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警告
    “含沙,你先冷静一点。”楚天遥主动上前将两人拉开,劝阻道,“人也许真的不是他杀的。”

    慕含沙紧盯着冷栖的目光,依然杀机毕露:“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楚天遥皱了皱眉,暗想这下属怎会如此死脑筋,不得已向他传音道:“这里不是只有一方势力,不要胡来!”

    慕含沙一怔,环视四周,冲脑的热血也冷却了几分。的确,作为九幽圣使,若是当众击杀考生,无论有何缘由,难免都会给旁人落下话柄,最后为此负责的也将是九尊者。

    眼下两旁就有不少同样是参选的同僚,隶属于其他尊者派系,正瞪着眼睛朝这边观望,就等着他的“一时冲动”——

    “好,今天看在九尊者面子上,我就饶你一次。”慕含沙强压下心头的恨意,直视着冷栖,语意森然,“但是如果日后给我查出,我表弟的死真的跟你有关,杀、无、赦!”

    说完,他就狠狠一拂袖,径自掉头离开。

    这场喧闹,至此暂时终止。捧着登记册的九幽圣使也收起了看戏之心,将手中的名单翻过一页。

    “下一个,邪风教江彩妮。”

    江彩妮爽快的应声道:“是!”而后,她就迈着骄傲的脚步,走到场地正中,朝楚天遥微躬身致意,不忘再次甩去一个媚眼。同时,双手操纵着灵力光束,轻轻朝两侧展开。

    那能量涌动中,夹杂着淡淡的诡魅之息,色泽也是渐转幽黑。一片片由灵力化形而成的黑色蝴蝶,环绕在她身周飞舞,夹杂着点点荧光,优美动人,犹如一位在舞池中旋转的堕落天使。

    在江彩妮的表演惊艳全场时,冷栖正独自游离于队伍之外,低垂着头,缓步前行。凡是他靠近的地方,人群都会像逼瘟疫一般迅速散开。

    一路走到角落,冷栖在一处石阶前坐下。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正默默站在不远处,和他一样被众人孤立的洛沉星。

    他们两个,一个得罪了九尊者,另一个得罪了九幽圣使,在人群中就是如毒瘤般的存在。也难怪,会让大家避之唯恐不及了。

    一手轻扶着额头,听着前方的欢声笑语,那些仿佛都和他处在不同的世界。冷栖看着看着,忽然感到了一股悲凉。

    当初,如果自己没有为了推荐名额,和苏言默合谋,就不会背上这桩天大的冤枉官司。自己仍然是符师门的大师兄,受众人尊敬,在修业期满后,也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是自己太好高骛远,以致陷入如今境地。

    那些大势力的少爷小姐,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是自己太执着于那些外在的光环,一心觉得只有进入天宫门才能有出息。在这条追逐名利的道路上,他已经舍弃了太多,也和自己的初心越来越远。自己到底会怎么样……还能回得了头吗……?

    不……苦思良久,冷栖终是痛定思痛,坚定的抬起了头,目光透过指缝,观察着跃跃欲试的人群,眼中沉淀着一片暗光。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一定要咬着牙走下去,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直到在这个圈子里混出个人样来,让所有人都再也不敢小瞧我……!

    我要进入天宫门,我要功成名就,我要得到我所应得的……!

    前方,江彩妮的表演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

    脚尖连番旋转,层层黑色光束在身周收缩,形成了一片深邃的漩涡。蓦地,江彩妮身形站定,双臂一扬,未散尽的幽光飞扬而起,大面积朝后方散开,撕裂空间,搅动起一道道黑色气流,形如刀刃气如虹,直袭考生队伍!

    有些反应快的,例如司空圣等人,当场就架起了防护盾,黑刃掠过盾面,掀起一片如水波般的涟漪,并未对人群造成过大伤损。而受到黑刃正面袭击的金思,却是躲闪不及,被汇集的黑光透胸而过,当场脸色刷白,身形栽倒。

    江彩妮俯视着倒地的金思,故意以手掩口,惊呼道:“啊,不好意思,我好像使力太重了……”但她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歉意,反而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考核突发事故,楚天遥也停止了记分,带着几名九幽圣使快步赶来。在金思身前蹲下,一手扶住她的肩头,关切的看着她。

    “你怎么样?还撑得住么?”

