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新生
    颜雪影猛觉心口一凉,继而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陡然涌上,大脑一片空白。

    整个世界仿佛凝固成了黑白的画片,一切的人与物都不复存在。

    她能感到,冰冷的锋刃在体内搅动,能感到皮肉割裂的痛楚,自内而外的渗透到了全身。

    迅速失血所造成的眩晕感,麻木了她的意识。颜雪影只能努力的睁大眼睛,紧盯着这个她信任过、仰慕过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

    凌天霜毫无感情的凝视着她,缓缓开口,声音低迷而空洞,犹如自地府传来的蛊惑。

    “开心么?这就是死亡的感受,你会觉得很快乐么?”

    “在你杀人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痛。”

    “只是因为痛不在你身上,所以你就品尝不到这份痛苦。”

    别人,别人……颜雪影能感到自己的泪水,也沾上了鲜血的腥气。在他心里,很明显就是“别人”更重要,为了别人,甚至不惜杀死自己……

    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呼吸困难,视觉、听觉都逐渐消失,眼前的景物,以及风吹动树梢的沙沙声,都在一片昏黑中离她远去。

    只有一道声音依然清晰,如同缠绕在血脉里的诅咒。

    “你说,是这个世界施加给你的不公更痛,还是现在这一刻更痛?”

    “在你喊着其他人该死的时候,自己的生命也被别人一言而决的滋味如何?”

    颜雪影泪流满面,努力的摇了摇头,身子已经一路软瘫了下去。她体会到了,她真的体会到了死亡的痛苦,体会到了生命的宝贵,但是一切,也都要到此为止了……

    凌天霜也随着她的下滑趋势,慢慢的蹲了下来。在他们同时跪倒在地面上后,他抬手,轻柔的揽过她的脑袋,双颊交错,嘴唇凑到了她的耳边,语气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空灵和神圣。

    “现在,神宽恕你了——”

    “我会让你看到,这个世界,从末日到黄昏,最真实的样子——”

    在他背后,瞬间张开了一对黑色羽翼,遮蔽天地,威压无限,邪诡如恶魔之翼。但在这重重魔威涌动间,却又有着一种至圣法相,有大慈大悲,有无上善果。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如今却是恰到好处的融汇在一起。正如超脱了善与恶,超越了黑白界限、众生轮回,将一切恢复到了混沌初开时,最本质的模样。

    黑色双翼缓缓合拢,将草地上相互依偎的两人,包裹在其中。

    那里,就像是游离在这世界之外,一处独有的空间。

    声色皆寂。

    ……

    有些事,总等到来不及才想起去做;有些真,只有到生命尽头才懂。

    颜雪影在浑噩间,好似跨越了沧桑万年。

    她看到了世界的演变,看到了生命的形成。既融入其中,又超脱其外;她既是造物主,又是芸芸众生,甚而只是荒漠里的一片砂砾,是原野间的一株青草。

    这个世界,剥开了神秘的外衣,第一次如此真实的展现在她面前。

    就像是一个长期生活在盒子里的人,忽然跳到了盒子外。再次俯瞰盒中的一切时,眼界不同,心态也同样会发生改变。

    那些曾经令她愤怒,令她悲伤,纠缠得她红尘颠倒、岁月痴狂的恩怨,原来都不过是盒子里的一粒尘埃。

    当你是一只蝼蚁,和身边的蝼蚁争夺一颗米粒,也许就是你的一生。但当你是一个人类,你绝对不会再费尽心思的去憎恨、去碾死一只蝼蚁,这就是同样的道理。

    当颜雪影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洗涤了。获得新生的她,心灵是纯净的,那却不是如初生婴儿般,一尘不染的纯白,而是在历经万象后,返璞归真的洁白。

