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咫尺天涯
    对颜雪影来说,沧海的死一直是她最大的遗憾。

    当初,他们同为海鬼王护法,在那段漫长黑暗的岁月里,他是第一个在乎自己,关心自己的人。

    虽然那时的自己,对他从来不假辞色,但他一次次的试图靠近,包括主动分担任务,用斗嘴的方式哄自己开心,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埋藏在冰雪中的砂砾,刺痛着,却也温暖着……渐渐的,在自己的世界里留下了特殊的地位。

    她一向漠视旁人生命,但在听到沧海的死讯时,她是真切的感到了惋惜。

    烈焰鬼帝,沧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孩子般的笑容,猛地张开双臂抱紧了她:“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的!”

    这个拥抱只维持了片刻,沧海就重新直起身,同时侧过脸伸到她面前:“来,打吧。”

    “你以前一向都不喜欢我靠你太近,不过一个巴掌能换一个拥抱,值了!来吧!”说着,他紧紧闭起了眼睛,神情是一副慨然赴死状。

    然而,他等到的,不是凌厉的一巴掌,却是一双搭上肩头的温暖手掌。

    “沧海,你没死真是太好了!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沧海的双眼霍然张开,眼皮僵硬的眨动了两下,难以置信的望向眼前的颜雪影,尤其是那分明浮现出的喜色。那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容颜。

    “我不是在做梦吧……”沧海有些回不过神来,“冰封女王竟然会关心我了?”

    他此时的心情,就好像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东西,终于被摆在了面前。暗恋多年的女子,终于对他做出了第一次回应!

    “这些年的事,一言难尽。”好一会儿才调整过心情,沧海认真的开口了,“但是现在的事实就是我又回来了,我可以用一个新的身份,重新站在你面前,为你遮风挡雨。”

    他是沧海,也是烈焰鬼帝。当他拥有烈焰鬼帝的地位时,却依然保有沧海的痴情。这也令他终于有勇气,说出在心头积压多年的话。

    “雪影,听我说,我知道一直以来,你一个人背负了很多,你的敌人,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势力。要想更好的保护你,就必须拥有和他们相匹配的地位。所以我没有立刻来找你,为的就是先博取功成名就。然后,你的包袱,我替你扛。”

    他知道,雪影是来自天霄阁的小姐,而她一直所追求的,就是让那些曾经轻视过她的家族长辈,真正的认可她。

    无论是娶她,还是为她实现心愿,都需要足够的地位。至少是,让天霄阁不敢轻视的地位。

    罗刹鬼帝,他已经具备了和两大势力平等对话的资格。而自己百般谋划,和他组成“四方鬼帝”,就是为了将自己和他绑在同一条线上。虽然这难免有些“搭顺风车”之嫌,但总有一天,自己也一定可以成长到足够的高度,到时候,雪影想要的,自己都会给她——

    正在沧海信心满满的计划着未来时,颜雪影轻轻开口了:

    “沧海,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

    “你想做的事,已经都有人帮我做到了。现在,我的心里也已经没有仇恨了。”

    沧海只觉得两眼骤然一黑,满怀的雄心壮志被尽数冰冻。看着那个在一片昏暗中被越拉越远的女子,他颤抖着抬起手,试图去触摸她,最终却仍是颓然落下。

    “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心里有人了吗?”

    颜雪影嘴角,悄然掀起了一个无比甜蜜的笑容。回想起那段难忘的时光,一种从内到外散发出的柔情,如潮水般的包裹住了她。

    “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可以给我,任何人都给不了的安全感。和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被填得这么满过。”

    她每说一句,每一次微笑,都像是一把把快刀,狠狠的剜在了沧海的心脏上。

    她笑得那么真,那么美,当真是人比花娇,倾国倾城。但这样的笑容,却并非是为自己展露——

    “哈,哈哈哈……”在翻覆的刺激下,沧海终是惨然大笑。一面笑着,他仍是怔怔的望着颜雪影,试图找出两人仅剩下的那一点曾经。

    “我的雪影竟然会笑了?在你脸上竟然也会出现这种小女人的温柔了?”

    笑过之后,他的眼中也涌起了一抹狠厉。

    “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改变了你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颜雪影动容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你说一说我和他的故事,你想听吗?”

    这时的她,完全是出于少女的懵懂情怀,有了喜欢的人,就恨不得和全天下分享自己的幸福。她却没有想到,她找的是一个最不合适的听众。

    沧海的笑容,仿佛渗透着鲜血。明知他们的甜蜜,就是自己的炼狱,但他却仍是主动在背后的土坡前坐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尽量毫无波澜的吐出一个字:

    “讲。”

    ……

    微风轻拂,鸟语花香。

    颜雪影不停口的说着,她从没有说过这许多话,但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累。

    说着他们的过往,也仿佛是将那些美好再次品味,颜雪影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而沧海则是静静的坐在一旁,望着那份纯洁无暇的美丽,心痛如绞。

    “是我不好。”在颜雪影的叙述途中,沧海暗暗攥紧了拳头,“这些年我没有在你身边,竟然让你遭遇了那么多的痛苦,我真该死!”

    他不怪她爱上了别人,却怪自己没能及时的保护好她,自己活该失去了她!

    “你别这么说。其实换一个角度想想……”颜雪影本想宽慰他,但话到半途,却忽然停了下来。

    沧海却是立刻会意,苦笑道:“换一个角度想想,就是因为我不在你身边,所以你才能遇到他是吗?”

    颜雪影脸上再次浮现出甜蜜笑意,也就不再避讳的说了下去:

    “他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他教我去爱这个世界,去爱其他的人。你也说过,我改变了很多,我开始会关心你了。如果是在以前,我们是不可能心平

    气和,在一起谈这么久的话的,是不是?”

