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不如求己
    在各方考生加紧特训的时候,凤暮山每天都陪着大人,或游山玩水,或闲话家常,依然保持着“话痨”的风格,过得很是惬意。

    其间,他也曾向大人展示过自己的研究。

    当初见识过次元风暴后,他就一直将之视为穿梭位面的最大阻碍。多年来除苦心修炼外,还聘用了不少阵法师共同钻研,最终得出了一个布阵方案,可以通过阵式与空间材料结合,有效抵消跨越次元所引起的侵蚀之力。

    如今这阵法,凭借现今位面的阵道水准,还只有一个大概的雏形。不过他相信,只要将原理向大人讲清,他一定是有办法做出改进的。到时候,和大人一起进行位面旅行,也就可以提早实现了!

    然而,江烬空在看过阵纹布置之后,只留下一句:“这阵法不错。”就没有了下文。

    随着考核日渐临近,天宫门内部,也开始了相应的准备。自然,这都不妨碍江烬空继续当他的甩手掌柜。

    这一天,他倚坐在宝座上,通过法则化形能力,查看着四方的民生民情,一面随口问道:“最近各地禁令实行的如何?”

    凤暮山在旁答道:“天宫门的禁令,那些修灵者自然是言听计从。只不过,还有个别势力比较嚣张。其中最突出的被称为‘四方鬼帝’。”

    江烬空略一挑眉:“四方鬼帝?那是什么?”

    凤暮山答道:“是大人回来之前出现的势力,也就是在最近这几年才出现的,据说是由四个后生晚辈组成的。”

    “哦?有点意思。”江烬空淡淡一笑,抬手在半空一抹,光幕一阵水样浮动,缓缓呈现出四块大小相同的画面,分别对应着一座地狱山脉。接着画面继续推进,四位地狱之主的动态图像,都在光幕内展现了出来。

    “那么,谁是最能说上话的人呢?”看着这四位衣衫华贵,各有千秋的年轻俊杰,江烬空饶有兴致的问道。

    “组织者是烈焰鬼帝。虽然名义上是四人并列,不过真正占主导地位的,应该是这一位。”凤暮山说着,手指在光幕上轻轻一划,将其中一屏单独放大。

    “罗刹鬼帝?”江烬空轻声念着,若有所思。

    “这四方鬼帝,原本只是四个通天境小家伙自封的称号,上不得什么台面。但就因为这个罗刹鬼帝,现在他们的风头,可是盛得很哪。”凤暮山说时,话里也隐隐夹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当初罗刹鬼帝强势崛起,一举得到鬼界认可,成为了年轻一辈中最耀眼的新秀。但他实在是太过膨胀,竟然连自己也不放在眼里。凤暮山早就盼着等大人回来之后,能够好好教训他了。

    江烬空似笑非笑,指尖一点,光幕中画面闪烁,自动播放起了罗刹鬼帝以往的各种战斗视频。

    ——在他无边的愤怒之下,袍袖一展,黑火燎原,有如地狱的森森鬼火,无边无际,幽诡阴邪。

    ——抬手在眼前一抹,一道红光如雷电霹雳,穿梭而出,刹那间便将一众敌人尽数洞穿,血流成河。

    “不错啊,是个人才。就是可惜杀孽太重。”江烬空淡淡点评道。

    这个时候,光幕中又播放出了另一段画面。

    “我罗刹鬼帝生杀予夺,天宫门禁令与我何干!谁敢管我!谁配管我!”

    说罢,他手掌落下,将身前一个修灵者的头骨捏得粉碎。

    “够狂!”凤暮山脱口而出。敢公然挑衅天宫门的,他还是第一个。

    “不过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啊。”江烬空面上笑容未改,眼中依旧是欣赏和探究之色,“这小子还挺合我眼缘的,有机会我倒想找他过来好好聊聊。”

    凤暮山一怔:“他,恐怕很难请动大驾吧。当初在他刚刚崛起的时候,我也曾经遣使议和,希望能将他发展为我九幽殿的下属势力,当初他可是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江烬空好笑道:“竟然连你的面子都不给?这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凤暮山尴尬的一笑:“……不过大人您的面子,他想必总是会给的。我稍后就去派人传讯。”

    当来自天宫门的邀请,传到阴风地狱的时候,罗帝星也终于有了几分动容。

    “天宫门?莫非是要追究我违反禁令么?”