    天,不知何时亮了起来。

    一缕阳光从天边洒下,被树影切割成浅碎的光斑,温暖而迷离。

    树荫下,一对男女依偎而坐。绝美的女子枕在男子膝头,长发垂落,如海藻般的柔软,脸上挂着一个如初春暖阳般的和煦笑容。

    “以后,不要再那么满身是刺了。”凌天霜淡淡说着,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你这双手,不应该是用来杀人的,还有更多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你去做。”

    “活得宽容一点,只要你愿意敞开心扉去接纳这个世界,其他人也一定会接纳你。用爱组成的羁绊,比恨要幸福得多。”

    “或许天霄阁,确实给过你很多的不公,但至少,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你的父亲一直都很想念你,也为曾经对你的亏欠而内疚至今,有机会的话,就回去看看他吧。”

    “关于洛沉星,放过他,也是放过你自己。人心很复杂,并不是每个人都绝对清白,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绝对罪恶,关键只看你是否有足够的心胸,去释怀,去包容。以及为你所拥有的,去感恩。”

    他每说一句,颜雪影都乖巧的点头,笑容始终恬静宁和。

    在她的生命中,还是第一次,能够拥有这样毫无杂质的笑容。

    胸前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就像她曾经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一样。

    仿佛这天地,都在那场教化中彻底的洗净了。

    ……

    终于,到了他们该分别的时候。

    “可以留一个联络方式吗?”颜雪影主动提出。曾经,她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但如今,或许是心态的转变,她开始觉得,离别,不过是为下一次的重逢拉开序幕。有聚就有散,有散仍会有聚,得与失,原本就是不变的轮回。

    凌天霜淡然一笑:“没有必要了吧。每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都会有特殊的意义。我能做的,就是陪你走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

    “那……我们还能再见面么?”颜雪影轻声问道。

    凌天霜笑了笑:“当然会。我想,是在你成功的时候。”

    颜雪影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的人。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堂堂正正站在你的身边吧。”

    “你值得更好的。”说出这句话,颜雪影的声音也越来越低,“那么,我也会变得更好,为了能……配得上你。”

    凌天霜只做不觉,抬起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代替了回答。

    离开之前,颜雪影鼓足勇气望向他。

    “曾经我唾弃这黑暗肮脏的人生,但是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能活在世上还挺不错的人。如果我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遇见你,那么,我愿意为了你,好好的活下去。”

    也许,这就是他们相遇的意义。

    这一生之中,你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会让你变得更好,有些人会为你带来磨难。有些人,虽然擦肩而过,却永生难忘。

    ……

    与凌天霜分别后,颜雪影拿出玉简,一连发送了三条短讯。

    “楚天遥,我们的交易到此为止。”

    “我想用一种新的方式去生活。”

    “以后再也不要联系。”

    她已经不想再去害人,不想再去报复。如此,对于那些沉陷阴霾,周身都携带着怨恨因子的人,自然是要彻底远离。

    退出信箱,她再次打开通讯录,在那个名字旁边,果断的按下了“删除”。

    另一边。

    楚天遥紧盯着玉简,气怒交加,迅速接通了即时传讯。

    “喂,颜雪影……!”

    但还不等他说完,对面就响起了传讯结束的嘟嘟声。

    这一瞬间,楚天遥忽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

    一直以来,对于颜雪影,因为她得不到父亲的爱,而自己得不到师父的爱,他们同病相怜,对自己来说,她是特殊的。

    虽然对于她,更多是视为棋子,但在相处的过程中,他也向她说过自己的很多心事。自己的怨恨、不甘,只有她最懂。

    对她,他开始形成了一份依赖。

    并且,还有另一个原因。

    自己是一个失败者,而她比自己更失败,只有在她面前,他才可以体会到那一点可怜的优越感。

    现在,连她也离开了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忽然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他。

    那天,他盯着手中的玉简,一直出神了很久。

    当晚。

    九幽殿九尊者房内。

    楚天遥已经合衣就寝,案头的烛火却犹自未息。

    晃动的火苗投撒在他的脸上,扭曲的暗影,折射出一种诡魅的阴翳。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在这房间中响起。

