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彩虹心愿
    “言灵咒语?”谁知那少年一听就笑了起来。随口念过数遍,就像在品味着一个新鲜词汇。

    “言灵咒语……呵,这在当年可是我的专利啊。”

    笑过之后,他又冲着颜雪影随意一摆手:“行了,现在你的言灵咒语已经解除了,你自由了。”

    颜雪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像这种不明状况,就胡吹大气的人,简直就和洛沉星楚天遥一样的差劲!

    那少年也看出她的质疑,无奈的叹了口气,提起一根手指竖到她眼前。

    “是不是就像这样啊?你会哭!你会笑!你会上树!你会跳舞!”

    随着他一路绕口令般的念下,颜雪影当真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自动执行着他的命令。这种无力感……就和被洛沉星操纵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你……”以一个华丽的旋转结束舞步,颜雪影身形方定,双眼就直直的瞪着眼前的少年。他……竟然真的做得到……

    而且,他好像根本不需要集中灵力,状若随口谈笑间,就能轻易完成一系列的命令,仿佛整个世界的秩序,都是由他一言而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言灵咒语呢,就是‘言出法随’的一种体现。”那少年形色从容,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悠然背转过身,继续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讲解着。

    “也就是用你的意志去压迫对方的意志,就跟催眠术差不多,不过比那个高级一点。我以前学过变戏法,所以知道。”

    颜雪影依然站在原地,充满忌惮的紧盯着他的背影:“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解释,根本就是在糊弄自己!言灵咒语,怎么可能和催眠术,和街头戏法相提并论?

    那少年回头望了她一眼,语气又是一贯的理所当然:“你的新契约主人啊!现在主人要走了,还不快跟上来?”

    颜雪影一口气噎了回来。但想就算不跟他走,恐怕他也另有办法让自己妥协。抱着“不吃眼前亏”的心态,她沉着脸跟了上去。

    两人沉默着走出一路,颜雪影终是耐不住开口道:“你想怎么样?”为免他再插科打诨,曲解自己话意,又专程补充了一句:“怎样才能还我自由?”

    那少年目不旁视,淡淡道:“我,问你个问题好吧。”

    “如果能够自由行动,你想去哪里?你有三个数的时间回答,一……”

    颜雪影脑中瞬间涌出千头万绪,要做的事情有很多,首先,就是杀洛沉星,灭洛家,然后,她要和楚天遥一刀两断,还要对付天霄阁……但是,这些事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就算自己都做到了,那……接下来呢?接下来,自己又能去哪里?这个世上,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么?

    无端涌起的悲哀,令颜雪影忽然陷入了茫然。她没有想到,这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问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自从离开天霄阁的那一天起,这十多年来,她正是一直都在追问着自己:“我该到哪里去?”遗憾的是,她始终都没有得到过答案。

    那少年计数完毕,嘴角扯起了戏谑的笑容:“你看,连你自己都没有方向,那还不如让我废物利用一下,正好这几天我缺个小跟班。”

    “你说谁是废物!”颜雪影一眼瞪了回去。她发誓,对方绝对是她见过说话最欠揍的人!

    “就是现在急着承认的这个啊。”那少年扫她一眼,“宽慰”的笑笑,“不过再废物也还算个美女,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颜雪影受他连番挑衅,气过了头,倒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像这种故意招惹女生,实则是为了引起注意的登徒子,往日她也见得多了,心底从来都是不屑一顾。但这少年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即使说着暧昧的言词,眼神却始终是平淡一片,他根本就没有真正觊觎过自己的美,也没有为自己的反应而窃喜。恐怕让他面对一个牙都掉光的老太婆,或是一个弓腰驼背的乞丐,他还是会用这副态度去调侃他们。这,就是他人生的常态。

    不因位高而攀附,也不因贫贱而鄙弃,这种完全抛开“得失心”的人,令颜雪影也产生了几分好奇。

    “……你的名字。”

    见他一脸茫然,颜雪影恼火的提高声音:“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少年沉思起来,而后似是得到了一瞬间的灵感,打个响指:“……凌天霜。对,就是这个!”

    “……一看就是骗人的。”颜雪影觉得心好累。为什么会有说起谎这么光明正大的人?他刚才的表情分明就代表着:“我真厉害!编出了个好名字!”

    “嗯,被看出来了?”少年现在是一副“你竟然不配合我演戏”的失望语气。

    颜雪影默默的回他一个白眼。

    那少年,姑且叫他凌天霜,为了圆上自己的谎话,很快就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一般不会告诉女生我的真名,我怕她们从此日思夜想。”

    颜雪影的脸色冷了几分:“你跟每个女孩子都是这样说话么?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凌天霜淡淡一笑,转过头认真的注视着她。

    “你是在贬低我的创意么?”

    颜雪影看到他这故作无辜的表情,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又立刻绷紧了脸。

    这个人,实在很奇怪。他好像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就算是在笑,也只是出于“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笑”。看不到他真实的内心,看不出他真正在想什么,整个人就像笼罩在一团迷雾中。这样的人,无论他再神通广大,颜雪影在心中的定位都是“不宜深交”。

    “那,你的方向又是什么?”刚才那个问题,颜雪影又原样抛了回去。

    凌天霜全未犹豫,一口答道:“我的方向,就是帮你找到你的方向。”

    “这就是我这一刻的方向。”

    四目相对,颜雪影忽然心中一颤。

    第一次有一个人说,自己就是他的方向……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清明,让她无法简单的将这句话归入甜言蜜语;或许是明知他对自己没有企图,让她不用处处提防,总之在这一刻,这句话真的有那么一点,触动到了她冰封已久的内心。

    ……

    据凌天霜所说,他想要去围观不久后的天宫门考核。颜雪影不愿面对天霄阁中人,正发愁该如何推拒,凌天霜又主动提出,在到达天圣国之前就分开。颜雪影虽不知他是否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总也暗暗松了口气。

    ……

    绿草如茵,当中横亘着一座断崖,下方则是湍急的河流。颜雪影内息未复,不想冒险横渡,正要习惯性的绕路而行,凌天霜却是在崖边站定,沉思片刻,转过身面朝着她。

    “我送你个礼物,睁大眼睛。”

    颜雪影再度皱眉。一般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闭上眼睛么?