    “是啊,你改变了很多。”沧海凝视着她,自嘲的一笑,“但是,已经不再是我的雪影了。”

    “曾经,你我相距咫尺,你不懂爱。后来,你终于学会了爱,可是你爱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可你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我宁可你还是那个冷漠的冰封女王!”沧海悲愤的嘶吼着,但当他转过头时,望着颜雪影的目光却仍是无限柔情。

    “然后,再让我来教会你,如何去爱。”

    颜雪影无法回应他的深情,只能沉默的转开了视线。

    ……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

    “洛沉星,这个畜生!”在颜雪影如过渡般的说起洛家遭遇时,沧海早已怒不可遏,猛然站起,周身燃烧的火焰冲天席卷,“我要杀了他,我要灭了洛家满门!”

    颜雪影匆忙拉住他:“沧海,不要去了!我已经都放下了!”

    如果是以前,她会很欣慰有人这样为自己出头。不问是非,绝对的信任和维护,这就是她所等待,所追求的。

    曾经她认为,真正的爱,就应该是当整个世界都背叛自己的时候,他也愿意站在自己身后,背叛全世界。但是,在认识他之后,她的心态就改变了。

    “他教过我,仇恨并不能让我快乐,但是宽恕可以啊!我已经原谅他们了,也请你不要再代我寻仇,再结下新的怨恨。”

    与其两个人一起对抗整个世界,不如让整个世界,重新认可自己。

    “哈……这是哪来的圣父啊?”沧海嘲讽的一笑,接着,他就重重按住了她的双肩。每句话都说得那么用力,好像要将心中的不甘,全部烙印到她的骨头和血液里。

    “雪影,你看到没有,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天下人的利益,不是你的利益!你的痛苦,比不过他的原则!”

    “如果是我的话,只要能让你开心快乐,就算明知道一件事是错的,明知道它会让我万劫不复,我也还是会去做!”

    颜雪影摇了摇头,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沧海,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开心的话,就不要再做这些事了。”

    “我很高兴看到你站在巅峰,但我并不希望,你像罗刹鬼帝一样滥杀无辜。”

    “我们都是曾经做错事的人,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重新开始!你不是说,想要实现我的愿望吗?现在我的愿望已经改变了,请你,也能同样的做出改变。”

    “如果你喜欢的是曾经的冰封女王,现在她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你喜欢的是现在的我,你就应该尊重我的选择。”

    她直到现在都是耐心劝解,只因为沧海已经是她青春记忆的一部分,是她一个很重要的人。她真的不希望让他背负着仇恨活下去,尤其,还是背负着自己为他带来的仇恨。

    然而,沧海却是狠狠甩开了她的手,声嘶力竭的笑声中,有种不顾一切的癫狂。

    “你真高尚啊!他爱天下,你也爱天下,你这是爱他所爱?他心系天下,哈,他算老几啊,他凭什么为天下人代言?”

    “你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吗?”沧海摇摇晃晃的转过身,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神情满是自艾自怜的悲愤和绝望。

    “我之前没有跟你说,是怕会吓着你。当时,我独自漂浮在深海之底,身受重伤,只能一点点……啃噬身边的尸体,吸收他们的死能,来修补我的伤势。”

    颜雪影的双眼缓缓扩大,眸中也第一次现出了一种哀求,似是在拒绝这残酷到丑陋的真相。但沧海却只是冷笑一声,报复般的说了下去:

    “你知道,当那些肮脏腐烂的碎肉,在我的口腔里化开的时候,还有那种从胃里泛出的腥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我吐了很多遍,我觉得自己这么活着,我还不如死了干净呢!但是都是因为你,我一直都想着你,在垂死的时候我想着你,因为有你,所以我拼命的撑了下来!”

    “但是,因为死能在我的体内积淀太多,我已经变得半人半鬼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见阳光,只能躲在阴湿的墓地里。我还活着,但是我活得就像一具腐尸!”

    颜雪影绝望的摇头。她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她很想安慰他,想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但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言词都显得苍白。

    “后来,我好不容易突破到了通天境,但为了可以保护你,我必须先拥有地位!”沧海悲伤的望着她,“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思念,我幻想过很多次,等我找到你的时候,我应该对你说什么……我有一辈子的承诺想要给你……但是最后,全都变成了笑话……”

    “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根本就不该去追求什么权势!”说到最终,沧海崩溃的大吼了起来,“我应该第一时间就来到你身边!那样的话,或许我还有资格把你抱住怀里……”

    “哪怕你会赶我走,骂我也好,至少那个时候,你的心没有属于别人……”

    风声阵阵回旋,纷飞的花瓣在两人身周飘扬,凄美而令人心碎。

    这个时候,沧海反复想起的,是他在那一地腐尸中挣扎求生;是他辗转在一处处坟地间,忍受着身体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痛苦,艰难的吸收着死气;是他躲避鬼界的追捕,活得连个普通的流浪汉都不如;是他不惜深入险境,寻找最珍贵的钻石,为颜雪影打造戒指……

    他感动了自己,但他却感动不了她。

    这三年,他究竟是兜了一个多大的圈子啊……

    “沧海!”颜雪影不忍心看他那脆弱的表情,急急的握住了他的手,“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你应该会懂我!”

    曾听人说,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有所感应。可以感受到她的喜怒忧愁。颜雪影并不知道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但此时,她所能做的,就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努力在心中,将自己所看到过的场景展现给他。

    天地洪荒演变,岁月横流,埋藏在爱恨背后的,那些世界的真实……

    在沧海的眼前,也逐渐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画面,这也令他的神情逐渐改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