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噩梦缠身
    “啊……!!”

    楚天遥猛然坐起,周身仍是不断掠过一阵阵过电般的抽搐,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房门大开,几个驻守的九幽圣使冲了进来。

    “九尊者,您没事吧?”

    楚天遥仍是直僵僵的坐着,视线在这微弱的光线中游离了好一会儿,才缓慢恢复了焦距。

    没有师父,没有索命恶鬼,没有铺满视野的鲜血,他仍是待在自己的房间中,刚才的一切,原来不过是一场梦。

    那天从清心武馆逃脱后,也许是重伤的后遗症,他总会觉得喉咙隐隐作痛,也会时不时的做噩梦,在梦里被人掐住脖子,勒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从没有哪一次,有这回这么真实!

    并且,以往在梦中从来都是慈眉善目的师父,竟然会变得那么狰狞可怖。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直到现在都会在他的面前晃动。

    在一众九幽圣使焦急的询问下,楚天遥默默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找回了自己的语调。

    “没事,你们都退下。”

    九幽圣使们相互对视几眼,而后其中一人躬身应道:“九尊者,那您好好休息,接下来就要准备殿内初选了,这可是不能有意外的啊!”

    楚天遥疲倦的挥了挥手,连一句话都不愿多说。默默的裹紧被子,任由门板合拢,将那唯一的光线也封锁在外。于是这间房间,又被禁锢到了绝望的黑暗里。

    这些下属,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关心自己……楚天遥自嘲的想着。他们只是担心九尊者出了事,会被上级追究渎职之罪,仅此而已。

    正是因为经历过,所以知道。以前在玄天派,自己生了病,一群师兄弟们围坐在床边,陪自己说话,给自己端来他们亲手熬的药粥……那才是真正的关怀,真正的亲情。眼睛里的光芒是不会骗人的。和那些下属,眼中只有利益和算计,是完全不同的!

    黑暗中,楚天遥抬手轻抚着喉管,凝视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棉被。

    刚才在梦里,师父就是在这个位置,他说,要杀了自己……

    接连喘息了几大口,楚天遥眼中,涌起了一股燃烧着疯狂的恨意。

    “师父,你可以杀我,但你绝对不能为了叶朔而杀我!”

    “叶朔……”双手在棉被上狠狠攥紧,楚天遥心底满是悲愤。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名字,这个……他没有一天不想碎尸万段的人!

    “不对……”胡乱自语过好一阵子,楚天遥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如果叶朔他死了,他就会在地下见到师父,他们就可以团聚,那样的话,他还是会把师父从我身边抢走……”

    “对,所以他不能死……他必须活着受尽折磨!对……就是这样……”

    用力点了点头,肯定着自己的结论,楚天遥也像是从一场迷障中抽离而出,身子虚脱般的软瘫了下去。抹一把头上的汗水,翻身下床。一步一拖,艰难的走到不远处的矮柜旁,拉开抽屉,熟练的翻出一个药瓶,倒出几粒药片,随后就看也不看,一口全吞了下去。

    抽屉里,还摆着一排相同款式的药瓶。已经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次从噩梦中惊醒,他都必须借助这些药物,才能重新入睡。外人只看到九尊者的意气风发,却没有人了解,他的精神早已经衰弱到了极点。就像是一根时刻紧绷的弦,已经到了断裂的边缘。

    僵硬的走回床边,缩到了已经冰冷的棉被里。摸索着取出玉简,手指不住颤抖,艰难的在屏幕上按动着。

    “跟我说几句话吧。”

    “不要让我一个人。”

    “求求你。”

    颜雪影的离开,就像是抽掉了他最后一根精神支柱。明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他却仍是乞求般的向她发送着讯息,就像是溺水的人,在努力抓住一块漂远的浮木。

    玉简的光芒持续闪烁着,而后因为长时间的无操作,光芒渐转微弱,直至化为了漆黑一片。

    楚天遥的思绪,也在这段苍白的等待中,跌入了遥远的回忆——

    那一年的玄天派。

    桌上摆着一个漂亮的奶油蛋糕,五根蜡烛极具活力的燃烧着。

    “天遥,生日快乐!”了尘道长笑眯眯的望着他,“来许个愿吧?”

