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6章 纠纷
    这段时间,除了日常的工作外,凌天霜还想出了一系列推动生意的点子。实施后效果甚佳,营业额直接翻涨数倍,名气也被成功打响。

    这些活动,同样为店员们枯燥的生活带来了不少趣味性。

    大家每天来工作的时候,不再是唉声叹气,想着又要背起一天的包袱,反而都是满怀期待,想知道那个传奇服务生今天又会想出什么新方案,而他们又可以有多少财富进账,得到多少的分红。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好像是准备去迎接一场新的冒险。

    是他教会了大家,原来平凡的生活,也可以过得那么精彩!

    颜雪影时常觉得,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整个世界,就好像只是他手中的游乐场。他可以随时想出各种新奇的花样,娱乐自己的人生,也丰富他人的人生。所有的苦难和困境,他都会用特有的方式去化解。看到他的作风,就会真的体会到“天下无难事”。

    不过,虽然在表面上看,他总是一副游戏人生的态度,但一旦做起事来,却都会投入十二分的认真。潇洒做人,从容做事,这似乎就是他的写照。

    有时,颜雪影远远的看着他,总不禁会心一笑。自己,似乎真的是越来越依赖他了。

    这样欢乐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左右,直到有一天——

    颜雪影正在后厨洗碗,忽然听到前厅内响起了喝骂声。骂得很凶,还能断断续续听到服务生的抽泣。

    “什么情况?”凌天霜刚送过外卖回来,在里间洗了把脸,也听到了外头的喧哗。边整理着自己的工作服,随意倚坐在一只纸箱上,问道。

    老板娘朝堂外瞟了几眼,愁眉苦脸的叹一口气:“唉,这事儿,说起来也的确是错在我们。那位客人之前预定了那张桌子,我们那位服务生是新来的,不知情况,就直接让其他客人坐了。这不,现在先前预定的那位客人不干了,吵着要我们给个说法呢。”

    “但是他看上去好凶啊!”另一名年轻的服务员缩在老板娘身后,神神秘秘的偷瞧着众人,“这么出去,肯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的吧!”

    “骂一顿还是轻的,就怕那客人火气上来,直接挨一顿揍啊!”另一人似是唯恐天下不乱,添油加醋的补充道。

    老板娘听着他们的议论,面容愈发愁苦。她倒不是怕出去挨骂,就怕客人会得理不饶人,非逼着他们赔钱。按照责任一方来说,这个钱他们也是该赔的。但已经收进口袋里的钱,让她无缘无故的拿出去给别人,对自己这种小本经营来说,简直是在心头割血啊!

    “我来吧。”就在大家你推我让,谁都不愿出去讨骂的时候,凌天霜从容站起,走到众人身边,满不在乎的道。

    “这……”老板娘担忧的望着他,“你行不行啊?”

    虽然这段日子看下来,他确实很擅长交际,但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现在外头那闹事的客人,怎么看都不是个讲道理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真能说服客人放弃索赔吗?

    凌天霜略一挑眉,淡淡道:“没问题,我以前也在餐馆打过工,知道怎么应付客人。”接着他就在众人紧张的目送下,不慌不忙的掀开帘子,向大厅中走去。

    方才几人的谈话,颜雪影尽数听在耳中。原本她是不想掺和,也毫不关心的,反正这种麻烦事,只要别推到自己身上就行。但她没有想到,凌天霜竟然会自告奋勇……

    怎么办,他真的能搞定吗?而且……不知怎的,颜雪影竟然担心起了另外一件事。万一他解决不了,那之前他在其他人面前建立起的良好印象,不就全都白费了?

    怀着这种忧虑,颜雪影心神不定的放下碗,也跟着走到大堂与后厨的转角间,和大家一起注目着情况的发展。

    此时,那名犯错的服务生依旧在不停的躬身赔罪。

    “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另外给您换一桌可以吗?”