    “哼……上一次差点就死了,同样是被天宫门所救,说起来我倒还欠他们一个人情……”

    在他体内,悄然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只是这一次,那声音显得相当躁动。

    “想不到这次竟然是被那个人所救,真是令人不舒服——”

    “大人还是去一趟吧,”一旁的阴阳双煞纷纷劝道,“毕竟人家可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点的人哪!”

    跟随罗刹鬼帝之后,他们已经见识过太多的大人物。天霄阁,九幽殿,都曾纷纷遣使修好,这也令他们的眼界都被拔高,寻常小派早已入不得眼。但千年来备受追捧的世间圣地天宫门,以及那笼罩着一层“神明光环”的天宫主人,究竟仍是令他们又敬又惧。

    一方面,他们希望鬼帝大人可以同样得到天宫门的认可,但另一方面,四方鬼帝杀戮成性,早已违反了天宫门的禁条,也不知,神明是否会追究此事。

    罗帝星不答,沉吟片刻,翻手取出传音玉简。

    “烈焰,你有没有收到天宫门传讯?”

    好一会儿,对面才响起了烈焰鬼帝慢悠悠的声音:“没有啊。怎么?”

    罗帝星五指缩紧,重将玉简收起,双眸中也快速的划过了一道暗光。

    “只找了我一个人么?……我就看看你到底玩什么花样!”

    ……

    而后,在天宫门大殿内。

    罗帝星身穿华丽长袍,肩头环绕着高贵的毛领,宽大的披风在地面直拖出数尺。墨绿色的头发自然披拂,被身外高涨的灵力缓缓掀动,展现出无边的霸气张扬。

    他站得笔直,目光平视,将两侧的侍从视如无物。即使是在等待面见天宫主人的时候,他依然保持着最崇高的尊严和威风,仿佛如今他并不是以下阶子民的身份前来朝拜,而是作为至高无上的尊主,前来昭示他的高傲威仪。

    不多会儿,江烬空和凤暮山从内殿转出,望着那道傲然伫立的身影,比光幕中更加的昂扬霸气,江烬空眼中再次闪过欣赏之色。挥手令侍从退去,迈动着脚步,缓慢的走到了他面前。

    罗帝星目光略微一转,此时自然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在天地真神面前,他抬起双臂,在身前大幅度张开呈环抱

    状,十指相合,前额略微一低,行了一个相当简单的礼节。

    凤暮山目光一沉,他无法容忍,有人对大人行这种近乎同辈之礼,正要出言训斥,江烬空却是淡笑着一摆手,探究的上下打量着他。

    罗帝星自身而言,对他是既无惧怕,也无抵触,但体内的意识却是持续躁动,令他的情绪也掀起了几分波澜。

    不出所料,他召见自己,果然是为了禁令之事。

    他说,并不反对四方鬼帝联盟,只是希望由自己带头,减少一些杀戮。对敌人,只要打败即可,放他们一条生路等等。

    这番冠冕堂皇的圣父言论,罗帝星听得冷笑不已,终于,他直接打断道:

    “你天宫主人自然是有足够的魄力,就算你不对敌人赶尽杀绝,你仍然可以确保没有人杀得了你。但是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修灵者呢?不杀人,很可能就是等着被人杀!难道我们就活该等死?”

    江烬空淡淡道:“我的禁令自然是一视同仁。只要你不去杀别人,我也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敢来杀你。”

    罗帝星冷笑:“你能保证什么?灵界大陆上有那么多修灵者,你每一个都管得过来么?生死关头如果等不到神的赐福,难道我们就只能亲眼看着敌人的刀落下来也不可以反抗?抱歉,那样的圣人,我做不到。”

    “生生死死,本就是天道的运转规律。而决定着他们有没有资格活下去的,就是实力。这些事,就算大人您是神,恐怕也是没有资格干涉的吧?”

    尽管言词保持着谦恭,但他的语气,却已是处处透出挑衅。

    正是因为,他得到如今的地位,是靠着一路厮杀而来,让他存活下去的,不是虚伪的宽恕和救赎,而是自己的实力。和敌人握手言和?如果他真有那么伟大,当初在阴风地狱,他早就直接死在了叶朔手上!

