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致命投票
    “啊——”叶朔一时间头痛欲裂。今晚发生的事情就像一条导火索,点燃了他心中的定时炸弹,将他忐忑不安的心炸得四分五裂。

    亲眼目睹了同伴的惨死,他快要崩溃了。只能死命按住额角,能感受到膨胀的血管在指下突突跳动。脑中植入芯片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丝丝缕缕的联系牵引着他,只要放开自我,便可以消除痛苦……

    “叶朔,你……你怎么了?”对面的2号床铺,传来了温成小心翼翼的询问。

    这惊魂一夜,温成同样睡不着。正在床上翻来覆去,就听到了相邻床铺的惨叫声。他立刻坐起身,试图看清叶朔的状况。

    蓦地,叶朔直挺挺地弹坐起来,眼神空洞,肢体僵硬,目不斜视地站起身,径直朝门口走去,中途还被歪倒的凳子绊得踉跄了一下。而这时的他,就像是完全没有知觉,僵硬的站稳后,又继续向前走。

    看到这里,温成心底暗叫一声糟糕,连忙掀开被子,赤着脚就跳下床,用力扯住了叶朔的衣衫。

    “叶朔……喂,大家快来帮帮忙啊!”温成体质孱弱,几乎是被一路朝前方拖行,不得不改为张开手臂,直接抱住了叶朔的双肩,总算暂时遏止了前倾之势。趁这当口,歪过头冲其他人喊道。

    但,一切就如当日,其他床铺的人都像睡死了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温成只能努力的再加一股劲,此时叶朔的手已经搭上了门把。

    “叶朔你醒醒!你醒醒!你不能出去啊!”温成一声一声的在叶朔耳边大喊,企图唤醒他,就像他当初拯救自己一样。

    门外过道上,开始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此起彼伏,似乎比过往都多。听到这里,温成更加感到害怕。他紧紧抱住力气越来越大的叶朔,声音凄厉得近乎疯狂:“叶朔你清醒一点!严子涚已经死了,难道你也要步他的后尘吗?”

    叶朔在听到“严子涚”这个名字时,动作似是略微的停顿了一下。温成看在眼中,一向胆小的他,也不知怎的忽然爆发出一股大力,猛地将叶朔的身子朝一旁摔了出去,接着冲上前,左右开弓甩了他两个大耳刮子。

    叶朔在恍惚间,只记得一个声音在耳边不停的说:“叶朔你醒醒,你不能死……”一直持续了很久,随后感到双颊发痛,眼前一片漆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清晨的阳光打在叶朔脸上,照得他的脸颊红彤彤的。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只感觉全身就像散架了一般酸痛无比。同时身上非常沉重,低头一看,自己腰间和腿上,此时正搭着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侧过头,看到的就是温成放大好几倍的脸,他吓得赶紧推开对方,却将自己摔下了床。

    “啊,你醒了!”温成也清醒过来,看到叶朔愣愣的坐在地上,还以为他又发作了,赶紧跳下床,拉住他左看右看。

    “叶朔,你还好吗?”他试图在叶朔脸上找到任何一点不同的表情。

    “……我没事。”叶朔摸了摸脸,只感觉双颊生疼。

    “对不起啊,昨晚我看你不管不顾的想出门,我就拦住你了……”温成想起昨晚还有些后怕,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夜半出门?难道自己昨晚也变得像皮俊,像当初的温成一样?

    叶朔心里掠过一阵寒意。更可怕的是,现在无论他怎么想,都记不得昨晚回来后发生过什么了。他只记得自己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闪现出严子涚断气的画面,然后……然后……可恶!为什么就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事,我还要感谢你——”良久,叶朔才抬起头,慢慢的向温成说道。但这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突然响起的广播声打断。

    “各学员请注意,请所有人立刻到教室集合!再重复一遍,各学员请注意……”

    现在这个时间,还不到平时的自修报到时间。并且,用大喇叭召集全员集合,往往是只有在进行那些死亡游戏时,才偶尔会采用的。叶朔和温成对视一眼,都预感到今天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恐怕,就是导师要彻查昨晚的闯入者了。

    “……我们走吧。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温成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叶朔用力按了按他的肩,“现在或许导师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在别人定我们的罪之前,我们不能先把自己当成嫌疑人啊!越是紧张,就越要表现得若无其事!”

    “好……好的……”温成的牙齿还是不住打战,“我会尽量……不露出破绽的……”

    叶朔叹了口气。看来要指望温成完美伪装,是不太可能了。不过或许这样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他,反正他平时不管有事没事,也都是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但愿……可以蒙混过关吧!

    两人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匆匆洗了把脸,就一起出发了。

    来到教室里,其他学员都已经到齐了。大多数人的表情,还是叶朔所熟悉的空洞呆滞。在这个培训班,或许这是一种最安全的伪装。至少从表面上,叶朔无法分辨出,对这次突兀的召集令,他们究竟知道多少。

    不……刚刚才教育过温成要冷静,现在我怎么自己先露出破绽了……叶朔做了个深呼吸,任由那一团微冷的空气在肺腑间化散开来。而他也反复提醒着自己:冷静,冷静!

