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强者路
    “在我们这个世界,有一个关于邪世帝尊的传说……”

    那顿饭后期,凤暮山主动说起了位面预言。尤其是着重叙述了,如果得到邪帝的力量,将会拥有怎样毁天灭地的威能。

    他相信,大人一定会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哦,真是一个有趣的传说。”在他讲得口干舌燥后,江烬空淡淡点评道。

    凤暮山尴尬赔笑,琢磨着是否应该主动挑明。

    “怎么了,你是希望我说,我会帮你得到这份力量么?”半晌,江烬空再次开口。随意摇晃着酒杯,神色间看不出情绪。

    凤暮山已经习惯了大人的“看破不说破”,也就不再隐瞒,兴奋的响应道:“各方势力都想要得到这份力量,以前的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从来都不敢想,但是在遇见您之后,我开始敢想了!”

    当初,他也曾经憧憬过邪帝的力量,但那些东西离自己太过遥远,只有世间最顶尖的强者,才有资格参与争夺。白日梦,他从来不会做得太久。所以过去他真的是想都没敢想,要在将来的竞争中分一杯羹。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就好像一只蝼蚁忽然得道成仙,眼界从地底凭空拔高到了云端,曾经所有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突然都变得触手可及,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敢想不够,还要敢做。”江烬空漠然放下酒杯,凤暮山也更加兴奋的坐近了些,等着他细说“如何去做”。

    望着他这副积极的表现,江烬空目光一斜,笑容若有深意。

    “你是不是觉得,认识我之后,就好像世界尽在脚下,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了?那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管你了,一个人离开这个位面,到时候你怎么办?”

    凤暮山一怔,满脸都是“大人您说过不会抛弃我”,委屈的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宠物。

    江烬空点头:“对啊,大家非亲非故,我已经救了你,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负责你的人生?”

    凤暮山无助的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好像只是被人带着到云端逛了一圈,又重新丢回了泥地里。他还是那只蝼蚁,从来没有改变,但他渴望的高度却已经不同,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轻易的陷进去,违背了一贯的处世原则,就全身心的依赖起了对方。

    现在,一切在假想中存在的力量,都是依托在大人身上的。他真的没有想过,如果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今后的路又该如何去走——

    “既然你说过,不要把感情寄托在别人身上,那我另外想给你的建议是,更加不要把生存寄托在别人身上。”江烬空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正色道。

    ……

    那天之后,凤暮山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因为他已经知道,大人并没有要放弃自己,他只是想让自己努力修炼,将来凭着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借着外界的帮助,去得到邪帝的力量。

    他给了自己足够的修炼资源。秘籍、丹药,应有尽有,即使是随手拿出的赏赐,也都处在这个世界的顶尖水准。

    靠着资源的辅助,凤暮山的修炼突飞猛进。

    其间他也隐约的了解到,大人游走各大位面,不仅是纯粹的旅行,更多的,他是在赎罪。

    代他的义父赎罪。

    当时他刚刚来到这个位面,自己是他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看到自己正处在死亡危机之下,顺手就救了自己。

    以前在其他位面,也有很多像自己一样被拯救的人。

    只要是有困难的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他都会去救,去帮助他们开始新的人生。

    原来自己并不是特例。

    最初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凤暮山还有些不开心。

    但渐渐的,他就想通了。就算以前不是特例,只要今后能成为特例,不就可以了吗?

    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真正令你刻骨铭心的,却只会是极少数。那么,自己就要努力成为大人心中的“极少数”!

    不过,也有一点令凤暮山暗暗庆幸。

    大人的义父,也就是他口中“最重要的人”,在原位面时,曾经是当代第一号祸世魔头,杀光了半个天下,死后灵魂还被打入到星河暗狱。那可是集中了所有罪大恶极、在本位面无法审判的囚徒,传说中最可怕的位面地狱啊!

    就连那样的人,大人也愿意去救赎他,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就更加不会嫌弃自己了!

