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宽恕
    这一晚,两人露宿山林。生好火堆,在周围撒过驱虫粉后,凌天霜就直接合衣躺了下去。

    “我睡了,你来守夜。”

    颜雪影望着他穿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诧异道:“你就这么睡?”

    凌天霜应道:“嗯,我怕你暗杀我。”朝着身旁燃烧的火堆瞟了一眼,又丢下一句:“别越过火堆啊。”

    “不会的!”颜雪影脱口而出。下意识的反驳过后,心底蓦然一惊。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着急?不但从未想过伤害他,甚至是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他的安危。为他喜,为他忧,重视他超过了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凝视着他安静的睡颜,那完美的五官,轻轻颤动的睫毛,好似有种诱人心魂的魔力。在火光的映照下,世界都被染上了一层朦胧的暖意。颜雪影缓缓的抬起手,试探着向他的侧脸抚去。

    燃烧的火焰陡然蹿起,噼噼啪啪的炸开一串火花,这也惊了颜雪影的萌动之意,匆忙收回了手,心脏就像做贼般的怦怦乱跳。

    自己……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了他。

    只有爱情,才能让从内冷到外的冰雪女神,无端成为一个会撒娇,会害羞的青涩小女人。

    火焰持续窜动着,将暖红色的微光洒在两人身上,也炙烤着颜雪影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这样的生活,接连持续了数日。

    每一晚,凌天霜都是二话不说的将守夜任务丢给颜雪影,自己倒头就睡,夜里也从不曾起来换班。颜雪影从最初的忍让,逐渐生出满腹怨气。但她才刚刚认清自己的心思,不愿影响到两人的关系,只能将苦水都往肚子里咽。

    这晚,凌天霜正睡得熟,颜雪影满眼怨怼的瞪视着他,一边将捡来的枯枝狠狠折断,丢入火堆,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只有自己才懂的抱怨。

    “怎么了,不想守夜么?”忽的,凌天霜半睁开眼,淡笑着瞥向她。

    颜雪影恶狠狠的瞪了回去:“不想!”

    凌天霜点点头,爽快的坐了起来:“好,那我们交换。”

    颜雪影一怔,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这也让她更加戒备的紧盯着他,迟迟不敢入睡。

    “以后想要什么就直接讲出来,其他人不会去猜测你的心思。然后你又会为了其他人的不理解而怨天怨地。”凌天霜一边拨弄着火堆,很快就进入了“守夜”的状态,淡淡道。

    颜雪影的目光在片刻茫然后,缓缓的柔和了起来,其中更是深藏着一丝感激。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么?

    这一点,正是世人的通病。有许多的误会,往往就是因缺乏交流所致。一个不愿说,另一个又不愿问,这才导致双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无法回头。

    当初在天霄阁,受到那些长老们的质疑,她很多次都想说,其实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到?她也想要大声控诉,为什么要对我要求这么高,为什么不能多一点宽容?!

    但是,由于她一向将长辈视为权威,而权威是不容否定的,她从来都不敢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只能一次次的受气,受气,最后就是积累了满心怨恨,愤而出走。如果当初,她能够更坦率的表达自己,也许很多事,就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了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离开天霄阁,才让自己认识了他……颜雪影静静的翻了个身,凝视着那个带自己走出作茧自缚,带自己体验另一种生活的人,嘴角再次扬起了从心底透发出的笑意。

    自己冷漠,自己偏执而古怪,也伤害过一些对自己心怀善意的人。是他一点点磨平了自己的棱角,让她认识了那么多不同层面的自己。

    这段时间他所做的,无论是陪自己打工,还是守夜,他一直都在帮助自己,接近社会,融入社会,以一个正常人的方式。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放心的去依赖他,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同时又可以保留我自己。这是一种很神奇,也很美好的感觉。

    火光中,颜雪影在将他深深的看进眼里,烙入心里后,就慢慢的闭起眼睛,带着甜美的笑容沉入了梦乡。

    ……

    从那以后,颜雪影不再封闭自己,她会主动向他诉说一些自己的小心思,而凌天霜的回应,也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在无关的琐事上,他恶搞,幽默,总能让她很快开心起来;而当他静下心来安慰自己时,又总是那么善解人意,让她感到温暖。何时静,何时动,他把握得恰到好处。并且,在他身上,同样拥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领袖气质,自然而然的带领着身边人的行动。这样的人,简直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动心。

    终于,在迈过一道道心坎后,颜雪影决定向他说出自己隐藏最深的秘密,也就是,有关天霄阁的秘密。

    “我不敢说能帮得上忙,但是我保证,我一定会认真的听。”在她起了一个头后,凌天霜是这样回答的。

    颜雪影感激的点了点头。重启记忆的过程,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痛苦。也许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承担,而现在,身边有了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陪着她一起扛。并且她相信,他一定能扛得住。

    “上天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所以你现在认识了我。”

    略带自恋的回答,令颜雪影浅笑斜眸。她没有想到,这段曾经折磨得她痛苦不堪的记忆,竟然也有一天,可以用这样轻松的语气讲出来。回首往事,那些伤痛不再是磨蚀心灵的粗糙砂砾,反而可以用另一种眼光,去欣赏碎沙之美。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你自己努力的价值,为什么一定要别人来认可呢?”凌天霜和颜雪影并肩坐在一块小土坡上,声音平和,带着治愈人心的力量。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人,他们不会都是你的朋友,也不会都是你的敌人,想取悦于每一个人本来就是不现实的。只要你问心无愧,就安心做好你自己,自然会有懂得认可你价值的人出现。”

    “我愿意做那个认可你的人。”说着,他抬手轻轻搭在颜雪影手背上,握住了她的手,“你的光彩,为我绽放就好了。”