    两人刚在位置上坐定,门口很快就响起了脚步声。导师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但在这微笑背后……叶朔的瞳孔一紧——却是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各位同学,”导师微笑着开口了,“昨天晚上有人企图溜进控制室,我不知道他们是谁。虽然发现了其中一个的尸体,但是肯定还有其他人。”

    叶朔僵硬的咽了咽口水。

    “现在给所有人发一张纸片。你们认为是谁。就在上面写上谁的名字。得票最高的人会被处死。说实话的学员,导师会给他加100分的贡献分。”

    “在每张纸片的最上角,都写上你们自己的名字。这样导师就知道你们的票型了。顺便说一下,如果有人弃票,也一样会死。”

    叶朔抬头看了下导师,那张没有波澜的脸上,在说到所谓惩罚的时候,有的只是一闪而过的兴奋,叶朔丝毫摸不透这其中的含义。

    “下面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你们可以劝说别人不要投给自己,至于说服他们投你的仇人,也是完全可以的。”

    在导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朔就知道,他根本不是真的想查犯人!仅仅是要在学员间制造又一次的自相残杀……这个混蛋!叶朔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直接冲上讲台,一拳挥到那张自鸣得意的脸上去。

    “那么一刻钟之后,导师会再回来监督投票。”纸片分发完毕后,导师果然如约离开。

    他这一走,教室里在沉寂片刻后,顿时炸开了锅。

    “到底是谁啊?”

    “是谁自己站出来!不要连累了我们无辜的人!”

    “你真的无辜吗?别是贼喊捉贼吧?”

    气氛,很快就进入了针锋相对。在众学员看来,其他人要么就是害自己沦落至此的真犯人,要么就是在稍后的投票中,可能要投死自己的人。所有人都是敌人!

    “别吵了!”在众人吵成一团时,澹台璟提高声音开口了。

    “你们有没有想过,很可能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只是导师的又一次恶劣游戏?这种套路你们见过的还少吗?”

    也许是澹台璟平时在班内就有一定的号召力,听他这一说,倒是有很多人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是啊,导师如果想要他们死,是根本不需要理由的。也许所谓的“真犯人”之说,不过是为了让大家互相猜忌,但是……

    “就算是这样,那要死的一个人总得投出来吧!弃票也是会死的啊!”一名学员喊出了大家的心声。

    “为什么就一定有人要死呢?”康佳的声音在颤抖,语中的决意却是丝毫不减,“大家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每个人,都写座位前面一个人的名字,这样结算下来就是大家都有一票,同时又没有人弃票,也许所有人就都可以活下来了啊!”

    叶朔闻言一喜,连忙附和道:“对啊!导师并没有说过全员平票的话要怎样处理,也就是说这是规则的一个漏洞!只要大家可以团结合作……”

    “没用的。”岑零冷冷的打断了他。

    “就像狼人杀游戏一样,一定会有人背叛的。”

    “大家就放宽心,生死各安天命吧。”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教室内,再次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投中,他们生存的概率,都只有50%!

    “不……不要投我啊!”终于,一个衣衫华丽的男生失控的尖叫起来,“我家里很有钱,只要你们不投我的话,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们啊!”

    他这一带头,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

    “我……我有个远房亲戚是天霄阁长老,只要大家答应不投我,将来初选的时候,我可以拜托他多给你们几个推荐名额!”

    “我也是!我有个远房亲戚是九幽圣使!大家都知道,九幽殿的推荐名额比天霄阁有分量多了,何况……何况真的不是我,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寝室睡觉!我的室友可以为我作证!”

    “谁知道你们是真的假的!”第一名学员急了,直接从口袋里掏出大把的银票,“我有钱啊!这都是实实在在的钱!你们现在就可以拿去的!”一面哀求般的将银票塞到其他学员手中,“来,快拿着啊!”

    “求求你们不要投我……”在这阵银票引发的混乱中,又响起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叶朔惊讶的看到,那是温成站了起来!

    “我家里没钱,我也没有厉害的远房亲戚,可是……可是我的父母还在等我!我不可以死的……来生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大家!”温成的声音就像是要哭了出来。

    “说起来我昨天好像看到……”后排的一名学员忽然开口了,“昨天我半夜去上厕所,就看到叶朔和温成他们,偷偷摸摸的溜出了宿舍楼……恐怕,真的就是他们吧?”

    叶朔心里一咯噔,而其他人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连追问道:

    “是真的吗?你看清楚了?”

    “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样?”

    还不等那名学员回答,导师的身影就重新出现在了门口。

    “拉票时间结束了。接下来,还是给你们一刻钟的投票时间。投票过程中,学员间不得有任何私下交流,违者立刻处死!好,那么现在开始。”

    空间仿佛凝固。

    四周太安静了,叶朔感到自己的心脏成了一个现成的钟表。在镂空的胸腔间,就只有那声声的跳动,奏响着死亡的鼓点。

    扑通——扑通——

    面前那张空白的纸片,盯得久了,每一道纹路都仿佛在眼前旋转,脑中阵阵眩晕。为了缓解心底的压力,叶朔只能转移视线,逐一扫视着现场的所有人。

    那些一张一张,或陌生或眼熟的脸在眼前划过。这些都是与自己一样活生生的人,自己的任意一个决定,都可能会造成他们的死亡,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叶朔被这种无力感深深打败,捏紧了手中的笔。

    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不想办法摆脱植入的芯片,走到哪里都是死!目前能做的,就只有努力活下去,才有机会打败导师,为大家,为严子涚报仇!

    想到这里,他又重新开始在人群中寻找。

    接下来看到的便是皇甫离的脸,看样子,他早就已经写完了,现在正在那里打坐。叶朔不得不佩服这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还能自如的修炼。倒也难怪,他可以成为级长,受导师器重,受学员尊敬。

    等等……级长?

    一个有些黑暗的念头,忽然从叶朔心底冒了出来。

    既然他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威望极高,选择他的人应该很少。那我不如投给他,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人因为自己而死了!

    想到这里,叶朔下定了决心,努力克服着心理上的障碍,不一会儿,“皇甫离”三个字,就印在了纸上。

    昨晚,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要大家杀死严子涚,我投他一票,也算是为严子涚报仇了吧……但是,我真的没想过借此杀死他……叶朔在心底暗暗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