    当时,仅有五岁的小男孩点了点头,认真的合起双掌:“我的愿望是,将来也要像师父一样,做玄天派的掌门!不过,我可不要像他那样,留那么长的胡子,我要做一个帅气的掌门!”

    了尘道长听得大笑起来:“哈哈,天遥啊,听师父说,‘飞龙在天’,你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仅限于玄天派。目光,还要放得更远一些啊!”

    楚天遥困惑的眨巴着眼睛:“师父,在玄天派之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吗?”

    了尘道长的目光充满向往,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是啊,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还等着你去探索!”

    “那师父您为什么又不去探索?”楚天遥“心直口快”的问道。

    了尘道长笑容一僵,随即叹息着轻捋长须:“师父老啦!未来的世界,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楚天遥大力摇头,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奔上前拉着了尘道长的衣袖:“师父不老!将来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一定会带师父一起的!师父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了尘道长听得开怀大笑:“好,好,那我可就等着你将来有出息,带师父享福了啊?”

    师父……

    旷野中,那个小男孩咯咯的笑着,独自在前面跑得飞快,不时转头冲后方的了尘道长招手。

    “师父,你快追上来呀!”

    郊外,小男孩在了尘道长身边蹦蹦跳跳,笨拙的操纵着手中的风筝。

    “师父,你看我的风筝飞得好高好高!”

    练武场上,小男孩施展着一套刚刚练会的拳法,挥汗如雨。目光时不时就转向不远处的了尘道长,想让他看清自己最帅气的样子。

    “师父!”

    “师父!”

    一幕幕熟悉的、久远的场景在眼前划过。在那些画面里,总会用一道软软的童音,亲切的呼喊着师父。

    渐渐的,那道童声变得清朗了。记忆里的小男孩,也一天天长大了。

    “师父!”不再如幼时的天真顽皮,此时快步走来的,已经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恰到好处的躬身施礼,不远处还能听到女弟子们的阵阵惊叹声。

    他的生命,他的世界,一直都是围绕着师父的啊……

    两个人的画面里,不知何时,多了第三个身影。

    那是叶朔。

    师父和叶朔的身影正在逐渐远去,所有的师兄弟们也都随着他们远去。楚天遥悲痛的望着他们,但他却一动都不能动,就如站在一根浮沉的独木上,被波涛卷动,只能逆流飘行……

    画面相继破裂。

    ……

    楚天遥依然独坐在黑暗里,身边的玉简始终都没有亮起。

    师父,还有大师伯……

    ……

    记忆中,大师伯虽然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弟子也是管教严厉,但楚天遥知道,在他的内心中,有一部分其实是相当孩子气的。

    那一天,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楚天遥刚踏入无尘道长的房间,他就开心的向自己招了招手。

    “天遥啊,过来过来!”

    在他手中,捧着一堆奇形怪状的线团,全身都缠满了毛线,臂弯里还夹着两根长针,整个画面看上去,相当的不伦不类。

    楚天遥有些迟疑的走了过去:“大师伯,您这是……?”

    无尘道长晃了晃手中的毛线团,露出一个稍显局促的笑容:“年纪大的人总是闲不下来,我就想啊,不知你和玎莎将来会要几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想着想着,我就想给他们做几件小衣服。这要是到时候再做,可就来不及了……”

    “天遥,你也过来看看,你喜欢哪个花样?”

    楚天遥嘴角抽搐着,干笑道:“大师伯,不用麻烦的,只要是您做的,我和玎莎就都喜欢。”

    “弟子忽然想起,还有修炼的功课没有做完。”一边说着,脚步缓慢后退,直等退到门边,才神气活现的施了个大礼:“弟子先告退了!”

