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天地真神
    四方鬼帝结成后,罗帝星当先离开。面对前来迎接的森沧,他沉默片刻,只是冷冷说出几个字:“去清心武馆。”

    另一边,冥罚正要随无相一同告辞,却被烈焰唤住。

    “冥罚兄,你认得这个么?”

    望着眼前垂下的玉佩,正反面分别刻着“子”“兮”二字,冥罚的双眼越瞪越大,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这……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烈焰叹了口气,故作犹疑:“其实……最近我脑中总有一些模糊的片段,还有一个名字‘子兮’……子兮是谁,他会是这块玉佩的主人么?”

    冥罚震惊良久,目光终是现出一丝彻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未等开言,早已是热泪盈眶。

    “少主……属下等了两千年,终于找到您了!属下今后,必定誓死效忠于少主!”

    “少主?”烈焰连忙扶起冥罚,诚惶诚恐,“你不会认错人吗?”

    冥罚重重摇了摇头:“不……您的前世,就是主公的儿子,也是我唯一认定的少主!”

    烈焰一面回应着他的激动,同时也刻意露出忧愁之色:“但是……我现在的记忆仍然没有恢复,你说的什么主公,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冥罚动容道:“想不起来没有关系,让属下来说给您听!”

    “这块玉佩,是在您刚满月的时候,主公专程请人打造,送给少主的礼物……”

    有关“前世”之谜,这一说就是几个时辰。

    即使已经时隔两千年,冥罚说及时,却仍是巨细无遗,就像仅仅是发生在昨天一样。显然,这些有关主公和少主的记忆,是他这千年以来,始终放在心上千回百转的。

    “主公下葬那天,六月的天竟然飘起了白雪,我们私下都说,这是上苍都为主公的冤屈所感!”

    “好在,要不了多久,那个昏君就自食恶果。我满心指望着,历史会为主公正名,但是……都是因为那个人……是他一手炮制出了‘不可说年代’,主公的忠心耿耿,累累功勋,竟然在史书上被一笔勾销……!”

    烈焰听着他的讲述,不时配合点头:“那么,老大人……哦,我是说父亲,你知道,记忆尚未恢复,我一时有些改不过口。”

    冥罚不疑有他,立刻宽慰道:“没关系。我知道这些事,少主也需要时间适应。”

    烈焰颔首,道:“嗯,我是说,那个害了父亲的女人,有关她的资料,真的找不出来么?”

    方才在冥罚的叙述中,除了“昏君”,提及最多的便是“妖女”,每说起这两人,他的表情都会变得极其狰狞,似是恨不得生啖其肉。

    “那个妖女,是‘不可说年代’的关键人物,因此阴阳两界都在严密封锁。”冥罚说着,再次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直冒,“但是请少主放心,就算再耗上个千百年,我也一定会把她找出来的!”

    烈焰感激应声,随后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退开几步,撩起袍角,深深下拜。

    “冥罚兄如此效忠我父,放弃了轮回的机会,甚至自身也成了鬼界的逃犯,这份大恩,小弟当真是无以为报!”

    冥罚匆忙抢上搀扶,连称不敢,烈焰也就顺着他的力道,半推半就的站了起来。

    “是了……冥罚兄既然也是看过生死簿的,就应该知道,当年之人,有一个可是还活着的……你的意思是,他就是现在的……?”

    冥罚坚定点头:“错不了。”

    “调查那个妖女,就是在跟他为敌,此事凶险万分。如果少主有所顾虑,尽可置身事外,由属下一力承担……”

    烈焰忙道:“冥罚兄若是再说这样的话,可就令小弟无地自容了。”说话间,眼神缓缓转厉,“有些债,就算是隔了两千年,也还是要好好算一算!”

    此时,在冥罚而言,仅仅是为找到了少主的转世,而他又已经成长为了一个血性男儿而欣慰。但在烈焰心底,却是正在放肆大笑。

    从蜘蛛女王那边弄到的情报果然不假,不枉我专程上黑密林走一遭,还带回了这块玉佩……今后冥罚这小子,为了前世的牵绊,可就该死心塌地的为我效忠了吧……?

