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赶至
    乾元宗一众弟子,为罗刹鬼帝进攻清心武馆之行,此时正是群情激愤。

    “罗刹鬼帝真是太过分了!先前故意羞辱孤城师兄,现在又找我们下辖势力的麻烦,真是不把我们乾元宗放在眼里!”

    “是啊!双方都已经正式修好了,他这样又算是什么意思?”

    “天宫门考核之前弄这些有的没的,我只是担心孤城师兄……”

    众人正议论间,空气仿佛突然冰冻。

    “啊,孤城师兄!”一名弟子注意到那不知何时经过的冷峻青年,连忙转身施礼,余人也是纷纷紧随。

    墨孤城神色间看不出任何波动,沉默片刻,冷冷的道:“都没事做了么?还不快去练功。”

    众弟子连声答应着,墨孤城再不理会,径自而去。衣袖飘扬间,仿佛连四周的温度,都是下降了几个冰点。

    “上次的事,孤城师兄果然还是没能完全放下啊……”直过了好一阵子,留在原地的几人对视一眼,才敢悄声低语道。

    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门前,墨孤城停住脚步,朝着手中的玉简瞟了一眼,似是有所迟疑。

    罗刹鬼帝闹这一出,他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那就是个做起事来永远不管不顾的家伙……问题是,要不要劝他几句呢?

    自家笨蛋弟弟惹出的人情债,若是放任不管,倒像连自己也有负于人……墨孤城双眉缓缓收紧,最终仍是目光一冷,任由玉简的光芒熄灭。

    一旦纠缠其中,还不知要惹出多少麻烦,自己没有那许多时间拿来浪费!

    两扇门板大开,又迅速紧闭,将外界的光线和纷扰,全部隔绝在外。

    ……

    这一天,已经到了限期第七日。

    清心武馆和阴风地狱来人,被明确的划分出了两个阵营。空地正中摆着一个沙漏,上方的沙子已经漏空了一半。

    按照罗帝星所说,在沙子完全漏空的时候,如果叶朔还没有出现,就会血洗整个道馆。

    经历了七天的恐惧和曝晒,所有弟子已是身心俱疲。眼巴巴的望着前方的沙漏,都是眼神绝望。

    但这个时候,有另一个人承受的压力,却也并不比他们小。

    罗帝星坐在摇椅上,阴阳双煞仍是一如既往的为他摇着蒲扇。但他的面容,从一早便是始终紧绷着。双手紧紧抓着两侧的靠手,目光中有种翻覆的痛苦。

    如果遵从自己的良心,他并不想去伤害这些无辜的人。当初血洗玄天派,完全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有时他深自想来,也会暗暗后悔。到如今,他已经说不清楚,到底是希望叶朔如约赶来,还是盼他错过限期,看到同伴的一地尸体?

    他想杀的,一直就只有叶朔一个,想救的,也只有墨凉城一个。但这世界,却不是他们三个人的世界。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他已经满手血腥,伤害过太多无辜的人,想必一定也会有很多人,像自己仇恨叶朔一样,仇恨着自己。那么,自己究竟又比那个仇家,好过多少?

    罗帝星双手无意识的颤抖着,再次握紧了靠手,任由木制的棱角攥得掌心发痛。他挣扎,他无助,他痛苦,看他的脸色,简直比清心武馆那些正处在屠刀下的弟子,都还要惨白几分。

    沙漏中,最后的一缕细沙,终于也钻过狭窄的玻璃管,完完全全的漏入了下方的沙堆中。那些碎小的砂砾,摩擦壁面簌簌作响,仿佛一次次不甘的申诉。

    命运的宣判时刻,终于到来了!

