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挂名旗下
    金思抱着保温杯,双腿蜷缩在棉被里。身下是雪白的床单,背后垫着枕头。她就这样安静的坐着,望着前方幽暗的墙壁,默默无言。

    先前那几名九幽圣使将她带到这间偏殿中,为她做过简单的治疗后,就将她丢在这里,各自去忙任务了。算算时间,现在演武应该已经结束了,却仍然没有人回来搭理她,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接下来该怎么办,是自行回宿舍,还是继续在这里等下去?或者,还是应该去找九尊者,继续今天的考核?不……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如果自己再单独接触九尊者,一定又会被师姐误会,到时候还不知道她要怎样暗整自己……

    就在金思独自发呆,不知所措时,随着“吱呀”一声,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生,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他有着一张乖巧的娃娃脸,留着圆寸头,面容纯朴,眼神清澈,却有些羞涩的躲躲闪闪,整个人的气质稍显稚嫩。这也让他在同龄人中,看上去似乎小了好几岁。

    “那个……”男生似乎比她还胆怯,站在床前偷瞟着她,在她发现前又会立刻挪开视线,“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金思轻声应道:“好多了,你是?”看他这身打扮,应该不是殿内的九幽圣使。

    那男生像是松了一口气,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双手捧到她面前,结结巴巴的道:“这是我珍藏的疗伤灵丹,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拿去用。”

    金思迟疑的接了过来,将药瓶在掌心中默默攥紧:“多谢你。不过我们……认识吗?”

    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同样来参选的考生。不过金思对眼前的男生实在没有印象。这也难怪,初选考生众多,除了少数几个特别优秀的,像是皇甫离、司空圣他们那样的,恐怕大部分人,在其他考生眼中都属于透明状态。

    那男生咽了咽口水,面庞也在她的问话下涨红起来,余光不时瞟向门口,好似随时都准备落荒而逃。

    “以前是不认识,所以我现在想来认识你一下……”男生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但好在他还是将这句话完整的说了出来,“那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孟昭,其实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金思一怔:“我吗?为什么?”回想自己在考核中的表现,无非是处在一种中下游状态,她实在不觉得哪里值得注意。

    孟昭点了点头:“嗯,因为我觉得你很温柔,特别有亲切感……”

    金思脑中忽然“嗡”的一震,相似的话,以前也有人对她说过——

    “我觉得你很温柔,让人很想保护。”

    很多年以前,谷飞鹏就是这样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情话。

    但是,也许自己根本就不是温柔,只是软弱、懦弱而已。而她的懦弱,最终却会伤害到那些保护她的人……

    “而且,其实我以前在门派里,也总是被人欺负,所以……”孟昭抓了抓头发,期期艾艾的望着她。

    金思苦笑了一下:“就同病相怜是吗?”

    孟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头埋得更低了。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呢?”金思不愿在此纠缠,主动转开了话题。

    孟昭也为她的主动询问而欣喜,双眼都发起了光:“我是阵道府的。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一名阵法师!”

    “不过,我的实力可能挺弱的……”然而,他的自信来得快,去得也快,一转眼又沮丧起来。

    金思有些无奈的安慰道:“别这么没自信啊。你既然能被推举上来,就说明你一定也很优秀啊!”

    “是吗?”孟昭看上去又振奋起来,“我娘也经常这么说!”

    气氛忽然尴尬。

    金思一阵哭笑不得。这还真是……典型的把天聊死啊……

    ……

    而在天霄阁一边——

    经过了数日的考核,墨孤城的出色有目共睹,直接碾压一众考生。就连最初那些仗势欺人的执事弟子,也开始跟在他身后,不停口的吹捧起来。不用别人说,就主动为乾元宗众人换了一间宽敞的房间。

    对这些前倨后恭的墙头草,墨孤城根本不屑理会。好在有陆鸿羽和明季同在旁代他打点,也算是笼络住了那几名弟子,不至于将关系搞僵。

    个人演武进行到了尾声,墨孤城出招如行云流水,堪称集法则、道蕴之大成。在他的拳风展动间,隐然有隆隆雷鸣,在大殿中震响。那是道则的鸣音,也是对元素的领悟,已经无限接近本源海洋的体现。

    长桌前,坐着一排花白胡子的长老,负责登记分数。在墨孤城收势转身时,他们互相对视着,都不由又惊又叹的颔首以赞。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就算是在他们天霄阁内部,试问又有几人堪及?