    “而且我听说,你自称是在赎罪是么?既然如此,你去赎你的罪,你自己不杀人就行了,凭什么把你的罪责强加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

    凤暮山斥道:“大胆!你竟敢对神如此不敬……”赎罪之事,是大人为数不多的软肋,这罗刹鬼帝竟然也知道,还借着此事进行攻击,他如何能容?

    江烬空一摆手,重新审视着罗帝星,神色也稍稍沉下了几分。

    “当面这样冒犯我,你没有考虑过后果么?或者说,你不害怕么?”

    罗帝星挑衅的一笑:“不怕。天宫主人不会杀人,况且神明是不会干涉蝼蚁的行动的,我说的对么?”

    江烬空目光微动:“那你可有想过,那些被你杀死的无辜者,他们向神明的祈求得不到回应,有朝一日,如果是你自己祈求神明的时候,也同样得不到眷顾,那又该怎么办呢?”

    罗帝星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扬起头,目光中闪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决然。

    “不会有那样一天。求人,求神,不如求己!”

    末尾四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哦?很好,有志气。”江烬空欣赏的一点头,“你记住你这句话。”

    “就冲着这个,我今天不为难你,你可以回去了。不过我跟你打一个赌,你总有一天会来求我的,你相不相信?”

    罗帝星冷笑,潇洒的转过头,大步而去,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在他昂然出殿时,在他的内心中,却是波澜翻覆,远不如外表的平静。

    “曾经我也祈求过你,而你给我的回应又是什么?”

    “自从看到他在我眼前受伤之后,我就再也不信神了。在世人无助的时候,高高在上的神明是不会回应我们的祈祷的。我们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

    三年前,在墨凉城的病榻前,他曾是那样卑微的祈求过神明,带着所有的虔诚。

    既然那个时候,神抛弃了自己,今后,他再也不会对神付出同样的忠心了。

    忠于神明,还不如忠于自己。

    他如今的地位,不是神赐,而是自己的拼搏。

    ……

    稍后,天空之上,两道光影在云端垂落。

    江烬空俯视着九州大地,双手在身前一抹,大片霓虹如朵朵彩霞,悄然覆盖了一处处伤痕累累的地面。

    在那圣洁的虹光之中,包含了神圣的气息,以及新生的气息。

    “他每天杀的人那么多,您还要再花精力让死者复活,这样不是太辛苦了?”凤暮山看在眼中,心有不忍,“为何不直接处置那罗刹鬼帝呢?”

    江烬空扫视着那艳丽的虹霞,淡淡道:“为强权所迫,就算他暂时妥协也必然是心不甘情不愿。而我,希望可以让他们真正的悔改。”

    “仅仅是多毁灭一个恶人,不如为世间多创造一个好人,这也才是真正的‘赎罪’。”

    “那不如,这复活之事就让我来……?”凤暮山主动提议道。作为轮回境强者,初步的逆转时空,令死者复活之事,他也同样可以做到了,只是所需花费的精力会更多。但他实在不愿看着大人这么辛苦下去。

    江烬空视线低垂,目光深邃如海。

    “这是我的责任。”

    ……

    罗帝星回到阴风地狱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烈焰鬼帝正在那里等着他。

    “罗刹,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天宫主人。你不会接受他的招降吧?”一见了他,沧海就急急的问道。

    上次从雪影那里接收到的记忆,实在是令他大为震惊。后来经过多方调查,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也许雪影的心上人……就是天宫主人!

    至高的神明,为何会如此花费心力,去救赎一个小小女子?虽然听来无稽,但想到雪影是天霄阁小姐,而天宫主人,又被尊奉为天霄阁远祖,再加上他的各项神谕,本就是一个十足的“圣父”,这样想来,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难以理解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怀疑,但对于假想情敌,沧海仍是没有好感。

    罗帝星扫了他一眼,无谓的冷笑一声:“这天宫主人我是见着了,的确比你有气度多了。而且人家还是神,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多半都是会选择天宫主人的。”

    “呵,不过你放心,我同样不喜欢居于人下。”在沧海听得急眉瞪眼之时,罗帝星再次开口了。目光转向前方的宝座,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高傲。

    “所以,我是不会向他妥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