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世间苦
    风声萧飒,冰冷的长街上,围观众人紧盯着眼前的一幕,都是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红发少年负手而立,冷漠的凝视着那具鲜血流尽的尸体。这情形太过诡异,一时竟是连一个记起去报官的人都没有。

    或许他们是在恐惧。

    担心着自己稍一挪动,那道致命的血光,也会毫不留情的降落在自己身上。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奇怪的是,那红发少年却始终没有离开,他的目光,也是近乎于审视的,在尸身上久久徘徊。

    他不动,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动,直到——

    尸体的眼珠,在眼皮的覆盖下,似乎是轻微的转动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有不少人都看在眼中,惊异莫名的相互打量着。

    就在他们暗自怀疑,究竟是自己眼花,还是那青年怨气不散,当街诈尸时,在所有人面前,那具尸体的双眼,忽然猛地睁开了,露出的是一对清澈的眼珠。

    接着,他就慢慢的坐了起来。

    但此时他似乎相当茫然,目光有好一阵子都是空空洞洞,好似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凌天霜直到此时,才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缓步上前,朝着他伸出了一只手。

    “——欢迎回来。”

    那青年怔怔的瞪视着他,在那对茫然的双瞳中,逐渐积聚起一片极限的恐惧。避开他的搀扶,踉跄站起,像见了鬼一样蹬蹬蹬连退了几大步。

    刚才,他死了。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了自己死后的景象。

    在自己中招倒地后,灵魂就从身体里飘了出来,像个游魂般在半空飘荡。俯视着下方,却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人能听到他,也没有人能感觉到他。

    大街上的看客,很快就各自散去了。对他们来说,也许不过是看到了一场闹剧,是得到了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于他,他整个的人生,却是已经到此为止了。

    他的灵魂无法自由行动,只能始终跟随在尸体旁。他看到自己的尸体被人抬了回去,看到自己的亲人围在尸身前,悲痛欲绝;看到曾经的红颜知己为他痛哭落泪,肝肠寸断。

    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看着他们的悲伤,却无能为力。

    这还没有结束。由于他往日行事张狂,在外头惹上过不少的仇家,整日里盘算着要他性命的大有人在。他活着的时候,那些人尚有忌惮,现在他死了,于是他们无所顾忌,将复仇的火焰燃向了他的家族——

    成片的血泊,一道道身影在剑光中倒下,他看得目眦尽裂,他恨,但他却还是什么都不能做。

    那种被遗弃于世外的无力感,从他灵魂离体的那一刻,便是紧紧的包裹着他。

    这个时候,他终于开始后悔,开始反思。

    原本,他不过是家族中一个不受重视的“废物少爷”,是任何人兴起时都可以戏弄几句的出气筒。直到有一天,他意外的得到了一件宝物,洗髓炼骨,从此一飞冲天,从“废物”摇身一变,成了最耀眼的天才。

    往日欺辱过自己的人,杀!在外界闯荡,跟自己稍有摩擦的人,杀!所有看不顺眼的人,杀!

    虽然也遇到过几次生死危机,但凭着层出不穷的底牌,他却总能幸免于难,并在调养数月后,对当初的仇人强势反杀。

    他享受于这种生活,在“小人得志”的快感下,他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有很多人跟自己的冲突,并没有强烈到非要杀了对方,甚至是屠灭满门的程度。只是自己膨胀得太过厉害,受不得一丁点的忤逆。

    在还没有唯我独尊的实力前,却先一步有了唯我独尊的心态。

    如果可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重活一次的话……我一定会痛改前非的……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就在他飘浮在半空,望着家族的废墟,痛心疾首之时,他眼前的世界忽然模糊了。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那条熟悉的长街,四周指指点点的百姓也似曾相识。

    这是……自己回来了吗?回到了被人杀死的那一天?

    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了。那么,之前那些日子都是什么?是自己的幻觉吗?

