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公开课,密室逃脱
    半个时辰后,在操场的迎接队伍中。

    “怎么样,那张野孩子的牌如何了?”澹台璟似笑非笑的望向皇甫离。

    皇甫离沉吟片刻,同样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我想,应该是不会再变身了。”

    原来,刚才发生的事,都在皇甫离和澹台璟的计划之中。

    这段时间,在沈安彤设法套话,并进行录音的同时,皇甫离同样在不着痕迹的对她进行“反套话”。随后更是先下手为强,示意澹台璟将裁剪过的录音交给导师,并进行检举“沈安彤还保有自己的思想,并未完全受到控制”。

    于是,顺理成章的,在澹台璟的推波助澜下,导师也生出了“试她一试”的念头,于是便有了方才的“实验提前说”。沈安彤心慌意乱,果然露出马脚。这时皇甫离再另唱一出双簧,在导师面前替她解围,令她知恩感激,从此死心塌地的留在同盟队伍中。

    如今看来,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其实,在皇甫离心中,并没有将沈安彤看得有多么坏,或是多么阴险,他明白,她不过是处在人生中的一段“迷茫期”而已。

    就像当初的自己,由于养父的生意走入了低谷,为节省开支,就将自己扫地出门。那时的自己走投无路,不知如何是好,糊里糊涂的被一个杀手组织收留,得到他们精心培养,甚至还在黑道上闯出了一个“血骷髅”的名头。

    雇主若是再想请他出手,佣金必然要开出天价。而同行对他也是无不闻之色变。几个显赫的地下组织更是轮番来巴结他,因为抓住了他,就像是抓住了一棵摇钱树。

    总而言之,那时他在杀手界当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之盛,一时无两。

    但是,或许就如雷玖所说,他并不是一个彻底的无心人,在他身上,一直都保留着“一丝人性”。渐渐的,他开始厌倦了这种用人命换钱的生活。于是他在最风光的时期,毅然退隐,也在杀手界,留下了一段跌宕传奇。

    那以后,他就一直在追寻真正的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观察着世界,观察着世人,并从中看清了很多东西。

    他认为,世上并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恶人。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片面。就连每个人自己,都无法全面的了解自己。只是在追寻的道路上,受到环境的影响,下意识选择去展露自己的某个片面而已。

    或许以后他们才会知道,一直所追求的,未必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而这个看清自我之前的尝试阶段,也就是所谓的“迷茫期”了。

    同理,即使是一再针对他的血云堂少主司空圣,从本质上来说,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那不过是一种渴求关注的心态,就像是一个被抢走了玩具的小孩子,他从未想过和他计较。

    沈安彤也是一样。或许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方式,是最适合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但是,那也许并不是最适合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这个时候,是帮她一把,还是推她一把,都有可能会改变她今后的生活轨迹。

    还有另一个人……墨孤城,那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堪称“完美”的人。完美的外表,完美的家境,以及完美的天赋……但是他的眼里却什么都没有。一个人,难道真的可以和整个世界完全隔绝,一心一意的去追求巅峰么?

    他渴望打败他,也渴望走近他,看清他。不过在那之前,就必须先渡过这个培训班的“试炼”……

    “说真的,这个计划最险的就是时机的拿捏。”澹台璟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如果两位特使再晚来一步的话……我刚才真是紧张得要命。”

    皇甫离淡淡笑了笑:“天霄阁我是不清楚。但九幽殿特使,也曾定期到我血云堂视察工作,对于他们的脚程,我还是大致有数的。”

    ……

    经过各班长讨论,并上报给级长等一系列程序,最终定下来的公开课项目,便是“密室逃脱”。

    和上次的“狼人杀”一样,这又是一项风靡异位面的游戏。让学员处在一个封闭空间中,找出线索,并解开大门的密码。可说是一种相当锻炼智力,以及观察力的游戏。

    操场上,已经搭建起了几座大型密室。而在场外,则有着巨大的屏幕投影,进行实况转播。

    挑战是各班同时进行,每批以五人为一组。每闯过一道关卡,都会为各人增加相应的积分。最后组员将所得积分相加,总分最高的,就是本次竞赛的胜利者。而在一组中获得积分最高的成员,同样可以得到奖励。并且在游戏中所得到的所有积分,都会在事后转化为等量的贡献分。

    既然是给特使看的公开课,众人倒是不用担心有性命之忧。不过现在令叶朔烦恼的,就是他的分组了。

    虽说这分组,是由系统自动划分,但叶朔却总觉得,有种“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感觉。

    除了他自己,其他的四名组员,分别是黎悦、梁夏,以及皇甫离和澹台璟。

    反正,肯定又是级长大出风头,多半没自己什么事了。叶朔撇了撇嘴,在下一次铃声响起时,也跟随队伍进入了密室。现在他能指望的,不是团结合作,也不是拿最高分,仅仅是……跟他们不要发生冲突就好。

    很快,所有学员就已经全部进入了密室。场外,导师陪伴两名特使,观看着屏幕的转播。

    天霄阁特使,是一名白发白须,一副仙风道骨之态的老者,自称鹤长老。而九幽殿特使,则是一名面容干瘪的中年人,自称木护法。眼中转动着深深的戏谑和奸猾,倒是和不久前死去的八尊者,有几分“神似”。

    “我说,你们培训班的学员,一个个怎么看上去都像木头人?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活力!”才看不久,木护法就随意的转向导师,调侃道。

    导师满面堆欢的解释道:“这都是孩子们修炼太拼命了。我们培训班,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修炼资源,就是为了帮助学员们,更加接近自己的梦想。

    孩子们都这么自觉,有时候我们导师看着,也会觉得心疼啊……唉,不过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个时代,马上就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这时,鹤长老也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导师啊,听说你们这个培训班开办的时候,是打着天宫门官方机构的名义,是吗?”

    “是的是的,我们这里,可绝对是经过官方授权的正规培训机构啊……”导师搓着双手,答得丝毫不缓。

    “那,授权书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如何?”木护法笑眯眯的插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