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阴错阳差
    叶朔去找杨清心的时候,她刚好不在房里。叶朔等候良久,因急于修炼,只好托过路的女弟子帮忙转告。

    等杨清心回来,那女弟子头一句话就是:“清心,叶大哥约你一起去看花灯会,今晚戌时,在城西街道,不见不散!”

    作为好友,她是知道杨清心这份暗恋心事的,也一起欣赏过那条满天星项链,同样有感于对方的用心。背地里,她们更是不知谈论过那个远行者多少遍。因此在“事件主角”请她转达邀约时,她已经不自觉的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由于叶朔在这方面本就迟钝,又心急回去修炼,一时并未觉察。不过即便发现,他多半也只会以为,对方是在凑趣杨清心和宁不凡,或许还会陪着笑上几声。

    当下,两个女孩子笑闹过一番,杨清心就打开化妆盒,为迎接今晚的约会,早早的打扮起来。

    她知道,花灯会过后,叶大哥就要准备去参加天宫门考核了。分别前夕,她一定要争取,将自己最美的样子展现在他面前。最好是趁着这个机会……就直接把关系确定下来,也免得自己在此日夜思念。

    而另一边,回到房中的叶朔,还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专心的打坐修炼,直到酉时三刻,宁不凡主动找了过来。

    “不凡,你不去见清心,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叶朔笑道。心想他该不会连这告白约会,也要拉自己作陪吧?

    “那个,叶大哥……”宁不凡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是这样的,因为我现在手头上还有一点事,可以麻烦你……先帮我去陪陪清心吗?等我弄好了,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还有什么事比告白更重要?你就不能先放一放吗?”叶朔正想好好教训他一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但见他这副只知挠头干笑的样子,忽然灵光一闪,“啊,你是要给清心准备礼物吗?”

    宁不凡的脸涨得更红了:“算是吧,嘿嘿……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帮人帮到底,叶朔爽快的点了点头。草草梳洗过后,就赶去了城西街道。

    当杨清心到这里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道在前方静候的修长身影,她的脸也不自觉的红了。

    “叶大哥!”摸了摸颈中的满天星项链,暗暗为自己打气后,杨清心就快步迎了上去。

    叶朔定睛一看,今晚的杨清心,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恰到好处的精致妆容,一身雪白碎花连衣裙,鬓边插一朵水晶珠花,戴一对白色绒毛球耳环,令她的气质在原本的清新淡雅中,又添了几分名门淑媛风范,成熟而不失可爱。

    看到这一幕,叶朔也露出了笑容。清心和不凡果然是互相喜欢的,很快,他们一定就能“终成眷属”了!

    今晚的花灯会很热闹,到处都悬挂着艳丽的彩灯,营造出一派梦幻般的浪漫氛围。一眼望去,长街仿佛都点缀在片片霓虹中。

    漆黑的夜空,时不时的炸开几束烟花,恰如银河落九天,美不胜收。

    道旁有着一处处街市,卖烤肉串的、卖纪念品的、卖首饰的,几乎是应有尽有。叶朔和杨清心在街上随意逛着,总能看到几对情侣相互依偎着,亲昵的将烤肉喂到对方口中,尽显恩爱情浓。每看到类似的画面,杨清心的心跳总会下意识的加快几分。

    对于杨清心,她此时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身边这个人,但那“人在神不在”的叶朔,看着这大好的团圆景象,却是无端涌起了感伤。

    如果现在在自己身边的是玎莎,如果自己也可以跟玎莎手牵着手,一起逛花灯会,那该有多好啊……

    也不知道玎莎现在在做什么,她会不会很寂寞,有没有人陪着她?叶朔已经在犹豫,是否该联系一下俞若珩和赫连凤,让她们这些在定天派的女孩子,帮自己多多照顾玎莎?

    “叶大哥?”杨清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接着她抬起手,试探的在他眼前晃了晃,“叶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叶朔回过神来,连忙掩饰道:“啊,没有,我是在想这些花灯真好看。”

    杨清心羞涩的埋首一笑,悄声道:“花灯再好看,也比不上有情人的陪伴啊。”

    叶朔一怔,她还要什么有情人?宁不凡对她用情这么深,如果她再另去迷恋什么王子骑士一类,怎么对得起人家?

