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流水落花
    颁奖仪式是统一举行,因此像叶朔这帮早出来的学员,还得先在场中等候。

    途中,两位特使不住称赞着:“这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开课啊!”而导师也是微笑回应:“我们培训班经常会开办这种活动课,培养学员德智体全面发展。”接着,便又是一番相互吹捧。

    叶朔听在耳中,想到那些在所谓“活动课”上惨死的学员,再看着导师谄媚的笑脸,恨得只想立即冲上前揭穿他的真面目。

    皇甫离似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并未多言,只是抬手一拦,潜台词自然是:“不要冲动,无凭无据的,他们不会相信你。”

    叶朔也唯有一忍再忍。好不容易等到所有学员都出了密室,由导师做过官方总结后,宣布优秀小组名单,其中,一向备受关注的两组,果然都在其中。

    “下面,请获奖小组各派出一名组员,上台领奖!”

    看到大大方方走上领奖台的沈安彤,叶朔顿时坐不住了,急急向众人提议道:“让我去领奖吧!”不知怎的,他就是不想输给她。这种在一个女生面前争取表现的小孩子想法,在他已是许久未有了。

    皇甫离和澹台璟本就无意多出风头,也就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下来。倒是黎悦和梁夏神色不屑,暗自嘀咕了两句,叶朔听不清,也无心深究。

    十来名学员站在颁奖台上,随着闪光灯的喀嚓声,一张纸凝固的相片,记录下了他们风华正茂的笑脸。

    颁奖结束后,场中学员开始缓缓散去。沈安彤也被带到了两位特使身前。

    叶朔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就看到在特使各自出言称赞后,她乖巧施礼的模样。

    “谢谢特使大人夸奖!”

    要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或许还会以为她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乖乖女”。

    “那,有没有奖励啊?”然而,“乖乖女”画风一转,下一刻就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就好像过年的时候,长辈称赞过小辈之后,一定都要给红包的啊!”

    她说得理所当然,且面对两大顶级势力的代表人物,依旧是不卑不亢,清新自然,这也令两位特使更是欣赏。于是在导师半推半就的劝阻下,鹤长老给了她一份地级秘法,木护法给了她一件攻击类灵宝。

    “刚好薄凉大小姐还缺个陪练,你可愿加入我九幽殿?”而后,不等鹤长老开口,木护法先下手为强,当先提议道。

    见他在此仍要使诈,鹤长老也是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那个地方,进去没好果子吃的,倒不如来我天霄阁,各方面的修炼资源,一样不会比他们差了!”

    木护法怪声怪气的笑道:“鹤老头,你是不是那么没气量,连个弟子都要跟我抢?”

    鹤长老毫不示弱:“彼此彼此,当初是谁先占了我们天霄阁的矿脉?”

    对在场学员来说,他们多半都是因为宗门势微,没有推荐资格,才来到了培训班碰运气。而天下宗门的推荐名额,最终还是要上呈给天霄阁和九幽殿。这两大势力,不管能进入哪一个,就算将来通不过天宫门考核,作为一名普通的外室弟子,也是终身有靠了。

    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机会,而如今他们竟是为了抢一名弟子,当众争执,相信此时有不少学员的心声都是:“放开她让我来!”

    全场交织的都是对沈安彤的嫉妒,只有一道隐藏在人群中的目光,却是有着深深的黯然。

    那视线来自叶朔。

    沈安彤要走了么?虽然他也知道,提早抽离这个魔窟,对她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分别在即,他却感到那么的不舍。

    进入镜像空间的那一晚,沈安彤在极度恐惧下,对他表现出了依赖,从那以后,对这个女孩,叶朔就生出了一种特殊的感情。那仿佛是宣称“她要由我来保护”的责任感。

    初次相识,虽然就被她整了一回,也曾令自己恨得咬牙切齿。但日久天长,那些和她打打闹闹的生活,却是自己在这个培训班中,唯一一段开心的记忆。如果可以让他选择的话,他……并不希望她走。

    一旦她进了九幽殿,从此就是自己的敌人。但就算进了天霄阁,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些大势力一向自视甚高,对弟子的约束尤其多,恐怕,她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交朋友了。