    在掩起的门缝间,他还能看到大师伯那张无奈而宠溺的笑脸。

    ……

    “师父,大师伯……你们不是想看我和玎莎成亲么?”蜷缩在棉被里,楚天遥苦笑着抬起手,触摸虚无的黑暗,“你们回来吧,我们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我们会一起跪在你们面前,向你们叩拜,请你们喝丈人的酒……”

    “我们会生好多的孩子,满屋子的跑,都穿着你们做的小衣服……”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到郊外放风筝……”

    “等孩子们长大了,开始修炼的时候,我来唱黑脸,你们来唱白脸,因为我们是最有默契的师徒啊……”

    “我现在有能力了,我可以让你们享福了,你们回来吧……”

    “回来吧,好不好……”

    仿佛也为假想的画面所沉醉,在楚天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如果日子,真的可以这样简简单单的过,那该有多好啊……

    忽然,在他手边的玉简震动起来,屏幕亮起,上端有着“一条新讯息”的提示。

    楚天遥就像见到救命稻草般,一把抓起玉简,按下阅读键。但他的心,也在同时冷了。

    颜雪影并没有回复他,那不过是一条广告短讯。

    “恭喜你中奖啦!……”

    在此之前,他也曾经在失眠的时候,收到过诈骗短讯。或许是一个人的夜晚太过难熬,为了逃避这份孤独,他主动做出回复,热情的和骗子聊了起来。

    只要有人能陪自己说几句话,哪怕他只是骗子……也好。

    但很快,或许是见他迟迟不上钩,就连骗子也不再搭理自己了。

    如今,翻看着微光黯淡的玉简,通讯录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那些,大多都是九幽殿的同僚,或是与他接洽的下属,都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而能跟他说几句知心话的,连一个都找不出来。

    在划动到其中一个名字时,楚天遥停了下来,手指几乎是颤抖的在那个名字上抚摸着。

    从前玄天派的师兄弟们,他早已经全部删除了。就只有玎莎……只有玎莎,他一直都没有删。

    即使知道,她再也不会主动联络自己,而自己也不可能再联络她,但他还是希望,就这样让她留在自己的玉简里。就好像……自己还拥有着她一样。

    当初那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孩,已经被自己亲手推远了。他们之间还剩下的,就只有恨了。

    “玎莎,雪影也离开我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你了……”

    楚天遥苦笑着,缓缓斜过头,脸部侧贴在冰凉的玉简上,另一只手同时抬起,绕过双膝,搭在玉简的另一端,仿佛在假想中抱住了她。

    “就只有你了……”

    这一整夜,他都维持着这个寂寞的姿势。

    ***

    晨昏交替。

    清心武馆一战过后,叶朔暂时留了下来。一方面是和大伙儿聚聚,另一方面,也是调养自己的伤势。

    虽然借助第二意识的帮助,让他在交战中大占上风,但对手毕竟是两名通天境强者,外援一去,所累积下的创伤,顿时在他的体内都爆发了出来。

    这一次,虽然确实伤得很重,但叶朔无论是体魄还是灵魂力量,毕竟都是远超常人。休养过一段时间后,他的修为就重新恢复到了巅峰。更为可喜的是,由于长期的厚积薄发,以及在战斗中获得的领悟,伤势痊愈后,叶朔更是直接突破到了化气二段!

    原本,他是想要立刻告辞离开,找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修炼,争取在参加考核之前再做突破。即便不行,也要将现今的功力完全稳固下来。

    但据馆内其他弟子所说,再过几日,为庆祝天宫门现世,城中将会举办一场大型花灯会,场面非常热闹,请他参加过后再走。叶朔心想,要修炼倒也不急这几日,何必扫大家的兴,也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花灯会当日,刚吃过午饭,宁不凡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叶大哥,能不能请你帮忙转告清心,今晚花灯会,在城西街道,不见不散。”

    “你要向她告白了?”看到宁不凡害羞的笑脸,叶朔脑中一动,惊喜的叫了起来。

    “太好了,你一定会成功的!”想到对方的多年暗恋终于要有所回报,叶朔也是由衷的为他高兴。

    能在离开之前,看到朋友喜结良缘,好像也不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