    不……不对……!那青年握紧了拳头。亲身经历过那一切的他,很清楚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所有的所有,都会成为必然。

    刚才,自己应该是真的死了。并且只有自己身边的时间,加速运转了数十天。然后,他的灵魂又被拉了回来,从那些人诧异的表情看来,他们这里的时间,大概只过去了一时片刻。

    这究竟是怎样的大神通……?那青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冰冷了。如果对方真的想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却煞费苦心的让自己体会到了世事变幻,然后……给了自己一次他祈祷过千万遍的,重新来过的机会……

    “你现在懂了么?”凌天霜淡淡开口,声音中有种特殊的感染力。

    “你死了,会有亲人为你难过,那些被你杀死的人,同样会有亲人为他们难过。尊重你自己的生命,也尊重其他人的生命。”

    那青年目光剧烈波动良久,终是颤抖着拱一拱手:“前辈……多谢前辈教诲!”接连做了几次深呼吸,才艰难的直起身,一瘸一拐的远去。

    在他离开后,凌天霜也未过多停留,在众人惊叹交加的目光中,转身而去。

    吴正在原地愣了半晌,也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大哥……刚才那是?”

    对吴正来说,他并不知道那青年所经历的翻天覆地,他只是看到,一个倒下去死掉的人,短短片刻,就重新站了起来。在此基础上,他所能想到的,就仅仅是对方并未真正死亡,或许只是一点小小的障眼法。

    认知不同,所受到的震撼自然也不同。虽然他同样觉得,对方是个有本事的人,但并不会令他恐惧到敬而远之。

    凌天霜也放慢了脚步等他随行,淡淡道:“戏法而已,别当真。”

    吴正像是松了口大气,连声笑道:“哦……我说呢。这个世界上,强者都是天上的星星,看得见摸不着,怎么可能刚好给我遇上。”

    “对了大哥,你是做什么的?”疑虑渐退,对这个当众替自己解围的少年,吴正也是颇有好感,主动的攀谈起来。

    凌天霜似笑非笑,手势在两人当中稍一来回:“同行。”

    说话间,他手中已经多了一只鼓囊囊的钱袋,随意抛接着。

    吴正一愣,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腰间的钱袋,这一下摸了个空,再望向凌天霜时,眼中已经冒出了崇拜的火花。

    “哇大哥你简直神了!”

    以自己的“专业技术”,他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拿走自己的钱袋,还让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他就算自称扒手之王,吴正也信他!

    “大哥,我跟你说,这碗饭是真的不好吃。”也许是出于“同行”的亲切感,吴正也丢掉了平日的自卑,将积压已久的苦水都倒了出来。

    “以前我就因为偷窃被逮进去过几次,但是因为数目不大,所以都是关在牢里反省几天也就出来了。我真的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要杀人!”

    凌天霜点头:“同意。现在的年轻修灵者越来越浮躁了,一点气都受不得。所以我准备转行,要不要一起?”

    吴正深深的叹了口气,面前的空气中仿佛都回荡着苦涩:“可以的话……我倒也想啊。但是,我啥都不会,找不到什么正经工作的。只有干这个来钱最快。”

    “我……”他迟疑了一下,“我家里有难处,真的是特别需要钱。”

    凌天霜一口答道:“行,带我去看看,我以前打过很多份工,什么疑难杂症都懂一点。”

    再次轻抛着手中的钱袋,他的神情似笑非笑。

    “那这些钱,就当劳务费了。”

    吴正感激的连连点头:“好好,大哥只要您有办法,您要多少钱都没问题!”

    凌天霜随手抛着钱袋,眼中有着狡黠的光芒。

    “反正我们也准备转行了,就当做件好事,这些钱就物归原主吧。”

    指尖一弹,钱袋高高抛飞而起,在半空高速旋转,却不落下。大量的灵石、金币,以及钻石首饰等等,也从钱袋中飞了出来,就像有着灵性一般,自动飞向了四面八方。

    那一天,有很多人都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曾经自己遗失的财物,又分文不少的被归还了回来。

    那里有很多,是失窃已久,连他们自己都不再抱有希望的。

    “神迹啊!”世界各地,都有不少人捧着手中的金银,感激的仰天高呼,“神明显灵了!!”