    同一时间,与这演武大殿相距较远的另一间房间内,正有几名长老,盯着眼前的监视屏,忧心忡忡。

    “千人斩?”

    一名长老惊呼出声,话音中带着浓浓的震愕和难以置信。

    “是,这是最新出来的成绩。”负责实时监控数据的长老点头,“那帝剑阁弑九天,已经击杀对手1580人。”

    众长老面面相觑,良久才有人轻叹道:“好在是让他进了试炼空间,面对的都是虚拟的对手。这要是放在外头,还不得把其他考生都杀光了啊?”

    “据说这弑九天,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沉潜多年、一鸣惊人的路线。”另一名长老紧盯着手中厚厚的一叠资料,“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出关一步,就像是一具只为修炼而生的机器。这样的人,实在是很难对付啊……”

    “要是最后,我们天霄阁自己推上去的人拿不到好名次,反而是让他这个外人给捞了去,那可实在是丢人啊!”另一名长老怒气冲冲的说着。话到最后,两道飞扬的长眉低垂了下来,面上满是担忧不甘。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很有些沉重。

    “出来了!”就在众人各自垂首间,一名长老从门外快步奔入,手里还扬着登记册,“月缺少爷的成绩出来了!”

    房内的长老仿佛陡然看到一丝希望,一起围了上来,目光满是焦切:“多少?”

    那刚来的长老承受着众人的注目,气势也是明显的衰弱了下去。

    “……1318。”

    房内刚刚高涨的情绪,就像是被放空了气,登时全面溃退。

    颜月缺不及弑九天,那他们唯一取胜的希望,就只有霂霖了。

    但,天霄阁全部的荣誉,竟然就要全都押在他一个人身上吗?万一有一点失误,那……

    “各位长老,”一片死寂的沉默中,一名须发皆张,面如重枣的长老站了出来,在他手中,同样拿着一叠成绩单。

    “我有一个提议。”

    ……

    当天晚上,墨孤城被请到了长老的房间。

    负责接待他的,正是先前那名最后发言的长老。

    “孤城小友,你所有的成绩报告,我都已经看过了。”那红面长老审视着桌上的成绩单,不时也抬起头,欣赏的打量着他,“真的是非常的优秀!这是我们所有长老一致公认的!”

    墨孤城依旧面无表情,即使是这份来自上层的肯定,也未能令他稍有忘形。

    “多谢长老夸奖。”

    红面长老见他这宠辱不惊的沉着态度,更是欣赏,抬手朝桌面一摆:“老夫有一个提议!等到天宫门正式考核之时,你就挂在我们天霄阁名下参选,如何?”

    “但是,我并不是你们天霄阁的人。”墨孤城目光淡漠,冷然答道。

    红面长老不紧不慢的笑道:“老夫都已经想好了,只要让我们阁中一名长老,认你为义子,赐颜家姓氏,那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

    “作为天霄阁子弟,理所当然可享有诸多特权。如果你答应,我们不但给你特别推荐,还会对你进行重点栽培,提供你一切所需的修炼资源。在今后的考核中,也定是一路大开绿灯!……”

    正当红面长老滔滔不绝的述说着,挂名天霄阁旗下的种种好处时,墨孤城眼中已经闪过了一丝嘲弄。

    “我看不必了。”

    红面长老一怔,仿佛一口气突然噎了回来:“孤城小友……你说什么?”