    近来,在思念齐玎莎的间歇,自己也时常会想起她。温成死了,严子涚也死了,澹台璟投靠了皇甫离,自己在这里的朋友,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了。理智告诉自己不要阻碍她的前途,但情感,却在强烈的盼望她留下。

    “可以啊!”在叶朔紧张的等待中,沈安彤笑吟吟的做出了回答。

    鹤长老和木护法也停止了争执,似乎在确认她究竟是回答谁。

    “不过,我在这里还有一个朋友,他可以跟我一起去吗?”沈安彤的声音,带着紧张,带着期待,还有几分暗藏的羞涩。

    她的朋友?难道是我吗?叶朔的心脏忽然狂跳起来。我并不想加入他们,我也不能抛下这里的其他学员不管,但是……果然她一直是惦记着我的!我要是扫了她的兴,她会不会生气?

    一时间,叶朔屏息凝神,全心等待着答案的揭晓。但就在这个时候,空间掠过了一阵淡淡的波动,在他们四人身周,就像是被加上了一层透明的玻璃罩,只能看到他们的动作神情,内部的声音,却是一点都听不到了。

    “你说的朋友,就是那个男生级长吧?”随手布下结界,木护法扫视着沈安彤,似笑非笑。刚才颁奖的时候他可看得清楚,这小丫头的视线一直都钉在同一个方向。对于年轻人的这点小心思,他还是看得很透的。

    至于这隔音结界,同样是为了照顾她的面子,也能让她多念着自己几分好处。在九幽殿混到护法之位,这些小小技巧,自是早已驾轻就熟的。

    沈安彤害羞的轻垂下头,已是默认。想到心中的那人,嘴角更有着一丝甜蜜的笑意。

    这件事对木护法来说,倒是并不为难,毕竟那名学员的实力,连自己也是认可的,他一定可以进入天宫门。如此一来,说不定殿主还会奖励自己找到了一个好苗子。

    另一边,鹤长老也正转着同样的心思。有实力的人,那是谁都喜欢的。然而,还不等两人回答,一旁的导师却是主动上前,脸上是一副刻意夸大的埋怨,急急道:

    “特使大人,那位学员可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已经是培训班的招牌了!您总不能一次带走我两个得意门生吧?再怎么说,也给我留一个啊?”

    导师把话说到这份上,两位特使也总要给他些面子。鹤长老淡淡一笑,应道:“是啊,历来‘客随主便’,我们要是强抢人家学员,将来传扬出去,不知外人要如何议论啊!”

    说着,他刻意用眼尾扫向木护法。那是在暗示:“我天霄阁不做的事,若是你们九幽殿做了,那所有的议论,可就都得你们接着了——”

    场外,叶朔等得焦躁不已。他能看到木护法说了句什么,接着目光也略带调侃的朝自己的方向扫来,而沈安彤就害羞的垂下了头。她真的喜欢自己?!

    可是,我已经有玎莎了啊!虽然对她也有好感,但还不到“爱”的程度,我该怎么回应她的感情呢?

    叶朔正自又惊又喜的思索着,就见导师不知说了些什么,鹤长老和木护法也各自说了些什么,沈安彤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了。怎么了,是导师不让她走,还是不让我跟她一起走?

    “那,我还是不走了。”在几人一番端着的交谈后,隔音结界被撤去,叶朔首先听到的,就是沈安彤的这一句话。

    “因为我同时仰慕天霄阁和九幽殿,如果加入一方,就要同时和另一方敌对的话,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她还是洒脱的微笑着。但叶朔能看得出,现在的她,仅仅是在强颜欢笑。

    “所以我还是不走了,不过说好了。等到正式考核的时候,一定都要多照顾我啊。”

    这个时候,最得意的大概就是导师了。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原本他还烦恼,该怎样阻止两位特使带走沈安彤。但随后沈安彤却提出和皇甫离一起离开,而木护法也指出,她喜欢对方。于是导师将计就计,果然,只要皇甫离不走,沈安彤就自己放弃了。这些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啊,总是这么意气用事。不过这样一来,可就谁都挑不出他的错处了——