    ……

    时光匆匆。

    这一天,凤暮山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境界突破。

    无尽的雷霆从上空降下,将这片平原轰炸成了一片雷海汪洋。

    凤暮山独自盘坐在雷狱之中,却是丝毫无惧。靠着长期的准备,他坦然的应对着道道怒吼的雷龙。

    江烬空负手站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沉默的观看着。

    这个距离,对于渡劫者来说,或许是太近了一些。但江烬空的实力,已经堪与大道规则比肩。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令法则将他排除在雷劫之外。

    凤暮山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对他的长进,自己还是感到满意的。江烬空淡然颔首,所以,只要再扶持他一段时间,自己就可以离开这里,前往下一个位面了——

    终于,雷劫散去,凤暮山的气息,也是彻底的实现了脱胎换骨,稳稳的迈入了通天之境。

    能够突破到通天境的,按说无不是经过千锤百炼,心性应当已是较为稳重。但此时的凤暮山,却是百般激动难耐,还不等调匀体内的灵力,就踏着土坡,深一脚浅一脚的奔到了江烬空面前。

    “我突破到通天境了!我竟然也能有突破到通天境的一天啊!”他狂喜得语无伦次。

    江烬空笑着安抚道:“通天境而已,用不用那么激动啊。将来要是突破到涅槃境你是不是得直接乐昏了?”

    凤暮山又惊又喜:“涅槃境?我真的可以吗?”

    江烬空一摆手:“你行不行,你不要问我。只要你想,就可以。”

    凤暮山用力点了点头。他想,他当然想!因为每前进一个台阶,都是离大人更近一步啊!

    好一会儿,凤暮山才重新冷静下来,在江烬空的劝说下,坐回原地,认真的平复了一番体内的气息。在收势之时,他忽然心中一动,散开神识,感应着方圆百里的动静。

    通天境的灵魂力量,实在是比以前强大了太多,不过片刻,他就隐约看到,在一片幽深的丛林中,那张扬活动着的几只丑陋的腿脚——

    “感应到了!”凤暮山猛然睁开眼。

    “蜘蛛女王,现在还没有渡过神劫,正是除她的好机会!”

    当初,她仗着境界的差距,毫不留情的碾压自己,现在,终于也轮到自己报仇了!

    江烬空不置可否,宽抚的拍了拍他的肩:“那蜘蛛女王,在我眼里只是一只小妖怪,以后她对你来说也会只是小妖怪的。”

    “能够碾压蝼蚁,并不是一种伟大的胜利。”

    “但是……”凤暮山还想说些什么。

    “我知道,就是不甘心对吧。”江烬空代他说了下去,“她的确是灭了你的国家,但是你现在已经达到了通天境,随时可以再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至于那些死去的人,我曾经问过你,也是你自己说不需要他们复活的。既然这样,她还欠你什么?”

    “如果你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将来等实力强了,可以来一个规则神谕。比如说让她,多少年之内嫁不出去之类的。别太过了。”江烬空随口调侃几句,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转身离开。

    “规则神谕……?”凤暮山的目光忽然划过一丝险恶。

    他已经从大人那里了解到了,所谓“规则神谕”,就是将自己的意志融入规则,让它成为天道规律的一部分。

    比如说,让东部地区每月下雨,那么就会如同四季变换一般,每个月,在神谕限定的范围内,必然都会迎来一次降雨。这,也就是规则的力量。

    不过规则神谕,影响范围越大,对施术者也就越难。但如果只是给某一个人定下规则,改变他的命运,那还是较为轻易的。

    “所有的魔兽,妖兽,无不以能渡过神劫,化成人形为荣。我就让她……永远都迈不过这道坎,否则的话,必将死于神劫之下!”

    凤暮山双眼中闪烁着兴奋而冰冷的寒光。想出这条毒计,令他自己也空前激动起来。

    “永远以九阶妖兽巅峰的实力活下去,看着同期妖兽,甚至是曾经那些远不如自己的小妖兽,一个个渡过神劫,超越自己……看着那道触手可及,却是她怎么都跨越不了的屏障……永恒的活着,承受永恒的痛苦,这才是对她最好的惩罚啊……!”