    “那个人,他已经在你的身边了!”为免她胡思乱想,叶朔连忙打断道。

    杨清心瞬间羞红满面,扭过头抱怨道:“哎呀,叶大哥你坏死了……”

    自己干什么了?不就是劝她“珍惜眼前人”,自己怎么就坏死了?叶朔莫名其妙。这些女孩子的心思实在是太难猜了,宁不凡啊,你倒是快出现啊……

    两人又走出一段路,看到一家“猜灯谜送纪念品”的摊子,杨清心蹦蹦跳跳的跑了上去,在灯笼前垂下的谜语贴条中翻找着。

    “春去也,花落无言。”

    这个谜面,看上去很有意境,杨清心立刻就被它吸引了。但仔细思考良久,仍是不得其解,求助的转向了叶朔。

    “别看我,”叶朔赶紧摇头,“我不懂这些的。”

    杨清心的双眸,不易察觉的黯淡了一瞬。实际上,女生并不求男友事事精通,她们只希望,在自己用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男友可以同样表现出有兴趣的样子,陪着自己一起投入其中,无论最后的结果是成还是不成,她们就都已经很满足了。

    “春,五行属木。”被叶朔拒绝后,杨清心只能独自冥思苦想,或许是心情与意境相合,她竟是奇迹般的有了灵感,“花落=凋谢,‘木’+‘谢’-‘言’=‘榭’。所以答案是‘榭’!”

    “小姑娘,你猜对了!”老板点了点头,“作为奖品,这个同心结送给你们。”

    “它的设计,刚好是将一个图案拆成完整的两半,一人戴着一半,拼在一起,就会恢复成一个完整的圆,象征着永结同心之意!来,我来帮你们戴上吧。”

    叶朔吓了一跳,连忙阻止:“哎,等等,还是告白以后再戴吧。”这同心结要戴,自然也是等宁不凡告白之后,让他去和杨清心戴啊!

    老板也未多想,笑应道:“哈哈,那好,这同心结你先收好,就等告白之后,再由你亲手为这小姑娘戴上吧!”

    叶朔本想解释,要告白的不是自己,但想杨清心还在旁边,若是说得多了,怕会破坏宁不凡准备的“惊喜”,只得含糊其辞:“啊,好。”

    叶朔没有注意到,在听他说出“告白”的一刻,杨清心就已经涨红了脸。那羞答答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温柔的新嫁娘。

    叶大哥……他要向我告白了吗?

    此前那短暂的不快,随着这个甜蜜的词入耳,早已全部烟消云散。杨清心直直的注视着叶朔,羞涩而专注。望着眼前这位,自己未来的男友,也是……未来的丈夫……

    “叶大哥,”当两人走到街市的尽头,又重新折返回来的时候,杨清心终于鼓足勇气,“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

    叶朔不理解她的郑重:“当然可以啊,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说话吗?”

    “其实……”杨清心的笑容恬静美好,轻抚着颈中的项链,那相当于是他们的定情之物,并且,也一直都在带给自己勇气。现在,她也要借助它的鼓励,才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在看到这条满天星项链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你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用心过。我知道,送我项链的这个人,他一定可以一辈子都对我好。”

    “后来,你又从罗刹鬼帝手中救了我们……我就认定你了。”

    从怀中取出一个绣着荷花的香囊,她微笑着抬起头。

    “这是我亲手绣的香囊,里面还有我求来的平安符,祝你考核顺利。”

    说着,她就踮起脚尖,将香囊挂到了叶朔脖子上。顺势凑上前,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叶朔傻在了原地。望着眼前“投怀送抱”的娇俏少女,他怎么都回不过神来。抬手搭上杨清心双肩,却是推也不是,抱也不是。

    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却是一对爱到忘情,当众热吻的青年男女。不时有路过的行人,朝他们投来欣羡的目光。

    此刻,宁不凡正站在不远的地方,手里拿着他精心准备的钻石戒指,望着这一幕,神魂俱碎。

    他们,是在万众瞩目的光明中,而自己,却在逆光的阴影里。

    在那两个人面前,仿佛自己是多余的存在,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再需要自己。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宁不凡已经独自转过身,隐入了人群深处,黯然离去。

    这时,杨清心才放开了叶朔。

    她还是第一次做出这么大胆的行为,这会儿也不禁脸红心跳。

    但,她却一点都不后悔这次的当众示爱。因为她迫切的想让叶朔知道,自己爱他,一点都不比他爱自己少。

    等他到了天宫门,那里还会有许多优秀的女孩子,她不愿让他在花丛中眼花缭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对自己记得深一点,再深一点。让他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他的女孩,不要负了她。

    杨清心这一边,是情愫萌动,但在叶朔心底,却是一连串的震撼。

    她误会了!她真的误会了!如果让她动心的根源就是那条满天星项链,但是项链并不是自己送的啊!难道宁不凡当初都没有在盒子里留下什么纸条吗?