    ……

    而在另一边,吴正带着凌天霜,来到了一个简陋的小村庄。

    那里的房舍,就像任何一处贫穷农户一样,墙皮剥落,露出一块块砖头,墙面上还有着大量的裂缝,看上去危垂欲倒。

    两人直走到村角的一间破房子,推开木门,一阵吱嘎作响,一层稀薄的灰烬,从门檐上簌簌的洒落下来。

    狭小的床铺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身上盖着一条破旧的棉被,已经被蛀出了几个洞眼。而她的面容,也是苍白憔悴,皱纹就如刀刻般清晰鲜明。半闭着双目,时而漏出几声咳嗽,似乎在睡梦中也难以安心。脸上每一道颤抖的褶皱,仿佛都在投映着世间疾苦。

    “娘!”吴正轻声叫了出来,快步走上前,小心的在床沿坐下,握住了老妇人的手。

    “娘,前些日子我被老板调去外地出差了,刚刚才回来,老板说我表现特别好,还说要给我涨工资呢!”

    要不是他叫出这一声“娘”,从外表看来,便说那老妇人是他的祖母,恐怕也是无人怀疑。在生活的摧残下,她实在是比实际的年龄老了太多。

    吴大娘缓慢的睁开眼睛,只有在凝视着儿子的时候,那浑浊无神的眼珠,才透出了几分光亮。

    “这位是我在商行的朋友。”吴正引着她望向一旁的凌天霜,“他懂一点医术,听说您生病了,特意跟我来看看您的。”

    “大哥,这就是我娘。”随后,他再次介绍道。

    凌天霜点头,礼貌的问候了一句:“伯母您好。”

    吴大娘欣慰的微笑颔首:“好,好……正儿这孩子啊,从来没带朋友回来过,你还是第一个……”

    吴正咬了咬嘴唇,似是在极力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半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过头:“大哥,你快跟我娘说,老板一直都很赏识我的……”

    凌天霜立刻接上,纯熟得就像他们已经排练了数百遍:“对,能者多劳,所以才会经常派他出差。”

    “我们老板还说,要找机会给他介绍对象呢。”这外加的戏份,他也是随口就来。

    吴大娘却是信以为真:“正儿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成个家了,代我……多谢谢你们老板啊……”

    一边说着,由于情绪激动,又爆发出一阵咳嗽。而她的神情,也是明显的低落了几分。

    “就只怕,我这病会拖累了他。有哪家的好姑娘,会愿意嫁过来照顾我这个痨病鬼……”

    吴正急道:“娘,你别这么说!我将来要是找媳妇,肯定会跟她一起孝顺您的!”

    吴大娘艰难的点了点头:“现在这人哪……日子不好过啊……活,不敢活,死,却也不敢死……到两腿一蹬,恐怕都埋不起啊……”说话间又是连连咳嗽。

    吴正强忍着心酸,对母亲又是好生安慰一番,就拉着凌天霜避到墙角,低声道:“大哥,您看到了,我娘生了重病,每天喝的药都是大价钱……那里头,有好几味特别名贵的,药铺老板又是坚持不赊账,我……我这也实在是没办法才……”

    凌天霜目无波澜,安抚的在他肩上略微一按,而后就缓步走上前。

    “伯母,如果您的病痊愈了,往后有什么计划?”

    吴大娘闻言似是一怔,但很快,她就苦笑着摇头叹息。

    “唉……这是老毛病了,一碗碗的药灌下去,它总是不见好,我现在啊……也不敢有什么计划,只能说是,多撑一天,就多算一天吧……”

    凌天霜并未答话,直接抬起手,架在她的头顶,一串串金色的光点,如薄雾般环绕着她的头部飘浮。

    “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起来了。”

    在光点的滋润下,吴大娘的满脸病容,竟也是在逐渐消退。就连她的面颊,也在缓缓恢复年轻时的光鲜。

    “因为你已经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