    颜雪影目光稍一颤栗,震惊于这份强势的温柔。半晌,她转过头,与凌天霜视线相接,眼中涌动着无限柔情。

    “我现在才真的觉得,也许上天,真的待我还算不薄。”

    ……

    分享过这份最隐秘的心事后,颜雪影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又亲近了很多。

    老实说,凌天霜是一个不大容易跟别人产生冲突的人,因为他从来不会勉强你去接受他的观点。对于不同的意见,他也一向给予了最大限度的尊重。颜雪影和他相处,大部分的时间都很愉快,只除了一件事——

    当初洛沉星如此羞辱自己,不杀不足以泄愤,这就是颜雪影的处事准则。

    但每当自己提及此事,凌天霜却只会建议她放下仇恨,得饶人处且饶人。那种轻飘飘的语气,总会令颜雪影怒气上涌。

    看得出来,他的人生观和天宫主人一样,是一个标准的“圣父”。他们主张宽恕所有的恶人,主张“以和为贵”。只有在这一点上,自己和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每一次提起洛沉星,几乎都会引生出一场小型争端。颜雪影已经一忍再忍,这天晚上,当话题再次转入此间,也不知触动了心底的哪一根弦,看着他事不关己,只会劝自己“原谅”的样子,颜雪影终是悲愤的大吼起来。

    “你让我放过洛沉星?你知道我被他害得有多惨吗?你总是让我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一下呢?”

    “我正是站在你的角度考虑过才会这样说。”对面,凌天霜站起身,淡然的直视着她,“你现在仅仅是为泄一己私怨,杀了他你又能得到什么?除了一颗被仇恨扭曲得伤痕累累的心,你还剩下什么?”

    “洛沉星,我不认得,或许他的确做过很多坏事,也或许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这些都不重要。既然他现在活着,那他就有资格活下去。如果他做错了事,犯了罪,你可以送他接受审判,可以让他去坐牢,但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剥夺他生存的权利!仇恨不行,民意不行,就算是律法也不行!这就是我的主张!”

    在他说出这段话的时候,气势大盛,就如同一位国主,在向自己的臣民发表演说。

    颜雪影在这样的威压震慑下,只觉得自己凭空矮下了一截。但想到自己曾在洛家遭受过的折磨,她仍是软弱的申辩道:

    “但是,如果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呢?他们洛家经营黑市,做过多少卑鄙的勾当,这些你就不闻不问了吗?”

    凌天霜冷漠一笑:“他是坏人,或许吧,那你自己呢?”

    颜雪影瞳孔化散,她已经预感到了他要说什么。那些是她不想听的。她恳求的摇头,请他给自己留一点自尊。

    “你杀过多少人,你还数得清么?”然而,今晚的凌天霜却是一反常态,继续咄咄逼人的说了下去,“只因为别人在路边多看了你一眼,你就要杀人,因为别人跟你发生了一点冲突,你就要杀人,你视人命如草芥,你以为自己就算什么好人吗?”

    “如果你认为,那些比你弱的人,就活该被你杀的话,那洛沉星同样是在比你更强的情况下,做出了这一切,他又有什么错?”

    颜雪影痛苦的摇头,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这些,都曾是自己说给他听的,因为她信任他……但现在,他却要用自己提供的武器,来攻破自己的防线,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就仅仅是为了维护洛沉星吗?!

    “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分歧。为什么在我和我的仇人之间,你却要选择站在我的仇人一边呢?你不是说过,你从来不会勉强别人接受你的观点的吗?”

    说话间,颜雪影已经泣不成声。他们在一起,明明一直都很开心,没想到会为了一个外人,闹得这么不可开交。也许是她错了,是她不该挑起今晚的话题。

    “观点可以自由表达,但这是世间的律法。”凌天霜眼中毫无怜悯,似乎在这一刻,他仅仅是规则的化身。

    “律法也是由人来定的!”颜雪影崩溃的喊了出来,“你应该是天宫主人的拥护者吧?我也很敬重远祖大人,但他有些观念我绝对不能认同!

    他不是阻止别人杀生,根本就是阻止别人寻仇!为什么每个人在受到别人伤害之后,就一定要选择宽恕?那他自己呢?他又真的做得到吗?他现在宽恕的,都是一些和他毫无关系的人,如果真的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他还可以毫无芥蒂的选择宽恕吗?”

    凌天霜迟疑片刻,竟是破天荒的移开了视线。

    “当初,他就是因为没有及时选择宽恕,才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轻,眼中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颜雪影正在气头上,倒是并没有注意到。反复做过几次深呼吸,她尽量逼着自己冷静。

    “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说服谁,再争论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可以不帮我,但请你不要阻止我,我是一定要杀洛沉星的,到时候我们各走各的路,请你眼不见为净!”

    凌天霜沉默了很久,轻轻叹出一口气,成片的忧愁瞬间包裹了他,让他好似陷入在逆光的暗影里。那些在山林中飘荡的雾气,如同冬夜里久久不散的白霜。

    “是啊,看来我们的观念,是真的有本质的差别。”

    颜雪影咬着唇点了点头,她欣慰他能够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凌天霜一寸寸的转过视线,森寒的双眸,犹如一道吞噬喜怒的黑洞,缓慢的落到了颜雪影身上。

    颜雪影忽然愣住了。这一刻的他,前所未有的陌生。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一切的光彩,甚至带着一种诡异的杀意!

    “我觉得你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

    话音刚落,一团黑雾,快速缭绕上了凌天霜的手臂,前端锋利如刀。而他也是猛然抬手,黑光爆发,瞬间刺穿了颜雪影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