    那发怒的客人,是一名一身正装,头发油腻的中年男子。腋下夹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肥胖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由于持续的大声咆哮,额头已经沁出了不少汗珠。

    这会儿,他看一眼腕间佩戴的金表,本就紧绷的神情显得更加焦虑了。抬手在桌面上重重敲击着,一板一眼的道:

    “这张桌子我是出了钱的!在限期内就是我的所有物!现在你们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所有物转让给别人,这是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要到官府去告你们!”

    无意中坐在那一桌的客人,是一家三口,面对这场突来的纠纷,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动筷。从桌上盛得满满的几个盘子来看,显然他们的菜才刚刚上齐,真要吃完,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不巧的是,近来由于餐馆的生意转好,如今又刚好处在饭点,大厅内是座无虚席。而这一桌的客人,也明确拒绝了店员“为他们打包带走”的提议。

    他们的主张是:“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坐上这张桌子的,事前没人给我们讲明过不能坐,既然问题出在你们餐馆,凭什么要我们来负这个责?”

    “赔钱!”头发油腻的中年人又看了一眼手表,吼道:“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时间损失费,叫你们老板出来!”

    正在现场一片混乱时,一道完全处在气氛之外的声音,在众人耳边悠然响起。

    “这位先生,何必动这么大的火气?”

    凌天霜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面对几名愤怒的客人,也是毫不畏缩。随意冲一旁使个眼色,那服务生如蒙大赦,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匆忙退下。

    那中年人皱眉打量着他,在看清他身上穿的工作服后,目光顿时又转为鄙夷:“你……?你也是个穷打工的!你们老板呢?让你们这里能说上话的出来!”

    凌天霜淡笑道:“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我们老板了吧,大家都这么忙。”

    他这份从容气度,竟是令中年人有些心绪不定起来。

    出来认错的服务生,难道不该是像刚才那个一样,像老鼠见了猫,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的么?他这么大大方方的,反而是让自己的气焰都下降了一截——

    “反正你要的只是处理方式,谁能帮你处理,就有资格跟你谈,是不是?”凌天霜仍是淡笑着,一面向身边那张桌子的客人道:“你们继续吃吧,不用急。”说话间轻不着意的一摆手,空间中掠过了一阵淡淡的波动,并不为人所觉。

    那中年人眉头拧紧,冷笑道:“你就是这样处理?”

    凌天霜并未正面回答,反而是像老友叙旧一般,望向他笑道:“不知先生和客户约的是什么时辰?”

    中年人双眼猛然瞪大:“……你怎么知道?”

    凌天霜笑了笑:“从您进来之后,就一直在看手表,如果只是赶时间,大可以直接到其他地方去吃,既然走不成,说明你是早早和人约好在这里见面。”

    “再看你这一副正装打扮,还带着公文包,很明显是来跟客户谈生意的吧?”

    中年人的呼吸急促起来,颤抖着从衣袋中掏出一块手帕,抹了抹满脸的汗水。

    “对,这一笔可是几十万的大生意啊!要是给你们搞砸了,就是把你们这破店卖了都赔不起!”

    原本,他也不想在这种廉价的餐馆定位。但那些豪华酒楼,都已经早早给人定好了位子,预约清单甚至一直列到了数月之后。

    而那些稍好些的包厢,以时辰计价,在一众富商的争夺中,几乎已经炒出了天价。那样的价格,恐怕比他这一笔生意的利润还要高。这也令他感叹:那些真正的有钱人,还真是拿钱不当钱啊!

    近来,餐馆的名气和客流量大幅度提升,他也是经人推荐,才想到来这里订一桌平价酒席。没有想到,果然是“便宜没好货”,现在重要的客户就快要到了,但座位问题却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在后厨偷听的众人顿时都慌了。他们每天做的,仅仅是局限于百来块,多不过千把块的生意,几十万这样的数字,距离他们实在太过遥远。如果真的因为自家餐馆的失误,搞砸了对方的订单,那接下来……他们简直不敢去想!