    “天遥……天遥……”

    声音断断续续,似是有着无限哀伤。

    楚天遥刚睁开眼,他看到的,就是一个身穿白衣,长发披散的身影,穿透墙壁,一路向他飘了过来。

    “师父?!”楚天遥一惊坐起。此时的了尘道长,脸上满是鲜血,两只眼珠诡异的暴突着,颈部有着一条巨大的裂口,血水涌动,阴气森森,连带着整个房间的温度,都是骤然下降了几分。

    “天遥,师父一个人在地下好寂寞啊……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想念师父吗?那就下来陪陪我吧!”

    楚天遥双手挪动,不自觉的在床板上后退着:“师父,不是徒儿不愿……”他努力挤出笑容,“只是当年害死您的凶手,还没有伏法……等我亲手杀了叶朔,一定会带上美酒佳肴,前去祭奠师父的!”

    “还在撒谎!”

    另一道厉斥声响起,接着又有一道满身是血的身影,双手垂在身前,穿过墙壁,慢悠悠的飘了过来。

    “……大师伯?!”楚天遥的双眼越瞪越大,升腾的恐惧像一只血手,攫住了他的心脏。

    “天遥,大师伯对你好不好?”无尘道长悲伤的凝视着他,“就算你怨恨师父偏心,大师伯可从来没有半分对不起你……我视你如子,一直都想把玎莎嫁给你,我以为我们是一家人……”

    楚天遥努力的摇着头,他想解释,他想为自己申辩,但话到口边,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你!”无尘道长的声音猛然提高,“为什么要把敌人引进玄天派,让我死不瞑目……在我死后,你还要糟蹋我的女儿!你为什么……”

    “大师伯……”楚天遥终于强撑着开口了,“弟子……弟子不是有意的……是叶朔害死你们的……”

    他挣扎着支起上半身,挪动双腿,跪在了两位师长面前,抬手指天,伸直的三指不住颤抖。

    “弟子发誓!有生之年,一定杀了叶朔,为二位师长报仇!”

    “执迷不悟!”两位道长齐声怒喝,震得楚天遥脑中嗡嗡作响。

    “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是口口声声,将责任推到朔儿身上!”了尘道长大吼,“分明就是你自己不够优秀,又不够努力,心胸狭窄,自私丑陋,与他人何干?”

    这几句话,句句刺心,蹂躏着楚天遥心底最深的伤口。

    “不是……真的不是……”楚天遥极力摇头,心死如灰。

    “这么多年,朔儿一直为了替师父报仇,奔走在第一线上,他才是我的好徒弟!”了尘道长须发飘扬,声色俱厉,“哪怕他终身一文不名,他也永远是我的骄傲!而你,哪怕将来你的成就再高,在我心里,你也永远都比不上朔儿!你的所作所为……不配为人!”

    “别说了……”楚天遥痛苦的捂住了耳朵,泪流满面,大力摇头,“你别再说了……”

    “了尘,如今他已经不再是当初我们疼爱的天遥,他是九幽殿的第九尊者,是助纣为虐的邪魔!”无尘道长嫌恶的瞪了他一眼,冷冷道,“我们两个,今天就为玄天派,清理门户吧!”

    说罢,两人的身影,就一齐飘了过来。各自张开双手,五指如爪,掌心满是鲜血。

    楚天遥此时顾不得悲伤,大惊之下,连忙转头向门外喊道:“来人!快来人!”

    门外,却始终是一片安静。那些驻守的九幽圣使,都不知到了哪里去。

    而在面前,两双大手已经猛然逼近,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没有人能听见的——”了尘道长此时青面獠牙,颈间的裂口不断扩大,鲜血淹没了一切。

    “九幽殿九尊者的命,今天我们就收了——”无尘道长冷笑着,白森森的利齿闪烁着寒光。

    楚天遥极力挣扎着,但他的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

    两张狞恶的脸,混杂着血腥,不住在他的面前放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