    墨孤城冷冷道:“我凭自己的实力足能取胜,不需要攀附权贵。更何况,”扫视着眼前的长老,语气依旧高傲从容,“我认为你们天霄阁的长老,也没人够格做我的义父。”

    “你……”红面长老气得抬手指向他,肩头都因过度的愤怒而颤抖起来,“你不要不识抬举!我让你挂名天霄阁,那是在给你机会!这可是寻常人求都求不来的!”

    “你的机会,就留给需要的人吧。”墨孤城冷冷打断,“告辞了。”

    说完,他也不向长老施礼,径自转身,不顾而去。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墨孤城走后,红面长老独自在房中大发雷霆,“区区一个小辈,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原本的心思,是在这些参选弟子中,挑出一个最优秀的,挂在天霄阁门下进行考核。到时如果拿到了好名次,出风头的也将是他们天霄阁。

    这样的举动,虽然是有些利用之意,但以天霄阁的威势,那些考生就算知道,也该是争着、抢着被利用才是。

    更何况,阁内还会提供他们修炼资源,让他们和那些正宗的少爷小姐,有着同样的待遇,还有什么不满意?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如此不识抬举,竟然还敢拒绝!

    扫视着桌上的成绩单,红面长老眼中忽然涌起一股张狂的恶意,一把将纸张扫落。

    “你有实力,你再有实力,我直接撤下你的推荐名额,我让你连参选的资格都没有!”

    ……

    “砰”的一声,登记室的大门被一把推开,红面长老大步走了进来。

    “老霍,最新的推荐名单出来了吗?”

    堆满成绩册的方桌前,一名白须长老从文件中抬起头,有些困惑的望着深夜到来的同僚。

    “已经拟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交到阁主那里进行最终审核了。”

    红面长老颔首:“给我看看。”

    那霍长老虽然满心不解,但也依言在桌上翻找一番,掏出一个文件夹递了过去。

    红面长老随意一扫,在名单上看到了熟悉的名字,嘴角也悄然掀起了一丝冷笑。

    “乾元宗墨孤城,这位考生从名单上去掉。”

    看着摊在眼前的成绩单,霍长老愣了愣,为免听错,更是专程戴起老花镜,重新在纸面上浏览着。

    “为什么?这位考生的各项表现都相当优秀啊!怎么,这是阁主的意思吗?”

    “这是我的意思!”红面长老哼了一声,指弯同时在名单上重重敲击。

    “这一届的考生中,优秀的人才很多,不差他这一个!你只管把他去掉,到时候出了事,阁主面前我顶着!”

    那霍长老还在犹豫,红面长老又是气势汹汹,两人正僵持着,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干咳。

    “老厉,什么事不能让阁主知道啊?”

    两名长老同时一怔,望着漫步而至的天霄阁主,这才齐齐躬身行礼:“阁主!”

    天霄阁主颜正霆温和的点了点头:“嗯,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红面厉长老正要开口,霍长老怕担责任,已是抢先禀道:“阁主,老厉让我从推荐名单上去掉这名考生!”

    颜正霆顺着他的指示,拿起文件夹,审视着那一项项傲人的数据,眉头略微蹙紧。

    “这位考生,成绩不是非常优秀吗?为什么要去掉他?”

    厉长老瞪了霍长老一眼,眼珠转动几次,终是下定了决心,低声道:“阁主,借一步说话。”

    颜正霆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随着他走出门外。厉长老环视左右,确认无人听闻后,才压低声音道:“阁主,这名考生实力确实不错,但他太目中无人了。”

    “之前我曾经提出过,让他挂在我们天霄阁名下参选,他一开口就是‘你们不配’。这样的人,就算我们天霄阁推荐了他,他显然也不会感激,倒不如把机会留给其他的考生!”

    厉长老此时的言词,是一心抹黑墨孤城,为自己被拒绝的羞辱进行报复。至于是否会扼杀一个人才,他根本就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