    罗帝星在椅中坐直了身子,眼中的悲伤已经完全沉淀,化为一片阴霾交织的冰冷。

    “今天就是限期的最后一日。看来那小子是不会来了。你们所有人,趁早替自己诵经祈福,记得是谁害死了你们,黄泉路上要寻仇,也别找错了对象。”

    “鬼帝大人,那我们先从谁开始?”付莫生摩拳擦掌,兴冲冲的询问道。

    “就从那个丫头开始吧。”韩娣月朝着杨清心一挑眉,“当初叶朔生命垂危,不就是被她救起来的么?她要是不多那一桩事,整个清心武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祸事了。”

    付莫生残忍一笑,重重点头:“没错!是叶朔的恩人,就是咱们的仇人!”一边说着,缓缓的走上前,用打量待宰羔羊的戏谑目光,审视着蜷缩在杨朝身边的杨清心。

    “谁敢动清心,就先杀了我!”宁不凡大吼一声,一跃而起,一招“黑虎掏心”,直攻向付莫生。

    付莫生吃了一惊,匆忙挥臂,架住他的攻势。宁不凡变招奇快,手腕一翻,双指腾起,就向他双眼插去。

    付莫生上身一仰,待他一招打实,就势侧颈抬手,狠狠扣住他脉门。另一手双指疾出,连点宁不凡胸前数处大穴。

    作为罗刹鬼帝的护法之一,付莫生也享受到了不少的资源供应,实力与定天山脉时期相比,早就不可同日而语。这每一指点出,都携带着一股阴风地狱特有的冰寒之气。宁不凡只觉胸前仿佛被戳出了几个冰窟窿,丝丝缕缕的寒气顺着洞眼漏过,直袭心脉肺腑,不由自主的打了几个冷战。

    付莫生一招得手,片刻不停,反手“喀喇”一声,就将宁不凡腕骨扭断,另一手变指为拳,猛然轰出,一团冰寒劲气,自宁不凡胸前贯入,背心穿出,弥漫开一片蒙蒙白霜。

    宁不凡本就有伤在身,这会儿伤上加伤,周身气血翻涌,顺着付莫生的力道,软塌塌的栽倒下来,被他随手甩落。

    付莫生冷笑一声,便要继续走向杨清心。不料腿弯一重,竟是已被宁不凡牢牢抱住。

    “不会让你……伤害清心的……”宁不凡齿缝间不住漏出鲜血,双目中却有种孤狼般的凶狠。额头青筋直冒,面目也已扭曲变形,双臂力道却是丝毫不曾松懈。

    付莫生扫视了他几眼,嘴角冷嘲更甚,猛一抬腿,就将他踢到了杨清心身边。

    “还真是恩爱啊!索性我就把你们一起解决了,到地府再去做同命鸳鸯吧!”

    在他手中,飞快的凝聚起了一个光球,随即就在所有人惊恐的注视中,猛地朝着两人扣下。

    直到最后关头,宁不凡仍是紧紧抱住杨清心,用身体护住了她。两人的身形,也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一片放大的金光中。

    轰!

    光芒耀眼,烟尘四溢,随着一声惨叫,但见尘埃中一个人影倒飞而出,咳出一口鲜血后,狼狈的栽倒在地。

    罗帝星的瞳孔忽然收缩。那个受伤倒地的,竟然是付莫生!这也就是说——

    森沧和韩娣月也下意识提起了功力。恐怕,他们等待七天的人,终于出现了……

    硝烟缓缓散尽,一道被金光笼罩的人,正垂首站在清心武馆前方。飘动的碎发,将他的双眼遮挡成了一片阴翳。

    在他背后,紧紧相拥的宁不凡和杨清心则是毫发无伤。

    “叶大哥!”好一阵子,杨清心似是认出了来人。离开宁不凡的怀抱,惊喜的叫道。

    环绕体表的金光在几度炸响后,终是完全消散。露出一张温和的青年面庞,果然正是叶朔。

    在阴风地狱的大军环伺下,叶朔缓慢背转过身,在杨清心面前蹲了下来。

    “放心,已经没事了。”

    一边说着,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杨清心肩上,将她瑟瑟发抖的身形完全裹住。

    杨清心凝视着眼前之人的目光有些复杂。有激动、有担忧、有悲伤。随着叶朔身形刚动,杨清心就轻轻拉住了他的手腕,似是在恳求他不要去。

    这一幕,也正正落在了一旁的宁不凡眼中。他只觉得胸中再度腾起了一股热血,仿佛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烧灼融化了。

    叶朔回视着杨清心,冲她安抚的一笑。接着,他就毅然抽出了手腕,缓慢的站起身,转向了不远处的罗帝星。

    在他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微笑。但这微笑深处,却藏着令人胆寒的杀意。

    “罗刹鬼帝,今天这个场子,我替他们扛了!”