    “因为就算我让你闭眼,你也不会闭,但是我让你睁眼,你就一定会睁了。”凌天霜讲解着他惯有的“歪理”。

    “无聊!”颜雪影重重冷哼一声,“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男人!”

    之所以如此愤怒,还是因为她想到了楚天遥一贯的“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那种看似温柔,实则暗藏机心的笑容,已经让她不知道吃过多少亏!

    “那最喜欢呢?”凌天霜的语气忽然认真起来。

    “既然有最讨厌的,那一定也有最喜欢的吧?”

    颜雪影惊怔莫名的扫了他两眼。要是普通的男人,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匆忙解释,为自己挽回形象的吗?为什么他好像永远不按常理出牌?而且,他这难得认真的语气,竟然让自己突然心跳加速起来……

    “……不关你的事!”克制着心底的异样感,颜雪影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赌气的移开视线。

    凌天霜无谓的摇头一笑,抬手凌空一抹,一道彩虹凭空出现,连接了断崖两端,就如一座五彩的桥梁,美不胜收。

    “你看这彩虹桥如何?”

    若是普通的女人,见状或许已经呼喊着好浪漫,但颜雪影同样“不走寻常路”,只是冷冷瞟过一眼,就垂下了目光。

    “美则美矣,但不过是浮光幻影一场,华而不实。”

    指尖灵力激发,一块碎小石子被她吸入掌中,朝着彩虹桥丢了过去。

    不出所料,石子穿过霓光幻影,径直坠入崖底,许久才溅起一蓬微小的水花。见状,颜雪影更是不屑的冷笑。

    “你不觉得,它就像人们的梦想。”凌天霜凝望着彩虹桥,似有感触,“能看得到,但或许永远也抓不住,却仍能吸引无数的人竞相追逐,前仆后继。”

    “不过,还是会有一些人,能够抓住梦想,把梦想变成现实。比如我。”

    说完,他就直接迈上了彩虹桥。

    颜雪影大惊,心想他是疯了吗?但随即映入眼中的一幕,却更是令她震惊失色。

    凌天霜的脚步,此时正好端端的踏在桥面上。那道彩虹仿佛忽然有了实质,承载着梦想的两端。

    不可能……那不是灵力构成的幻影吗?但看他的样子,却并不像是普通的御气凌空。他……他做了什么?颜雪影一时惊怔难言。

    凌天霜站在彩虹桥之上,缓缓侧转过身,微笑着朝她伸出一只手。

    “我可以为你造梦,可以为你搭桥,你需要做的,就只是迈出第一步。”

    他的语气,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梦幻和温柔。

    “你愿意和我一起,看尽这世间繁华么?”

    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令他看上去,就像在散发着一种朦胧的光芒。

    他的双眸深沉似海,你看不到尽头,却会不由自主的沦陷入那温柔的海底。

    颜雪影必须承认,这个样子的他,“很好看”。

    其实他的五官本身就很精致,气质也是超群脱俗,如果不是常常惹自己生气的话,应该会是能够让女生动心的类型。

    也许是这暮野斜阳,也许是这彩虹迷影,也许是他温柔的蛊惑……颜雪影竟然不知不觉的放下了戒备,轻轻抬起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中,在他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上了面前的彩虹桥。

    “你……到底是什么人?”颜雪影并不敢看脚下的彩虹,她总有种一旦松开他的手,自己就会掉下去的感觉。如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依偎在这座桥上,好像整个世界也只剩了他们两个。颜雪影倚在他怀中,任由他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腰间,虚弱的出声询问道。

    不过,这个答案,在这一刻或许已经不再重要了。

    “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是会为你创造奇迹的人。”这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颜雪影觉得自己的脑子又乱了起来。

    依靠着他的搀扶,一步一步的走过彩虹桥,颜雪影由最初的惧怕,渐渐开始享受这短暂的浪漫。她也开始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了。原来,它们真的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变好,变得温暖起来……

    “你看,很多事只要去做了,就会发现,其实你比自己想象中更有能力。”凌天霜说着,轻轻垂下头,嘴唇凑到了她耳边,“也更有魅力。”

    仿佛一根捻得极细的丝钻入耳膜,颜雪影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这阵酥麻中融化了。同样的话,她不是没有听别人说过,但是,好像就只有他,说得最好听,而且自己……也最喜欢听。

    “如果你的梦想就像这彩虹桥,我也愿意,一直陪你走下去。”

    现在这个温柔的他,和先前那个古灵精怪的他,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当初在天霄阁,自己从来都不受重视,每次雪梦过生日的时候,就像阁里的节日一样,她会受到很多的礼物,还能得到一众长老和分家子弟的祝福。但自己呢,却永远是被遗忘在角落里的。

    她没有想过,有一天,也会有一个人的眼里只看着自己,他的情话只为自己说。虽然她还不会以为,对方是当真喜欢上了自己,但最起码,他给了自己一份缺失的恋爱幻想。

    即使是在今后的很多年,她都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人,为自己造过一座彩虹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