    到这个时候,学员基本上就走得差不多了,导师邀请两位特使前去赴宴,男女级长留下来收拾场地。叶朔虽然很想和沈安彤说话,但皇甫离在场,他也不便细问,只能跟着其他室友先行离开。

    偌大的操场,很快就寂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走?”皇甫离一边整理着杂物,随口问道。先前隔音结界内的那番话,他同样没有听到。

    沈安彤努力笑了笑,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这个我已经说过啦!因为天霄阁和九幽殿,我不想得罪任何一边。”

    “而且,”静静望着他,沈安彤心底涌起一股冲动,“我也舍不得你……们大家啊!”

    这句话,当中的衔接相当生硬,那是她半途泄了气。终究,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的。

    皇甫离却似并未听出其中异常,只是淡淡道:“但是你应该也明白,只有离开这里,揭露这个培训班的罪行,才是真正的拯救了所有人。”

    “况且,这不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机会么?”将两个箱子推到一起,皇甫离径自走向下一个场地,似乎对她的答案并不关心。

    沈安彤苦涩的笑了一下:“是啊,这次的公开课,我的确是准备卖力表现,好得到特使的赏识,但是,但是……”

    如果是在以前,有人告诉我,我会为了一个人,放弃自己的机遇,我一定会骂他胡说。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只有抓在手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身边的人随时都会走,信任他们,依赖他们,都是没有用的。

    但是,在认识你之后,我发现真的有一个人,可以让我甘愿为他放弃一些东西。我可以不用一直向上爬,可以停下来喘一口气。我的价值观发生了改变,甚至不再认为权利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为了变强,我必须要舍弃一部分的感情,那其中,也绝对不包括你。

    我想的,是和你一起离开。如果你不去,就算前方是天堂,我也不想去,如果你要留下,就算这里是地狱,我也愿意陪你留下……

    “所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沈安彤心底的话还不及出口,皇甫离就冷然答复道。

    “你……”沈安彤只感到一阵强烈的痛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心正在流血,化作了一片血海红莲。

    “你真的就那么希望我走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走!”

    “按照你自己的心愿去选择吧。我不会勉强你。”皇甫离的回答很简单。

    同样,我也不会在乎你。

    沈安彤听懂了他的潜台词。这也令她心底的悲伤再度泛滥决堤。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一直在默默的清理场地,连交流也没有一句。虽然沈安彤仍是会一次次的望向他,虽然他的目光,没有一次会停留在自己身上。

    如果可以活着出去的话,再一起去散步吧……

    这是她曾经想对他说的话,但是现在,似乎没有机会了。

    ……

    当沈安彤身心俱疲的回到宿舍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楼下等候的叶朔。

    “啊,沈安彤,你不走了吗?”叶朔手中抱着一杯奶茶,匆匆的迎了上来,“为什么啊?”

    “那个……你别误会啊,”看出沈安彤神色暗淡,叶朔连忙解释,“我不是希望你走,其实你能留下来,我挺高兴的!就是总觉得,这好像不太符合你的风格……”

    沈安彤被他那一脸紧张逗得笑了出来,抬手捏了捏他的脸,看着他奇形怪状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因为舍不得你啊!你这么呆,万一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被导师坑死了怎么办?”

    好像只有在他面前,她才可以完全的放松下来。就连一些暧昧的玩笑,也可以随便的开。或许,就是因为不够在意,才不必患得患失吧。

    听了她的回答,叶朔看上去又是害羞又是高兴。接着,猛地把手中的奶茶朝她面前一递。

    “总之,你不走太好了,我买了奶茶请你喝!今后,再一起并肩作战吧!”

    两人又随口闲聊过几句,互作告别,沈安彤也抱着奶茶上了楼。

    奶茶很暖,捧在手中,便有丝丝缕缕的温暖沁上心间。

    然而,在这份温暖中,仍是有一份化散不开的苦涩。

    连叶白莲都开窍了,你呢……?

    我想要的,也仅仅是你对我说一句,你希望我留下来,我留下来你会很开心……为什么,你就始终不明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