    “你扛得起么?”罗帝星冷笑,也跟着长身站起,挥手斥退了身侧的森沧和韩娣月。

    三年后,昔日的仇家再次相见。仇恨烈如火,寒如冰,刀光剑影在他们交错的目光中闪烁,在这短短瞬息,仿若已经无声的厮杀了千百回。

    良久,叶朔静静的开口了。他的声音,是已经很久不曾出现过的森冷。

    “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为何不隐姓埋名,以一个赎罪者的身份,从此卑微的活下去,或许我还会考虑放过你。”

    即使当初的仇恨已经时隔三年,自己的心态,也不再如最初那般愤世嫉俗,但总有些人,是他无法原谅,也不想去原谅的!

    就算自己可以对天下人怀抱善意,但总有些人,却是他非杀不可!

    “因为我从来都不需要赎罪!”罗帝星的情绪同样进入了失控状态,“就算有人要找我清算玄天派旧账,那个人也绝对不该是你!”

    瞪视着叶朔,他的身子在颤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就好像,他们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墨凉城倒下的擂台上,以及,那个玄天派灭门的战场上。

    “呵……呵呵……我这条命,有一半就是为了杀你而存在的。”手掌颤抖着按上胸口,指骨根根痉挛,“全靠着对你的恨意,才让我有了今天的地位!”

    “现在的我,已经是你只能仰望的了。”嘴角扯出个颤抖的笑容,语调也是猛然转高。

    “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现在的实力,是通天三阶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迈进涅槃境!从小在边陲小国长大的你,恐怕连一个活生生的通天境强者都没见过吧?”

    “现在的我,和你所了解的,定天山脉时期的我,以及在阴风地狱跟你战斗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

    “如果你不是那么孤陋寡闻,就该知道,现在的我,是四方鬼帝第一人,罗刹鬼帝,我的地位仅次于天霄阁和九幽殿!”罗帝星的语调失控的不断提高,最后猛然扬起双臂,“我现在在你的面前,就是一个神啊——!是神啊——!”

    “我对你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不感兴趣。”叶朔眼中满是嫌恶,“就算是涅槃境强者,我也曾经拿他的魔源精魄来炼制傀儡!你,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敌人,当初在阴风地狱侥幸未死,并且能成长到今天这一步,同样是自己意料之外的。但既然是这样,那就只有……再杀死他一次!

    “你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令人憎恨啊……”罗帝星目中的杀伐之火,在燃烧到最为炽热时,缓缓转淡。但那却绝不是他放下了仇恨,而是所有的仇恨经过高度浓缩,现在的他,即使每一根血管中流动的,也全部都是最强烈的恨意!

    “今天我一定会在这里解决了你,了结这多年恩怨!”

    风声回旋,两道身影已经如箭射出,在最短的时间内展开了激战。

    一道道黑色风暴彼此对撞,激荡开的能量风暴,足以将一名寻常炼气境强者绞杀成灰。广场大地,很快便是四分五裂,条条沟壑纵横。

    所有积聚下的仇恨,都被两人尽数激发。他们已经不是通过灵力交战,而是赌上性命的拼杀!

    森沧也是略微动容。抬手一挥,一道结界将己方下属笼罩。然而,即使是以他的实力,外界的气浪涟漪触及结界,仍是能撞击出道道凹痕。这也令阴风地狱众人震惊不已,若是现在换成他们处在那个战场上,恐怕是连一招都撑不下来啊!

    清心武馆的弟子更是张口结舌。他们最初见到的叶朔,还是一个身受重伤,每天艰难做着康复训练的病人。后来他在擂台上大出风头,一路打进最终决赛,击败李冰河,他们惊叹他的实力。但那时也仅仅以为,他创造出的奇迹只能到此为止。

    却不想,数月不见的他,竟然已经能跟罗刹鬼帝打得难解难分。罗刹鬼帝是何等人物?他是连九幽殿主都敢叫板的狂人,是两界共同认可的强者,是他想要人三更死,就不会留你到五更的煞星!难道,他们所认识的叶朔,已经悄无声息的成长到了足以和他并列的级数吗?

    那个曾经和大家同吃同住,一起说笑,一起练功的青年,好像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他不再是他们的同伴,却是……他们的救世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