    金思还是第一次与这样的大人物直面接触,虽然负伤,心底却有着微妙的欣慰。

    “九尊者……我,我没事……”金思艰难的说着,还想强行站起。但她才刚一使力,胸前便是猛然涌起一股烦恶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楚天遥皱眉打量了她半晌,冷声吩咐道:“来几个人,带她下去治疗。”

    在金思被几名九幽圣使扶下后,楚天遥重新站起身,冰冷的目光朝后方一转。

    “江彩妮,警告第二次。如果再有下次,直接取消资格。”

    江彩妮羞愤难当,委屈的噘起了嘴。楚天遥却对她的乞怜视而不见,漠然从她身侧踏过,宣布考核继续进行。江彩妮眼见讨不得好,也只能狠狠跺脚,埋头回到了队伍中。

    演武继续进行,由冷栖和江彩妮所引起的短暂混乱,逐渐被紧张的考核气氛所冲淡。两名当事人也不再如最初的没精打采,开始“无事一身轻”的当起了看客。不过冷栖仍会时不时望向场地另一端的慕含沙,暗暗保持戒备。

    这会儿,到了司空圣上台表演。

    他的拳法,有一个极大的特点,那就是以“炫”为主。不能说他打得不好,只是他太过于摆姿势做造型,反而显得有些浮夸造作。

    但在所有考生中,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司空圣都能算上名列前茅的一个。即使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缺点,在那呼啸的灵力劲风,以及那极有威慑的血光弥漫中,却是并无人敢直言指出。

    每位考生各有一刻钟的时间,司空圣更是将时间用了个十足十。直打到了最后时分,甚至在楚天遥宣布结束时,他还仍然要多补上几拳,打出片片星影,华光闪烁。

    “下一个,血云堂皇甫离。”

    皇甫离和司空圣完全是两种风格。他的拳法,谈不上多么气势逼人,但看着他打拳,每位考生却都会在心底犯憷。暗想若是这一拳直接朝自己袭来,恐怕是躲避不开的。如此,也就越看越是心惊。

    多年的杀手生涯,令皇甫离早就养成了一种习惯。去掉所有的花巧招式,只保留最具有杀伤力的至强一击。他的出招,专攻破绽,专袭要害,刁钻狠辣,这正是强者的威势,是“胜者”的威势!

    “有什么好看的?能有本少主刚才打的好看?”司空圣见身周众人都看得目不转睛,不满的嘀咕道。

    一套如泼风般的劲拳舞毕,皇甫离身形凝立,忽而“哗”的一声,化散成了一片血海,冲刷到殿内的每一处角落。磅礴的灵力肆虐而开,浩瀚如海,威压如狱,慑人心魄。

    少顷血海汇聚,再次化为正中的血衣身影。点点尚未飘散的血珠,淋淋漓漓自半空洒落。站在前排的考生,脸上都悄然蒙上了一层血尘。睫毛颤动间,心底暗震。

    两侧血海继续收缩,化为大片的血色骷髅,飘浮在皇甫离身侧。这标志性的一幕,已经明明白白的昭示出了他的身份!

    “血骷髅,果然名不虚传。”就连向来自视甚高的江彩妮,此时也是由衷的赞叹道。

    司空圣一个白眼扫了过去:“那是你目光短浅!要是听到本少主‘血浮屠’的名号,你还不直接吓晕过去了?”

    最初,江彩妮声称心仪九尊者,其后更是追得惊天动地,考核途中各种打滚撒娇求放水,虽然并无效用,却仍是乐此不疲。

    她如此高调,有一部分也是故意放出话去,警告所有女弟子,九尊者是属于她的,旁人不得妄动!