    至于那些不该出现的人——回想起那片在火光中化为废墟的村落,烈焰嘴角的笑容持续扩大——已经永远都发不了声了!

    ***

    在四方鬼帝风头最盛的时候,九幽殿却是一反常态。

    近期的任务已经全部停止,所有的人力物力,都被投入到了迎接天宫主人的行动中。

    就连九幽殿主,也是专程斋戒数日,沐浴更衣,做足了一切准备。

    此时,在一间宽敞的房间中,几名九幽圣使正在伺候着他更衣。

    这几人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就好像他们现在触碰的,是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

    他们固然是备受煎熬,汤池边的几名婢女倒是目光发亮。

    虽然九幽殿主在外界确实是有许多的恐怖传闻,但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他的绝美足够让人忽略他的残忍。因此她们先前伺候时也是格外卖力,都巴望着能够被他看中,得到哪怕只有一夜的恩宠。

    空气中,仿佛有一根无形的弦时刻紧绷着。直到又一名九幽圣使从殿外奔入,跪伏于地,也将这根弦,轻轻的拨动了。

    “殿主,九尊者求见。”

    九幽殿主目光冷漠:“不见,让他回去。”

    在此之前,九尊者是殿中最风光的新秀,从来不曾吃过闭门羹。这也令那九幽圣使略微一怔:“可是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

    空气突然结冰,所有人都感到身边的温度直线下降。

    “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么?”九幽殿主的声音中弥漫起了一股煞气。

    现在这个时候,对他来说,没有比恭迎大人更重要的事!

    那名九幽圣使打了个寒战,连忙叩首告退。

    一旁服侍的几人已是心都悬到了嗓子眼。直等最后一人为他套上半边衣袖,九幽殿主缓缓抬起视线,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冰冷空气,似是重新平复了心情,冷然下令道:“都出去。”

    在所有人告退离开后,殿门紧闭,封锁了所有的光线。

    九幽殿主目光冷漠的注视着大门,等他确认,这里确实没有了任何多余的气息后,这才缓步走到大殿正中。

    星星点点,微弱的光芒在四周亮起,照亮了沉眠的黑暗。阵纹交织,道蕴相连,构成了一座庞大的金色阵法。

    这阵法,是花费过数月时间,由数名阵法大师共同布下。其功效,便是可以有效抵御位面穿梭时,所带来的法则侵蚀。

    虽然大人实力通天,位面穿梭于他全然不在话下,但能为他多尽一分心力,也总是好的。

    在阵法外缘的一角,九幽殿主伫立半晌,就果断的将袍角一掀,郑重的跪了下去。一向冷漠的双目中,闪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灼热。

    这位千年以来,肆意掌控世人生死的黑道霸主,就这样在阵法之前,虔诚跪候。

    这个世上,就只有一个人,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跪拜。

    自己所有的尊敬和忠诚,都是毫无保留的献奉给他。

    就只有他一个。

    ……

    殿外。

    “九尊者,您回去吧,殿主现在没时间见您。”先前那名传讯的九幽圣使,正恭敬垂首,向一身黑衣的楚天遥回报。

    楚天遥神色没有多少波动,打量着面前恢弘的殿宇,淡淡道:“那我就在这里等。”

    “九尊者,您还是回吧!”那九幽圣使仓皇赔笑,“刚才二尊者前来求见,也被打发回去了。现在是特殊时期,您心里明白就好了……”

    楚天遥仍是目无波澜,随意使个眼色,那九幽圣使也知多说无益,施下一礼,就匆忙告退了。

    楚天遥伫立在殿外,不时会有往来的九幽圣使向他施礼。这一等,就是数个时辰过去。

    殿内,殿外,都在持续着这份等待。

    天空有些阴沉。楚天遥抬起头,仰望着黑云翻滚的苍穹,心中也是波澜万千。

    “天宫主人……是你要回来了么?”

    能令九幽殿上下如此大动干戈,自然全是为了天宫主人。那个传说中最伟大的人物,被誉为永恒的天地真神。他现在……就要回来了么?