    ……

    这一天。

    “我们来建立一个覆盖全位面的势力,让你做世界之王如何?”

    江烬空这时的语气,就好像只是在说,“我们晚上吃番茄炒蛋如何?”

    凤暮山真的吓了一跳:“这……为什么?”

    江烬空笑道:“你就说愿不愿意。没事,不愿意的话我再找别人,不勉强。”

    凤暮山虽然还在状况之外,但仍是匆忙点头道:“……我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他没有想到,挑战来得这么快。

    江烬空直接带着他来到了邻近的一座宗门前,面对迎出门外的宗主和几名长老,他朝着自己一指,简简单单的道:

    “他想跟你们比武,如果赢了,你们就听他的如何?”

    凤暮山看着面前那几位威风凛凛的长老,即使强撑镇定,视线却依然不敢与对方相接。

    他们都是老牌通天境强者,当初都是自己需要仰视膜拜的。虽然现在自己也勉强跨入了通天境门槛,但那份长期以来的卑微心态却并未转变。要向他们做出挑战……他实在是慌得厉害。

    那些长老见多了世面,凤暮山此时的惶恐,自然瞒不过他们的眼睛。这也令他们更加鄙夷:

    “他?就他一个刚踏入通天境的小子?他配么?”

    江烬空还是漫不经心的笑着:“反正你们比武论道,点到为止就好。都随意一点,打坏了东西我负责。”

    “嘿,口气倒是挺大!”一名模样尖刻的长老冷笑一声,“你要怎么负责?”

    江烬空并不答话,随意一抬手,掌心中射出一道灵力光束,就听“砰”的一声,宗门内部高高耸立的半截尖塔,已经炸得灰飞烟灭。

    “你……”众长老又惊又怒。不但欺上山头邀战,还毁损宗门的建筑物,这是绝对的挑衅啊!

    江烬空神色如常,对那一群摩拳擦掌的长老视而不见,手掌依旧保持在推出的姿势,但这一次,他使用的却是一种完全相反的力量。

    随着一名长老的惊呼声响起,越来越多的长老转头望去,都是惊得合不拢嘴。

    那原本已经被炸毁的屋顶,此时大量的碎石竟然倒飞而起,在半空中自动聚集,以极快的速度拼凑出了旧有的外形。短短片刻,屋顶已经恢复了原貌,看不出一点被轰炸过的痕迹,就好像,时间在这里来了一次完美的倒退。

    一众长老面面相觑,在惊叹这“神迹”的同时,心底却也有恐慌掠过。

    这种废墟复原的能力,他们是见所未见。既然这一手并非障眼法,岂不就说明,对方是一个级数远远超过他们的大强者?恐怕,今天这宗门真是要丢了……

    “为公平起见,我不会出手。”正在众长老心惊胆战间,江烬空抬手一引,后方光点闪烁,半空中凝聚起了一张座椅。而他也是悠然落座,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众人。

    “从现在开始,这块战场是你们的了。”

    “放心,我会在这里看着的。”而后,他又向凤暮山道。

    众位长老相互对视,再次为他这“凭空造物”的神力惊了一把。但想来这样的强者,也没有必要戏耍自己。如果他真想强抢宗门,大可以一出手就把他们灭了。既然他讲明观战,那就是说,只要打赢眼前这个畏畏缩缩的小子,也就够了……

    在几人爆发出的气势压迫下,凤暮山确是心中惊惧。临战之前,他转头望向江烬空,但在得到大人一个鼓励的眼神后,他的脸上也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安全感。这场战斗,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场游戏。他相信,大人是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既然没有后顾之忧……那就全心全意的战上一场,绝对不能让大人失望!

    这样想着,凤暮山眼中也燃烧起了坚定的战意,一层层灵力光束,相继环绕上了他的周身。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