    凌天霜依然神色从容,即使在对方提高声音吼出“几十万”的时候,他的表情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好像这是一个他早已听惯,且根本就不放在眼中的数字一般。

    “几十万啊……先恭喜你,接到了一笔这么大的订单。”

    那中年人傲慢的冷哼一声,心底也膨胀起一股优越感。

    “不过在你自己发财的时候,为什么要让别人破财呢?大家一起发财,岂不是很好?”

    这个时候,那一桌的客人用餐已毕,结账后就匆匆离开了。另有服务生上前收拾。后厨的众人都惊异于他们竟然吃得如此之快,并且从那几个空盘子看来,他们也并不是为了避祸,这才草草吃罢。但是……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只有颜雪影看得出,那是时间加速!

    方才,在这一桌的范围内,被施加了“时间加速空间”。这样一来,这几个人身边的时间流速,就和外界产生了分差。在他们而言,的确是好好的享用过了一顿美食,而在正常的时间中,才不过是几句话的工夫。

    奇怪的是……就连自己,也没有看出他究竟是在何时布下的时间加速!就和那天的言灵咒语一样突兀!

    “你看,他们已经吃完了,现在这张桌子空出来了。”凌天霜瞟了身边的空桌一眼,又望向那中年人,淡笑道。

    那中年人也稍感诧异,但现在这并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抬手在桌面上一拍,怒喝道:“桌子空出来就行了吗?是你们先违约,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必须赔偿!”

    凌天霜爽快的答道:“好,我赔。”

    老板娘大吃一惊,心底已是捶胸顿足。虽然她也做好了迫不得已,就破财消灾的准备,但若能不赔,她当然还是不想赔的。但愿这孩子,可千万有点分寸,别拿店里的钱不当钱啊……

    “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我没什么钱。”凌天霜话锋一转,在那中年人不屑的目光中,忽而语出惊人。

    “所以不如这样吧,你那笔生意,我一定帮你谈下来如何?反正你本来也没把握对吧?”

    “你……我……”那中年人张口结舌,急涌的汗水就像小溪,条条在脸上纵横。

    凌天霜在他身侧缓缓踱了几步,淡笑道:“通常呢,在生意场上来得早的那一边,往往就是处于下风。因为你的价值没有对方高,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谈得下来,所以就要提早到场,起码先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何况连这酒席都是你订的,说明是你更有诚意,也更惶恐?”

    “不管是你自己谈,还是让别人代劳,总之你一早知道,结果无非就是谈得成,或者谈不成,既然左右都是一半的概率,何不让我试试呢。”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平白冒险的。你这次的生意,预计收益是多少,如果没谈下来,我翻十倍赔你,如何?”

    那中年人好不容易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怒喝道:“小子……满口话不要说得这么大。你知道我今天的客户是谁吗?他可是两湖商会的成员啊!”

    自从新任会长上位后,两湖商会的生意蒸蒸日上,短短数月,就再度夺回了商界龙头的宝座,甚至已有与墨家争锋之势。

    如今的两湖商会,无疑是最为炙手可热的巨头,他也是多方托人,几经艰难,才和商会中的一名边缘会长搭上了线。

    那位会长从前经营的只是个小商行,生意也并不如何景气。但随着两湖商会的迅速发展,任何人只要能坐上这艘大船,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或许是水涨船高,即使是一名边缘会长,也变得傲气十足。如果自己这边谈不下来,背后还有一群商行老板,正排着队等着找他谈。也就是说,现在是由他来挑选合作者,而不是由别人来挑选他。

    这中年人自忖,自家商行在同行内并没有太大的优势,能否谈得下来,其实并不是五成机会,或许只有三成,说得再差一点……也可能是两成。

    但是,难道就因为这样,就要把生意随便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去谈?他要是有这本事,还能在这种低级餐馆打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