时她始终记着,这叫叶朔的小子和孤城师兄不对盘,因此一路上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看。甚至由于她隐瞒了关键情报,导致叶朔的同伴续垣被古树吞噬,两人可说是有着“新仇旧恨”。

    但在古树内部,当陆鸿羽身陷险境,却无一人施以援救,她无计可施,只能在原地放声大哭时,却是叶朔不计前嫌,主动救下了陆鸿羽。

    当时,听着他那一声“小爱哭鬼”,乔曦莹竟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个称呼,也就此在记忆里扎下了根——

    “是你!那个讨厌鬼!”乔曦莹尖叫起来。三年不见,这个讨厌鬼长高了一些,相貌成熟了一些,但是……也变得更讨厌了!

    “叶兄弟,原来你还认识这么可爱的妹子啊!”任剑飞正在一旁好奇的探头探脑,“也给我介绍介绍?”

    叶朔笑了,很配合的道:“哦,她是乾元宗的人,你就叫她小爱哭鬼就行。”

    乔曦莹急得跺脚:“不准你乱叫!我已经不是爱哭鬼了!”

    自从三年前被叶朔取了那个外号后,乔曦莹也开始意识到,遇事仅仅靠着撒娇是没用的。虽然她习惯性的依赖别人,而师兄们也愿意让她依赖,但毕竟,她不可能就这样靠着别人一辈子。

    因此,在那以后,她再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自己设法解决,而不再是撒娇大哭。终于改掉了“小爱哭鬼”的作风,她也曾经想过,如果再见到当年那个讨厌鬼,一定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变化!

    “不是爱哭鬼,那也是小娇气鬼。”叶朔却是全不捧场,“你看还有谁像你这样,晒晒太阳就吵着皮肤要晒伤的?”

    对着这个少女,他就是很喜欢逗她,喜欢看她被自己气得抓狂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她这份刁蛮劲儿,像极了当初的玎莎……

    “对了,乾元宗的人,为什么会走路人通道啊?”任剑飞及时转移了话题,“你们不是有推荐名额吗?”

    乔曦莹一听之下,顿时又神气起来:“我是来给孤城师兄当小拉拉队的!加油第一,考核第二!”

    叶朔在旁笑道:“你别看她说得好听,其实是她太弱,拿不到名额。”

    “谁说的?”乔曦莹头都仰上了天,“我可是孤城师兄后援会的会长!”抬手敲了敲任剑飞胸口,“哎,你要是尽早弃暗投明,我也可以让你入会的!”

    “墨孤城?就是乾元宗那个著名的天才?”任剑飞淡淡一笑,眼里难得的涌起了一丝战意,“有趣,我倒也很想和他切磋一下。”

    “不是切磋!”乔曦莹神气活现,踮着脚尖,反复点着他的脑门,“是你要请孤城师兄指教!指教懂吗?”

    三人闹成一团,一片欢乐,就这样又是几个时辰过去。

    “这里接受插队吗?”

    一只纤纤素手搭在叶朔肩上,倨傲的声音中,又透着一丝戏谑。

    叶朔最看不惯这些爱占便宜的人,一本正经的转过身:“不好意思……”

    话未说完,望着眼前的青春少女,他忽然愣住了。

    沈安彤,数月不见,她变得漂亮多了。妆容明显是经过精心打理,头发留长了一些,侧面梳着一条小辫子,长度仅至齐耳,柔柔的贴附在发丝中。

    时尚的空气刘海,眉眼隐约可见,清爽可爱。披拂在肩头的发梢,做了精致的梨花烫,清新中又增添了几分淑女气质。

    穿一件波点米色衬衣,炫酷的百褶裙,齐膝套一条中短袜,踩着黑色高筒皮靴,整个人看上去,既有少女的清纯,又颇具帅气的中性美。

    “安彤?!”叶朔看直了眼。他没有想到这个小魔女认真打扮一下,竟然也能变得这么美!这要是到了致远学院,也是妥妥的院花一枚啊!

    在她身旁,身材娇小的黎悦转动着大眼睛,来回打量着两人,拖长声音笑道:

    “哟哟,叶白莲哦?还说不喜欢人家呢,看到我们家彤彤,眼睛都发光了!”

    “你别乱说!”叶朔无端的脸一红,“这不是大家好久不见了,我高兴吗?”

    黎悦调皮的一笑:“谁信哦!那咱俩也好久不见了,你的眼睛怎么一直只盯着彤彤啊?”

    这个时候,乔曦莹和任剑飞也好奇的望了过来,一双双眼睛中都闪动着八卦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