    所以,她一直戴着这条项链,不是因为喜欢宁不凡,而是因为……喜欢自己?这样回想起来,在他托人转告的时候,因为赶时间,倒也没说清楚是宁不凡约的她。他只是理所当然的以为,她一定会懂……

    天哪!自己办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虽然叶朔的第一个念头,是很想立刻说清楚,但看到杨清心现在开心的样子,如果自己告诉她,一直以来,她都爱错了人,表错了情,她的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而且,听她的说法,她现在已经真的喜欢自己了,就算知道项链是别人送的,恐怕也没办法再把感情转移到宁不凡身上了,那样的话,仅仅是让三个人都痛苦。

    不如……将错就错?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忽然从叶朔心间升起。

    “叶大哥?”杨清心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他一直都不给自己答复呢?难道……他不喜欢自己吗?

    “你先等等。”叶朔尴尬的一摆手,接着就匆忙掏出玉简。

    “不凡,你在哪呢?”

    玉简中,很快就传出了宁不凡沙哑的声音。

    “叶大哥,什么都别说了,只要你和清心幸福就好。”

    叶朔怔怔望着玉简,又与杨清心面面相觑。

    ……

    远离闹市的大桥边。

    宁不凡独自倚在桥栏前,手中还拿着那枚他刚刚赶工完成的钻石戒指。

    那是一颗钻石的“心”,是用大量的碎小钻石,拼凑出的一颗完整的心形。

    一方面,它有着清心的名字,同样,也代表着自己对清心的爱就像钻石,坚定久远,永恒不灭。

    这将是自己对她的承诺。

    但是,现在再看着那闪耀的钻石,却只觉得像一个笑话。

    原来,清心一直喜欢的都是叶朔吗?自己为她做满天星项链,为她做钻石戒指,但她却已经早早的喜欢上了叶朔。

    像自己这样相貌平平,又不善言辞的“老实人”,是不是不管多努力,都讨不到女生的欢心呢?

    他曾经想要为清心戴上戒指,牵着她的手,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和她组建一个家庭,用自己的一生去珍惜她,爱护她,现在,这些都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了……

    清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将来,她会披上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她的身边,再也不会有自己的位置……

    宁不凡紧咬着嘴唇,凝视着手中的戒指,越看越是钻心的痛,最终他狠狠一扬手,就将戒指丢了出去。

    半空中掠过一道晶莹白芒,水面上溅起微小的水花,接着,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就像他破灭的爱情一样。

    就像他这颗死去的心一样。

    杨清心的笑脸,又在半空浮现,越飘越远,融入了无边的夜色里。

    漫天烟花,如繁星璀璨,垂落万千光华,独余他一人空寂寥。

    ……

    “那个,清心,”得到宁不凡的祝福后,叶朔也算是放下了心中那块“夺人所爱”的大石,他也搂住了杨清心的肩,“你会介意……”

    他原本是想问,她会不会介意,跟另外两个女孩一起做自己的妻子,但转念一想,这一晚是他们的定情夜,说这些实在是太煞风景。至于玎莎和南宫菲,就等将来有机会,再介绍她们认识吧。

    “什么呀?”杨清心好奇的侧过头。

    叶朔改口道:“你会介意我笨口拙舌,不擅长表达吗?”

    杨清心眨了眨眼,调皮的笑了起来:“嘻嘻,虽然叶大哥不擅长表达,但是你的心意,都放在行动里了啊,我都明白的!”

    一边说着,她轻轻将头倚在叶朔肩上,整个人都靠在他怀里。两人一起静赏漫天烟花,享受着这一刻的安然和幸福。

    杨清心不会知道,有一个男孩,曾经爱了她整个的青春。

    她也不会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已经深深的伤害了他。

    天空中,烟花朵朵炸开,依旧是那般的华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