    她这般轰轰烈烈的攻势,倒是为紧张的考核生活,增添了不少的笑料。而其余考生中,司空圣刚好也是个闲不住的,既然她主动送上破绽,自无不用之理。于是隔三差五的,就要拿她和九尊者的“绯闻”作为谈资,加以取笑。而江彩妮也不甘示弱,因此这两人几乎是碰在一起就要斗嘴。

    此时,江彩妮就故意抱起双臂,斜着眼睛瞟了过去:“血浮屠?没听说过!”

    司空圣气得一指戳出,半途硬生生忍住,怪笑两声,也摆出了一副好整以暇姿态。

    “我奉劝你啊,你都已经被警告两次了,与其崇拜他,不如好好考虑怎么夹着尾巴做人,免得因为违纪,被提前淘汰!”环视左右无人,又低声补充道:“还是被你老公罚出场的!哦,我才想起来,”他说着故作恍然,“你太丑了,他还没认你这个老婆呢。”

    江彩妮大怒,抬脚就狠狠踢了过去。司空圣灵活的闪开,嬉闹着不住左避右闪。

    “啊,九尊者……”正当两人闹得欢腾时,司空圣一眼看到前方的楚天遥,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顿时规矩得挺直了身子。

    “刚才我什么都没说,您也什么都没听!”讨好的点头赔笑后,为掩尴尬,连忙煞有介事的锻炼起来,扩胸蹬腿,嘴里还配合的念叨着:“一,二,三,四……”

    楚天遥也并未与他计较,只是朝着场中的皇甫离扫去一眼,淡淡道:“你们是同门?”

    司空圣应道:“是……”心中惴惴,又立刻补充道:“不过他是次品,不能代表我们血云堂平均水平的,九尊者您……”

    “你应该多跟他学学。”楚天遥淡淡留下一句。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而去。

    司空圣怔在原地,好一阵子,后脑勺上忽然被人狠狠一敲。回头一看,江彩妮正趾高气昂的瞪着他,一脸胜利者的嚣张。

    “你个臭丫头片子……别跑!给我回来!”司空圣瞬间将皇甫离之事抛到脑后,与江彩妮追逐打闹起来。

    这两人往日在宗门内,都是被惯坏的小王子小公主类型,每次一闹起来,就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

    直到个人演武全部结束后,考生纷纷散去,楚天遥带着慕含沙,漫步在幽深的长廊间。其间慕含沙始终一言不发,脸色阴沉不定。

    “含沙,你还在想刚才那个人?”楚天遥询问道。在冷栖离开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慕含沙一直紧盯着他,那神情是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将他活剐了。这会儿并无外人,他也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

    “他是我推荐上来的。当初为探荒神古墓……”楚天遥直接将当初之事复述了一遍。他知道,这些就算自己不说,冷栖为求自保,也很可能会说出来,到时候反而会令对方和自己产生隔阂。

    “不过我认为,他可能真的不是凶手。”说完后,楚天遥又补充了一句。

    慕含沙神色沉郁,闷闷的问道:“何以见得?”

    “以他的境界,不可能在我面前说谎,还让我看不出破绽。”楚天遥直截了当的道。

    “……除非,让我亲自检验过他的记忆,我才能相信。”慕含沙依然神色不善。

    “他是高阶符师,精神力比普通人要强大得多。但我是天符师,如果他敢在记忆造假,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楚天遥心底暗叹,一面安抚道:“眼下是用人之际,就先留着他。不过你表弟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专心准备考核。”

    “九尊者,你认得那个叶朔?”又走出一程后,慕含沙试探着问道,“你……很恨他么?”

    他并不知道冷栖所说的“叶朔”是谁。虽然在符师考核的时候,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但那时他并未注意,并且,他也以为那个胆敢觊觎雪梦的小子,早就死在了自己的精神穿刺之下。

    “我不恨他。”出乎慕含沙的意料,楚天遥却是这样回答道。

    “因为恨这个字太浅。”

    缓缓抬起视线,楚天遥的双目,有种黑洞般的绝望和压迫。那却并非是笼罩着阴霾,而是那阴霾已经融入了他的灵魂,与他化为了一体。

    “现在,我已经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可以形容我对他的感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