    想不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有机会见到那个传奇人物。这都是……靠了自己如今的地位啊……

    ……

    一天,两天,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九幽殿主安静跪候,除了目光中压制不住的激动外,他始终都没有动过一次。

    就在这一天,阵法中忽然光芒大作,贯通了天地,席卷千万里山河。一道能量漩涡突兀的在殿中形成,以光为形,以风为衣,法则之力叩拜,宇宙规则退让。在这阵世界翻覆的浪潮中,无尽的金光,缓缓勾勒出了一个朦胧的人形。

    尽管周身都被笼罩在金光之内,形貌全然无法分辨,但那一份寰宇独尊的气势,却是明明白白的预示着他的身份。

    九幽殿主激动的站起身,快步迎上前,声音因狂喜,而第一次带着颤抖。

    “大人!”

    ***

    同一时间的清心武馆。

    杨朝和所有弟子列成整齐的队伍,在武馆前齐刷刷的躬身等候,心底各自是忐忑不已。

    先前他们接到消息,罗刹鬼帝将要亲自到清心武馆造访,让他们提早做好准备。那时所有人都是一阵发蒙,甚至以为只是同名的误会。

    罗刹鬼帝,那么大的人物,在结成四方鬼帝后,气势更是一时无两,连他们的上司乾元宗,他都不曾放在眼里。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来他们清心武馆?这种连给他提鞋跟都不配的小小道馆?这究竟是福是祸?

    作为馆主,杨朝一肩担负整个道馆的命运,自是百般惶恐。但此时也有不少状况之外的弟子,只为能见到那位顶尖强者而欣喜。要知道,能见到一个谈笑间牵动四方的大人物,他们这辈子,可能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啊!

    就在这“有人欢喜有人忧”的等待中,阴风地狱的队伍,终于是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清心武馆。

    罗刹鬼帝罗帝星一身暗金色长袍,威风凛凛,步履从容,昂然行在队首。在他身后,是同样赫赫有名的大护法森沧。再往后,就是阴阳双煞,韩娣月和付莫生。另有一干小卒,也是狐假虎威,气势汹汹的紧随在后。

    当两方队伍在广场前相遇时,空气中仿佛涌动着无形的火花。

    罗帝星缓步迈出,在吓得缩头缩脑的一干弟子身前,威压内敛,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杨馆主,你好啊。”

    杨朝诚惶诚恐的施礼:“不知鬼帝大人驾到,杨某和家人弟子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罗帝星还未开口,付莫生已是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大胆!见了鬼帝大人,为何不跪?”

    杨朝一怔,很快却仍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但若是每见到一个强者就三跪九叩,那是自舍道心,将来还怎能有所成就?”

    付莫生大怒,提掌便要斩下,清心武馆一众弟子更是骇得心胆俱裂。

    “无妨。”罗帝星终于开口了,脸上仍然保持着那份冰冷的笑容。

    “杨馆主很有骨气,本帝欣赏。”

    杨清心悄悄松了口气,一旁的宁不凡双拳也稍稍松懈。

    面对罗刹鬼帝,以及随时可能降下的死亡威胁,他的目光,却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身边的杨清心。

    就算是死,自己也一定要保护好清心!

    “你们不用紧张,”见众人各自如临大敌,罗帝星冷冷一笑,“本帝此来并无恶意,只是想向杨馆主打听一个人。”

    掏出玉简,径直递到了杨朝面前,“你,见过他没有?”

    玉简上,是叶朔天真的笑脸。

    杨朝不知他用意为何,只能如实回答道:“是,此人曾经身受重伤,被我娘亲和小妹所救。但数月之前,他就已经伤愈离开了,我们……也很久不曾和他联络过了。”

    罗帝星淡然点头:“到目前为止,你很老实。”

    杨朝舒了一口气,壮着胆子询问道:“怎么,鬼帝大人也认得此人?”

    罗帝星再次冷笑,但这一次,他的笑容中,却透着一股刺骨的杀意。

    “嗯,是啊。因为这个人……”

    “——正是本帝的死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